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沦陷的妻子】(下)(新增彩蛋,加料不加价)

一夜情 夏日小说网 24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半个月沦陷的妻子】(下)(新增彩蛋,加料不加价)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不败酋长
2020/6/26发表于: 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299

***********************************

  各位久等了,也别报太高期望,这就是一篇手枪文,别太纠结剧情的合理性!

***********************************

                (下)

  清晨,欣欣迷茫的睁开双眼。慢慢从沉睡中缓过神来,眼神陡然变得惊恐,
慌乱的四处乱瞟躲避我的眼神,似乎是想努力回忆起最后的画面,最后终于鼓起
勇气把目光投向正守在床边的我,似乎想从我这里获得答案。

  「醒啦~」

  我温柔的看着欣欣的眼神,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你昨晚喝多了,还
是你的一个男同事送你回来的。」

  「没有……什么别的事吗?」

  欣欣有些紧张,「我是说,我回来的时候是没什么不对把?」

  「没有,只是睡着了而已,多亏了他呢!」

  我怕欣欣生疑,帮她整理她凌乱的头发。

  「昨天加班太累,我们就一起出去喝酒放纵了一下,没想到喝了那么多。」

  欣欣好像舒了口气,就驴下坡,开始编着些不着边际的话。

  时间回到昨晚。

  听到了敲门声,满是疑惑地出去开门,只见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门口,
脚边放着一只大号的行李箱。我正疑惑这是谁来干什么。这个陌生男人嘴角轻轻
上扬,邪魅的一笑,轻蔑的眨了下眼睛,淡淡地说:「你已经输了,不过,我的
调教还没完成。」

  是光S!不错,他的声音我在他发来的视频通话里面听过,不会错!那我的
老婆欣欣呢在哪里?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大行李箱,难道……

  不容我继续思考,也没有征求我的同意,光S就毫无顾忌的提起行李箱走进
我的家门,把行李箱推进来,径直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他才是这个家
的男主人的样子。

  我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袋里更是一片混乱。

  「她在这里。」光S拍了拍那个大行李箱,「放心吧,她没事,爽晕过了而
已,最后她实在被操的没力气了,我就给她吃了点春药,没想到爽过头晕过去了
。」

  我赶忙走过去夺过行李箱,轻轻地放躺下,打开行李箱。随着行李箱盖缓缓
打开,浮现出的画面彻底惊呆了我!箱子里的欣欣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奶子上和
脸上挂满了精液,整个人蜷缩在里面,脸上还留着干涸的泪痕,阴道外面还挂着
一截粉红色的电线,应该是个跳蛋塞在屄里。

  我看到这样的画面,第一反应是心疼,揪心的心疼,心爱的老婆被折腾成这
样,可又对光S恨不起来。随之而来的,又是巨大的刺激感,心跳似鼓槌般地砰
砰重击。

  我忙跑到卧室里取条毯子,裹在欣欣身上,抱到卧室床上,简单用毯子擦了
擦她的身体上的精液,拉出阴道里跳蛋的时候,又带出来一大泡浓浓的精液。精
液混合着淫水的腥味立刻弥漫在整个房间。给欣欣简单清洁后盖上被子,确认身
体没有受到伤害,欣欣的呼吸也很平稳,我才放心的出来面对光S。

  这个时候我才有时间仔细打量光S,发现他除了身材略微高大以外,长相其
实属于一般水平,甚至单从体态上看可以说有些文质彬彬,只是胳膊和手背上青
筋凸起,长相给人的感觉也比较有攻击性。

  「我认输了。」我有些窘迫,似乎此刻找不到更好的话语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可以结束这场游戏了吗?我愿意在论坛的首页对你公开发帖道歉。」

  「哈哈哈哈~」

  光S笑的很大声,我慌朝卧室的方向看去,怕这声音惊醒了欣欣。

  「输赢从来不在我的考虑之内,只是你的老婆的确是个极品,身材,长相,
皮肤,在我玩过的众多女人之中也是出类拔萃的,我不想放弃这么好资质的母狗。
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再者说,你真的希望结束吗?」

