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十七)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200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十七)
  
  作者:小阉鸡
  代贴:小鸡汤

  我和小茜在海边慢步了好一段时间,心想他们的排球大战应该打完了,天色
也开始暗,于是折返回去,那曾围着一大堆观众的绳网已经空无一人。
  
  「他们大概回渡假屋了吧?」我猜测道,小茜扬着高低眉说:「你确定那是
渡假屋?」
  
  「那是木屋…」作为一家人,哥哥惹来的不满,弟弟有责任赔不是。
  
  回到渡…是回到木屋,哥哥和杨羚正在準备烧烤的工具,哥哥看到我俩揶揄
道:「喂,趁着我们打球两个去偷情吗?」
  
  我慌张否认:「哪里,只是去随便逛逛,什么也没做!」
  
  哥哥扬着眉道:「我告诉你,偷情不一定要做什么,说两句令对方动情的话
已经算是。」
  
  「哪有这种事,我和小茜是是朋友,聊聊天不可以吗?小羚妳别相信。」
  
  杨羚毫不介意的摇头笑说:「我当然不会介意,我不说过,会百分百信任我
的男朋友和我的好朋友?」
  
  我鬆一口气,小茜没说什么的跟他们一起把工具拿出屋外,我们搭起烧烤炉
,开始準备到步后的第一顿饭。
  
  「烧烤炉放远一点,风一吹木屋都给烧掉了。」
  
  「没事,同学说这种破屋正常人不会肯住,烧了也没所谓,替他省掉拆屋的
钱。」
  
  「这里谁不正常了?」
  
  弄好一切,烧起火,终于可以吃,杨羚乖巧地替我叉好鸡腿,跟我一人一只
的起烧着:「鸡皮这边涂蜜糖,小心弄到手。」
  
  「不怕,我在学校寄宿时也经常和同学烧烤。」
  
  「苏格兰人也爱烧烤吗?」
  
  「大多是烧羊肉,他们总笑我是杨羚烧羚羊。」
  
  「蛮押韵,大家都中文都那么好?」
  
  「嗯,众居那边的都是华人,可以说是一起离乡背井,寄人篱下。」
  
  我和杨羚边烧边聊,倒是哥哥和小茜没几句话,气氛有点寂寥。我见气氛怪
异,主动挑起话题道:「对了,刚才你们的排球大战谁赢了?」
  
  杨羚叹气道:「很可惜,我们结果是不分彼此。」
  
  哥哥笑说:「妳一个女孩子可以跟我打成平手,已经算是赢了。」
  
  杨羚不忿道:「哪里,都说排球场上是不男不女的,怎可以因为我是女孩子
便算我赢?」
  
  「好吧好吧,想不到小绵羊是这样均真,那下次跟妳决一雌雄。」
  
  「下次我一定要把华哥赢个水落石出!」杨羚满有信心的笑道。
  
  「哈哈,妳这丫头有意思,来,华哥敬妳一杯。」
  
  「我不喝酒的!」
  
  「放心,是可乐。」哥哥心情大好的向杨羚递上汽水,女孩笑着接过喝了一
口,畅快的道:「好舒服,运动完之后的感觉真是很好,捏一把汗,人都好像轻
于鸿毛了。」
  
  哥哥在我耳边淫笑道:「最好的动运不就在床上,尤其白嫩的女孩香汗淋漓
时连肌肤也呈现粉红色,真是十分诱人。」
  
  「连吃饭也要说黄话。」我搥一记他的胸口,但无可否认现在杨羚刚做完剧
烈运动血液奔腾,整个人红红粉粉的非常可爱。她身上仍穿着泳衣,只披上外套
,隐隐约约露出胸脯肉球更是性感无比。
  
  接下来大家有说有笑,但小茜说的话明显比其他人少很多,正如她刚才所说
,伴侣太优秀会令身边人有压力,朋友太瞩目其实也是一样。
  
  「小明,这只牛排可以吃了,来,张口。」
  
  「我、我自己可以了。」
  
  「不许,快,张口,呀唔~」
  
  如果说一个人的运气是有限额,我想认识杨羚,至少已经花掉我人生的九成
好运。
  
  「好味吗?是不是活色生香,秀色可餐?」
  
  「是…简直是绝色…」
  
  饱餐一顿,活泼女友把握每一个游乐机会,指着面对自己的一个小山丘道:
「好吧,吃饱了,我们一起去共赴巫山吧!」
  
  「这么主动?那不要浪费时间,立刻来吧!」哥哥一听兴奋不已,杨羚喜孜
孜地拖着我的手往通向山顶的路出发,哥哥莫名其妙,回头望着木屋的门口问道
:「不是在里面吗?一来便打野战那么刺激?」
  
  「我们斗快上去,但好像有些乌云,要不要带伞子,我怕会翻云覆雨。」
  
  「所以就说回房间,妳想要高潮迭起什么的华哥全部可以满足妳,喂,你们
跑去哪里了?不是一起做爱做的事吗?喂,喂…」
  
  吃饱了去散步一下也是好的,杨羚不知哪里来的用不完精力,打了一顿排球
战,这边又来登山。海岛上有一小山,不算太高,但山路崎岖,团团转沿着小路
上山也蛮累人,只是看到女友兴高采烈地一路向上走,我虽有点累也只有跟上去

