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卑微的人们】(嫖母篇六)

性爱技巧 夏日小说网 26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至卑微的人们】(嫖母篇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莲心糖
2020/07/17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6,050 字

***********************************

  看了下读者的回复,几乎都是熟悉的ID,这个很让我欣慰,能连着看下来
几万字文章,这是对我很大的认可。重口味的文章是很难严肃地创作的,因为世
上从来没有过这么下贱的女人,写出来必定不真实,所以作者也都随便捏造人物
了,无论黑白胖瘦,最终都变成母狗就是了;而人物感情真实,颇有些深度的文
章,又不好满足重口味读者的味蕾,论坛中颇有些优质的好文,我看到都不由得
佩服,但像我这种深受重口色文毒害的人,却不太容易在里面找到快感。

  因此我也一直在其中找一点平衡——既能满足口味与我相似的读者,又不至
于读了几万字,却发现剧情永不完结,只是一味地重复,以至于越来越淡。

  我的作品依然是更注重玩法和口味,兼顾剧情。因此在我的小说中,我更希
望读者发现:「哦,这屁眼还可以这么玩;这女警还能被小混混这样凌辱?」,
而不是「卧槽,这情节峰回路转,相当牛逼;或者这剧情他妈不合理啊,逻辑上
硬伤!」

  当然,所有的建议都是欢迎的,就像没有肉戏的本章,是否依然能引起读者
的兴趣,我是十分好奇的。

***********************************

              第六章:真相

  我参观了李若水的实验室。与其说是实验室,不如称其为「实验城市」,太
大了,已经超出了我对实验室的理解。即使曼彻斯特大学这种世界一流的学府也
完全无法望其项背。其中的世界顶级设备鳞次栉比,几百万一台的设备不要钱一
样地堆满了整个场所。

  终于,我们坐在了一间休息室。李若水开口了:「邓博士,真是见笑了,我
本科水平,科研能力也差。这些设备好多我都不知道怎么用,只是听说哪个大学
有我就买回来了。结果莫名其妙地花了大把的冤枉钱。」

  这时,只见一个白发老者大笑着走了进来,撸着胡须说:「哈哈哈哈,若水
公说笑了,倘若不是你这不计成本,不计时间的非凡气魄,我们哪能发明出Na
no—DNA编译技术。」

  「贺春雨!」我不禁大叫出来。这个老者就是贺春雨,妈妈救过的那个老头,
后来又教了妈妈许多文化,中国生物界的领军人物!

  贺春雨坐在了李若水旁边,无不兴奋地看着我说:「这就是邓博士啊,我早
有耳闻了。你的科研做得很好啊,石墨烯过滤分子级别的指定颗粒竟被你做成功
了。别人都是用它的微小空隙,你却用它的倒异空间,直接通过傅里叶变换在频
谱上操作,够聪明!而且你妈妈就是谭红吧,啊……哈哈……」

  我看到贺春雨,马上就意识到了妈妈之前说自己学习琴棋书画都是他们布的
局,而他本人在学术界又有那么高的成就,不禁紧张了起来说:「这……贺教授,
我……你们。」

  李若水看出了我的窘迫,于是缓缓地说:「邓博士,别着急,我知道你现在
是一头雾水,但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我叫李若水,今年23岁,你可以把
我想成……一个普通人,有几百亿的那种。」

  「几百亿……」这种数量级的金钱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

  李若水接着说:「几百亿当然不算太多,但支撑起我想做的事情已经绰绰有
余了。简单地说,这个国家四分之一的妓女都在给我挣钱。」

  我若有所思地说:「红楼吗?我知道。」

  李若水摇摇头说:「差不多,红楼是朱小云负责的,是她们所有女孩子中最
精英的团体,人数只有几百人,而我们实际管辖的却有10万人。其实具体的管
理我也不太清楚,你看得出来,我是个没什么商业头脑的人,甚至不是什么聪明
人。」

