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创】【FATE同人】Darkness Under The Glory Honor (黑王X贝狄威尔)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97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前言:

试贴

请勿私自转载

时近傍晚,中央训练场上,操练的军队已收队多时,场上仍有两道身影对峙着。

其中一方领先发难,一柄长枪自身侧射出,直朝对方面上击出。

锵!

只见一柄长剑,泰然举于其前,以剑身外侧引导长枪偏离本该直击的轨道,自脸旁划过,轻松化解了攻势。

「喂喂喂…没搞错吧,贝狄威尔?我可不是来这里陪你浪费时间,连我都能看穿你的招数,你引以为傲的速度呢?」

发言的人是王的义兄,凯爵士。自从阿尔托莉亚登基为王之后,凯就成了宫廷的理事,同时也是王的好谏臣,只是有个实在让人不敢讨教的长舌属性……

「万分抱歉,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贝狄威尔重新摆好架式,眉头紧缩着,准备捕捉出招的机会。

「看你那张苦瓜脸就知道你一定有什么心事。比试的时候心有旁骛可是会致命的啊,这你不是最清楚的吗?我说你啊……」

不等凯话说完,贝狄威尔已举起手制止:「我…我知道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别再念了…」

在王城里的每个人知道,千万别让凯逮到机会说教,否则记录下来的牛皮纸量会比邻国的侦查报告还厚,当然,连王也不例外。

无视贝狄威尔的哀求,凯继续说:「我还不了解你吗?认真尽责的贝狄威尔爵士啊,肯定又是王的事情吧?」

贝狄威尔沉默了一会儿:「我不配做圆桌骑士,我没有骑士高洁的情操,甚至连成为骑士的理由,都那么自私……」

「呵呵……」

「你笑什么……」

「前者,在梅林指定你为圆桌骑士时,就已经有了答案。你的理由,从小立志成为骑士时,就只有一个──辅佐你的王,成为她的后盾。」凯出手制止想反驳的贝狄威尔:「而且我还知道,你爱着她,爱着王面具之下背着沉重包袱的阿尔托莉亚,愿为她而生,代她而死,所以进而成为近侍,不是吗?为所爱之王牺牲奉献,却有辱骑士精神?哈哈哈──」

最不愿的就是被你调侃,贝狄威尔瞪视着凯心中暗骂。深省之后,的确,为了伟大的亚瑟王他可以不惜一切,即使赌上性命。然而光耀之下的阴影,即是对阿尔托莉亚非分之想的罪恶感。

「傻小子,你想让王更注视你吧?」

「这…」无法否认,「……能允许吗?」

「从小你就跟她玩在一起,有何不可?王的头上有根翘毛吧?」

「啥?王的翘毛怎么了吗?」

「不列颠统一之前,那是与北方的雷恩斯王打赌的筹码。虽然那场战争最后搞得像守护翘发之战,但在我眼里,那不过是个开关。」

「开关?」

「咳……我是自言自语,」为了掩饰那得意的诡笑,凯故作姿态,背对着贝狄威尔,喃喃自语:「小时候顽皮,常捉弄她那颗呆脑袋,有次不小心碰掉了……」

「常嫌我烦,老是捉弄她,总是退避三舍的妹妹,居然……对我殷情了起来……我从没感受过原来做哥哥是那么的美好……」凯煞有其事的露出享乐的表情。

贝狄威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明白凯和王的感情总是表现在打闹上,但向来严肃的王,是不会如此大方的表现情感的。

凯眯着眼睛笑着说:「因此我得到结论,拔掉那根毛,你就会得到你朝思暮想的,王的关爱。」

看着凯笑眯眯的面容一瞬间闪过某老头子的胡须……感觉一股寒流从腰椎窜到颈后……

贝狄威尔半信半疑皱着眉,脑中回响着从未听过的设定。人的身上有开关?拔掉就能见到王的笑容?

王身上有许多神秘,难道这也是其中之一?

凯虽然长舌,但小时候与王是同寝而眠,会知道一些儿时玩伴也不知道的秘密,也不是不可能……吧…

身为近侍,也从来没有过逾矩的触碰行为,而且王总是护着她的翘毛,有那么容易碰到吗?

万一长不回来怎么办?

