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姊、上司、乾姊姊

情色武侠 夏日小说网 10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AlanLaw (刘尹学)
日期:July/3/2020

  「好的,谢谢你刘先生,你的资历看起来非常完整,不知道对于我们公司,你
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吗?」

  我吞了一口口水,面试了十几家公司,第一次遇到穿着这么诱人的面试官--
也可能不是故意的?她穿的并不是深V的衣装或什么特别厉害的上衣,也许算是稍
作了打扮,但仅是很平常的衬衫内搭平口小可爱,尽管衬衫没有扣满扣子、下身穿
着一件轻便的短裤;但她并没有给人一种硬要暴露自己的感觉,而只是很自然地展
现她轻鬆的样貌,尤其是她现在上身靠在桌上,身子微微前倾,彷彿旁若无人的专
注姿态,手和桌子的挤压便让上胸暴露出来,更显得她上围丰满诱人、且毫无防备

  可真的让我吞了这口口水的原因,是我正在犹豫:该问吗?她看起来完全不记
得我了。是的,眼前这个俏丽的青春女子,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虽然上次见面应
该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们还是学生,她是大我两届的学姊。

  「没…没有。我觉得贵公司很棒,期待能加入这个大家庭。」回忆里的那些荒诞
过往一幕幕浮上脑海,她看起来几乎没有变,我听说她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小孩,
可眼前的她,仍是当年那个青春焕发的少女样子。

  「那好。」她友善的一笑,收起桌上的文件站起来:「接下来公司的福利和薪
资部分会由HR跟你谈,希望有机会再见了。」

  我下意识地站起来想送她出去。

  「不用了,你坐着就好,要喝水吗?」她制止住我,问了我不要水后离开房间

  「哈啰!刘先生。」开门进来的是找我来面试的HR,一个拥有爽朗笑容的大
男孩:「刚才面谈还愉快吗?看我们主管似乎对你很满意,还喜欢这里的环境吧?

  「嗯…那个,刚才那位主管叫做什么啊?」

  「你说COCO?她没先自我介绍吗?」

  「不,我是说--中文名字?」

  「嗯?」他似乎稍微警戒了一下,但还是回答我:「她叫做林可微。怎么了吗
?」说着将手上的文件递给我看,指着上面的【面试官】栏位。

  「哦--没,没事啦,我以为是我认识的人,看来是我认错了。」才不是!完
全没错啊!因为以前小微学姊没用什么英文名字,我还不太能肯定,现在就完全
确定了啊!大部分的女生都会用加了草字的「薇」当作名字,只有她少了草字头
,还常常说是因为妈妈怕笔划太多才改的,果然是她啊!但为了避免我认识主管
可能会影响面试结果,所以我决定假装不知道,我已经决定不管如何都要进这家
公司了!

  「是哦--」他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我们COCO姊已经结婚、孩子都生
了,你可别动歪脑筋啊。」

  「我、我才没有动什么歪脑筋。」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啦、开玩笑的,看你那么紧张我随便说说而已,我们
COCO姊长那么漂亮,想追她的人可多了,多你一个也不奇怪啊。」

  「我--我没有---」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哈哈哈---」他拍拍我的肩膀,好像在说「好了好了我懂我懂」一样。

       ※       ※       ※

  「什么?你说你看到你的梦中情人?!」

  「嘘!小声点啦!」我伸手掩住眼前男人的嘴,他是我大学时期的死党,叫
做「阿乱」,这浑名来自他淫乱的大学生涯,被他辣手催过的花不知凡几,但仍
是有大批大批的学姊学妹同学趋之若鹜,所以我们都叫他阿乱,是一个充满了欣
羡和战绩勋章的绰号,他倒也受之不疑,从此都自称阿乱。

  「怕什么,现在没客人啦!其他人都去鬼混了。」阿乱随手把擦拭用的布扔
进一边的洗衣篮里。我们俩待在某个男女指油压按摩店里的休息室,这是他上班
的地方,据他说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抚摸女体的好工作」;不过从我上次离职跑
来这投靠他打零工以来,从来没遇过愿意让男按摩师按摩的女客人--至少轮不
到我。