  我说:「但你刚见面的时候说过,你是个科研工作者。」

  李若水尴尬地一笑:「是的,但水平很一般。说实话,你发的几篇论文,要
不是贺老师的讲解,我是弄不懂的。只是,比起经营上万个妓女,我确实更在乎
科研。」

  我疑惑:「我能否问你一下,你进行科研的目的?」

  李若水说:「这正是我要说的,现代科学无一例外,都是研究对象的。我这
里一样,我是把全国最精英的科研团体作为手段,报着最崇高的敬意,去研究一
种社会形态——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我叫了出来,我从未想过有人会把这玩意儿当真。

  李若水点点头继续说:「所为共产主义,其实并不难实现。历史是一个循环,
某种意义上讲,原始社会人与人的关系其实就是共产。但随着物质的丰富,人的
私心会不断的膨胀,社会也就越发地不平等,于是就有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以
至于最恶劣的资本社会。我所建的共产主义模型只有两个假设,第一是社会生产
力达到无比的丰富,第二是社会中每个人的品德可以无比的高尚和无私。」

  对科研的直觉让我不由得提出一个质疑:「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同意你
的观点。物质是可以决定意识的,当生产力无限大时,人类确实可以变得无私。
但『无比』这种词用在科学中是不严谨的。」

  李若水表示同意:「邓博士你说得对,所以我做了一点近似。生产力这事儿,
我把它简化成了现有财富。也就是说,如果你入伙,我会以所有的财富来支撑你
做任何事情——就是说几百亿的钱,你随便花。即使想要私人飞机,我也可以在
一个月之内买给你。」

  「可以,我认可你这种近似。那人品德的高尚怎么实现,我可不认为自己是
个无私的人。」想到红楼对付妈妈的手段,我皱皱眉头说,「恐怕你们也不怎么
高尚。」

  李若水说:「是的,这就是我这个实验最好玩的地方。首先,我组建的团队
之中都是水平最高的科研人员,这就保证了群体的理性;其次,我要你们把善恶
分开。也就是说,你们所有最龌龊的想法,最恶心的邪念,我全帮你们实现,这
也就是『红楼』这个组织的初衷,满足你们『恶』,而到了我这里,极大的物质
财富又使你们没有私心,以至于发挥出你们所有的『善』,于是,无比的高尚就
实现了。」

  我心中一凛,朴素地感情告诉我,李若水说得有道理。于是我问:「就算我
接受了你的假想,但你实现了『共产主义』又有什么用呢?我是说,你已经这么
有钱了,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李若水说:「一直以来,我都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探究人类的极限!」

  「极限?」

  「是的,一种人类只有在最优渥的状态下才能发挥出的极限,超越任何功利,
任何私心的善举。就像现在,我们已经在这种模式下做出了不少成果了。」李若
水对身边的贺春雨说,「贺老师,可以跟邓博士讲讲你的进度吗?」

  贺春雨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笑着说:「邓博士是研究材料的,可能对生物学
不是太了解把,简单地说,通过我的Nano—DNA技术,我们已经可以完全
治愈艾滋病了。」

  「什么?」我惊讶得叫出声来。

  「是的,治愈,不是什么延长寿命的鸡尾酒疗法,而是真正的治愈。就靠着
这个方法,治愈了两万多妓女,而她们这两年为我们至少赚了几十亿。」贺春雨
得意地说。

  我半信半疑地说:「这么大的新闻……我怎么会不知道。」

  贺春雨说:「没发论文,也没上报给任何组织,你当然不知道了。」

  我说:「那我……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李若水接过话茬说:「简单地说,从你申请曼城大学的那个组开始就被我们
定位了,这几年你在科研上表现得确实不错,于是我就让朱小云行动了。她具体
的安排我也是不过问的。现在,贺教授想用你的技术,给他的基因编译做个过滤
系统,这个治疗艾滋病的药就可能近乎完美了。然后,你可以尽情地做自己喜欢
的科研,也可以和这里的其他科学家搭伙,我只会观察,不做任何干涉。」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邓博士,入伙吗?」

