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红白蓝】(15)【作者:东楼一醉】

职业制服 夏日小说网 3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十五章问题

  家里没有人,这让我忽然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从脚底自然上升到胸口的位置,
除了感觉脑袋是热的,全身上下生出的都是冰凉。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扇门,我轻轻将它关闭,心中却没有了悲喜
的感觉。然后我转身走向了电梯。电梯里面有人,是楼上的一家住户,一个带着
孩子的女人。她的手里拎着一包菜,另一只手牵着一个小男孩,怯生生的样子,
看到我的时候瑟缩地躲到女人的后面去了。

  因为常不回家的原因,对于邻居和住户我基本都不熟悉,但我努力尝试做一
个微笑的样子出来。女人看了我一眼,微笑了一下,我知道那是对我向她儿子示
好表现出的善意。我的心里微微叹息,叹息我们只对陌生人报以微笑,且常常心
存善意,却无时无刻揣测身边熟悉的人。就连犯罪这种事,受害者也大半是互相
熟悉的人居多,而陌生人之间通常都是意外或者巨大的诱惑才会招致灾祸!

  「你是去哪儿?」女人问道,我这才注意到她是顶楼的住户。

  「我是要下楼的。」我歉意地说道,恐怕她当我是图谋不轨的人了吧。

  可惜我这时候却下不去了,电梯门口站着几个人,很明显是冲着这对母子来
的。他们的打扮是清一色的西装革履的样子,领头的人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大概
是一本《读者》,但因为卷了起来没有看清。

  「哎呦!嫂子,回来啦?这是我大侄子吧,长得真漂亮啊!」这人的样貌周
正,行为举止虽略显轻浮却不猥琐,但在这个时间地点出现却有很大的问题。

  「你们又来干什么?老周现在还在医院,欺负我们这孤儿寡母的你们就不怕
哪天遭了报应,出门让车给撞死?!」显然这群人不是初来乍到了,不过眼前的
女人看来也不简单,面对这样一群人还能开骂的不是有底气就是有胆色。

  不过那人却并不恼,和颜悦色地走上前来,一摆手:「嫂子,周哥在公司里
这么多年了您也是知道的,老板也没别的意思,回公司再干半年,这也不是害他
吧?」

  「你们什么意思?」

  「嗨!这能有什么意思?周哥的资历我们都清楚,他也是公司的元老了,老
板就是要表示表示诚意,挽留一下,给个面子还不行?」还甭说,男子的表演水
平不是盖的,这种无可奈何的神情我反正是做不出来。

  其实我是想下楼的,可现在这阵仗却是堵上了电梯门,我在里面走不了。

  「要是有诚意,那你们这么多人来又是什么意思?甭管是吓唬我还是吓唬我
儿子,你们最好想清楚后果!」也不知道是因为想到儿子,还是自身受到了威胁,
这女人的怒意开始升腾起来,我甚至感到一种温度升高的错觉。

  「误会!都是误会。」那男人做了一个手势,身后的人让出路来。

  女人终于走了出去,我轻呼一口气,准备下楼。

  「哥们,等会儿!」一本卷成卷的杂志伸过来,电梯的门没有关上。我看了
他一眼,压根没想搭理。

  「你跟我嫂子后边想干什么?」这人问我的时候就没那么友善了。

  我依旧没搭理他,只是看了女人一眼。

  「人家是楼下住户,本来就是往下面去的。」有点常识的自然知道电梯是怎
么运作的,所以这本不构成问题。

  「那正好我们也下楼,咱们一起吧!」后面几个走进来,将我围在中间。

  我的身体一扭,没费什么力气从他们中间穿了出去,站到了电梯外:「你们
这么多人,那就你们先下去吧,我不急。」

  领头的那个直视着我,我也报之以直视。此时女人才到自家门口,开了门却
没进去,在后面看着我们。最终他们并没有出来,这群人不同于一般的市井无赖,
一看就是背后有着某个商业组织的团伙,协调性和秩序性已经进入了公司化的模
式。换成可以理解的名词,可以说他们是正经的「现代化黑社会组织」,进入了
专业团队的级别了。

  「给您添麻烦了,进来坐一会吧!」身后的女人说道,我想了一下,最终被
涉及犯罪的兴趣战胜了理智,忽然很想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故事。

  「市公安局大案队副队长,苗远。很高兴认识您,不过我确实是住您楼下的
邻居。」一进门,我还是决定先亮明身份,以免日后引起什么尴尬。

  她果真惊讶了一下,不过控制的很好。

  「这我还真么想到,不过可能是误会了,他们就是一趟趟的比较烦人,倒没
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这话说的就比较奇怪了,我刚才在楼道里听到的可不是
这么回事儿。