  「唉--」我靠着墙跌坐在地上。

  「怎么啦?担心你上不了?人家不是都结婚了吗?你还想死会活标啊?」他
坐到我旁边,彷彿想分担我的患得患失。

  「不、不是啦,就很想再跟她待在一起而已。」

  「哦--待在一起就好?」阿乱一脸不信的样子:「所以是她全身脱光在你
面前你也不想干嘛、在你面前让别人干但你不能摸,都没关係,你只要跟她在一
起就好?」

  「屁啦!不要乱讲话!」我打了他一掌。

  「抱歉抱歉,汙辱了你的梦中情人,她那么纯洁高尚,是我乱说。」

  不、不是的--阿乱完全误会了,小微学姊她可不是什么纯洁梦幻的玉女-
-即便她看起来像。

  「才不是什么梦中情人啦!」

  「嗯?还说不是?以前跟你谈女人,没事就把她挂在嘴边。『我姊怎样、我
姊身材才好、我姊声音更好听』,讲到你女友都跟你翻脸了,还不是梦中情人啊
?嘴上叫姊姊,其实你早就幻想她的身体了吧!」阿乱用手肘乱顶我一通。

  「就说了不是啦,只是当初很熟--嗯--她对我很好而已啦。」

  「是哦?对了讲这么久,从来也没看过她到底长啥样欸,你到底有没有照片
啊?以前每次问你都说没有。很熟的话至少会有张合照吧?」

  「有是有啦--」岂止是有,从前几天面试完以后,我几乎每天、无时无刻
都会翻开从前的照片,回想一下当年的日子。

  我拿出手机,挑了一张看起来最无害的照片--姊穿着毕业用的学士服,勾
着我的手欢呼灿笑的照片。

  「欸--阿学--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学姊?」

  「嗯?是啊。怎么了?阅女无数的你也惊为天人吗?别开玩笑了。」我心里
很清楚小微学姊虽然漂亮,但阿乱历任都是小模网红的女友经历,才看不上我姊
这种中上之姿,虽然打扮起来勉强可以跟那些网红一拚,但我很清楚她不是什么
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就是。

  「白癡喔--她、她是我们公司的常客啊。」

  「什么!」我惊呼出声,恐怕连休息室外的接待人员都听到了。

  「不会错的,这张脸我认得。」他瞇起眼睛,彷彿想看透学士服底下的曲线
,好确认是不是同一个人:「你说她没什么变嘛?那一定是她了!我本来还以为
这尊只有20出头岁呢。」

  「真的假的!为什么我从来没看过?」我在这边混着混着也好几个月了,来
店里的女客几乎都是些肥龙、老女人,少有几个稍有姿色的妙龄或熟女,也只会
指定女按摩师。

  「真的啦,谁叫你假日都不来上班?就跟你说过假日才有机会按到女客啊!
像她就都是假日才会来,一个月至少来一次吧,有时候两次。」

  当然啦--假日累死人了我才不要来,有机会按到女客是因为有些人不愿意
等,会迁就让男按摩师按,但其实也更高机会会按到全身肌肉纠结的恐龙啊!

  仔细想想,这间纾压会馆离前几天去面试的公司还真的不远,说不定真的是
她!

  「是--是喔!那我现在去跟经理说我假日有空!」

  「嗯--算一算日子她也该来了--」阿乱抚着下巴。

  「我!我马上去跟经理说!」管他的,累死就累死吧!能有机会见到姊比什
么都重要。

  「你等等!」阿乱拉住我,比我高好几个头的他拉住我就像提小鸡一样,把
我拖回休息室,然后压低声音煞有介事地说:「阿学。咱们是老兄弟了,实话跟
你说,你这学姊--可能不是你的菜。」

