假如爱有天意(6-初潮),原名《诡面》

情色武侠 夏日小说网 9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假如爱有天意(6)

作者:水岸

首发:春满四合院 21.1.23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和首发春满四合院。

禁改写续写。

=============================

前文链接:

假如爱有天意(1)浮生: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219&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2)群魔: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230&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3)故人: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255&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4)风起: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307&extra=page%3D1

假如爱有天意(5)漩涡: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4329&extra=page%3D1

=============================

(6)初潮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几多风雨……”

  张国荣的歌声在包厢裏回蕩着,曲调婉转悠扬,氤氲着淡淡的怅惘和哀伤。

  陈浮生坐在这个陌生的包厢裏,在他旁边坐着十年未见的苏墨。与曾经的青涩懵懂相比,如今的苏墨韵致曼妙,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在陈浮生的记忆裏,当年二十岁出头的苏墨身材火辣,现在的她更懂得如何发挥自己的优势,黑色礼服下摆开叉很高,雪白的大腿丰腴绵软,胸脯高耸白皙,乳沟深不见底。

  时光倥偬,今夜的苏墨已然是风情万种,一颦一笑之间都透着成熟女人的妩媚。

  两人中间隔着半米宽的距离,气氛并不暧昧,反倒是像一对多年老友久别重逢。

  “没想到会在这裏遇见你。”苏墨抿嘴一笑,右腿优雅地架在左腿上,纤纤玉手晃动着红酒杯。

  陈浮生并未沈浸在这种刻意营造出的氛围中,他面色淡然地说道:“难道这不是你的安排?”

  在昨日飞来G市的航班上,陈浮生想了很多,对于诚达集团这次的刁难,他仔细分析过原因,此刻见到苏墨突兀的出现,所有的迷雾豁然开朗。

  苏墨一点都不惊讶,她微微偏头笑道:“不愧是将我调教出来的陈先生。”

  她的身上弥漫着魅惑的女人香,与叶蓁习惯使用的清新香味不同,这种香水会散发浓烈的味道,但不刺鼻,反而会让男人轻易陷入粉红的陷阱中。

  陈浮生抽了抽鼻子,提起一瓶啤酒喝了一口。

  苏墨浅笑道:“我现在的主人叫徐子昂,是诚达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

  即便她不说,陈浮生也大概能猜到她的后台是诚达的高层,否则很难对这个G市的支柱企业发号施令。

  她表现得风轻云淡,陈浮生自然更能沈得下心。

  因为苏墨的今天,本来就是他一手造就。

  苏墨以为陈浮生只是玩弄自己就消失,却不知道当初陈浮生对她做过许多调查和了解。纵然时过境迁,但人的本性裏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

  见他对自己的话锋无动于衷,苏墨眼眸裏泛起些许怒色。

  她再次开口,语气裏多了几分人间烟火味道,不再像方才那般淡然惬意:“如果诚达更换供应商,你的公司会失去最大的客户。更严重的问题是,只要诚达在圈内宣扬你们的产品质量有问题,那麽其他客户也会考虑是否继续与你们合作。客户纷纷取消订单,你的公司很快就会资金链断裂,宣布破产只是时间问题。”

  “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音响裏,张国荣的歌声继续唱着。

  陈浮生看着手裏的啤酒,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如果诚达那样做,我的公司确实坚持不下去。”

  苏墨回忆着往事,冷漠地说道:“十年前你从我的世界裏消失,然后在这座城市裏打拼,这家公司凝聚着你所有的心血,我相信你不会轻易放弃。”

  陈浮生镇静地说道:“继续。”

  苏墨冷笑一声,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道:“我可以阻止诚达那样做,但我有个条件。”

  陈浮生的眸光藏在暗影中,看不出他在想什麽。

  十年不见,再次重逢,人世间令人肾上腺素急升的事情莫过于此。只是这过往的岁月蕴含太多的恨意和不甘,无论苏墨怎样克制,她紧抿的嘴角已经显露出内心的波澜。

  她冷冷道:“你是调教师,骄傲是你与生俱来的本能,但我想摧毁这种本能。女人可以当狗,男人为何不行?论起调教这种事,现在的我懂的不比你少,所以只要你跪在我面前,做我脚下的一条狗,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或许是苏墨进来的时候刻意设置,液晶屏幕上始终是张国荣的身影,那首歌一直在单曲循环。