  「那朱小云……红楼……」

  李若水一笑说:「你不用管什么『红楼』,只需要记住,她是为你服务的,
是满足你所有邪恶欲望的所在。只要你喜欢,你把她当成狗也可以,娶她当老婆
也可以,她底下那些人更是如此。但朱小云管理那么多人也是不容易的,所以我
还是建议你按她的规矩玩。」

  我苦笑了一声:「事到如今,我妈妈被你们搞成了这样,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加入。」

  贺春雨呵呵地笑了:「这就对了!这种条件,傻子才会拒绝。我跟你说,若
水公才智高洁,不喜欢这些世俗的玩意儿,老朽可是十足地在红楼里享乐了几次。
你妈妈谭红的调教就是我设计的,邓博士,怎么样,还满意吗?」

  听到这话,我心中浮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尴尬地说:「说实话,我妈的
状况,确实超出了我的想象,你们所有人是不是都玩过……」

  贺春雨哈哈大笑:「邓博士误会了,我七十多岁的老头子,早就硬不起来喽。
我现在只享受设计,真刀真枪可玩不来,你妈现在只当我是个普通的教授。我们
这里所有人都没碰过你妈一根毫毛,红楼又都是一群女人。据我所知,你妈已经
有20多年没被真玩意儿操过了,就等你开苞了,呵呵呵呵……小伙子,这两天我
这里都不需要你,尽情享受你的邪念吧。」

  我们又闲聊了几分钟,我便辞行了。

  朱小云在楼上迎接我,一见我上来便拉着我的袖子说:「主人是不是又说我
坏话了,又让你随便玩我了?他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领导这么多人很难的,我
这点威信全被你们败光了。上次一个人偏要当着我的部下羞辱我,搞得我后来几
天都抬不起头。邓通,你可别这么干。」

  我说:「不会的,我现在满脑子想得都是我妈,她现在怎么样了?」

  朱小云邪魅地一笑说:「嘻嘻,她现在可气坏了。」

  「气坏了?什么意思?」我满脑子疑惑。

  朱小云说:「我把你的事都告诉她了。」

  「我的事……我能有什么事?」

  「你十八岁上的大一,也是第一次去洗浴中心,花了200块钱让人打了次
飞机。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大学四年你嫖娼一共花了5万块钱。生活费入不敷
出,只能兼职去做家教。而在做家教的过程中,你又和自己的学生暗生情愫,搞
了个16岁的小姑娘,后来东窗事发被开除。大学其间你谈了三个女朋友,一个
被你搞怀孕做了人流后,两个发现你的风月癖好而分手。怎么说呢,年少风流,
这些对于一个大学生也算不了什么,可你小子却偏偏瞒得密不透风,你妈竟然一
点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我让芳官一股脑地全告诉你妈了。」朱小云得意地说。

  「啊!」我大叫了出来,「你们疯了吗?这些事情怎么能说!我妈会杀了我
的。」

  朱小云摆摆手:「不止这些,我们还告诉了你妈,你昨天和今天晚上也都在
某个会所里嫖娼。」

  我着急地说:「我没有啊,你们污蔑我!」

  朱小云说:「是的,我们是污蔑了你。但我们这么做为了什么啊,你小子怎
么这么不开窍?你明天就能玩到你妈了,今晚不想被她教训一顿吗?这叫反衬你
懂不懂?」

  我听懂了,但想到妈妈怒不可遏的样子,我心中还是有点怕的。

  朱小云说:「诶,你怎么这么废物?我告诉你,今晚可别说漏嘴了,就装作
唯唯诺诺的样子,不然明天就不好玩了。」

  我想到妈妈下贱的样子,告诉自己现在的妈妈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于是点
了点头说:「既然你安排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奉陪就是了。」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妈妈打来的。

  电话那边响起了一种极度压抑的深沉:「邓通,不管你现在在哪,你给我回
来,我想跟你聊聊。」

  ……

  晚上10点多,我进了家门口,看见面庞阴沉似水的妈妈坐在凳子上,声音
冰冷地对我说:「邓通,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我装作不解的样子说:「妈,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找工作去了啊,一直在大
学城那边。」