  「为什么!」我语气带着抗议,好像根本忘了她早结婚生子死会,而是我正要
去追求的对象。

  「嗯--怎么说呢?」阿乱似乎在苦恼用词,搔耳挠腮地好久才挤出话来:
「总之就是--她算是--嗯--怎么说,她算是可以接受男按摩师的那种客人
。」

  「什么!」我双眼发光,彷彿发现了新大陆:「所以这表示我有机会帮她按
摩了吗?!我要赶快去跟经理说!欸阿乱你要帮我做球喔!把机会给我。」我兴
奋地快站不住脚了。

  「帮你当然没问题啦!我们什么交情。但是--但是--」阿乱欲言又止。

  「什么啊你快说啊!不然我要去找经理了。」

  「你也知道--我们帮女客人按摩的时候,有时候--有时候会有些过激的
按摩--比较--比较不正式那种。」

  「什么!」我瞪大双眼。我曾经听学长们说过,有些女客在包厢里被热油淋
身、强力按压后,会展露出她们不为人知的一面,有些学长甚至在你情我愿的情
况下,就在按摩房里跟客人做了起来:「所以你也帮她按过的意思吗?」

  「按--按过几次啦,有--有几次,她蛮常让男生按的。」

  「所以--所以你干过她的意思吗?」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什么,
是沮丧?不,我好像反而有点兴奋,想听到更多,就像以前一样。

  「什么?不,怎么可能?我没有--」他一脸受惊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怀疑
他是不是顾虑我而说谎:「只是有几次,比较--比较『深入』的按摩--」

  「哦--真的吗?」

  「真的啦,我们什么交情?骗你干嘛?朋友妻不可戏,我以后也不会帮她按
了啦,至少不会再『深入』了。但--但我只是想跟你说,帮她按摩过的不只有
我啊,说不定--她--说不定--其他师傅。」

  「放心啦!」我拍拍他肩膀:「你这么高这么帅,她都没给你干了,其他那
些老头哪可能得她青睐!我去找经理啦!下次要让给我喔!」

  「说的也是--可是、可是,你不是喜欢清纯可爱的那型吗--」

  我已经跨过休息室的门槛,没回答这句话。

  「大概吧。」我心里说。

       ※       ※       ※

  「我的天啊累死人了!根本没时间休息嘛!」我抚着痠痛的肩膀,对一旁的阿
乱抱怨:「今天客人也太多,接个没完欸。」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你愿意假日来,经理笑得那么开心了吧?」阿乱按着我的
肩膀,试图帮我舒缓一下肩膀的压力。

  今天是第二个礼拜了,上周连值了两天假日班都没遇过学姊,身体不如阿乱强
壮的我已经开始有点吃不消了。

  「阿学,四号台。」经理掀开休息室的门帘对我喊。

  「是。」我哀怨地回应。

  「阿乱,你三号包厢,女客。」

  「好。」

  我们俩分别拎着用具準备到各自的客人前服务,正当我替我的客人放好洗脚水
,準备要开始肩颈按摩时,阿乱忽然风风火火地冲到我身边,在我耳边小声说:「
她来了,快去,你三号包厢。」

  我瞬间愣住,也顾不得客人困惑的表情,转身就要走。

  「等等!」阿乱拉住我。然后转头对我的客人陪笑道:「不好意思这位客人,
我同事家里临时有事需要处理,换我帮你按摩好吗?你看我比他壮,你喜欢重压吗
?」

  客人本来也是一脸茫然,点点头回了句:「好啊没问题,家里有事啊…那赶快
回去吧!收费应该没变吧?」

  阿乱推着我往包厢走,回应道:「没问题,费用你别担心,照原价替你按,我
送一下我朋友,马上就回来,你先泡一下脚。」

  「干嘛啦?你让客人空着在那边等会被经理骂吧?」一走到走廊转角,我立刻
对他奇怪的行径发问。

  「兄弟,这机会让给你自由发挥了,但我要提醒你要注意、要想清楚,上次我
没跟你说清楚,也一直不好意思跟你直说,但我觉得她可能不是什么正经的女人,
她常常会在按摩的时候故意发出呻吟--通常这是我们的暗号,我就会--就会替
她做点『里面』的按摩。但做这种事真的要很小心,尤其是我原本不知道她结婚了
,本来只是当作情慾发作的年轻女生,你都知道她的身分了,要特别小心,因为我
做那些事,她是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从没问过她是谁的--」