  「那刚才您说家属在医院……」

  「嗨,阑尾炎做了个手术!我那是吓唬他们呢,谁想你还当真了。老周就是
不想在公司干了,这几年我们攒了点钱,准备自己开个店面。可他那个公司的老
总说设么也不愿意,谈了好几次就是不让走。」女人抱怨着,看她的穿着打扮,
的确是物质条件不错的样子,年纪看上去也并不大,估计大概与我是同龄人。

  「周哥在公司位置很重要?」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知道涉及什么商业机密的
问题,想走的话是比较麻烦的。

  「重要什么啊,要真重要我还能让他走?就是个破工地的工头,挂的头衔倒
是什么建筑师,可他哪懂那个?人家也没让他管建筑,就是去给公司守工地!」
女人不屑地谈论着,看来这工作内容她不太满意。

  「哪个公司啊?咱们本市的几个我倒是听说过,口碑也都还不错吧?能干就
干呗,我刚听说也就是让再干半年么,半年以后再走不也行是不是?」我按照正
常人的思维想了想这么说道,起码这个思路没毛病。

  「挣钱少、干活累、时间长、危险大……你说这个工作我放心么?」她掰着
手指头给我数着手指头说道,让我也有些哑口无言。

  「他不用上去干活吧,有什么危险的?」我奇怪道。

  「工人有危险我就害怕!再说了,当地的老百姓老有找麻烦的,都打了好几
回了。」她说的心有余悸的样子,倒让我想起这是哪家公司来了。

  「说了半天,周哥是在『尚和苑』那个工程啊!确实那块有点乱,城乡结合
地带,经常有群众性事件,我还去处理过两次。这么说来,周哥就是『周正军』
吧?」感情说了半天还是认识的。

  「你认识我们那个口子啊?」她笑了起来。

  「和周哥不熟,不过他也知道我,毕竟处理案子时候见过。」我心里想着,
这个周孝正是个不好突破的目标,当时调查工地一无所获就是因为这个人的缘故。
难不成他这次所谓的打算「私立门户」的行为,实际上是要给自己撇清什么关系
不成?

  就在我感到没什么收获的时候,忽然不知道哪里传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呼声,
这呼声中因为夹杂着音乐的关系,期初并不清晰可辨。此时似乎是音乐停了,于
是我们同时听到一声女人的高呼,那是极度亢奋的呼叫。

  我们已经起身,此时却同时定住了一下。

  她尴尬地说了一句:「这楼下的也不知道住的什么人,好像最近才搬过来,
老在这个点儿折腾。」

  「每天折腾?」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一个礼拜最少有一回,都是这个时间。平时也没见过有人,像是……」她
忽然发现有点失言,不过我在她前面走,让她多少感觉好些。

  临走的时候,我们互相留了下电话,本来我是要的周正军的,不过拿到的却
是她的:苏媛媛。我叹了口气,想想本来就是误打误撞,也就不要计较更多了。
走到电梯门的时候,忽然发现楼道的灯亮着,里面并没有什么声音的样子,行到
自己本来是打算下楼的,于是干脆从这里走回去好了,总共也就两层楼的距离而
已。

  这段时间我自觉恢复得不错的身体,在下楼时候遇到了一点问题。平时走路
都是平的,需要上楼之类的地方基本就是电梯,最多有几个台阶看不出有什么问
题。但是楼梯就有些长了,向下走的时候牵动了几块不常用的肌肉,大大耽误了
我的时间。

  下了才一层,肌肉的酸痛感就让我不得不休息下来,身上已经出了不少的汗。
其实平时也没有这么糟糕,但今天我实在已经活动的多了些,早该休息了。电梯
的灯光因为久久没有声音早就灭了,我站在黑暗中,看到一个女人从侧面进入我
的视线,走进了电梯门中。她的穿着过于时尚了些,让我根本认不出来这是不是
我熟悉的谁。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她的身材的确够好,而且在她进入电梯门的时候,我分
明借着角度看到一道蔓延的水渍在她的美腿上留下干涸的痕迹。不同想也知道这
水渍是从哪里来的,但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清洗掉。

  实际上由于人的结构的关系,从正面是看不到这一面的,女人的身体结构注
定了这道水流只会从臀后向下流淌而去,不论她是从哪个泉眼流出都是一样的。
奇怪的是这女人穿的并不是常见的高跟鞋,而是一双都市白领常见的低跟,只是
款式稍微高了一两个档次的样子。就像她的那款肉色丝袜一样,看似低调,只在
有心人的眼里是一种张扬。

  我坚持着走下了楼梯,身体开始渐渐适应了这个动作以后就舒服多了,看来
距离恢复正常已经很近了。

  再次回到家门,我直接开门进去,带着身上些微的疲劳感觉。浴室的门关闭
着,哗哗的流水声让我知道她回来了,这个家目前不再有其他的人。她的卧室敞
开着房门,那张不久前让她享尽鱼水之欢的床上如今散落着她的衣物。