  「大学城?」妈妈一脸冷漠,「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

  看着妈妈严肃的表情,我心中一寒,一股久违的胆颤席卷我的全身:「妈…
…我在市中心那边和同学吃饭,我接到你电话,马上就回来了。」

  「所以你没有去过『玉麒麟洗浴中心』?」妈妈嘲讽地一哼,「我听说那地
方挺好玩的啊。」

  我已经知道是朱小云做的局,只能表现得无辜:「什么中心,我没去过……」

  「还撒谎!」妈妈突然杏眼圆睁,双眉倒竖,声音提高了两个八度,「邓通!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经人,没想到这么多年,我一直养了个畜生!去了那种地方
还不承认,我同事在那里盯点儿,人家亲眼看见你进去了!要不是提前通知我叫
回了你,今晚扫黄你就得被抓,我就要去局里领你!你妈我这么多年的老脸都要
被丢尽了!」

  我突然意识到妈妈撒谎的功夫也是一流的,竟能把从芳官那里得来的信息改
编得这么自然。但还没来得及接着想,只见妈妈「咻」地起身,两步走到我面前,
举起右手「啪啪」打了我两记耳光。在我印象中还没挨过这么大力气的耳光,一
时头晕目眩。

  接着,妈妈拉着我的衣领走进客厅,向下用力一拽,然后说了声:「跪下!」

  我一介书生怎能抵抗妈妈这种警察的擒拿,不由自主地就跪了下去。妈妈厉
声说道:「老实交代,你还有什么不轨行为!」

  我心中浮起一种恐惧,只想着尽量推卸罪责:「妈,没有了,我这是第一次
……」

  妈妈的眼圈竟然红了,她愤怒中带着哀伤地说:「邓通,妈妈一直以为你是
个诚实的孩子,可你太让我失望了。既然你不承认,那就由我来告诉你,你昨天
也去了对不对?」

  「妈……这是没有的事啊。」我矢口否认。

  「编,接着编。邓通,你是老嫖客了啊。我告诉你,你的底细我已经都知道
了!从上大学就开始嫖了,小子,你藏得挺深啊,我这么多年都没发现。失望,
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妈妈叹息着说。

  我辩解:「妈,那是过去的事儿了,我这几年真的没有!」

  「啪!」又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我的脸上,妈妈美丽的脸庞已经气得扭
曲了:「那就是过去的事儿你承认了?好啊,邓通,你别忘了,我是个警察啊!
这么多年,我一个人辛辛苦苦地把你拉扯大,供你读书,各种才艺让你学了个遍,
就盼着你能成为个有用的人,现在可好,我养了个畜生!」

  「妈,我是个有用的人,这你不能否认吧,我是个博士啊。」我抑郁地反驳
着。

  「啪!」妈妈又是一个耳光:「别忘了是谁供你读的博士。这几年你花了家
里多少钱?现在怎么样,连个工作都没有,我真但你以后的生计。我看你学习这
么多年,出了花花肠子,有用的一点都没学会!」

  接着,妈妈指着我的鼻子数落了我20分钟,直到把我说得一文不值。我低着
头一言不发,默默承受着这份屈辱。

  最后,妈妈说累了,转过身去走进屋子,边走边说:「邓通,你明天不许出
门,在家里反省一天。」

  我带着屈辱愤恨的情绪走到了屋里,沉沉地睡着了。

  ……

  妈妈又很早地上班去了。我在家里,回忆着妈妈昨晚对我的辱骂,昨晚我是
确凿地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屈辱,果然让我对今天更感兴趣了。

  下午3点,我正思考着对妈妈将要进行的调教,手机响了,那边是朱小云:
「邓通,这个城市内,随意去一个洗浴中心或者会所,随意叫一个小姐,然后就
可以开始了。今天整个城市会为你服务。」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至卑微的人们】(嫖母篇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