  看着阿乱难得认真的表情,我有点受惊也有些感动:「你是怕我被告通姦还是
妨碍家庭喔?我不会乱来的啦!光摸到她我就要疯了!」是的,我几乎已经感觉到
自己鸡巴悄悄硬了起来。

  「不,不是,我担心的是你啊。我以为你喜欢想要的应该是更清纯可爱的女生
不是吗?我看你交过的女友都是那样的啊?怎么会喜欢--喜欢这种有--有点淫
乱的女人啊?这种应该是我在玩的吧?」

  我白他一眼:「说穿了是你想自己上马吧?我从没说过我喜欢清纯还是淫乱啊
!」

  「才--才不是,我从来没上过她,这是真的没有骗你!她在最后关头总是会
--」

  「侯---抓包了吧!不是你不想上,是不给你上对吧!那你还说人家淫乱?
她说不定当你是手指自慰棒而已啊。」

  「我--」阿乱顿时回不了话:「欸你这样说好像也是--靠--」

  「哈哈哈--没事啦!你赶快回去,经理会巡到那边没人啦。」

  「好啦,你自己要小心就对了,油压,你可以摸到爽了,然后她爱重压。」

  我们匆匆告别,我赶到了三号包厢,推门进入。

  「今天生意这么好啊?连男按摩师也要调这么久。」这清甜的女声听得我心一
颤--是她!真的是学姊!

  这时我才想起自己没戴上口罩,连忙将口罩戴上;虽然我觉得她八成也认不出
来,但好险她已经换好纸内裤趴在按摩床上,没有看向我这边。

  「抱--抱歉,小姐,我刚刚送客多聊了两句。」我拎着毛巾走到床边。

  她听到我的声音,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转头看了看我,从上到下扫视了一眼
后,不晓得是不是我的错觉:她似乎有些失望。

  「没关係,我们开始吧,你是新人吗?」她又转回去趴好。

  为什么失望呢?她期待的是阿乱吗?还是我的胖肚腩惹她反感了?

  「是--抱歉,小姐是常客吗?妳有习惯的按摩师吗?让妳失望了。」我忍不
住脱口而出心里的不满。

  「不!不是啦!弟弟你别介意,我只是--只是平常这时间都遇到那几个按摩
师,他们可能比较知道我哪里比较--嗯哼--嗯--舒服--嗯嗯--」

  虽然嘴上抱怨,但我已经将毛巾铺在她肩上,做起SOP的按摩。

  「哦?是这个意思啊--」我稍微释怀了一些:「那妳哪边比较容易舒服--
」话一出口忽然觉得有点不妥,但断在这也很奇怪,只好硬着头皮说完:「妳跟我
说,我也可以帮妳按--」

  「呃--没有啦--你--你按吧,我相信你--嗯--嗯哼,这样--这样
就蛮舒服的。」

  我盯着她隆起的惊人翘臀,从学生时代这副翘臀就一直让我惊叹上天的不公平
,我努力维持语气的平静,强自镇定地用专业的语调说话:「好的。」

  「你看起来年纪很小耶,是刚出社会吗?」

  「没有呢,我都快30了。小姐妳呢?」

  「哇,真的假的?看不出来耶,你看起来年纪蛮小的。」

  「可能是口罩的关係吧?脸都遮住大半了看起来比较小。」

  「不是不是--我看人不是用眼睛的,是你给人的感觉很小。」

  「哈哈,真的吗?小姐看起来才真的很小,应该比我小很多吧?」

  「哈哈,小弟弟你嘴很甜喔。」

  「那我该怎么称呼妳呢小姐?」

  「没关係啦,你随便叫就好啰,小姐也可以,我姓--林。」

  「哈--我是怕叫这么生疏,妳去跟经理投诉我,以后就不能帮妳按了。」

  「不能帮我按有什么关係吗?你这么想帮我按?」

  「呃--也不是啦,其实是--这是我第一次按女客。」做完简单的肩颈按摩
,我开始将热油淋上她的肩膀,第一次亲手接触她的肌肤--虽然有油做媒介,但
还是能感觉得出她皮肤的细嫩光滑--啊嘶,我终于又抚摸到这个身体了。

