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34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无语
字数:6781

        永不终止的梦魇(下)——当梦魇成为现实

  在破烂不堪的街道上,废墟与残骸给每一个行人带来了不安的气氛,特别是
在月光的衬托下,本就死气沉沉的街道显得更加恐怖。而在中心区域里一座破损
的楼房里,四个人正在大吃大喝,像是在为什么事情而庆祝着。

  「为了各自的未来,干杯!」

  这座楼房里并非只有他们,在地下室里,还有一个他们「邀请」过来的客人,
等待着来自主人的「热情招待」。

  借助楼上通过走廊传到地下室的灯光,我们能够看到在一间牢房里,关着一
位黎博利女孩。她跪坐在地上,双手被绳子束缚着,被吊了半空之中,此时的她
还没有醒来,只是喃喃地在说些什么。她的灰色头发和衣服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
与灰尘,让她显得相当地落魄,只有胸前沾满白色液体的身份凭证可以证明她的
身份——罗德岛干员,代号「灰喉」。

  失去披风的她,身上只穿着紧身背心与皮短裤,将她完美的身材更好地展现
出来。只不过头发和衣服满是灰尘和乳白色的浑浊液体,让她显得相当地狼狈,
此外她的短裤腰带是打开的,短裤的裤脚处还有少许液体流出,脚上的鞋子早已
没了踪影,腿上丝袜在破洞和白色液体的点缀下显得格外诱人。这一切无一例外
地告诉我们少女曾经经历的一切。

  「不……不要……」

  此时的少女正在噩梦中挣扎着,她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穿着白色衣服、戴
着白色面具的感染者杀死,接着他们拿着那把她无比熟悉的手术刀走向了她……

  「啊!!!」

  随着那些人掐着自己的脖子把她的身体举起来,那把手术刀刺向了自己,一
股疼痛感从腹部传来,她捂着自己的肚子,眼睁睁地看着鲜血从那里流出,而自
己的意识慢慢地在剧疼中消失……

  就在这时一桶冷水泼在了她的头上,让她醒了过来,眼前的那些人已经消失
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脸部长有源石的乌萨斯人,一脚狠狠地踢在她的肚子上,
让她从噩梦中醒来,好面对残酷的现实。

  「咳……咳……」

  灰喉咳出来一些东西,不是鲜血,而是和自己身上白色的液体一样的东西和
唾液的混合物。

  「你醒了。」

  乌萨斯人又一次狠狠地踢在她的独自上,在剧疼让灰喉更加清醒的同时,她
感受到从她的下边流出的液体更多了。

  「安静些!别打扰我们喝酒!」

  看到灰喉还在晕乎乎的,他生气地将旁边的一桶冷水泼向了灰喉。这桶水把
灰喉淋成了落汤鸡,身上一些白色液体不但没有冲掉,反而显得更加明显了,让
这位可怜的黎博利女孩显得狼狈不堪。

  看到灰喉彻底安静后,他转身离开了这里,还不忘记关上牢门,留下灰喉一
人孤零零地留下这里。

  「我现在……究竟是……怎么了……」

  恢复过来的灰喉知道自己还没有脱离险境,她必须清楚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
……

  自己之前正在龙门参与罗德岛与龙门近卫局共同围剿整合运动的行动,与队
友失去联系的她遭遇了一支利用孩童做诱饵的整合运动队伍,因为龙门「特殊部
队」而失去理智的他们对灰喉发起了进攻,寡不敌众的她不幸被俘,之后被绝望
彻底压倒的幸存的整合运动成员们将怒火发泄到了她的身上,在那里轮奸了她…

  只是这里的装饰、建筑风格和墙上贴着的乌萨斯语写的标题,都告诉着她这
里不是龙门。他们当时陷入绝望是因为近卫局将离开龙门的道路封锁了,那么现
在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这时上面的人喝酒聊天的声音吸引到了她,她停下了对之前遭遇的回忆,希
望能够从他们的话中找到答案。

  尽管从醉酒的人口中听到的话是疯疯癫癫的,但是她还是从中了解到自己晕
过去后所发生的一切……

  在玩腻了以后,得到满足的众人决定找些吃的,对于饿了很久的他们来说,
此时最不希望自己是在饥饿的时候被杀死,即使是必死无疑也要吃饱了再说。

  此时的贫民区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仅有的四人便是这里的主人,他们可以享
受着逃难的人们留在这里的东西。

  就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有人意外发现了走私人员使用的密道,此时的他们
通过广播得知龙门因为要紧急逮捕近卫局的陈局长而不得不停下龙门城,此时时
间已经到了傍晚,街道上也不再明亮,夜幕就像是隐身衣那样,毫无瑕疵地掩护
着他们的行踪。