  
  行了两小时有多,终于来到山顶,从顶处欣赏下面的风景也有一番滋味,杨
羚兴奋地伸个偷腰,舒发心情的道:「太好了,终于可以和小明登峰造极!」
  
  「哈哈,妳简直是武林高手了,总不觉累的。」我喘着气讚扬道,杨羚奇怪
的说:「咦,不见了华哥和小茜?」
  
  「是呢,可能途中放弃了吧?」我也是回头一望,杨羚摇一摇手说:「那我
们下山去找他们好吗?」
  
  「下山?才刚上到来啊?」我还未喘定气,杨羚拉着我说:「别这样偷懒,
反正没下雨,我们可以去海滩,刚才人太多也没有游泳,我想和小明一起好好享
受鱼水之欢!」
  
  「鱼水之欢?」我听得几乎流鼻血,也没反对下只有女友说什么便做什么。
下山的时间总是比上山快,刚才两小时的路程才一半便回到起点了,看看哥哥和
小茜不在木屋,杨羚提议去沙滩那边找找,我俩一起来到水清沙幼的海滩上,杨
羚失望的说:「还是不见他们呢,到底去了哪儿?」
  
  「可能到了别处逛逛吧?」哥哥高大威猛,小茜和他一起应该不会出什么问
题,杨羚也觉得不用太担心,于是放下心情享受沙滩嬉戏之乐:「小明,我们去
游泳吧?」
  
  「嗯。」
  
  杨羚脱下外套和拖鞋,再次展露那雪白无瑕的光滑肌肤,此时经已入黑,在
月儿映照下女孩白得透亮。还沙滩上已经没几个人,不然大概又要起哄了。
  
  「小明,我们来斗快!」
  
  杨羚不但身材好,泳姿也十分优美,在玻璃般澄澈的海水中愉快畅泳,美得
好像一套美人鱼的电影画面。
  
  「嗄⋯嗄⋯好开心,很久没这样舒畅。」游过痛快,女孩拉着我到沙滩休息
,我上山下海喘吁吁的累得要命,杨羚却半点没说累,还心情兴奋地跟我说这说
那。
  
  两个人一起坐在沙滩上,看着那出水能跳、入水能游的女友,更觉杨羚不是
池中物,这样的一个天使真是我的女友吗?说实话我是完全配不上。
  
  「小羚⋯」
  
  「嗯?什么事?小明。」
  
  「我到现在也不相信,妳为什么要找我当男友,我觉得我连当妳的护花使者
也没资格。」
  
  「怎么又是说这些,小明你总是对自己没信心。」杨羚有点生气道:「我不
是说过,跟你一起是因为觉得你人好,不会对我有非奸即盗吗?为什么你还不相
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但⋯喜欢一个人总是有理由吧?我小小一个高中生,什么
也不能带给妳?」
  
  「大家未成年,当然都是学生了,难道我去找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交往吗?
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我觉得一个人的真诚比其他来得重要,而且我亦相信
自己眼光,知道你日后一定会坐享其成。」
  
  「坐享其成吗?」杨羚的四字成语没几个正确我早习惯了,但听到这四个字
还是有点讽刺意味,女孩掩着红面问道:「坐着享受成就,不是这个意思吗?」
  
  「我小小一个马明可以得到杨羚般的女友,其实已经算是坐享其成了。」我
自虐道,杨羚罕有的责怪我道:「讨厌,明知人家说不好还故意捉我错处。」
  
  「没有,只是我真的没信心。」我搔着头说,杨羚嘟着嘴道:「即是说小明
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是你的女朋友吧?」
  
  「可以这样说吧,因为太神奇了,所以⋯」我苦笑道,可话没说完,杨羚忽
然挨过来,在我脸上一亲:「啜!」
  
  「喔⋯」这一下太突然,我是完全呆了,杨羚满脸通红,咬着下唇问道:
「这样有信心没有?不是男朋友的话,是不会亲他的。」
  
  「有⋯有信心了⋯」我收到天使香吻,错愕得不懂反应,只傻呼呼的不敢相
信,脸红耳热的杨羚小声说:「还是你觉得男女朋友,应该⋯亲嘴⋯?」
  
  「亲嘴?」我是快要连血管也硬化了。
  
  可在这不思议的时候,杨羚没有说话,只闭起眼睛,缓缓嘟起唇儿,我心跳
加速,不是吧?她真的叫我亲她的⋯嘴?
  