  光S说完,坐在沙发上的他前倾身体,眼睛直视着我,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
「从你对你老婆之前的看法和对她喜好的了解就能看出,你对两性关系充满了自
以为是的幻想,完全不了解女人,甚至不敢面对自己!」

  「我不希望我们的正常生活遭到破坏。」

  我无法正面回答他的话,因为已经被击败的我尚残存一丝尊严和理智,不愿
意承认自己想看着老婆被别人调教,不愿意承认老婆被人当成母狗的时候自己居
然会有快感会勃起。

  「这样啊。」光S顿了顿,「对了,欣欣的车还停在楼下,我不知道你们的
车位在哪,胡乱停了个位置,你最好现在把车开到自己的车位上去。」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顾不得看她的表情,如蒙大赦般拿起钥匙仓皇逃离我和欣欣的小窝,全然
不顾留了个陌生人和全身赤裸的老婆在家里。一路跑到车上,启动的时候才发现
摆在方向牌上的双手在不停的颤抖,稍微定了定神,把车开进车库里。把头伏在
方形盘上长叹一声,事情已经到这地步了,想改变已经太迟了。

  回到家里,钥匙打开家门,赫然发现,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光S已经在床边卖
力地干着欣欣了!

  仔细瞧了瞧欣欣,还在恬静地睡着,身体被拖到床边,只有上半身在床上,
两条腿则被光S扛在肩上,骚逼被光S的大鸡巴一进一出的操着。每次光S的撞
击都在欣欣丰满的身体上激起一阵波浪,每次拔出鸡巴几乎都会把欣欣的骚逼带
翻过来。巨大的鸡巴在毫无润滑的情况下猛操欣欣的小穴。

  「怎么样,小鸡巴,看我在床上操你老婆爽不爽。」

  见我进门,光S头也不转的冲我命令道。

  我愣在原地不吱声。

  「回话!废物!」光S提高了音量,转头瞪着我。

  「爽……爽……」我机械的回应着,生怕他吵醒了欣欣。

  「爽就近点看!胆小的废物!」

  光S命令道,我吞了吞口水,蠕动着向前,像个木头人一样杵在那里,失神
地看着光S的屁股一耸一耸的进入我老婆的身体。

  「跪下!」

  我无法拒绝他的命令,鬼使神差地跪在他的面前,弓着腰伸长了脖子想要看
地更近一点。

  「再近一点!用膝盖爬过来!」

  待我膝行到了贴近他们的地方,光S一把按着我的头,把我按向他们做爱的
地方,「小鸡巴贱狗,要看就看清楚点!看看老子的大鸡巴是怎么征服你老婆的!
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再碰你的老婆。」

  我唯唯诺诺地点头,退缩到了一边,换来了一个不屑的鄙视,光S没有再理
会我,而是专心地在欣欣的体内发泄完,带着他的空箱子扬长而去。拔出鸡巴的
时候一大股浓浓地精液从欣欣的阴道里流出。

  留下我一个人失了神一样的愣在原地,良久我才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没有立
刻去关注欣欣,而是去洗了把脸,再去给欣欣清洁身体。

  可笑!不准我碰欣欣?我偏要碰!我仔细地擦拭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她
的小穴经历了这一整天的折腾,已经不能完全的闭合了,张开一个两指大小的洞。

  就这样,欣欣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晨,而我,却一夜无眠,想要搂住欣欣却
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勇气,许是觉得欣欣不再属于我了?还是……难道我在想着光
S给我的命令?