「放心吧,睡一觉隔天就长回来了。」确实,若是没长回来的话,翘毛早在凯玩掉的时候就消失了。努力盘算之下贝狄威尔完全没发现自己把心中的话给说出来了……

「凯兄,我……」

「报!王请贝狄威尔爵士到书房。」

「……知道了。」

凯拍拍贝狄威尔的肩膀:「那么我就先离开了,祝你好运,近──侍──」

好个语重心长的语调……贝狄威尔甚至能透过凯离去的背影看到那不怀好意的诡笑。

──

向卫兵们行个礼,贝狄威尔迳自进入王的书房,两侧与天花板同高的书架上尽是先王与梅林为王所留下的书。

王的身影坐于书桌后,披风挂于一旁,铠甲只卸了一半,就埋头整理着堆积如山的国家事务,桌上的卷轴,反映着王的辛劳。

人民只会要求王要多完美,谁又会想到王也是个人……多么希望,能替王分担。

王终于放下了书卷,这才发现传唤之人已到:「贝狄威尔……你来了怎么不出声呢?」

「我怕打扰到您……请问,您找我有事?」

「不是什么重大的事,只是看你最近常常心事重重……方才于训练场上也是,是不是成为我的近侍,让你压力更大了?」

「不,不是的,能侍奉王是臣下的荣幸。」

王离开书桌走向贝狄威尔,歪着那梳妆整齐的金色头颅,担忧的绿眸直盯着他:「能告诉我吗?你的烦恼。或许,我能替你解忧?」

明显的身高差距,贝狄威尔一低头,率先进入眼帘的,是刚才凯提及的,王的翘发。

──拔掉那根毛,你就会得到你朝思暮想的,王的关爱

贝狄威尔迅速蹲下,以君臣之礼,掩饰一闪而过的妄想:「在亚瑟王伟大的理想之前,臣下的烦恼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让您操心,万分抱歉。」

我有这么恐怖吗……这么见外……贝狄威尔突如的举动,让她有点不是滋味。

「与我独处,你不需如此多礼,你是我的近侍,更是我的好友啊!」阿尔托莉亚以身体动作指引贝狄威尔起身,取代命令式的言语。卸除王的面具,在好友面前,阿尔托莉亚并不吝于笑容。

「臣下惶恐……」好想独占……王难得一见的笑颜。贝狄威尔不敢正视阿尔托莉亚,深怕一个不小心,便将她揽入怀里。

「唉……你总是跟随我的脚步,照搬我的想法,像个小妻子似的……」王半开玩笑的抱怨,可不是恭维,确实,贝狄威尔总是将王摆在第一顺位,但对自己总是没有自主性。

「我很感谢你的忠诚,但那都是为了国家、为了我而做的决定,偶尔,也该为自己着想。让我听听你的要求吧!」

「这……」

「说吧,只要不违背骑士道,我都能答应你。」

有点受宠若惊,贝狄威尔愣了一会,或许现在是唯一的机会,他眼角余光落在王的翘毛之上,若是能够独处的话……

「那么…我……我想与陛下共进晚餐,单独……」

「就这样?」阿尔托莉亚眨了眨眼,虽然明白贝狄威尔不会做太过分的要求,但这也太渺小了……

「我允许了。」贝狄威尔倏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怎么?这并不违反骑士道,所以我允许。不过……宫中食膳实在与我口味大相迳庭,今晚我能尝到你的手艺吗,我的斟酒人?」

──

用膳地点设在王的房间,除了能让王先稍作休憩,也不易受人打扰。

贝狄威尔指示侍从备膳后便摒退左右,王已褪下沉重的铠甲,从内房中走出。平时隐藏于胸甲内的微小弧度,完美的刻划胸前的缕纱。

王的性别,除了梅林和领养家庭,就只有贝狄威尔知道。

「贝狄威尔的手艺,依然没有退步呢!」

「您高兴就好。」

「唔……怎么好像又变成你在附和我。」

「不会的,我很高兴能跟王单独用餐。」

「虽然跟我的本意有些出入,但还是谢谢你,贝狄威尔!」难得吃到美味的食物,王像孩子般的笑了出来。

私底下才有幸一见的笑容又再度崭露,彷佛再度见到幼时那个总是带领他到处乱事的少年。

每当被养父教训,偷偷躲起来啜泣时,贝狄威尔总是能找到她,摸摸她的头安慰她。受到奖励时,也会摸摸她的头,替她高兴。

贝狄威尔趁王不注意时,偷偷向王的后脑勺伸过手,高度的警觉性与防备心,不难察觉到贝狄威尔的举动,但王却没有反应。

办得到吗?拔掉王的翘毛……

冷静……假装摸头……然后……

一切都比想像中顺利,直到手触摸到翘发,都没有异状。

「对不起了!王!!」贝狄威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下了王的翘发。

顿时门窗紧闭的屋内卷起了狂风,窗帘翻动,餐盘跌落,这道清风,战场上曾见过──风王结界!!

