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最后的重置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209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最后的重置

原作:最后の『リセット』
作者:红い首轮の巨乳奴隷好き
翻译:UZI
属性:MC
首发:催眠物恋
次发:四合院,会所,一人堂,龙坛,东胜,伊莉(授权DCD代发)

====   ====    =====    ====   ====

  UZI是也

  练习中

  老样子转盗请留全尸&别乱改排版,谢谢

====   ====    =====    ====   ====

  星期天也来到了黄昏时段。

  主人正在床上打着鼾,睡得很稳。

  从早上替主人的肉棒口交把他叫醒直到刚刚为止,我都被主人好好的宠爱了
一番。

  客厅,厕所,床上,他都不断对我注入情爱的精华。

  嘴里还残留着主人的味道。

  不过主人也倦了呢,呼呼。

  现在,我正在替宠幸完我的主人进行事后清理。

  主人的肉棒被我的淫水弄髒,所以我需要把它好好舔乾净。

  主人的肉棒也萎缩起来。

  刚刚这根肉棒还在我的体内进出,感觉很不可思议。

  感谢肉棒弟弟,今天你可是相当努力了呢。

  这根大肉棒是让我跟主人连繫在一起,重要的孩子。

  本来我早就把肉棒舔乾净,可是当我含着舐着它的时候,心情都会很平静。

  总有种成为真正的自己——主人的奴隶——的感觉,让我忍不住一直舐弄着
肉棒。

  可是,也该準备晚饭了……

  爬下床的我站了起来,望向倒映着自己身姿的镜子。

  我把手放在赤裸身躯上唯一残留着的颈圈。

  那是,红色的,真红的颈圈。

  那是我成为主人的奴隶的证明。

  跟赤裸的身体形成鲜明对比,证明我这个存在的东西。

  我不禁高兴地微笑起来。

  好,穿上围裙,要加油弄晚饭啦!

  在晚饭差不多準备完成之后,不知何时睡醒的主人忽然从后面抱住了我。

  主人舐吮着我的后颈,双手移到围裙上不断用力搓弄我的胸脯。

  「啊啊,主人……」

  当我把人下移时,马上被吓了一跳。

  肉棒弟弟居然这么精神了!

  然后,主人让我双手放到洗槽上面,开始从后方宠幸我。

  在洗澡时以及休息前,主人都狠狠爱着我。

  明明明天还要工作,主人却不断爱着我,我能够成为主人的奴隶真是太幸福
了……

  星期一早上,他起床时也射在我的嘴里,然后再在我的身体注入情爱……

  当他準备上班的时候,我跪在门口行三指礼。

  然后,主人就这样说了。

  「——喂,看着我的眼睛。」

    *******    *****    *******

  晚餐差不多準备好了,接下来只需要加热就好。

  浴室的热水也快要準备好了。

  然后?然后……啊,不快点弄湿下面作出随时被干的準备会被骂的……

  因为主人差不多回到家了,我就赶到门口正座跪着等待。

  大门被打开。

  「欢,欢迎回来……主人……」

  我用土下座叩头近接他。

  当我抬头时,主人正不断打量我的表情跟身体。

  「……!」

  然后,当他把手伸往我的股间时……他笑起来了。

  实际上,因为实在太可怕了,我根本不敢望向主人的脸。

  没事的!没事!应该早就湿了……应该。

  红色颈圈也好好挂着,刚刚也对着镜子确认好几次了……应该。

  「啊!好痛!」

  主人扯着我的头髮把我拉到床边,然后粗暴的推倒了我。

  「啊啊!」

  然后,跨在我的身体上突兀地插入我的身体,开始粗暴的抽插。

  我只是个奴隶,即使怎么害怕怎么疼痛,也只能够忍住不叫出声,等等主人
完事而已。

  可是,可是可是……我没办法忍住眼泪。

  很快,主人就在我的身体里射精,而我也要马上用舌头清理他的那里。

  看到我的泪痕,主人用为难我的目光质问我是不是很讨厌这样。

  「不是的,没这种事……」

  而含着主人那里的我只能含糊地回答着。

  我可是被主人饲养的奴隶,要是说讨厌的话不知道会被怎样惩罚。

  我布置晚饭时也没能忍住双手的颤抖。

  要是被抱怨不好吃的话怎么办?要是他讨厌这样饭菜的话要怎办啊?