  我和欣欣度过了一个不同往日的周日,本来周末我们应该是在家各种打情骂
俏或者出门逛街的,现在却各怀心事地宅在家不敢面对彼此。欣欣今天表现的格
外殷勤,各种端茶递水主动做家务。我则躺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玩手机。眼睛虽然
盯着手机屏幕,心思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时不时余光瞟过欣欣曼妙的身姿,却再也没有以往的冲动。但是一想到他在
光S胯下下贱的样子却又立刻勃起了。不敢再想去了,正当我想把注意力集中在
手机上时,「叮咚」一声瞬间让我打了个机灵。

  「明天上午9点来到XX酒店XX号房,不能早不能迟!必须9点准!」

  是光S给我发来的邮件。我心虚的看了眼欣欣,她并没有什么异常。是要向
我摊牌?还是怎样?我不敢发问,只是忐忑地用微信跟公司领导请了个早假。

  周一的早晨,欣欣如往常一样去上班,我则按照光S的指示,接近九点的时
候把车开到她指定的酒店,惴惴不安地到了他所说的房间门口,里面在等着我的
会是什么?我有点胆怯想打退堂鼓,但还是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不是光S,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身材稍微有些臃肿,穿着非常暴露的
内衣,两个奶子的位置更是直接开了个大洞,一条线一样的内裤根本做不到任何
遮掩。

  推门进去,光S正对着门坐在椅子上,胯下也有个女人正在给他甜鸡巴,身
材要苗条些,只是小腹有些明显的隆起,两个女人的乳头都比较黑,远不如欣欣
的粉嫩。

  「来啦~」

  光S看了看手表,拖长了音,递过来一个手机,「来,先给你看些东西。」

  接过手机,是一个视频,场景就在这个房间,拍摄时间也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视频里,欣欣敲门进来,却发现两个女人正一左一右地跪在光S两边,欣欣
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这两条母狗也是你那个母婴群里的,一个是生完孩子还在还不到半年,还
有一个,怀孕5个月了,他们接受调教都比你更早,论起来,还是你的前辈们呢,
不过没什么区别,你都是一样的骚逼母狗。」

  光S戏谑的对欣欣说。

  欣欣有些委屈,眼泪似乎在眼眶里打转。光S看她吃醋的样子嘴角却露出了
得意的笑。

  「别站在那里矫情了。」光S收起了笑声,「想被我干的可不止你一个,要
是不满意就滚回去找你那个没用的小鸡巴老公!」

  欣欣闻言马上紧张地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滚过来给我吃鸡吧!」

  光S把两只脚分别搭在两边的女人身上,张开大腿,露出尺寸惊人的大鸡巴。
欣欣立刻跪在光S面前,把大龟头含进嘴里卖力地舔吸,又往下含住蛋蛋,吃进
嘴里吞吐,大鸡巴比在欣欣的脸上,看上去比他的整个脸庞还要长。光S被舔的
发出畅快的叹息声。

  镜头里三女一男淫糜的画面几乎溢出屏幕,光S享受三条母狗的服务,肆意
蹂躏她们,打她们的耳光,揪她们的奶子反而让她们三个兴奋起来,争相挺起自
己的身体和脖子去争抢这种凌辱,仿佛是对她们的奖励和认可。

  「今天的调教主要是为你准备的,母狗欣欣,」停下对三人的蹂躏,光S看
着欣欣,「对你的调教需要更进一步。」

  欣欣茫然看着光S,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或者说想不到下一步她将要
面对什么,只是自觉停下了对光S的献媚。

  「今天的任务是,收集10个装着精液的避孕套回来见我,就在这个酒店里
。」

  光S满是得意,一脸看戏的表情看着跪在地上的欣欣。

  而欣欣则楞在当场,似乎被他的命令击溃,几乎失去理智的她一会不可置信
的看向光S,一会看向另外两个女人似乎在寻求帮助。不过她的求助显然不会有
任何回应,只收到两个女人的幸灾乐祸和嘲笑,两个女人没有再理会欣欣,反而
相互拥吻在一起。

  「这个……我办不到……」

  欣欣说话的时候带着哭腔。

  「对了,你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光S把鸡巴插进了拥吻的两个女人嘴中
间,享受四片嘴唇的摩擦,「如果你做不到,可以直接回家。」

  说完扔下一盒避孕套在欣欣面前。

  视频里,欣欣颤巍巍捡起避孕套,只穿起极为简单的衣服,就跑到门外,视
频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这么说,欣欣现在也在这栋楼里,做着视频里的那个任务?甚至可能下一秒
欣欣就会从门外进来?