「哇啊!对不起!王!!请息怒!!这里是您的闺房!!千万别冲动!!」

贝狄威尔撤向后方跪地求饶,终于风渐渐平息,所幸并没有引起外头巡逻的卫兵注意。

王的脚步来到贝狄威尔的头前,声音与平时无异:「贝狄威尔,抬起头来。」可语调却低沉平淡,豪无一点生气。

贝狄威尔战战兢兢的抬起头,只见一双金色眼瞳居高临下藐视着,身体像是被毒蛇盯上的猎物,不听使唤。

王缓缓蹲下身,一手捧住贝狄威尔的下颚,一身蓝衣不知何时染成黑色,白里透红的肌肤也失去血色,如白纸一般。

「告诉我,贝狄威尔,为何…要碰我的翘毛?」

尖锐的视线,赤裸裸的望进贝狄威尔的灵魂。

「是……凯说,这样做…能让王更注视我……」无法言谎。

王沉默了一会,站起身,当贝狄威尔以为可以松懈时,领子被一把抓起,随即身体违反了地心引力,飞向后方的卧塌。

摔到床边的贝狄威尔才刚撑起手肘,王已跨上他的大腿,突来的举动令他错愕而僵硬。与娇小的身体不成比例的力道,粗暴抽起了他的衣襟,王的脸就近在咫尺。

王的嘴角勾勒出邪魅的弧度,说话的气息,拂过贝狄威尔的唇间:「你就这么希望…被我……疼爱吗?」

从未见过王如此大胆的发言与举动,转瞬间贝狄威尔已满脸通红,震惊的表情难看的像待宰羔羊,颤抖的唇齿勉勉强强挤出不连续的词语:「抱………………歉………………………」

她娇嫩的小手抚上贝狄威尔的脸庞:「怎么了?我的骑士,什么时候……说话声比蚊蚋还不如?」

几近沸腾的血液席卷全身,无法喝止的期待不为吞咽的唾液降温,更炽热的感官从跨坐之处点燃……

黑衣的王开始用她姣好的翘臀前后蹭着,衣物妥当的留在原处,然厚度无法阻隔触感,几道电流窜过刺骨,自炽热点产生酥麻感,而眼前的心之所系,正关爱着他……

这种事……「啊啊…王,不行……」理性,随着逐渐膨胀的某物,一点一滴的流失,不知廉耻的顶着阿尔托莉亚的股沟。

贝狄威尔紧咬牙关,克制无法克制生理反应,只要伸出双臂便能轻易的拉开距离,再继续下去会……

手甫举起,已被先发制人地扣住,阿尔托莉亚压下他的肩膀,背部撞击到床板的瞬间,几丝淡金自脸旁落下,一个黑色物体正抵在一旁。「闭嘴,乖乖的别动。」

眼睛一瞥,那把漆黑的物体,无疑是王的圣剑,顿时冷汗直流。

阿尔托莉亚俯下身子,像头饥渴的母狮,攀爬他的身体。每滑过一寸,扣子就解开一颗,每敞开一寸衣衫,肌肤就感受到温热的润滑。王的脸孔来到他的面前,极近的距离只需微微抬起下巴便能一亲芳泽。理智已完全粉碎──