  「呼--」热油淋身的时候,她轻吐了一口舒服的气,舒服到似乎不太想再搭
理我了,只是随口回应地说:「是喔--你--你按得很好啊--我--我会再让
你按的啦--嗯嗯--」

  我也就不再搭话,专注地按压她的背,仔细地推开她背后的气结,听从阿乱的
指示,我稍微加重了力道,只听她轻轻地从鼻子发出哼声,这是客人觉得舒适的标
準声音,所以我很清楚自己按对了。

  我持续做正常的按摩,直到将她的右臂稍微上抬--这只是要做手臂的舒压-
-的时候,不知道是我用力过猛,还是她习惯配合按摩师的动作,总之她整个上半
身随着我的动作而起,右边乳房也因此离开了按摩床,浑圆饱满的奶子就这样暴露
在我眼前。

  我差点看呆了眼,让她维持这姿势几乎快一秒钟,才连忙让她平贴回按摩床上
。这插曲让我彻底想起来自己来此的目的,我开始越按越混乱,满脑子只想着要怎
么趁机揩油、更专注于手掌的享受。

  我慢慢改变按摩方式,减少推跟刮的动作,而是增加抹的行径模式,让我的手
掌能尽情感受她每一寸肌肤,从她雪白的脖子,一直顺着手臂,直到和她十指紧扣
,假装按压她的指隙,实际上是在享受握着她纤纤小手的触感。

  她似乎没有对我的怪异行为产生反应,但却停止了鼻子的哼声--我想她已经
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了吧,毕竟她都是常客了,而且她如果真的像阿乱说的那么「淫
乱」的话。

  我把这表态当作默许、把阿乱的警告抛诸脑后,乍着胆子往她的副乳进攻。先
从腋下开始,顺着胳肢窝一路往下滑,从刚刚暴露春光的右侧乳开始抚摸,我的指
尖毫不客气地挤压她饱满的侧乳,惊人的弹力差点让我讚出声来,左手则煞有介事
地继续按压她的后背。

  我的指尖用最小的动作勉力弯曲,彷彿就快挖进她紧贴着按摩床的前胸、掌握
她整颗乳房。也许是我在右半侧停了太久、也许是我的动作太过直接,她稍微扭动
了一下身子,把我的右手压住了一半。

  我吓了一跳,连忙抽出手来,乖乖地按起她的蛮腰。

  「抱--抱歉。」我喘着粗重的气,冷汗涔涔而下,想着自己是不是闯祸了,
裤档里的好兄弟更是缩回原本的尺寸。

  「噗--抱歉什么?」她似乎是真心被我逗笑,而不是在讽刺我:「小弟弟胆
子也太小了吧?」

  「什--什么意思?」

  「没什么,小弟弟果然是小弟弟。」虽然句子里有些不屑,但语气却透着笑意

  「我--我才不小呢!」我手上按着她的腰,忍不住用力抗议了一句。

  「唉哟,你想把我腰折断啊?」她吃吃地笑:「怎么了?你哪里不小?」

  这句话性暗示的程度只要不是耳聋应该都听得出来,我立刻心花怒放起来,调
侃地回:「各方面都不小呀,妳是想确认一下吗?」

  「是这样吗?但你按了快二十分钟了还没离开我的背部,我的背这么好摸吗?

  「是--是蛮好的。」我在说什么啊!!

  她「噗哧」一笑:「小弟弟别闹了,我是全身按摩,你现在连一半都还没按耶
。」

  「我才不是小弟弟呢!」我恭敬不如从命,顺手抓了一下她丰满的翘臀--这
动作百分之百跟按摩一点关係也没有--然后将她丰满肉感的大腿也淋上热油。

  「哦--」不知道是屁股那一下还是热油淋上大腿,让她舒服地哼了一声。

  此时我也不管什么按摩手法了,满脑子只剩下揩油,尽情地在她大腿上抚摸,
从外侧滑到内侧,再从内侧滑向鼠蹊部,轻碰她隔着纸内裤的私处。

  在我毫无章法的乱摸之下,她没有发出淫蕩的呻吟声,反而是笑了出来:「小
弟弟到底在玩什么呀?你在给我抓痒吗?--喔--不--那边--那边不行--
等等--你--啊----」