  「她……她真的去收集精液去了?」

  我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光S。

  「等下你就知道了,女人一旦享受到了性爱的快乐,做母狗的快乐,那她就
真的变成一条发情的母狗了,你让她去卖逼她都会乐意的。」

  光S不紧不慢地说,同时踩了踩正在舔她脚的孕妇的舌头。

  我害怕看到欣欣进来,怕她看到我跟光S在一起,会彻底毁了我们的生活和
夫妻关系。可又不敢走出这扇门,与其说慑于光S的威严,倒不如说我的心底渴
望跟欣欣一起堕落。

  正在我的思维天人交战的时候,欣欣开门进来了!

  我和欣欣四目相对,彼此都完全楞在当场,似乎空气与时间都凝固了。我的
耳畔此刻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寂静的鸣响,眼睛看到的视野除了欣欣以外都是
一片白雾,甚至视野里看到的也不是站在我面前的欣欣,而是我自己脑补的那个
洁白无瑕的欣欣。如果是噩梦的话就让我快点醒来吧,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
切。

  欣欣的哭声和光S的大笑声把我从空冥和臆想中拉回了现实,视野里的白雾
逐渐散去,这时我才慢慢看清了欣欣现在的样子。衣服残破不堪,只有一条完整
的腰带上挂满了一圈各种颜色的避孕套,浑身散发着精液的味道,嘴巴和下巴还
有大腿根都又精液在往下流,脸颊还有一块红印。白皙的肌肤,精致保养的身体,
从残破的衣服中露出来更有冲击力。

  「别哭了!」光S喝止了好几次才使欣欣平静下来止住了哭声。

  「你的老公未必就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对吗?」

  说着便看向我。

  「老婆……我……」

  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欣欣现在的样子仍然被震惊到无以复
加,一时也难以回答他的问题。

  「说说看,小母狗,这一个小时你经历了什么?」

  光S语气平淡的说道,只是欣欣在听到「小母狗」着三个字的时候,羞愧的
低下头,满脸通红。

  「我……我……」欣欣胆怯的看向光S,又立刻低下头,只敢用余光看着我
的反应,吞吞吐吐不敢作答。

  「你这条母狗还知道害羞?求我干你的时候多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多么下
贱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当着你废物老公的面就装起矜持来了?记住了!只要在我
面前,你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母狗!」

  光S加重了语气斥责欣欣。

  欣欣再度咧开嘴哭了起来,但是并没有持续多久,立刻就擦干了眼泪,抽泣
了几声,向光S汇报起来:「我出了门之后犹豫了很久,一直在走廊徘徊,可是
我无法抗拒主人的命令,无法想象失去主人的大鸡巴。我敲开了第一个房客的们,
里面是一个来出差的小白领,虽然胆小,但是很配合我的挑逗,他想要吻我,我
没答应,他很喜欢吃我的奶子,很快我就给他戴上了套,让他干我的骚逼,收集
到了第一份精液。」

  「第一个人的成功给了我很大的鼓舞,虽然我对自己的外表很自信,但是不
知道里面会面对着什么人,不过我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已经做好了遇到坏人的打算,
他们可能会强奸我,羞辱我,甚至是报警曝光我,可我无法拒绝完成任务带来的
诱惑,甚至享受面对危险给我带来的快感。

  「如果说面对前两个还是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来面对的话,那么之后更多的
就是为了寻求刺激而主动去挑战危险了。在第三个房间的两个男人,没有按照我
的要求戴套,而是直接射在了我的骚逼里,我喜欢被内射,可是现在主人的任务
更加紧要。」