阿尔托莉亚凑近他赤红的耳根,粉唇向着耳畔呵气,伴随一抹残忍的坏笑道:「就让你见识看看触碰我逆鳞者,会有怎样的下场吧──」

腰部因王的跨坐而动弹不得,一支小手顺过胸膛、腰际,持续向下游走,酥麻的感觉一道一道往身下聚集,狰狞的野兽已撑起裤裆,呼之欲出。

「这不是很有精神吗?」阿尔托莉亚没有转过身,只让伸往背后的手在贝狄威尔裤内细细琢磨。

王居高临下的邪笑蔑视着已与裸身无异的他,羞耻的表情、娇羞的泪水,是王今晚的甜点。

「哈啊……王…」这就是他所期望的关爱吗?与羞耻相辅相成的兴奋感,贝狄威尔开始在阿尔托莉亚身下扭动。

「王……请…让我……脱下裤子…」

「哦,放弃挣扎了吗?」

「不是的……弄脏裤子,可不好……啊啊……」

「哼,我就看你能嘴硬到何时。」

不敢逃走,也不想逃走。想要更多关爱,想要更羞耻的蹂躏。贝狄威尔已然了解,在黑色的王面前,他不过是个玩物。然身为玩物,却感到至上愉悦──

阿尔托莉亚卸去他的裤子,蹲在床缘,握着胀红的肉茎,上下套弄,粉嫩的小手推挤着丑陋的血管,尖端渗出了愉悦的清液。一阵白光,在阿尔托莉亚的双唇触及下缘时,闪过眼前。湿润的舌头从根部滑至顶端,接着一口吞没了前端,粗大的分身在唾液的辅助之下并不难完全吞没。阿尔托莉亚慢慢抬起头,重新退出至前端后,舌尖划过冠状沟一圈又再度沉下,舌头与口腔交互作用,淫靡堕落的声音自空隙中产生。

不可思议的情景,真实的发生在眼前。看着在股间上下起伏的可爱金色脑袋,想着在樱桃小嘴内享受美好滋润的分身,贝狄威尔不禁微颤着双腿。

「王…王啊…..哈啊……」每当王的嘴一缩,腰间神经便紧缩一次。

「似乎……敏感点在这啊……」持续含吐的动作中,舌尖开始着重刺激前端下方,另一手捧起底部的囊袋,在掌中把玩。

「啊啊!…不行了……!!」贝狄威尔奋力压着阿尔托莉亚的头,不受控制的腰身向王的口中突进,肉筋扩张着小嘴,前端冲击着咽喉,剧烈的抽送令阿尔托莉亚不知所措,只得张着嘴接受着,像被侵犯似的,恼怒冲上眼角,流下了痛苦的泪痕。

不一会儿,贝狄威尔后背一紧,在王的口内释放了。

阿尔托莉亚怒视着瘫坐在床上的贝狄威尔,嘴里还含着白浊浓液,咕哝骂着:「你好大的胆子……」

「对……不……起…………」贝狄威尔像是一只做错坏事的狗,担忧的看着主人,等待惩罚的降临。

思考能力随着精力一同抽离,待回过神来,脖子上已多出一条皮带,系着铁链,想伸手却发现已被束缚在后。铁链的另一端,掌握在身后的王手中,阿尔托莉亚往上一扯,项圈带领贝狄威尔的下巴一齐抬起。

贝狄威尔的嘴因惊恐而大张,眉头因害怕而抽蓄,真是个让人满意的表情,阿尔托莉亚低下头,精液自口中流出,滴落到贝狄威尔的嘴中。

阿尔托莉亚舔舐着贝狄威尔的嘴角:「感觉如何……自己的滋味?」

「王……我……」

「面向我,坐下,双脚打开。」

王坐在床边,一脚踏上贝狄威尔,脚指逗弄微软的肉茎,不一会功夫,又恢复茁壮。阿尔托莉亚半闭着眼微笑着,改以脚掌贴着下侧,来回摩擦,分身贴着贝狄威尔的小腹,前端在脚下若隐若现。

「哈啊……」贝狄威尔已是一屁股跌地的姿态,股间的燥热被脚推送着,从未听过这种方式,身体不自觉的往后倾,没有手的支撑,只要一仰就会倒地,但王手中的链条,欲擒欲纵,巧妙的控制贝狄威尔的身体。

阿尔托莉亚拉过贝狄威尔,双眼盯着眼神涣散的他,问:「舒服吗?我的骑士?被脚踩着的感觉如何?」

「哈啊…王…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啊!王……!!请再……多…惩罚……」

阿尔托莉亚加重了力道,强烈的快感又袭卷而来,快到临界点时,脚掌离开了。

「很好……乖狗儿,过来我这,我要给你奖赏。」

阿尔托莉亚撩起黑色的裙摆,里裤不知何时已经脱去,美丽的粉色花瓣自微微张开的大腿间绽放,清澈的液体如晨露点缀其上。贝狄威尔咽下口水,身体僵在原地不动,想把眼前的美景一览无遗的收进记忆深处。

