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魔王转生到阴茎上的这档事 (3)

人妻美妇 夏日小说网 20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三章——妈妈的口交

  随着闹钟的吵声响起,时间已经来到了早上七时正。窗外没有鸟鸣虫叫,只有透着窗
帘而来的阳光,这让房间里变得格外和暖,也让被窝中的睡意渐渐被唤醒。

  「咯咯咯——」敲着门板,妈妈细心调整声量,不重不轻的喊道「小泰,要起床了…
…已经七点多了。」

  没有回应。

  「咯咯——咯咯——」这一次,妈妈提高了一点声调「小泰~起床了~要上学了~」

  还是没有回应。

  这一下,让妈妈感到有一点懊恼了。

  「咯咯咯——」敲完了,妈妈这次一边轻扭门把,一边喊道「小泰~妈妈要进来了~」

  推开了门,她只看到戴翩泰全身上下盖着被子捲缩在床上,一点动静也没有。但知子
莫若母,身为妈妈的她最了解儿子的一举一动,她心里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醒来了。
不过,既然不知道赖床的原因,她也只好以包容的态度,理解的心态,静静坐在他的床沿
上。自懂事开始,戴翩泰已察觉到这个家里没有父亲的存在,妈妈一直母兼父职,也从不
听见她说起关于爸爸的事情,他们母子俩一直都是相依为命。

  妈妈的手轻轻放在被子上,格外温柔的说「乖~我的宝贝儿子,要起床了。」

  「……我不想上学。」

  「为何不想上学了?告诉妈妈知道,好吗?」

  「这……」话到嘴唇边,戴翩泰这才醒觉那是不能说的秘密——不想回到学校,不想
回去面对那个他不懂得如何面对的人。儘管不清楚经过昨晚的事情后,对方现在变成怎样
,但他不想知道,连想像也不敢想像,所以只能选择逃避。

  「喔,我记得了!你学校今天有测验是吗?是这个原因吧,哈。」说罢,妈妈忙不迭
的拉开被子,让戴翩泰顿即失去藏身之所。

  「这,不……我,我有点不舒服罢了。」没了被子,他只好把身体捲缩抱紧。

  「是不舒服喔?那让妈妈看看好吗?」说着,妈妈以温柔如水的动作让戴翩泰躺平下
来,再用手放在他的前额上,一边嘟嚷道「嗯嗯!好像没有发烧呢。」这种温柔,这些动
作,还有脸上那个可爱的淘气笑容,直教人看得怦然心动。

  只不过,眼前这一切放在视线游离不定的戴翩泰眼中,却有让他更想迴避不愿正视的
画面——妈妈偎身下来之后,她的领口顿时中门大开,那一双软软的白白的乳房,就此落
落大方的暴露在眼前。虽知道她是自己的母亲,也需知道他只是十七年华的青涩少年。面
对眼前如此温柔的妈妈,当下,也就只有仅存的一点羞耻心能让戴翩泰决断避开这个惹人
注目的诱惑。

  「嗯?现在看起来,脸上真的有点红红的呢……难道说真的在发烧吗?」

  「不是喔……呃,是是是!」芳心意乱了,戴翩泰更是举止失措,更想迴避妈妈的一
切接触。

  「乖——别这样,让妈妈再看清楚一点。」说罢,她的身体越来越靠近了。

  当妈妈的前额贴在他的额上时,他的整个人已经绷得紧了,既不敢乱动,也不敢张望
,只有心跳急快得似要失速般。这一刻,他感受到妈妈的距离很近,感受到她的气息,她
的温度,她压在自己身上的胸部。与此同时间,也感受到那个不听使唤徐徐而起的反应。

  「说谎,根本没在发烧。」耳语般的温柔话语,更是格外刺激人心。

  「……胡!妳走吧!」万不得已之下,他把妈妈推开了。

  「哎唷~我的宝贝儿子求你别闹彆扭了,好吗?」儿子的决绝态度,到了妈妈口中也
成了打闹嬉戏。而这一下,也让她玩出个劲儿来了。她上了床,挨在戴翩泰的身旁,逕直
抱住了他软磨硬泡起来「那好吧!妈妈也跟你一起睡好了!反正我们母子俩已经很久没睡
在一起了,今天我就抱着最疼爱的宝贝儿子睡,直到他不再赖床愿意上学为止。」

  「呼嗄!呼嗄……」

  随着妈妈各式各样的软磨硬泡,那个徐徐而起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而且,再缓慢的
反应也是反应,身下的阳具亦由微软的状态渐渐演变成微硬起来了。这让戴翩泰更加心烦
意乱,不得不小心奕奕挪动双腿位置,以之遮掩已经撑了起来的裤裆。