  欣欣的语言逻辑也来越顺畅,似乎已经忘掉了我的存在。

  「第四个房间住的是一对中年男女,不知道是夫妻还是姘头,女人看到我这
样很生气,重重地打了我一个人耳光,把我踢出了门外。我有些害怕,但是并没
有为自己的行为感觉到羞耻。反而觉得那个中年女人维护自己尊严的方法很可笑。」

  「后面给我开门的多数都成功拿下,只有一个人废了些时间,他的鸡巴很大
很坚挺,持续干了我十几分钟还没有射的意思,我只能带着他的手揉我的奶子,
不停的对他发骚,骂自己是骚逼是贱货来刺激他,才收集到他的精液。」

  「在这个人身上花费了太长时间,让我差点没办法完成任务,而且还有好几
个不肯戴套强奸我内射的,幸亏在最后一间房间里面住了结伴旅行的三个大学生,
我让他们戴上套套手口并用,这才完成了任务。」

  欣欣说完,闭着眼睛不敢看我,但胸口上下起伏的颇为激烈,似乎是兴奋的
喘着粗气。我则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虽然视频里看到过很多次欣欣的媚态,但
是亲眼看到我那似乎不经人事的老婆,如此恬不知耻的叙述自己不要脸的经历,
却仍然是我没想到的。

  「不错~」

  光S对欣欣发出了赞赏,「现在,第二个任务,当着你老公的面,把你的战
利品,统统吃下去!」

  欣欣没有表现出拒绝,只是动作有些慢吞吞,做着没有意义的拖延,但还是
从腰间解下避孕套,挨个把里面的精液倒进嘴里咽下去,仰起头让避孕套里的精
液流进嘴里,眼泪也从眼角滑到耳根。

  光S见状起身走到欣欣面前,没等欣欣吃完10份,就把自己的大鸡巴塞进
欣欣的嘴里,欣欣的屈辱感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干脆闭着眼睛,抱着光S的屁
股任由鸡巴在她的嘴巴里驰骋,光S则一脸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我,还示威似的给
欣欣来了几下深喉,巨大的鸡巴在欣欣纤细的脖子上能看到明显的隆起。

  「贱狗!」听到光S的羞辱,我跟欣欣尴尬地同时抬起了头,不过随即欣欣
就被他的手按了下去继续她的口活,「看到你的老婆被我这么调教,爽不爽?兴
奋不兴奋?」

  「爽……爽……」我咽了咽口水,艰难的回答道。他胯下的欣欣则更加紧闭
双眼,不愿意看到现在的我。

  「骚逼欣欣这样的尤物做你的老婆这是太可惜了,这么好的条件就应该被大
鸡巴干成母狗,被更多的男人干!对么?」

  光S用手推了推欣欣的脑袋。

  见欣欣不愿在我的面前回答,立刻打了一耳光在她的脸上:「回答我的问题
!」

  「唔……嗯……」欣欣嘴巴里喊着鸡巴,只能点头发出含混的声音来表达自
己的意见。

  可能是见到我们夫妻的回答达到了他的预期,光S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抽出了自己的鸡巴,坐回原来的椅子上,享受两个少妇的继续服务。

  「滚去浴室洗干净再出来。」

  光S对着欣欣命令道,「我可不想干你的时候闻着你一身别人的精液。」

  欣欣闻言立刻起身,低着头从我面前走去浴室,很快我就听到了浴室里花洒
发出的水声。

  「你不去帮她洗?」

  光S调侃地问我。

  「出来的时候不准穿衣服!」

  顾不得他的话在脑后没说完,我慌转身也钻进了浴室。

  欣欣知道我进来但是并没有任何反应,闭着眼仰着头任由水流冲刷自己的身
体,似乎是想要洗刷掉自己身上的污秽。我轻轻地走近她,不顾水流打湿自己的
衣服,抱着她的肩膀。

  「对不起,我是个下贱的母狗……」

  欣欣对我说,「我还爱你,可是我拒绝不了这样的刺激。」

  「我也爱你……」我顿了顿,不敢往下说,犹豫要不要把我和光S打赌的事
情告诉她。

  「我知道,我还对你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可不可以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真
的很爱你,可我离不开他了。」