  脑袋中都只有这些事情。

  用餐时也好,看电视时也好,我都一直替主人含住他的那里。

  当主人对电视作出「呵」「哼嗯」之类的反应时,我都会下意识以为他是準
备骂我,不禁颤抖起来。

  似乎知道我在害怕,主人也不时刻意的发出这些冷哼声。

  穿上围裙清洗碗盘时,后腰忽然被用力的抓住,主人也插进了我的身体。

  「噫啊!啊……相当抱歉!啊,嗯,啊!」

  彷彿完全没听到我的道歉一样,主人只是用力的抽插着。

  万事皆休。

  在浴室替他擦背时也好,在整理床舖时也好,主人都会野蛮地扑向我……

  粗,粗暴地……当成玩具一样……直接满足为止都…………虽然这样子说出
口又会被惩罚…………被,被侵,侵犯……

  好讨厌。

  虽然我是奴隶,可是这种生活太讨厌了。

  但是,即使我这样想,却也只能忍耐下去。

  我只能冀望明天快点到。

  即使主人已经安稳地睡在床上我也没法好好入睡。

  要是睡过头的话不知道会被怎样惩罚,让人担心得没法睡好。

  早上勉强清醒过来,我用嘴巴侍奉了主人一次,然后在他吃完早饭后用身体
再侍奉了他一次。

  漫长的一夜终于结束了。

  终于,终于,终于可以解脱了。

  「喂。」

  「是,是!」

  我抬起头。

  「看着我的眼睛。」

    *******    *****    *******

  重要的颈圈OK!

  晚餐準备OK!

  浴室的準备也OK!

  然,后,呢!我的蜜穴也是,準备OK~!

  还没吗?还没回来吗?

  主人怎么还没回到家啊?

  咦~?我已经在这里站着等了快一小时了耶?啊,才15分钟吗,啊啊让人
很心急啊~!

  『咔擦。』

  「欢迎回来啊~~主人~~!!」

  明明一定要好好以三指叩头迎接主人,我却忍不住飞扑到主人身上啦!

  「嗯~姆~!」

  『啾,啾……』

  然后是激情热吻!

  我实在太高兴了,忍不住流下眼泪了呢。

  「主人!主人!啊啊主人!人家,人家啊,好寂寞的说!可是可是,人家可
当了一整天好宝宝啰!嗯……姆,唔嗯……嗯!呼嗯!」

  彷彿要安慰我一样,主人开始搓捏我的奶子,还用嘴含着奶头。

  然后,然后主人就把我扔到床上跟我热烈地做爱了!

  大鸡鸡也舐个乾净了,当我跟主人四目相投的时候忽然感到很害羞,实在忍
不住别过脸去了。

  啊~羞死人啦~!

  吃饭的时候,主人也『啊~』的餵我吃,我也呼呼的把热汤吹凉,好好的餵
了主人一顿呢!

  当然,左手在没拿着餐具的时候,也有好好的替大鸡鸡撸管喔!

  毕竟怎样说,我也是主人专用的奴隶嘛!这种事可不会失误的!

  喔喔喔喔!好幸福喔!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洗澡了!

  因为啊因为啊,用大奶子替主人清洁身体,两人一起浸浴时主人又会亲自搓
捏我的奶子,一直都可以亲密地紧贴着喔!

  舐着含着主人的大鸡鸡可是人家活着的意义!

  然后被主人口爆的时候,那个满足感实在是超幸福的!

  毕竟,毕竟这可是主人对我的嘴感到满足的证明嘛!