  就着歌声喝着酒,陈浮生沈声道:“我没法答应你。”

  面对苏墨的要求,他没有表现出怒意,终究是因为心裏藏着愧疚。

  苏墨的情绪陡然爆发,她猛然将红酒杯甩出去,砸落在墻上,四分五裂。

  她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指着陈浮生说道:“我曾经求过你,放过我,你是怎麽做的?是,我自己也有错,和你有了一夜情,但后来我不想继续,你放过我了吗?因为你,我未婚夫骂我是婊子,告诉了我所有的亲人,我的父母把我赶出家门,不认我这个女儿。就算是这样,当初我也没恨过你,就算所有人都抛弃我,可我还有你!”

  两行珠泪在她脸上滑落,之前的雍容华贵再也不见。

  苏墨的声音裏带着哭腔,她咬牙说道:“你把我变成一条母狗,又把我丢在那裏自生自灭。整个世界都在骂我,你却消失了,一走就是十年!”

  她哭着喊道:“所以我要报复你,这有错吗?!”

  陈浮生缓缓站起身,看着她妆都花了的脸庞,目光裏有歉意也有决绝:“苏墨,之前你发给我视频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当初是我对不起你,所以你要报复我,我完全接受。如今你也不小了,那个徐子昂看来对你不错,至少比我强。”

  他顿了顿,迎着苏墨复杂的眼神,诚恳地说道:“如果你想毁了我的公司,那就去做吧,如果这样能让你舒服一些,那我愿意承受。”

  他伸出手,想要擦去苏墨脸上止不住的眼泪,却停在半空。

  苏墨的身体颤抖着。

  陈浮生缓步走向包厢门口,又停住脚步说道:“苏墨,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我的双手打拼出来的。当初去S市的时候,我一无所有,所以这家公司是我的全部心血。今天我答应你,让你毁了它出气,但事情必须到此为止。没有这家公司,我还可以站起来,但一个人若是永远生活在仇恨裏,他就不可能再站起来。”

  “说这些不是为我自己开脱,只是作为朋友,我希望你能明白,人活着要向前看。”

  他离开时顺手将门轻轻带上。

  包厢裏安静下来,苏墨望着关上的门,身体缓缓软下去,跌坐在沙发上,嘴裏喃喃道:“不够……还不够……”

  这世间恩怨癡缠,爱恨纠葛,谁人能说清?

  当爱已成往事,物是人非事事休。

  但是月落日升,斗转星移,却不会依照人的情绪变化。

  太阳照旧升起,S市迎来新的一天。

  叶蓁在市中区最繁华的商业街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到了曾靖。

  曾靖年近不惑,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体型标準,没有啤酒肚也没有秃头,长相不算特别帅,但是看起来很有气质。所谓居移气养移体,财富可以让一个人变得风度优雅,曾靖便是这类人。他看见叶蓁的打扮后,目光中泛起惊艳,微笑道:“两年不见,叶小姐比我想象得还要漂亮,看来结婚后的女人确实更动人。”

  叶蓁面色冷淡,从手包裏掏出一张卡放在桌上,说道:“密码123456,裏面有一百万。”

  曾靖没有看那张卡,他左手放在桌上,身体微微靠后,右手摸着自己的脖子,笑道:“叶小姐确定要拒绝我?”

  叶蓁直视着这个突然闯进她生活裏的男人,恨意无法掩饰。

  曾靖摆摆手道:“我不喜欢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叶蓁微微偏头,道:“接过这张卡,再谈别的事情。”

  她看着窗外,目光裏有一抹希冀。

  曾靖拿起那张卡,看了几眼,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着,饶有兴致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蒋进财的事情一笔勾销,至于你丈夫的事情,则是另外一回事。只是我怎麽觉得,就算陈浮生的事业毁于一旦,你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叶蓁今天没有化妆,只是她不知道,这样素面朝天的形象,更容易刺激男人的征服欲。

  她没有回答曾靖这个直刺人心的问题,望着窗外的风景,仿佛在等待什麽。

  曾靖好整以暇地喝着咖啡,笑容裏带着一丝玩味。

  时间滴答滴答过去,咖啡馆裏一直有人进出,但叶蓁眼睛裏的光芒逐渐黯淡。

  半个多小时之后,咖啡渐渐凉了,可叶蓁心裏更冰凉。

  曾靖盯着她的脸,没有错过任何一丝一毫的变化,笑道:“叶小姐,你等的人可能不会来了。”