  这些一系列机遇给予了他们很好的机会,重拾希望的他们立刻行动了起来,
用推车带着灰喉和找到的物品,通过那个密道离开了龙门城。只是其中具有独特
癖好的潜伏者还不忘记给灰喉穿上了衣服,耽误了大家一点时间,成为了整个逃
跑计划执行过程中唯一的「变数」。

  等来到龙门城外,他们才发现已经彻底天黑了,而龙门抓住陈局长的队伍看
起来就快到城外了,这种情况下必须立刻离开这里才行,否则龙门很快就会发现
他们。

  眼尖的弩手隐约看到远处好像有座移动城市,没有更好选择的他们决定前往
那里了解情况再说。没有记错的话那里正是切尔诺伯格废弃移动城市区块——
「14号设施」。

  这个废弃移动城市区块原本是整合运动的诱饵,在龙门被攻击后,人们便遗
忘了这个地方。

  他们借助夜色的掩护,悄悄地前往龙门城外的切尔诺伯格废弃移动城市区块
——「14号设施」。一方面,他们脱离大部队太久了,现在这种情况下追赶大部
队很可能撞上近卫局的人员,另一方面之前整合运动利用这个城区作为诱饵吸引
了罗德岛与近卫局的注意力,它仍然停留在龙门城外,现在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
地方。

  没过多久他们就到达了废弃城市区块,这里只有少量的难民和整合运动成员
滞留在这里。携带着许多东西的他们没有被任何人找麻烦。此时他们决定尽快找
一个好点的地方休息,于是他们选中了旁边一栋看起来还算完好的房屋。

  这栋房子原本是这个区域的警察局,地下室里往往用来「拷问」感染者。当
天灾发生时,感染者们将自己平常遭受到的一切加倍奉还给在这里工作的乌萨斯
人……

  此时的街道上已经没有行人了,他们身上的整合运动制服让人们避开他们的
同时,也让暗中观察的整合运动成员放松了下来,认为他们是自己那边外出掠夺
的队伍罢了,这种事情在如今的切尔诺伯格是家常便饭。

  因此,他们可以好好地享受这一切,不用担心任何人去找他们的麻烦……

  确认了事情前因后果的灰喉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恐怕在那些人严重,自己就
是任由他们摆弄的奴隶……

  她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即使被狠狠地踢了两脚,小腹那边还是显得较为
饱满,从短裤流出的白色液体已经流得大腿上到处都是。

  她知道自己的「第一次」被感染者剥夺了,被自己恐惧的感染者剥夺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再想以前那样害怕了,不再向以前那样恐惧了…

  也许是自己已经沉迷于性爱当中,这种特殊的感受无论如何都让她难以摆脱,
却又想接受这一切……

  但是现在使不上力气的她什么也做不到,只能保持着沉默,只能将希望寄托
于自己的队友能够及时找到这里……

  由于自己在失去意识的状态醒来后还是迷迷糊糊的,尽管自己被狠狠地踢了
两脚,但是精疲力竭的她什么也做不了,在检查了自己没有任何办法脱身后,她
只能无聊地观察自己四周的环境。

  自己所在的牢房对面是乌萨斯语音写的宣传语,不用说肯定是针对感染者的,
从被遗留在这里的杂物和痕迹不难看出这里曾经有无数的感染者在这里受苦,如
今整合运动占领了这里,将普通人施加给他们的暴行加倍奉还……旁边用于拷问
的刑具也在向她证实了乌萨斯对感染者的迫害……

  没有心情去了解乌萨斯如何迫害感染者的灰喉很快就没了精神,没过多久就
再次陷入梦乡……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看到自己的双手已经失去了束缚,原先上边传来的
灯光早已被熟悉的阳光所取代,而上面好像没有什么动静。

  难道说……他们已经离开这里了……

  恢复力气的她艰难地站了起来,她搀扶着墙壁,试着离开房屋,她不想惊动
屋里的人,尽管她不知道屋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在艰难地走出房屋后,大街上还
是什么都没有,除了破烂不堪的道路和废墟外,没有任何人站在街道上……

  「难道说……我自由了……」

  还不到庆祝的时候,手无寸铁的她毫无抵抗能力,对于废弃城区的人们来说
她就是最好的猎物,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她毫无目的地前进着,失去路标指引的她只能朝大概的方向前进着。在路上,
她看到了梅菲斯特制作的「标志性建筑」,看着这一幕的她就和之前看到的为了
救人而被洪水冲走的那些感染者一样,除了无力地见证这一切外什么也做不到,
于是她继续前进着。