  跟主人在一起的话,甚么事情都一级棒的~!

  可是,可是啊,不管怎么说,或者应该说啊,最棒最棒的还是主人赐予奖赏
时在我里面风精的时候!

  这时候可是让我最能深切地体会到『啊啊我果然是主人的奴隶哪』这件事的
一瞬间啊!

  人家都幸福到心脏不知道要跳到哪里去啦~!

  在睡觉前,主人都会在我的蜜穴里射精。

  然后,在我细心地清洁大鸡鸡时,主人就呼呼大睡了。

  可是我啊,忧郁得没法睡着呢。

  因为,因为要是睡着的话,主人明天就要出门上班了啊!那样我就不能跟主
人在一起了嘛!

  好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时间甚么的停下来就好了嘛。

  这样的话人家就可以一直侍奉主人,一直接受奖赏了嘛!

  可是,我只是奴隶,奴隶不能这么任性……

  这样想着,我不禁低声哭起来,一边摸着颈圈一边看着睡得香甜的主人,然
后迷迷糊糊的睡掉了。

  早上,我好好的替主人舐乾净大鸡鸡。

  然后,他就在我的嘴巴跟蜜穴里面分别射精了一次。

  「主人,请你路上小心……」

  当我没精打采地作着三指跪礼时,主人蹲在我面前这样说了。

  「看着我的眼睛。」

    *******    *****    *******

  呼呼呼……那家伙也差不多回来了嘛。

  颈圈戴上了,晚餐跟浴室也準备就绪。

  大门打开。

  「主人,欢迎回来!」

  我笑着作出迎接。

  主人跟奴隶,这就是我跟他的关係……那家伙一定这样深信不疑吧。

  我俐落地接过那家伙的包包,替他更换了衣服之后,就让他坐到沙发上。

  「失礼了。」

  对他跪下施礼之后,我就恭敬地舐弄他的性器,仔细地来回舔动。

  已经对我投以深厚信用的那家伙露出一脸蠢样看着电视。

  然后就射精了。

  我一滴不漏,不,一条不漏地将那家伙的精子全部舔乾净,嚥进肚子让它们
被我消化掉。

  「感谢主人的射精。」

  晚餐当然也是由我亲自餵食。

  那家伙一边摸我的乳房一边把晚餐全部吃光,吃饱之后就骑在我身上,玩弄
我的身体。

  然后,理所当然似的在我的阴道里面射精。

  在那之后,在浴室,在床上,他都在我的乳房,嘴巴,阴道等地方射精。

  实在太傻太天真……跟我预想的一样呢。

  我不断计算时机引诱他勃起,然后不断榨取他的精液。

  真是可怜的人啊,连我是刺客都不知道……

  要是知道我是刺客,知道我本来的目的,那家伙会露出甚么表情呢。

  会哭叫吗?会绝望吗?说不定会自杀呢,呼呼呼呼……

  当我把手放在墙上,任由他从后方插入我的阴道时,我差点就忍不住笑了起
来。

  那家伙不时看着我露出不堪入目的傻笑。

  虽然有一剎那让我以为被看破了身份,可是那貌似只是我的错觉。

  我是个刺客。

  我是要把那家伙的遗传因子——也就是精子——全部榨乾,然后在怀孕时将
他的骨肉夺走的刺客!