「我叫你过来!」阿尔托莉亚扯动链条,贝狄威尔失去平衡,一脸栽进王的腿间。

王的清香扑鼻而来,湿润的花瓣分泌着诱人的蜜液,贝狄威尔凑上前去,品尝着最高贵的汁液。

「嗯……」贝狄威尔的舌尖滑过裂缝,小巧的蓓蕾在其上泛红坚挺,轻轻的勾动引发更强烈的泉涌,情欲牵引他来到涌泉之地,深入其中。

「做得不错,贝狄威尔……哈啊……」

贝狄威尔的舌头缓缓进入穴口,逐渐加快勾勒,酥麻的快感爬上背脊,惨白的肤色隐约染上难以捕捉的淡粉色。

「可不能……让你歇着。」阿尔托莉亚的双脚再度移向贝狄威尔坚挺的分身上,两脚交替套弄,与贝狄威尔一同爱抚。

舌头挑逗着花蕾,亲吻的声音传出羞耻的声响,强烈的电流一阵一阵直击脑髓,私处传来的潺潺流水,与贝狄威尔的唾液,染湿了床褥。脚下灼热的肉茎,渗出更多的清液滋润脚底的皮肤,阿尔托莉亚以两指夹着肉茎下方,反覆向上推送。

「啊啊……再深点…对……就是那样……」

肉壁包裹着贝狄威尔的舌尖,极富技巧的进出吸吮,胯下的分身也同时被包裹在王的双脚中,强烈的挤压,快速的推送,欲望在最后一次推挤之下,喷射出来,染白了王的双脚,与自己的小腹。

贝狄威尔抽出舌头,用力含起通红勃起的核心,「唔…..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尔托莉亚的身体,痉挛的向后仰起,蜜壶喷出了高潮的洪流,浸湿了贝狄威尔的发丝。

「哈……哈……」

「对不起……又弄脏了王的尊贵的身体……请让我…为您……清洁。」贝狄威尔跪着弯下身子,舔去了污染王双脚的淫秽白液。

完成了嘴边的工作,唇角还残留着自己的汁液,贝狄威尔抬头望向他的王,而王正满意的看着他。

阿尔托莉亚伸出玉手沾去他嘴角的白液,偏着头邪笑着打量贝狄威尔全身,尖锐的视线,一道一道穿透着贝狄威尔的灵魂。残留淫汁的手指深入口腔中,暗示性的一进一出,化为唾液一部分的精液,随着喉头起伏吞咽下肚。

这绝对故意挑逗…绝对是!只是看着敬爱的王吃下自己的精液,不安分的分身又开始聚集血液。

阿尔托莉亚解开她的发带,美丽金发散落肩背上,她蹲下身去将发带系在肉茎的根部,绑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王…!您这是……」

「这次,我还没说可以之前,你要忍耐。」

贝狄威尔的手被绑在床柱上,跪趴着的姿势就像一头无毛的走兽,再度充血勃起的分身,直挺挺的向前翘着。

阿尔托莉亚的伫立于身后,一手揉捏骑士的美臀,说:「好狗儿,你的王,现在要”真正的”疼爱你了……」

阿尔托莉亚也跪了下去,双手掰开臀瓣,对着紧缩的后庭呼气。

「啊啊…不可以……那里…很脏的……」

不理会贝狄威尔的抗拒,阿尔托莉亚凑上前去,湿滑的舌头轻轻划过皱折,然后在周围打转按摩,仿照贝狄威尔的舌技,阿尔托莉亚也将舌尖挤入骑士的后庭穴中。

「哈啊…啊……啊啊…………不…可以……啊…」

被扩张的后庭,产生难以言喻快感,肉茎兴奋的抽蓄,囊袋中的欲望产物逐渐水涨船高。

贝狄威尔垂下头,埋在可怜颤抖的肩膀之间,束缚双手的绳子牵制几近软倒的上半身,痛苦又兴奋的快感已逼近临界点。

湿滑的舌头,柔软的嘴唇,双重打击苟延残喘的一丝意识,黏腻之物游走直肠肉壁,电流穿过背部神经直达耳根,贝狄威尔的舌头垂落出来,晶莹丝线如蜘蛛吐丝般连接至地面。

阿尔托莉亚饮下不属于自己的花蕾蜜液,娇小的身躯趴上贝狄威尔的背,舌头划过肩胛骨,轻咬着肩膀,伸手抚慰着他通红的脸颊:「贝狄威尔……真美味…你才是我今晚真正的佳肴。你的后面……我就收下了……」