  欣欣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细不可闻。

  欣欣这么说话,难道是说,如果要在他和我之间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欣欣会
弃我而去?所以他才求我不要逼她做选择?我不会这么做的,我也无法想象没有
她的生活,甚至,我也很喜欢光S和欣欣带给我的刺激。

  「不,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也爱你。如果你喜欢的话,就继续吧,我也不反
感现在的样子。」

  我说完,欣欣又惊又喜的看着我。

  我也脱了衣服跟欣欣一块清洗,仔细的帮她清洗身体的每一部分,脸上的胸
上的腿上的,还有逼里的精液。脸上的红印也消退的差不多了,我光彩照人的娇
妻又回来了。

  推开浴室的门出来,光S和那两个少妇已经在床上干起来了。那个孕妇女上
坐在他的鸡巴上,奶子被顶的上下翻飞。那个年亲妈妈则趴在光S的胸口,亲吻
着光S的胸膛。见我们出来,光S拍拍孕妈的屁股示意她们停下来。

  光S起身走到赤裸的我们面前,欣欣居然在此时表现的有些羞涩。光S伸手
把欣欣牵到床边,把欣欣按在床边,旁若无人的从后面把鸡巴插进她的小穴里干
了起来。

  「骚逼!现在居然装矜持?当着你老公的面不好意思叫出来是吗?!嗯?贱
逼……!母狗……!之前被我干的时候不是叫的挺骚吗!」

  光S一遍羞辱欣欣,一遍有节奏的猛干欣欣的小骚逼。

  「说!你是不是骚逼!操你妈的母狗,烂婊子!奶子揉起来真他妈过瘾!」

  欣欣的呼吸渐渐急促,像是被他渐渐草出了感觉。不一会儿就已经从鼻孔中
发出了「哼……嗯……嗯……」的娇喘声。

  「你也滚过来!贱狗!」

  光S侧脸对我命令道,「跪在我们身边!好好看看我怎么干你老婆的!上次
欣欣睡得像个死猪你没看清楚吧?这回让你好好看看欣欣被干爽的样子!」

  欣欣听到这句,眼睛睁开了一下,随即咬了下嘴唇,有闭上眼睛享受身后的
性爱。

  「没见过你老婆的骚样吧?嗯?听你老婆说她跟你做爱从来都像是做任务。
你从来没给她高潮过。」

  光S从后面拽起欣欣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这骚逼自从高中被人强奸过
后一直对性爱心里有阴影,却也再也忘不了那种感觉,只有粗暴野蛮不把她当人
干她才会真正的兴奋!」

  欣欣高中被强奸过?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到她提起过?我一脸茫然,不可置信
地看向欣欣,震惊的程度不亚于之前第一次知道她沦陷在光S手里。欣欣则痛苦
的闭起眼,面庞扭作一团,手指也紧紧地抓紧了床单。不知道是被拽头发的痛苦
还是因为往事被提起的纠结。

  「怎么?看你的表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光S看着我震惊的表情,故意提高了声音,「那她上大学的时候勾引老师被
师娘捉奸在床,打了很多耳光你也不知道咯?」

  现在听到任何关于她的话,我都不会再震惊和恼怒了,反而会让我很兴奋。

  「对不起,一直不敢告诉你,怕你嫌弃我……嗯……哼……」

  欣欣艰难地睁开眼,对我露出一个苦笑。

  我跪在一边,看着他们二人交欢,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淫糜的气氛,两个少妇
也不甘寂寞,凑到光S身边,一左一右用自己的奶子去蹭他的身体,吻他的肩膀
和脸。可能是因为激素的原因,两个人的奶头都有些发黑。光S腾出一只手来,
径直握向年轻妈妈的奶子,五指深深扣进她的乳肉里,乳头从光S的指缝里露出,
直接被他用力攥出奶来喷了出来。「啊……」年轻妈妈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痛苦,
叫出了声,看着自己的乳汁喷出,脸上居然有一丝绯红。