  当然,真的怀孕的话我会好好把他生下来养育成人,但是绝对不会让那家伙
跟孩子见面了呢,哼哼。

  因此,我才伪装成顺从的奴隶,待在他的身边。

  可是那家伙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只是不断在我的阴道内射精。

  真是个愚昧无知的可怜人啊。

  戴着这舍看起来很蠢的红色颈圈,怎么可能因此让你称心如意呢。

  嘛,我会同情你的。

  不过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呢,咕咕咕……

  在入睡之前,我活用自己的身体,把那家伙的精液都压榨出来。

  早上,我趁着那家伙还在睡的时候,用舌头榨取他的精液。

  那家伙还蠢得主动配合,在我的阴道里面射精了呢。

  他出门上班时,我在门口跪下施以三指礼。

  那家伙直到最后也没有察觉,甚至连怀疑我的言行都没有,让我低头时只能
拼命的忍笑。

  说不定肩膀不小心颤抖起来了哪。

  然后那家伙就对我说话。

  我忍住喷笑的冲动望向了他。

  「看着我的眼睛。」

    *******    *****    *******

  『咔擦……』

  「欢迎您回来,我的主人。」

  我迎接着结束工作归来的主人。

  接过公事包,我替主人换上乾净的休闲衣物。

  然后,在主人坐在沙发上时,我就跪在主人面前。

  「请允许我的奉侍。」

  作出宣告之后,我就张嘴含住主人的阳具。

  『咕噜,啾,啾……』

  身上没有任何衣服,只是戴着真红色的颈圈,我忠实地执行着自己的义务。

  主人与奴隶,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係。

  在这关係里没有特殊的感情。

  为了处理性慾,他饲养了我这个女奴隶。

  而我这个奴隶则是被他饲养着,负责照顾他的生活跟处理性慾。

  『噗啾,噗啾』

  「嗯……!」

  将射出的精液全部吞下,从阳具吸吮掉残余的精液,我再用舌头清理着阳具
上的污痕。

  「感谢主人允许我作出奉侍。」

  然后,我对他叩头道谢。

  不过这只是日常事务,没有感激之情。

  用膳当然也是我的工作。

  虽然在餵食事被爱抚胸脯让过程很不顺利,但是这副身躯就是为了这种事而
存在,也是没办法的事。

  用膳后,我穿上围裙清洗厨具时,他就从后面抓住我的腰,将阳具插入了我
的阴部中。

  当然,为了妥善地进行性慾处理,我的阴部时常保持湿润。

  「嗯!啊!唔,嗯!啊啊!」

  即使对主人没有任何感情,我的身体仍然是活生生的肉身。

  阴部被刺激的话,自然也会有所反应。

  主人好像对此感到相当愉快,为了让我呻吟出声,总会用力地抽插。

  然后,还会把我的头拧向他,一边看着我皱眉闭目的表情,一边愉悦地激烈
抽插。

  隔了一会,吐出喘息的主人放开了双手,我的身体也软摊在地。

  我就这样屈膝向他跪着,一边整顿呼吸一边用嘴舌舐舔他沾满爱液的阳具。

  我也有正常味觉,阳具的味道当然不可能会好。

  阴部的汁液的味道虽然很强烈,可是并算不上甚或奇怪的味道,所以也对我
没甚么影响。

  我执行着自己的义务,把主人的阳具上面残留的汁液全部舐掉嚥下。

  入浴时,我用胸脯拭擦主人的身体进行清洁。

  虽然知道这是毫无效率的作法,可是这样子做也是奴隶的义务。

  在主人观赏电视节目时,我也继续为他的阳具口交。

  他大笑也好,正经也好,表情怎样变化都跟我没有关係。

  我只是用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方式替他的股间提供性爱的快感而已。

  似乎对我面无表情这件事很不满的样子,主人不时会戳我的额头,甚至用手
指挖我的鼻孔。

  不过,他并没有叫我停下来,所以我就一直替他口交,然后把他射出的精液
嚥掉而已。

  在睡前,他也使用我的身体处理性慾。

  果然,主人对于让我的声音跟表情出现变化这件事很愉快的样子。