  说罢,他打开手机界面,找出一段录音文件开始播放,那是昨天晚上他和叶蓁之间的通话录音。

  叶蓁猛然坐直身体,双眸裏皆是不可置信。

  曾靖微笑道:“叶小姐好手段,用言语勾引我说出图谋,原来早就做好了录音报警的打算。你答应今天来见我,又装模作样给我这张卡,无非是想坐实我的罪名。让我想想,威胁恐吓敲诈,虽然不是死罪,但只要罪名确定,把我关进去坐几年牢还是没问题。”

  叶蓁的双唇没有一丝血色,许久才吐出几个字:“你想怎样!”

  曾靖手指了指上方,有些惋惜地说道:“你报警后,跟你联系的那位警官马上就把这份录音交到我手上,因为他不敢得罪我。至于我想怎样,难道你心裏不清楚?”

  叶蓁双手护在身前,冷声道:“休想!”

  “纵然养父被人弄死,老公的事业被人毁灭,你也在所不惜?”曾靖意味深长地问道。

  叶蓁沈声道:“蒋进财的死活与我无关,我老公面临的问题我相信他能处理好,至于你,以为用这些粗劣的话术就能骗过我?这世上有很多人,会因为看见一个并不存在的希望,就把自己陷进深渊裏,但我不愿意,因为我知道只要踏出那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曾靖赞赏地看着她,眼神裏还有几分惊艳,悠然叹道:“终究是小觑了你。”

  他仿佛意兴阑珊地起身说道:“既然如此,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叶蓁戒备地看着他,但是不相信对方敢在这种繁华地段乱来。

  曾靖买单离去,并未撂下什麽狠话,但叶蓁不敢放松。

  走出咖啡馆后,她小心地观察四周,没有发现异常,直到开车回家,她一直紧绷着的心神才放松稍许。

  将车停到地下车库的自家车位上,叶蓁刚刚下车,便下意识感觉到危险袭来。

  一片阴影笼罩着她的脸。

  淡淡的香味沖进她的鼻子裏。

  叶蓁还没来得及呼救,一只大手就捂住她的嘴,紧接着两个男人左右架着她的胳膊。

  意识渐渐迷糊,叶蓁奋力踢着腿却无济于事,彻底昏迷之前,她仿佛看见面前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一直坠落。

  一个多小时后,在东城雁蕩湖周边的某座独栋别墅裏,曾靖提着一瓶红酒和酒杯,慢悠悠地穿过奢华的客厅,从拐角的楼梯朝下走,经过长长的通道,来到地下一层。这层有四个房间,两两相对,外面的墻壁上灯火通明,挂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画作。

  曾靖来到第一间门外,推门而入,走到角落裏将红酒放在高脚桌上,回身望着房间中央的叶蓁,审视的目光仿佛在打量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房间的面积很大,约莫有四十个平方,但是家具不多,在曾靖身边有张宽大的床,再远些有张水床,除了他身下的老板椅之外,再没有任何的椅子。

  房间中央顶上有个钩子,顺下来一段绳子,绳子的尾端绑缚着叶蓁高高举起并拢一起的双手。在她的脚下有两个铁环,锁住她的脚腕,让她无法逃离。

  叶蓁还在昏迷中,可是落在曾靖眼裏,此时的她就像是睡美人。

  素面朝天,却有别样的风韵。

  眉不描而直,唇不点而红,睫毛弯弯,瑶鼻挺翘。

  这张脸瘦一分则刻薄,胖一分则娇憨,唯有此时此刻,完美如画笔勾勒一般。

  青丝如瀑,简单绾在脑后。

  脖颈修长,姿态优美端庄。

  叶蓁一米六八的身高,自然比不上那些顶级超模,然而比例很棒,长腿细腰,胸部的规模不宏伟,可是足够挺拔,年轻少妇的魅力展露无遗。

  最令曾靖着迷的是叶蓁此时的衣着,这也是他在约她见面之前的特别叮嘱。

  一条非常修身的天蓝色牛仔裤,包裹着叶蓁修长紧致的双腿,此刻因为双脚被铁环扣住,双腿自然而然分开稍许,中间的缝隙令人遐想万千。曾靖走到叶蓁身后,叶蓁的屁股被牛仔裤束缚的格外圆润饱满,蹲下身贴近一些,浑圆近在眼前,仿佛能感觉到丰腴和弹性。