  下面的欣欣在长时间的抽插之下很快就陷入了巨大的快感中,脚趾紧紧地攥
紧了,太高了屁股,奶子和脸贴在床上,毫无意识的呻吟着:「啊……太爽了…
…骚逼……好爽……干我……好喜欢被干……啊……老公……老公……好大……」

  光S抽回握住年轻妈妈的手,用舌尖舔了舔沾在手上的乳汁,用手托起身边
年轻妈妈的下巴,年轻妈妈本以为要索吻,却突然被光S打了一个打耳光:「操
!奶子都喷出来了,真下贱!」

  本就脸红的年轻妈妈被打了一个耳光,脸更红的发亮。

  「骚逼,干的你很爽吗?当着你老公的面告诉我,跟你老公比,谁干的你更
爽?」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答案,光S故意在贬低我,羞辱欣欣。

  「嗯……嗯……你的爽……你干的爽……好大……快……再干……」

  欣欣似乎忘掉了我的存在,毫无顾忌的回答,「要把我干上天了……」

  光S又急速猛干几次,鸡巴的速度突然放缓,慢慢抽插了几次之后,阴茎几
乎完全拔了出来,只用龟头在欣欣的阴户外面摩擦,却始终不进去。

  「既然这么爽,那得要你老公求我我才能干你。你认可还不够,还得获得你
的废物老公认可。」

  光S俯身贴在欣欣耳边说,声音不大,但整个房间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欣欣骚逼里的肉棒被拔出去以后,立刻袭来巨大的空虚感,眼里满是求助的
看向我:「老公……」

  「请你操我的老婆!狠狠的干她!满足她!」

  面对欣欣的请求和自己的欲望,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口。

  「为什么要我干她?嗯?」

  光S说话的时候还不忘用龟头继续摩擦她的阴户。

  「因为……因为……欣欣的骚逼很痒,需要你的大鸡巴来止痒。」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结结巴巴的说。

  「你自己不能操她吗?」

  光S继续问。

  「我……我的鸡巴不太小,能满足她,她跟我做爱不能高潮,只有主人您的
大鸡巴才能干爽她!求求你了!」

  顺着光S的引导,我大概明白了他想让我说出什么话来,吞吐一番后,终于
放下了一个男人最后的尊严,承认自己的无能。

  「嘿嘿嘿……」边上的两个少妇捂着嘴笑出了声,「真是个废物,你的小鸡
巴还不如我老公大呢,哈哈!遇见主人之后才让我觉得,做女人真幸福~」

  另一边的孕妇也点头附和那个年轻妈妈。

  光S听到了我的发言,立刻把大鸡巴「噗嗞」一声梦插到欣欣的骚逼里,一
插到底,双手扶着欣欣的肩膀腰用力向前挺进,屁股一耸一耸,打桩机一样猛干
欣欣的骚逼。看的让人担心欣欣的腰会被她撞断。

  「老公……对不起……谢谢你……好爽……」

  「过来,给你的骚逼老婆舔脚!」

  光S在欣欣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妈的,骚逼被我干的时候,你这废物只
配舔脚!」

  我依言跪到他们身边,低下头捧起欣欣白嫩光洁的脚,欣欣的脚一直很注意
保养,看不出一丝粗糙,摸在手里就像一块温润的玉一般,因为是欣欣也是跪趴
着在,只能看到白里透红的脚掌,无数次都想她给我足交,甚至只是想摸摸她,
都被欣欣骂成变态。现在反倒被光S成全,我低下头伸出舌头把她的脚趾含在嘴
里吮吸,欣欣的脚本就因为快感蜷成一团,被我这么一舔更是想缩回去,只是被
我握住脚逃脱不得。