  就在她走进一间废弃的房屋时,一个伪装好的绳套陷阱直接绑住了她的左脚,
将她倒吊了起来。

  接着响起玻璃瓶碎掉的声音,显然有人设置好这个陷阱并利用它来提醒猎物
上钩。

  然后她看到两名乌萨斯军人走进了这里,用不友善的眼光打量着她的身体。

  「我说的没错吧,这个陷阱能够抓到一个漂亮的女人。」

  「可是她好像不是感染者?」

  「你是笨蛋吗?她能活到现在肯定是勾结那些感染者的。」

  「确实有可能。那我们该如何处置她?」

  「反正这个城市已经没有其他幸存者了,到时候会报告为『没有任何幸存者』,
那么只需要她不是『幸存者』就行了。」

  灰喉的心立刻停止了心跳,确实有其他人来找到她,不过不是救她,而是要
灭口。

  「我……」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狠狠地挨了一耳光。

  「闭嘴!勾结感染者的败类!」

  接着他们将她放了下来,野蛮地拖拽到一个喷泉旁边。尽管整座城市受到天
灾的破坏,但是这里的水池里还是有许多水。

  意识到他们想要干什么的灰喉立刻挣扎了起来,可惜她的力气还是不如两位
军人。接着自己的头部就被按在水里。

  「唔唔唔……」

  灰喉用力地挣扎着,想要摆脱窒息的危险,但是此时的她只能任由水将自己
体内的空气替代。而此时自己的阴道里已经插进了肉棒,正在享受着她的身体。

  很快她感到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了,最后成为了一片黑暗,她什么也看不
到了。

  被当做感染者的「帮凶」而被处死,真的是很讽刺的结局……

  直到一个巴掌扇到了灰喉的脸上,灰喉才从死亡的噩梦中醒来,她才意识到
自己刚刚在经历了一场噩梦。

  只不过这一切不完全是一场梦,从旁边的人们气呼呼的表情和湿漉漉的身体
来看,这一切怪不得如此的真实。此时的自己双手被吊起来,以刺裸裸地形象站
在他们面前,将自己身上的一切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他们面前。

  再看看面前的黎博利人,从他的语气判断他是那位术士。手上拿着水桶的他
显然很生气。

  「都中午了!你还能睡着!」

  旁边的人们看着刚醒来的灰喉,用言语发泄对她的不满。她又看向了自己的
身体,浑身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已经消失不见,从她的下边流出的白色液体来
看,对她施暴的「乌萨斯军人」只是他们罢了。

  「你们想干什么!」

  此时的灰喉恢复了少许力气,她不知道自己是再呵斥对方还是在恐惧他们,
自己的声音竟然如此的大,只是这完全激怒了对方。

  她看到身边的那些人已经脱光了衣服,很显然他们想要做什么……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对吗?不然的话……」

  乌萨斯人拽了拽手里的绳子,灰喉立刻感觉到一股力量拽着她的脖子,一个
绳套正在套在她的脖子上。

  「不!」

  「好吧,真遗憾。那么……」

  乌萨斯人将套在灰喉脖子上的绳子拉了起来,此时的灰喉感觉到呼吸困难,
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脚像是要离开地面了,她不得不仰着头,踮起脚尖让自己能够
获得呼吸的空间。尽管他没有把绳子彻底拉起来,自己还是感到相当难受,只能
艰难地支撑着身体。

  好……好难受……

  尽管灰喉的脚还能碰到地面,她还能够吸入空气,但是窒息感正在削弱她的
力气,她本能地抓住套着脖子的绳索,想要争取到呼吸的空间。她知道一旦自己
放弃了挣扎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就在她即将支撑不住的时候,乌萨斯人放下了绳子,重新获得呼吸空间的灰
喉从死亡的挣扎中开始缓过劲来。她知道这一切还没有结束,旁边的人还在等待
着她最后的回答。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究竟是想死,还是想活?」

            ——————————

  「我……我……想……想活……」

  好不容易摆脱死亡的灰喉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打击下终于屈服于面前的人们,
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对感染者抱有「敌意」的干员灰喉,现在的灰喉只
是一位服务于感染者的奴隶而已……

  突然灰喉被人从后边踢倒,接着一个针头扎在了她的脖子上。

  「这……这是……」

  「找到的一些小玩具,就送给你了。」

  灰喉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开始热起来了,然后她感受到自己的某种欲望被激发
了出来。此时身后的人将手插进了她的阴道。

  「啊!!!」

  「真淫荡,一下子就高潮了。」

  灰喉没想到这一下子自己就高潮了,而快感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美好。难度
自己真的是淫荡的女孩?