  饱满的水蜜桃触手可及,曾靖伸出手,按在叶蓁的屁股上,轻柔抚摸。

  娇嫩的臀肉在他手裏变幻形状,牛仔裤蕩起丝丝褶皱。

  曾靖轻轻呼出一口气。

  叶蓁的上半身是一件白色长袖薄毛衣,在如今四月裏的天气下非常合适。

  毛衣质地很好,略有些贴身,从腋下到腰间,收拢出完美的曲线。

  曾靖站在叶蓁身后,伸出手搂着她的药,下体和叶蓁的屁股紧紧贴在一起。

  他将脑袋贴在叶蓁的肩膀上,细嗅清香,嘴裏喃喃道:“少妇人妻的味道,如此迷人。”

  轻轻癡缠着,早已刚硬如铁的肉棒顶在叶蓁绵软的臀肉。

  那双罪恶的大手从叶蓁小腹前开始攀爬,艰难地登上顶峰,感受着手中的柔腻,叶蓁的胸部是D杯,刚好被他握住,隔着毛衣和胸罩,他依旧能感知到这对小白兔的美好,仿佛握着一对奶黄包,恨不能一口吞下。

  略显古怪的房间裏,年轻貌美的人妻被吊着,曾靖从背后搂紧她,体会着人妻的美好。

  气氛旖旎暧昧,时间缓缓流逝。

  直到叶蓁从昏迷中醒来。

  “畜生,放开我!”几乎是瞬间就明白自己的处境,叶蓁没有去想激怒这个人会是怎样的后果,她只是很后悔。

  后悔自己低估了这种人的良知!

  曾靖闻言微微一笑,很听话地从叶蓁美好的肉体上离开,转到叶蓁面前,看着这张醒来后恢复冷漠的俏脸。

  他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右手缓缓举起,仿佛要抚摸叶蓁的脸。

  “啪!”

  曾靖微笑着一巴掌扇在叶蓁娇嫩的脸庞上。

  叶蓁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被人打过,纵然这些年不容易,但也局限在那些见不得人的骚扰上,却没有人敢这样扇自己耳光。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曾靖的手掌落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痛感清晰地传来,叶蓁的神思却有些恍惚,眼神变得有些迟滞。

  曾靖依旧微笑着,只是这个笑容看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叶蓁双手被房顶吊钩上的绳子绑缚,双脚被铁环扣住,除了扭动身体之外,她没有任何躲避的方式。

  曾靖一句话都不说,左手又是一耳光。

  叶蓁被打得有些懵,白皙的面庞上已经有了刺眼的红色。

  “清醒了吗?”曾靖悠然问道。

  从痛感中醒过神来,叶蓁倔强地怒视着。

  “我给过你机会,只要你心甘情愿陪我五次,那我就会收敛点。可是你不懂得珍惜啊,那我只好用我自己的手段,让你乖巧一点。”

  曾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抓住叶蓁的毛衣下摆,然后猛然掀起,将毛衣推到叶蓁挺拔的乳房上方。

  她的内衣是白色,简单,清纯。

  曾靖的手绕到叶蓁身后,轻轻一挑,然后便将胸罩扯了下来。

  乳房应声跳出,两个半球是标準的圆形,肌肤如牛奶一样雪白,挺立的乳头粉嫩嫩。

  曾靖啧啧笑着,伸手握住叶蓁的右边乳头。

  叶蓁几乎是下意识想要并拢双腿,却被铁环死死束缚着,只有陈浮生才知道,她身上的敏感地带很多,胸部和乳头便是其中最敏感的地方。

  “你会下地狱的。”她咬牙说道,泪花隐隐。

  曾靖淡淡一笑,扣住乳头的手指却没有揉捏,反而猛然用力!