  我的眉头稍稍皱了起来,这不是她平时的样子,尽管那些衣服组合起来的确
是她的穿着风格。我没有走过去的心思,即便结婚这么多年,在她的房里我也不
过是一名过客,这种距离从那个视频之后令我更多了一层心理上的不适感。可即
便如此,我还是仔细观察了一番她的东西,发现那款她常用的包包换了一个新的,
尽管品牌依旧,但大小和样式都稍稍有了新的变化。

  衬衫已经皱了,短裙解下来挂在栏杆上,应该是随意一扔造成的;外套盖在
电脑桌前的椅子上,下面的地板上扔着肉色的丝袜,袜头的部分颜色较深,一看
就是被浸湿了造成现在的样子。

  没什么心情再看下去了,况且我也不可能总盯着一堆衣服瞧。转过身我回到
卧室,倒在床上就想着这样再不起来,今天的确是累了些。身上由于之前爬楼生
气的温度还没有完全褪去,多少出了些汗,就这么在衣服里烘着的感觉并不是很
舒服。

  把上衣解开之后感觉舒服了一点,像是盛夏的燥热转成初秋的温凉,一股微
风从体表拂过之后,汗水不久之后便被蒸发干净了。

  她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身上裹着浴巾,只是头发已经烘干,就那么披散
着垂落下来将她的脸衬托成极小。

  「吃过了么?」她问道,然后向我这边走来。

  「不饿。」

  走到我的床前时候,只见她将手按在浴巾上一扯,便把它扯落在地,然后双
脚在上面反复踩了几下,就这样把脚擦干了。

  这赤裸的躯体依旧充满肉欲的诱惑,也许是向来滋润的不错,凡是丰腴处都
充满了成熟的果子才有的汁水感。只把手稍稍放在上面,就能感触到探入深水般
的胶着,仿佛这一处是个水面,整个张力全都传到了手掌上面的样子。

  她的身体排斥了我,但却又不让我离开,吸附着我。在她的唇来吻我的时候,
我没有给予回应,这让她有些惊慌。只是这点惊慌像流星般转眼而逝,令我的心
头一颤,但她并没有追问只是顺其自然地向下吻去。

  「刚出了点汗,还没洗呢。」我轻轻说道,意图阻止。

  「我不管。」她抬起头,看着我的目光像是有点委屈的样子,但我分明看到
一丝尚未减退的潮涌。

  她刚刚经历了一场性爱,时间并不久,两颊的余韵虽然消褪了,但身体依旧
有着交合后的松软。眼底的欲望不但没有掩饰,反而更加索求着。她的手已经开
始在我的身下探索,抚摸着我的肌肤,在我的体表掀起她的欲望。

  没有什么话想说,我此时只好报以苦笑,而且遮遮掩掩。

  她像是得到鼓励一般把头埋进我的颈侧,舌头像蛇一样在那处肌肤挑逗起来。
一只手已经在衣服下探到了胸膛上,漫无目的地就那么游来游去。我直到此时已
经不能脱离她的掌控了,下面那根被她像罪证一般紧紧握在手里。

  这次的节奏比我想的块了些,快到我还没来得及感受细节,她的口中还在含
弄我的耳朵时候,下面便已经急不可耐地开始吞吃我的阴茎了。

  一场大滂沱!

  如果有什么能够形容的话,我想这是最恰当的比喻,我感觉自己掉进了无底
深渊一般向下滑落着。

  直到我的身体被拦阻在洞口之外。

  第一次真正感觉到被水包围的感觉,四外仿佛都是虚空,却又像被什么支撑
着,但又没有落脚之处。她的身体不停扭动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力量挤压着我,
却并不坚硬地碰撞,只是温柔地推拿一般。

  她就这样在我的上面迷失了意识般不断摇动着,直到后背的汗水顺着后脊沟
流淌下来落在我的手上,令我的两手也潮湿起来。

  然后她的节奏渐缓,呼吸也从癫狂慢慢平稳,我却分明感到在她身体的内部,
翻江倒海般滚落出大量的潮水,从我与她的结合处喷涌而出。她颤栗的双腿急速
抽动着,紧紧夹住我的躯体,就像她在上面死死抱着我的她的身子一样僵硬而兴
奋。

  周围的温度燃烧起来,倾泻而出的仿佛不是她的汁水而是火油,将我与她烧
成灰烬,飞扬到半空,然后重重跌落下来。

  「温雯……」话还没有出口,被她用食指顶住了我的唇。

  「我要你……」她呢喃着,并不理会我的变化。

  火热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如同爆炸再剧烈,也永远只是一瞬间一样。

  她疲惫地倒在我的身上,只有口中呼出的热量让我知道她的存在。

  「温雯……」我第二次开口。

  「嗯?」他慵懒地回应着。

  「今天……第几次了?」我尽量说得简单些。

  「什么第几次?」她似乎有些迟钝。

  「做爱……」我说道。

              【未完待续】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的红白蓝】(15)【作者:东楼一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