  「那么,我们就直接开始吧。」

  灰喉刚要开口,一个肉棒就插进了她的口中,然后一个肉棒也插进了她的阴
道里。两人同时对灰喉进行前后夹击,灰喉的身体十分配合他们的动作,给予了
他们最好的体验。没过多久他们就射进了灰喉的体内。

  看到灰喉欲求不满的样子,他们立刻换下了两人,再次对灰喉展开了「攻势」。
两人将灰喉的一条大腿抬了起来,然后一前一后分别插进了灰喉的阴道和菊穴,
借助药效对灰喉发起了进攻,只是没过多久他们就射了。看到同伴们败下阵来,
刚刚下阵的两人再次「提枪上阵」,对灰喉发起了进攻。

  就这样,一行人轮番上阵,对灰喉发起了「进攻」,用尽一切方法让这位
「小鸟」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结束了对灰喉的「车轮战」。此时的所有人躺在地上,
身下的肉棒已经软了下来。原本是打算歇够了再做些什么,只是接下来他们看到
灰喉站了起来。

  一开始他们以为灰喉想要逃跑。他们并不在意,此时的灰喉一丝不挂地走出
房屋,就会立刻成为拾荒者最好的猎物,他们很乐意歇一会后再去看看人们会如
何对待灰喉。

  直到他们看到灰喉走到最近的人旁边,坐在他的身上,尝试地将肉棒插进体
内……

  「嘿嘿……我们在继续吧……」

  此时的灰喉一脸淫荡的笑容,她已经彻底堕落了,只会欲求不满地寻求性爱
……

  「不……停……下……」

  灰喉没有听进去这些话,将软下来的肉棒插入自己的体内,然后开始了新一
轮的车轮战……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整合运动已经不存在了,当初一起来到整合运动的人们就剩下我们几个人
了……看来只能继续流浪了……」

  「和以前一样……」

  「不都一直是这样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彻底地被灰喉蹂躏完后,他们都累得睡着了。等到他们
醒来的时候,灰喉还在他们的身边躺在地上睡觉着。当他们中其中一人出去转转
的时候,从来到这里的整合运动口中得知了一个坏消息:整合运动失败了!对于
他们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在龙门他们被抛弃的时候,整合运动的一切就
已经与他们无关了。

  只是他们依旧没有的希望。在感染前受过教育的他们就已经知道混乱的整合
运动终究会失败,而他们只能像那些人一样,逃避着现实。

  于是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将灰喉留在了这里,然后收拾好东西离开这里,
并将这个淫荡的女孩「介绍」给了留着这里的人们……

  在他们离开后不知过了多久,罗德岛和龙门的联合行动队就进入了这个移动
城市区块。此时的罗德岛已经成功解除了切尔诺伯格主城区对龙门的威胁,整合
运动也遭受到了致命性的打击。

  为了彻底保证龙门的安全,罗德岛与近卫局进行了一场联合行动,对龙门城
外的切尔诺伯格废弃移动城市区块——「14号设施」进行围剿行动,以彻底解除
整合运动对龙门的威胁。

  围剿行动的主要执行方是罗德岛,煌的队伍也参与了行动,她希望能够在这
里找到灰喉的下落。

  在确认周围地区安全后,煌让自己的队员搜索周围的区域,他们需要尽快救
援需要帮助的人们。

  「煌,我们找到灰喉了。可是她……」

  搜索一座破损楼房的干员向煌报道了找到灰喉的消息,只是他还没有汇报完,
通讯器传来了一阵声响,然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声音。

  得到灰喉消息的煌急忙忙地赶到那座楼房,她不仅仅担心灰喉的安危,也同
样担心自己队员的安危。

  「我们来了,灰喉。你……」

  一进入找到灰喉的那栋房屋的地下室,煌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男性干员
正躺在地上,一位少女骑在他的身上,而那位少女正是灰喉,此时灰喉正在坐那
名干员的身上,抓住他的手朝自己的胸前拽,而男性干员的肉棒已经插入灰喉的
阴道,灰喉通过来回起身让肉棒来回抽插,而自己身上满是精液与各种各样的文
字,硕大的肚子证明了她的「战绩」……两人就这样以骑乘位的姿势在煌的面前
上演如此淫荡的一幕。

  灰喉和煌都知道那名干员是感染者,实际上直到出发前,灰喉和他的关系依
旧很糟糕,就像她与其他感染者那样。

  「煌……救命……」

  煌并没有理睬他的求助,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实际上她非常希望灰喉能
够放下对感染者的偏见,毕竟这样逃避下去对她没有好处。虽然她最后放下了这
种偏见,只是以另外一种形式……

  就在「灰喉」受难的地方,罗德岛救援人员找到了一部没有损坏的摄像机,
很明显是那些人走后关顾这里的人们所遗留下来的,这个摄像机记录了刚刚发生
在地下室中的一切,再加上放在一旁的笔记本,让龙门和罗德岛知道了「灰喉」
所遭遇的一切……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明日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