  “啊!”叶蓁根本吃痛不住,惨叫出声。

  曾靖不为所动,继续用力掐住。

  叶蓁的表情很痛苦,她的乳头本来就十分敏感,更何况被人这样摧残。

  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这是怎样的酷刑。

  叶蓁的心理素质很强大,不代表她是不知痛楚的超级战士,实际上她的身体很脆弱,在面对一些打击的时候,她比常人感知到的痛苦更强烈。

  曾靖观察着叶蓁的表情,片刻后缓缓松开,却有指尖挑弄着有些发涨的乳头。

  叶蓁微微低头,死死咬着双唇,再也不肯发出任何声音。

  “你是个聪明人,至少在此时,你不应该激怒我,否则只会伤害你自己。”

  曾靖的声音很温柔。

  他的左手摸上去,两只手分别占据一个乳头,抚摸着,在乳头上打着旋儿,不断刺激着,直到两颗樱桃都骄傲地颤栗,然后越来越硬,越来越挺立。

  即便叶蓁在心裏恨不得亲手杀了曾靖,但是身体却背叛了她,因为曾靖的挑逗极富技巧,所以快感在逐渐累积,忠实地从胸前传达到全身各处。有些画面在叶蓁脑海裏闪现,那是很久很久的回忆,被她压在脑海深处永远都不愿再想起的回忆。

  随着曾靖仿佛有魔力的一双手,那些回忆不断跳出来,沖击着叶蓁的心神。

  曾靖的手指一刻不停,叶蓁只感觉两根烧红的铁棍在自己的乳头上肆虐着,偏偏这种肆虐能唤醒她的身体,她不得不偏过头,尽力想要扭动身体避开曾靖可恶的指头。

  仿佛是没有尽头的追逐,无论她怎么逃避,对方的手指都如影随形,避无可避。

  她胸前的肌肤泛起大片的潮红。

  曾靖捏着这对已经硬邦邦的樱桃,望着叶蓁眼角极力要隐藏却终究藏不住的春情,忽然张开双手,将叶蓁的奶子全部包住。

  乳肉在他的手掌裏起伏着,随着他凑过身去,舌头伸出在叶蓁红润的乳头上轻轻一舔。

  叶蓁的身体猛然一颤。

  曾靖握着她的双乳,左右逢源,不停舔舐着她的乳头。

  叶蓁几乎咬碎了牙齿,从牙齿间蹦出几个字:“不要这样……”

  没人知道那些汹涌的浪潮在她的身体裏澎湃,可她自己知道,随着曾靖舔舐乳头的动作变成含在嘴裏吮吸,那些浪潮便渐渐成了滔天大浪,洗刷着她的身体,下体逐渐变得湿润,她感觉到自己的那裏开始流出淫蕩的春水。

  这让她痛苦、愤怒、惊慌,还有一丝丝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亢奋。

  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亢奋,原本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感受到。

  可是在这个禽兽男人的手嘴并用下,那抹亢奋再度出现在她的身体裏。

  曾靖用右手拇指和食指夹着叶蓁的左边乳头,嘴巴含住另外一颗,舌头在上面快速打转。

  “停下!停啊!”叶蓁的身体扭动着,晃动着,却像汪洋大海裏的一叶扁舟。

  曾靖毫不理会,右手夹着乳头撚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舌头吮吸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这样的场面从来没有出现在叶蓁的想象裏,可是带来的刺激却无以伦比,她被浪潮拍打在岸上,像一条失去呼吸的美人鱼,却没有人能救她。春水从蜜穴中流出,顺着她的大腿流下,将牛仔裤染湿。

  她微微张着嘴,用尽所有力气克制着。

  她想要怒骂身前这个禽兽,可是禽兽的舌头含着她最敏感的地方,制造出无尽的快感,顺着四肢百骸,席卷着她的身体。

  曾靖古怪一笑,舌头突然咬着叶蓁的左边乳头,轻轻用力。

  与此同时,他的右手再度掐住另外一颗,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地掐下去。

  无边的快感让叶蓁迷失在云端,尽管她始终保持着心底那一抹清明,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知道自己面对着什么,但接近半个小时裏她最敏感的地方一直被挑弄着,始终累积的快感根本无法宣泄,可是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剧烈痛楚混着着快感一起,宛如平地惊雷,又仿佛漫漫雨夜中一道闪电,瞬间摧毁她苦苦维持的防线。

  “啊…………”她嘴裏不受控制地叫出来。

  快感一泻千裏。

  她的双腿剧烈颤抖着。

  潮水汨汨流淌,将她的牛仔裤彻底打湿,甚至还留到了地上。

  曾靖离开她的胸前,看着面前这张脸,脸色潮红,目光裏汇聚着羞愧、愤怒和惊恐。

  他的目光往下,叶蓁修长的双腿依旧在颤栗着。

  湿润的裤子,湿润的地面,已经宣告着叶蓁在他面前一败涂地。

  他俯身在叶蓁的胸上亲了一口。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假如爱有天意(6-初潮),原名《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