充分润滑舒缓过的后庭微张收缩,手指轻易的滑了进去。

「啊啊…!不要……」

王没有说话,反覆按摩肠壁的手指,悄悄的塞进了第二根。

「哈啊啊啊……!!」贝狄威尔惊呼出声,声音高亢到连自己都不敢置信。

肮脏的后庭被娇嫩的小手侵犯,浪潮冲击着大脑,驱使身体作出违反认知之反应,肉茎更肿胀发紫,发带紧束之处几近爆裂。

类似排便的快感一波波袭来,酥麻的感觉随抽出时蔓延至大腿,化身成母狗的贝狄威尔,配合王的抽送,前后摆动,松弛的后庭已经容纳整支手指。

没让另一支手闲着,阿尔托莉亚搔着他的胸膛,揉掐硬挺的乳头,接着滑下身去,握住了尺寸爆增的男根,剧烈套弄。

「求求您……陛下…不要…..同时……哈啊……啊啊啊啊……」

忽然手指抽离了后庭,潮流风止浪平,贝狄威尔疑惑的看向身后。

阿尔托莉亚取出匕首的刀鞘,沾取秘处黏稠的蜜汁,覆于其上,再次进入贝狄威尔的后穴,到达手指到不了的深度。

巨大的扩张嘶扯出狂爆的嗓音:「呀啊!!!不……会坏掉…啊…………啊啊…!!」但王的体液在自己体内,既羞耻又愉悦的复杂情感,环绕着五官。

阿尔托莉亚舔舐着高举肩下敏感的暗窝,强烈搔痒感悸动他全身,柔软温热的后穴接受着异物凌虐,腿间的猛兽已到喷发的极限。

「求求您…让我……射…吧……」贝狄威尔狂乱的摇着头,腰部一紧向前收缩,可怜的肉筋快要撑裂发带。

阿尔托莉亚抚摸敏感的囊袋,不怀好意的说:「忍不住了吗?贝狄威尔?」

「哈啊…..啊…不行了……求求您…放过我……哈啊………..」

「喊着我的名字,我就让你射。」

「啊……亚…瑟………」

「不对!!」

轻抚囊袋的手掌斥责的用力捏了一下。

「啊啊啊…!对不…起……啊……啊……」

阿尔托莉亚搞不清楚到底贝狄威尔只是在呻吟,还是准备要喊出她的名字。

「不好好的说清楚讲明白,我可是听不懂的。」

「呜……啊…!阿尔…托莉…亚…………阿尔托莉亚!!求求妳!!饶了我吧!!哈啊啊啊啊…………!!!!」

最后贝狄威尔几乎是悲恸的哭喊出来,阿尔托莉亚满意的解开发带,胀痛到发肿变色肉茎终于得以解放,无数次的高潮喷射满地,淫秽浪荡的味道弥漫房内各角。

手腕束缚被解开,崩溃的贝狄威尔瘫软倒在自己的秽物之中,刀鞘被收缩的肉壁推挤而出,匡啷落地。她掬起他的脸庞,涣散迷蒙的泪眼惹人疼爱,阿尔托莉亚吻上了贝狄威尔,温暖怜爱的舌头与他交缠。

然后被重重的推了开来。

贝狄威尔疑惑的望向她,随即瞪大了眼,惊慌失措的甩了甩头,用力眨了眨眼。

肯定的是,当下的场景与数秒前并无二致,除了已然消散的金色眼瞳、恢复明亮的纯净碧眼,剩下的就是王惊恐的表情。

王头上的再度翘起了头发,凯这家伙…..明明是马上就回复了……

「王……啊…这个…我可以解……」

「呜……呜哇啊啊啊!!!!!!」

贝狄威尔的意识,在王的尖叫与颈后的重击之下,离开了……

──

那晚之后,阿尔托莉亚一见到贝狄威尔,便通红着脸故作正经的快步离开,反观贝狄威尔似乎像丧失记忆一般,没有刻意的避开,也没有提起当晚的事。

身为王者居然对部下骑士做出如此失礼的行为,不但糟蹋了尊严,还蹂躏了心灵,贝狄威尔从小就很会隐瞒,也容易受伤……怎么办…………

最后,阿尔托莉亚还是鼓起勇气,约贝狄威尔单独见面。

「那个……我……呀啊!!」话还未说完,阿尔托莉亚就被贝狄威尔扑倒在地。

「王……那晚的事…请再对我做一次!!」

《完》

后记:

对不起小贝,晚上不要来找我(掩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自创】【FATE同人】Darkness Under The Glory Honor (黑王X贝狄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