  我这时早就失去了理智,勃起的小头把我脑里的思考用血全部借光,只剩下暴
涨的性慾控制我的行为,我用食指轻鬆拨开纸内裤的边缘,藉着按摩油的润滑,一
下就直穿花心,进入她的小穴里。

  天啊,我只伸了一只手指进去,原本以为就算不是鬆垮垮的,至少也是活动自
如才对。没想到只有一只食指的宽度,进入她的小穴后仍被肉壁紧紧包覆着,跟我
上一个处女女友一样紧緻,且不仅只是紧而已,她的肉壁彷彿在不停地蠕动、自动
挤压着我的手指。

  「哇塞--」我忍不住惊叹出声。此时我才发现她的动作,也许是因为被我突
然插入的关係,她的身子微微弓了起来,两颗丰满的奶子立即显得硕大无比;我想
也不想,左手仍在她的小穴里做着活塞运动,右手就往她的乳房抓去。

  我探手握住她的奶子,被满满握住奶子的她立即发出一声愉悦又淫蕩的哼声,
彷彿什么空虚的地方得到了满足。我一边冥想着自己的手指和鸡巴的位置互换--
天啊如果插进这穴里会被吸成怎样啊?太可怕了吧?她真的生过孩子吗?--一边
用力揉着她的乳房。

  此时她粗重的喘息声及淫蕩的哼声已经充满了整个房间。

  「啊--啊--好舒服的手指--嗯--嗯--你--你不能这样--啊--
你--你--好舒服---」

  她语无伦次地呻吟着,我则随着她喘息的速度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不--不要两只,太--太粗了--会--会太--啊啊--要--
要坏了--啊---」

  正当我判断她淫水氾滥、可以接受第二只手指的时候,才刚插入没多久,她就
浑身颤抖,应该是高潮了--但我没有停,两只手指仍继续抽插着她的小穴,然后
右手稍微用力,让她翻过身来。两只手指因此在她小穴里转了一圈,这动作似乎让
她非常舒服,她大声地娇喘了一声。

  终于--她美丽的胴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眼前,她的乳头竟然仍是淡色的,
而不像一般的妈妈们有可怕的黑色素沉澱着,虽然因为平躺的地心引力让乳房滑向
两侧,但看得出仍有一定的胶原蛋白支撑着她丰满的奶子,不是一片平坦--而真
正最迷人的,是她眼眸半闭、轻咬下唇的经典模样,这画面我不知道朝思暮想多少
个日子了!终于又能重现!

  她小穴里流出的淫水已经洒满按摩床,手指的抽插也开始发出咕啾的水声交会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连着内裤扯掉我的裤子,露出早已勃起顶天的鸡巴,微微一
踮脚,一脚已跨上了按摩台,準备提枪上马!

  「不!不行!」

  正当我撕开了纸内裤,将我的屌顶在她穴口準备长驱直入的时候,她忽然像清
醒过来一样,惊呼出声。虽然没有任何肢体动作,但这声制止却像当头棒喝,让我
停止了动作。

  她看我停止了动作,连忙坐起身来,一手掩住乳房,一手去抓毛巾来遮掩身体。

  一时间空气尴尬地凝结,我不敢轻举妄动,甚至不敢从按摩台上下来,只能跟
她一起盯着我自己的老二缓缓缩小。

  她急促地喘息着,我也急促地喘息着,不知道是因为未得到满足的情慾,还是
这种紧张尴尬的气氛。

  「你--你太过分了吧?」她首先打破沉默。

  「抱--抱歉--」我像洩了气的皮球--全身瘫软下来--尤其是我的小老
弟。

  我尴尬地从按摩床缓缓爬下,準备去找我的裤子时,她忽然噗哧一笑:「小弟
弟好像真的不算小。」

  我被调侃地满脸通红,慌忙地穿上裤子。

  「抱--抱歉,还有点时间,妳要继续按完下半身吗?」

  「你还想继续吃我豆腐啊?」

  「不--不是那个意思--」我窘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你过来。」

  她的话就像小时候一样,仍然对我有种神奇的魔力,我乖乖地走向前。

  她握住我的手,仔细地端详起我的手指来:「嗯--你的手指很漂亮呢,骨节
很大,嗯--」

  此时的她仍是侧身坐在按摩床上,浴巾盖着她的私处跟乳房,仅用右手稍微夹
着;所以当她专心地检查我的手指的时候,浴巾便悄悄滑了下来,丰满的奶子再次
暴露在我眼前。

  我动也不敢动地让她检查我的手指,但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直盯着她的乳
房,然后渐渐地--我的小兄弟又偷偷抬起头来。