  明明只需要在阴部内撸动阳具进行射精这么简单,为甚么主人还要作这么多
无谓的行动,实在让人费解。

  不过,身为奴隶的我,本来就没必要弄懂这些事吧。

  清晨来临时,我用口交唤醒主人,并以阴部承受他的情慾。

  这些都是我的义务。

  在送别时,主人首次开口对我下命令。

  「看着我的眼睛。」

    *******    *****    *******

  我对着被打开的大门低头。

  「欢迎回来,我的主人……!」

  粗鲁地说着,我瞪着那个浑蛋。

  身无寸缕,扣上狗才会戴的红色颈圈,我被逼作着跟变态没两样的打扮。

  那个浑蛋看着我露出邪笑。

  看到那个不堪入目的笑脸,只让人感到无比噁心。

  把他的包包扔到一旁,替他更衣并带他到沙发之后,我就跪在他眼前。

  看着那个浑蛋的嘴脸就让我心底的恨意更加旺盛。

  「失礼了……!」

  这样说着,我把那家伙又髒又臭的那东西拿出来,毫不犹豫的放……放到嘴
里去。

  我忍耐着想呕的冲动,开始舔弄那根东西,然后以眼角望向那家伙正在朝我
坏笑的该死表情。

  好后悔!好讨厌!这家伙该死!该死!该死!

  瞪着他的眼睛已经流出眼泪来。

  我好想,好想就这样把这根该死的髒东西咬断咬烂啊!

  知道我心底在想甚么的那家伙还要一脸假惺惺的问我为甚么不动嘴咬断他的
肉棒……明知道我没法这样做还要故意去问!

  要是没有『那个』的话,这种家伙早就被我撕了!

  不,我才不会这样子放过他!

  我要让这家伙活着承受世界上所有痛苦,让他生不如死!

  那个浑蛋一直在抱怨说我嘴上功夫太烂不可能射精,而我只能忍耐着这份屈
辱,不断舔弄他最髒最臭的地方。

  结果,我还得把他射出来的髒东西嚥掉。

  这份屈辱我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绝对不会!

  只感到眼泪仍然一直在流,我相信现在我的眼睛已经红透了。

  可是,这个该死的家伙仍然没有压抑自己的慾望,一边淫笑一边玩弄我的身
体。

  然后……我的那个地方,就被他的髒东西侵佔了。

  在这时候,他还要一脸喜悦地打量着我怒瞪他的表情,好像乐在其中一样!

  这贱人!太卑鄙了!无耻的烂货!我实在不知道要怎样发洩这份恨意!

  那个浑蛋好像小孩子玩玩具一样玩弄着我的身体。

  「你明明很爽对吧!说你很爽啊!说你想被我插啊!」

  然后还有莫名其妙的暴言跟责骂!

  可是我……我只能忽视良知奉承着他。

  被逼跪在他面前,我一边哭一边回答。

  「我好舒呜呜呜…………请插我……呜呜呜……呜啊啊啊!」

  然后,那家伙就大笑起来,说我是甚么被强姦也会爽的变态女人,还说我是
精液中毒的贱妇!

  可是,可是我都忍下来了!

  按捺着胸中没法遮掩的怒火,我餵完那个浑蛋之后,就用自己的胸脯替他洗
澡,然后又被他按在床上侵犯了。

  在那之后,看到他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样子,我脑中的甚么断裂了。

  冲到厨房,拿起菜刀,我全力向那个浑蛋跑过去。

  忍住双手的颤抖,我用刀尖指着他的时候——

  「『那个』不重要了吗?」

  ——那个在装睡的家伙,这样子对我说了。

  然后,我回过神来,已经乏力地跪在他面前。

  ……对啊,只要有『那个』的话,我就没法反抗他。

  只要『那个』一天还在,我就只能在这个贱人脚下当他的奴隶……

  这个变态看到的呜咽的模样,就把我扔到床上,对我……

  在神智恍惚之间,我听到的是那个浑蛋今天最后一句话。

  「看着我的眼睛。」

    *******    *****    *******

  休假的早上,我一如以往享受着肉棒被舔弄的感觉,一边张开眼睛。

  啊,昨天真是超有趣的哪。

  望向胯间,那个女人只是盯着我的下体,专心致志地替我口交。

  她是『哪个她』呢?

  当我想猜一下的时候,正在含着肉棒的她就抬起头来对我微笑。

  「早上好啊,主人~」

  这个温柔的微笑,是『日曜』吗?