  「啊……啊……不行了……太爽了……太爽了……骚逼要被……干尿出来了
……啊……」

  欣欣夹紧了屁股,脸贴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浑身颤抖着,似乎很快就要高
潮。

  「想尿?好啊!」

  光S坏笑着把欣欣拉起来让欣欣双手扶着我的肩膀,欣欣的长发落在我的头
上,奶子在我的面前被干的一晃一晃,几乎要甩在我的脸上。

  「来,想尿就尿!尿在你的狗鸡巴老公身上!」

  光S接着说,「还没看过你老婆被干出尿来的样子吧?废物小鸡巴!来!你
们两天母狗也过来!一块尿在这个废物身上!」

  两个少妇闻言笑嘻嘻的也围在我身边,对着我掰开了她的小穴,似乎是在酝
酿尿意,只欣欣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痛苦,似乎不想这么做。

  「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忍不住了……好爽……啊……啊……」

  一道金黄的水柱喷了出来,两边的少妇也几乎同时尿了出来,三条水柱同时
激在我的身上,两个少妇嗤笑出了声,欣欣则郝红着脸。

  已然如此,欣欣也不再有所顾忌,还故意把尿柱往我脸上喷:「老公……我
爱你……谢谢你这么包容我……」

  欣欣尿完,浑身颤抖着高潮,瘫软在了我的身上,混着我身上的尿渍,不顾
从她嘴里问道的精液味,两条肉身纠缠在一起激吻。

  「真是一对贱狗夫妻,下贱都这么般配。」

  光S戏谑地说。我们则完全不在乎听到了什么,只觉得这个时刻拥抱彼此,
接受了彼此,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至于以后会怎么样,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确
信自己仍然会做一对恩爱的夫妻。

  那一天后面欣欣又被操了很多次,但是始终没有允许我进入我老婆的身体,
甚至她后来要求那个年轻妈妈戴着加鸡巴去操欣欣,自己则去干那个孕妇。甚至
直接让欣欣屁股垫在我的身上,他扛起欣欣的两条腿去干她。我们度过了最为疯
狂的一天。

  回去的路上,我跟欣欣一路无言,与其说是激情过后的理智,倒不如说是变
态欲望宣泄的后怕。快到家的时候,欣欣才肯开口:「老公……」

  「嗯?」

  我甚至不敢开口问她想说什么,只是发出了应和她的声音。

  「老公,我知道这样的情况一定不可以继续下去,」欣欣顿了顿,继续说,
「我一定会想办法断掉跟他的联系的!」

  「其实……我喜欢你这样做真实的你自己。」

  我没有明说我希望继续和她一起被调教。

  「不!我爱你!」欣欣眼神坚定地看着我。

  我没有继续反驳欣欣,虽然心里有些失落,但是还是为欣欣的表态感到开心。

  日子还要继续过,那天过后,我们好像完全忘了那段时间的事情,生活也步
入正轨,就像是一场梦一样,醒来全都消失不见了。光S也没有再联系我们。欣
欣也没有任何不同于往常的行为和表现,只是在床上表现得更加奔放,也会想更
多的办法来增加情趣。

  一切仿佛美好了起来。时间久了,甚至我自己都怀疑,那段时间是否我们真
的经历过,只是存在电脑里的视频和照片在提醒我,那并不是虚构的,好几次我
都想把那些文件彻底删除,但是始终没能战胜自己的变态欲望。

  直到有一天,在我快要忘掉那件事的时候,我的邮箱又收到了一封邮件,熟
悉的ID让我想起来,这是那个噩梦一样的男人的,点开来看,是接近10G的
视频压缩文件……

               (待续)

附件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半个月沦陷的妻子】(下)(新增彩蛋,加料不加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