  她似乎注意到我的异样,毕竟我的老二就在她的眼前几公分之处。

  「就这么不能忍耐吗?--真的是小朋友呢--」她一手仍握着我的手,另一
手却摸上了我的裤裆。

  「咦--」虽然隔着一件厚重的棉裤,但被学姊再次抓鸡的感觉仍是让我惊呆
了半秒钟。

  「嘻嘻--虽然这尺寸不像小朋友--脱下来啊,还要人家帮你脱吗?」

  我一听彷彿皇恩大赦,连忙把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一把扯到膝盖处。

  「哈哈--是要不要这么急啊?唔--已经这么硬了啊--」说着说着,她的
手已经熟练地握住我的鸡巴--我很清楚她有多熟练这个动作,但久违地被握住,
还是让我舒服地想发出呻吟。

  「有点乾耶--」她一边熟练地上下套弄,一边探出身子去拿刚才帮她按摩的
油,这动作让浴巾完全掉了下来,她也不去捡,就这样自然地全裸在我眼前。

  「乖乖的喔--」她将油淋上我的鸡鸡,瞬间的温差让我舒爽地喊了出来。

  「嗯--小弟弟很粗呢--难怪这么想使坏--嗯--好硬--」

  我一边移动身体靠向她,心想着说不定还有二次机会,一边抓住她的双乳--
终于可以这样双手把玩她的奶子了!我--我差点想射了--这奶子弹力惊人的程
度是我从未有的体验,饱满地手感带给我的满足感无与伦比,觉得我可以揉这两团
肉一辈子也不厌。

  「呼--呼--」我粗重地喘着气,向她靠近:「妳--妳不亲他一下吗?」
我把鸡巴凑近她的脸前。

  她一手握着我的根部套弄,一手捧着我的阴囊搓揉刺激,闻言回:「贪心鬼,
姊姊是看你憋得好可怜,又好像很乖才帮你弄,乖乖地别吵我喔!」

  「是--是--谢谢姊姊--」

  「嘿嘿--乖孩子--要来啰--」

  「啊--啊--喔喔--姊--姊妳好厉害--好--好爽喔--太--太爽
了吧--」

  「别碰那边,我现在不想要了,你是坏蛋,不可以让你乱碰--」

  她制止了我侵犯她下体的动作--仍然是只有口头,我便乖乖地停下怪手,回
攻她的乳房。

  「嗯--你抓得我很舒服呢--嗯--整个揉--对--嗯嗯--」

  她一边加快套弄的速度,一边从鼻腔发出迷人淫蕩的呻吟声,我的肉棒随即暴
涨到最极致:「啊--啊--要--要--」

  她收回揉捏阴囊的手,盖在我的马眼上,然后头一低,竟然用嘴代替手的动作
,含住我的子孙袋。

  「喔喔喔喔!!」这视觉效果远大于体感--学姊帮我含了!这念头闪过一瞬
,我立刻喷射而出,射了她满手精液。

  「也--也太多了吧?--哎哟--」她惊叹地看着满手的精液,以为我已经
射完的时候,我还有一小发刚才被抑制的子孙喷了出来,弹到她脸上。

  「对--对不起--」

  「也太会射--嘻嘻--嗯--蛮好吃的耶--下次--可能可以喔--」她
用乾净的那只手抹掉脸上的精液,然后在唇上沾了一下。

  「下--下次?」

  「好了,我舒服过了、你也舒服过了,赶快出去吧,我要换衣服啦!」

  「咦--?」我被她推出房间。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学姊、上司、乾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