  这种情节在电影电视看过不少,但当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还真是不知所谓
,是不知所措,这个表情应该是叫我亲吧?不会是误会吧?不会是理解错误吧?
这种时候不亲下去,女孩子反而会生气吧?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真…真的可以呢⋯」提示太明显,就是胆小如我也确定这是可以开动的讯
号。就在战战兢兢打算一嚐女友香唇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一个女孩的抽泣声。
  
  那一声不响,但熟悉的声线仍是立刻知道是谁,我望向那边,果然看到小茜
在抹着眼泪:「嗦⋯嗦⋯」
  
  「小茜?」我惊觉同学在附近,小茜像被发现了什么的道歉两声,立刻转头
便跑:「对、对不起,阻着你们。」
  
  「小茜,等等!」我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本能地跟了上去,小茜愈跑愈远
,好不容易才把她追上:「小茜!」
  
  小茜忽然蹲下来,不住向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看你们
的!」
  
  「小茜,妳在⋯哭⋯?」我对小茜的反应感到莫名,她抹去眼泪,回头强颜
欢笑的跟我说:「没事,只是吹了沙进眼,沙滩很多沙。」
  
  「骗人,妳明明在哭。」
  
  听到我这话,小茜再次忍不住泪如雨下的泣过不停:「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对不起,对不起!」
  
  「妳没做错事,没必要跟我道歉。」
  
  「我错了!我阻了你俩,快点回去吧,小羚会误会的。」
  
  「看到妳这样子,我怎放心自己回去,妳到底有什么心事,大家好朋友,不
如告诉我好吗?」我安慰道。
  
  小茜情绪激动,大叫:「告诉你有什么用?我已经是华哥的女朋友,跟他上
过床,难道还可以说喜欢你吗?」
  
  「妳⋯喜欢我?」突然听到小茜说喜欢自己,我不懂反应。她像赌气的叫道
:「是!我是喜欢你,朱茜是喜欢马明!那又怎么样?一切已经回不了头!」
  
  「不会吧⋯如果妳不喜欢哥哥⋯又怎会跟他⋯上床⋯妳不是那种随便的女生
吧?」我自问十分了解这认识多年的朋友兼同学,哥哥是很英俊,人也滑头,但
以小茜性格是不会只因为外表便给迷惑。
  
  「我⋯我⋯」小茜泣不成声,哭哭啼啼地把当日的事都全部告诉了我。
  
  「那时候我说要和华哥交往,你没有反对,我觉得很失望,就是他跟你说要
和我上床时你也没反应,我是彻底死心了。华哥也向我道歉,说本来想帮我,反
而弄成这样,我说感情这种事勉强不了,是不喜欢,也没有可以强迫。」
  
  「之后我和华哥便没有见面了,后来有一天他突然找我,说希望我帮他一个
忙,说他爸爸得了重病快支持不住,希望我以他女友身份去探望老人家。」
  
  「哥哥的爸爸得了重病?」
  
  「他叫我不要告诉你这事,说你和他是同母异父,你很憎恨他爸爸,觉得他
是一个始乱终弃的男人。而世伯命不久矣,也很后悔当年自己风流而对前妻做的
事,所以希望儿子不要重蹈他的覆辙,好好交个正经女友。」
  
  「我想着之前华哥帮了我一把,虽然没有结果,总算欠他人情,于是答应下
来。那天和他一起去探望世伯,他看到我很高兴,叮嘱华哥要好好对我。离开世
伯家后华哥心情很不好,说父亲只有三个月命了,他也很恨这个男人,说他背弃
了妈妈,但始终是生父,再不对也是爸爸。」
  
  「哥哥这样说?」
  
  小茜点头,继续道:「那天他心情很低落,想我多陪他一会。我是第一次看
到华哥哭,安慰他别太伤心。我们去了一间小酒吧,我从不喝酒,但还是陪他喝
了一点,后来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听到这里,我有种不好预感,小茜掩着脸大哭道:「醒来时,我已经全身赤
裸跟他睡在酒店,下体好像被火烧一样痛,我知道我们做错事了。华哥不断跟我
道歉,说他也是喝了很多一时胡涂,还会给我负责任。」
  
  「竟然有这样的事⋯」我震惊不已,小茜的第一次,竟然是这样给了哥哥,
她继续哭着说:「之后的就跟你看到的一样,他守承诺跟我交往,还对我很好,
但不知怎么,每次看到你跟别人一起,我便很心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已经是哥哥的女友,却好像忘不了弟弟。」
  
  「小茜⋯」
  
  「对不起!阿明!对不起!我是一个三心两意的女人,对不起!」小茜哭过
不停,我心乱如麻。哥哥女伴无数,夜夜笙歌,真的会那么容易喝醉,真的会那
么容易做错事?
  
  难不成他是⋯故意?
  
  「小明,小茜,你们没事吗?」这时候被我独个抛下在沙滩的杨羚跟了上来
,小茜连忙抹去脸上的眼泪,装作没事的笑说:「没、没事,我在生气阿明刚才
怎么在山上丢下我,害我迷路了两个多小时。」
  
  「迷路了?华哥没有跟妳一起吗?」杨羚问道,小茜摇头说:「他说上山太
累没有去,回去沙滩那边闲逛。」
  
  「是这样啊,对不起,其实是我拉着小明,也没留意妳是一个人。」杨羚抱
歉道,小茜笑说:「没事,是我自己胡涂,不过想找人出气,现在没事了,一起
回去吧。」
  
  「嗯。」
  
  我走在三个人的中间,不知道是否应该牵上杨羚的手,心里的疑问没有一刻
停下来。
  
  『哥哥⋯到底在想什么?』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