  在我射出清晨第一发之后,她很细心地吸吮肉棒,继续舐着。

  虽然算起来就是连续两天出现,可是想到难得休假可以轻鬆过日子,我也没
怎么在意。

  就在我这样想着时,肉棒被牙齿碰到了。

  「真,真的很对不起!请,请饶了我!」

  啊勒?超胆小的啊,这是『月曜』吗?

  「主人~~!!」

  当我留意到的时候,『火曜』就飞扑了过来。

  啊,糟了,不知怎的混合起来了啊!

  「要把你榨乾啊,咕咕咕……」

  然后她的双手就绕过我的后脑,这样子呢喃起来。

  这是『水曜』吗,不过你把真心话都说出口了啊……

  在我正想安心下来时,她就用『木曜』那毫无表情的面摊眼神盯着我,然后
过了一会儿就变成了好像恶鬼般狰狞的模样狠瞪着我。

  「喂,『那个』已……咕喔!?」

  「不管了!那种东西怎样都好!去死啊!!」

  居然反抗了!?

  明明已经设定成不可能反抗的啊!?

  「看……着……窝,我的……眼睛!」

  狠瞪着我的『金曜』也在这一剎那鬆开了双手。

  我就在这瞬间大叫!

  「重,『重置』!咳,噗咳……!」

  跨坐在我身上的她剎那间就好像失去电源的电器一样乏力软垂,然后便直接
摔在床上。

  「咳,咳,噗啊……!」

  真够危险。

  没想到恨意居然能让她挣脱『那个』的威胁影响。

  不过『那个』也只是我虚构出来威胁她的玩意,本来就不存在啦。

  全身鬆弛下来的她仰卧着,空洞的双眼开始滴下眼泪。

  明明在『重置』后应该没有意识,难不成有甚么感情残留下来了吗?

  不过之前明明能够支撑三个月,没想到这次玩『重置』再设定之后居然连一
个星期都没法坚持……

  看来她的心灵已经完全被玩坏了,就算再设定也应该救不回来哪……

  纤幼的手足跟身体,跟之毫不相称的丰满巨乳,这可是挺不错……相当讚的
小姑娘哪。

  我可很喜欢她,想要继续用她的身体好好爽一番哪,真是可惜。

  果然为了替自己留点惊喜,在星期六设定成随机生成人格这个设定的负荷太
重了吗?

  还是说在一个人身上设定好几种不同的个性,每天轮流切换这件事本身就是
太过胡来?

  明明是个好点子啊~

  可是之前的女孩们只设定一种人格的话,每天都没变化可是会腻的呢~

  把玩着躺着的她的奶子,我慢慢思考着。

  不过,这个女人本来的个性是怎样的?

  有那么一下想要回忆这件事的我不禁苦笑起来。

  这个女人可是我在上班的途中巧合碰见,因为看上眼了才把她带到没人的小
巷里面进行『重置』然后拐回来的哪。

  本来的个性?怎么可能知道啊!

  要不要在午夜找个地方把她扔掉算了?

  啊啊,可是这很麻烦耶~

  我身为良好市民可不能犯下杀人这种大罪,所以过往都是把她们『重置』之
后随便送到远处抛弃。

  当然,我还是会挑一些比较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而我也会在抛弃她们之前,把我留下的痕迹全部清除掉,替她们好好洗乾净
全身内外。

  我揉搓着那对大奶子时,不禁瞄了瞄旁边这个全身鬆弛毫无反应,只是懒洋
洋地摊在床上任我鱼肉的身体,跳出了新的点子。

  嗯,人偶化应该也是很能玩的!

  下一个女孩就以『想把她变成人偶的美妙肉体』为主题去找寻吧!

  抱着乐观的想法,我从这次失败中寻觅着新的乐趣跟发想。

  可喜可乐,可喜可乐!

               【FIN】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翻译】最后的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