  「妳出去吧。」沉重的气息中,戴翩泰似在发出最后忠告一样「我今天真的不想上学
,什么都不想做。」

  ——  分隔线  ——

  『人类!你是决定不守协议了吧?』

  「啊!」闻声之际,妈妈已被吓倒了「小泰,那是什么声音?谁在说话?」

  「你收声!我说过你不能开口说话的!」没料到魔王突然说话,这让戴翩泰急躁起来。

  『不知好歹的卑下人类,竟敢对本座如此无礼?』声音有天怒般震撼,魔王声势震慑
义正辞严的道『本座乃七罪魔王,地狱之王者,复仇之实行者,情慾之主宰者!乌利尔—
别西卜—阿蒙多达斯—拉—撒麦尔—阿斯莫德斯!本座蒙难异地,今借汝躯,养光韬晦!
虽未有誓证立约,但亦有昨晚达成之口头协议!践行各取所需之行动,实为汝等之福份!
如今汝等竟敢言而无信,违背协议,还敢指骂本座没有信守……』

  「你收声呀!收声呀!这个身体是我的!」咆哮似的连番喝骂,此刻的戴翩泰也管不
了妈妈在旁,声嘶力竭的怒吼道「这个身体是我的!这个身体是我的!这个身体是我的!
是我的!是我的!嗄,嗄嗄嗄……我爱怎样便怎样!要做啥便做啥!嗄嗄,嗄!」

  『胡!你这卑下人类……』魔王欲言又止的似是暴跳如雷,但末了,他竟调整态度严
肃的道『因着汝等的愚昧无知,背信弃义,本座于此仲裁,将对汝等施行报复性惩罚以儆
效尤。』

  「……惩罚?」

  「小泰,别吓妈了……你到底在跟谁说话?」看着儿子不知跟谁对骂,她着实被吓得
惊惶失措。

  『Brugmansia suaveolens!』魔王唸唸有词的道。

  「这……身体怎么动不了?」一瞬间,戴翩泰惊觉到自己再也动弹不了,整个身体沉
甸甸的,好像有种不可触摸的巨大力量把自己死死压住般「为何会这样的!你这个滚蛋对
我做了什么事?」他越是愤怒越是咒骂,越是把身旁的妈妈吓得快要哭了。

  『Tabernanthe iboga!』没有担待太多,魔王继而再次唸道。

  第二句咒语唸毕之际,它的效果亦随之生效——妈妈刚才的惊恐惶惑神色都瞬间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戴翩泰平常看习惯了的那个详和自持的温柔脸孔。看在眼里,妈妈就像
完全换了个人似的不愠不怒,不慌不乱。然后,她对他微笑了。也在这个微笑底下,她的
视线徐徐扫过戴翩泰这个动弹不得的身体,没有声张,她的手就轻轻放在他的裤裆上。

  「原来这个……」说着,妈妈一边爱抚戴翩泰的下身,一边如昔温柔体贴的微笑道「
就是让小泰觉得烦恼难受的事情吗?」

  「妈,妳在干啥?不要这样!」面对没有先兆的外来刺激,不过一下子而已,已足够
让他微软的阳具迅速勃起。但因为受到魔王的咒术制肘,身体动弹不了,让他只能眼白白
的看着妈妈如此举动而无法加以制止。戴翩泰感到羞愤交加,但也只能对着空气喝骂道「
滚蛋你干了什么?你到底对我妈干了什么呀!」

  『哼~不过是一点点惩罚罢了。』魔王似是看戏般的态度,冷言冷语的道『本座只是
分别对你们俩施加了定身及魅惑而已。』

  「定身?魅惑?」

  『觉得很爽是吧?自从本座附身之后,你的阳具的敏感度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我相
信,你昨晚应该有体会到了吧?但要是想不起来的话,那就要趁现在好好体会一下了呢。』

  「不!我不管别的!她是我妈!我和她是母子来的!你怎可以让她……呜啊!」因为
羞愤而只顾着喝骂,却在猝不及防之际,被身下的强烈刺激感绑架住了。他的妈妈,一如
印象中那个温柔体贴的样子微笑,却在如此印象的强烈反差中,拉下了他的裤子,握在他
朝天直指的大屌上细细搓弄。撩绕之间,手指不过是滑过了龟头而已,已够让戴翩泰忍俊
不住「呜啊啊——」

  『哼呵~原来被自己的妈妈弄起来也会爽成这个样子呢。』魔王嘲笑道。

  「不!妈,快点停手!停手……」有多不愿意承认也好,戴翩泰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体
如何反应眼前发生的荒唐事情。

  「我的乖儿子小泰~现在有没有比较不难受了?」受到魔力支配的妈妈,陶醉其中的
问道。

  「……妈,不要!求妳快点停手,好吗!我不难受了!请妳停下来,好吗!」

  『呵呵呵呵呵~』看着戴翩泰一边爽着一边求饶的样子,魔王也乐得笑了。

  「说谎。」她嘟嚷道,一手绕着垂在脸旁的髮丝,一手扶着戴翩泰的大阳具,红唇微
张的缓缓挨了下去。

  「妈!不可以这样!不要……」如此光景,戴翩泰再也不愿直观眼前的荒诞画面,只
能掩耳盗铃般的闭上眼睛。但看不见,不等于事情不会发生。就在他逃避现实的一刻,身
下已传来无与伦比的舒服快感!龟头上那温热的湿润的感觉,瞬间反应全身,简单直接粗
暴的主宰了戴翩泰的身体官能!

  『呜喔~正戏要上演了呢~』

  他在此前,曾对口交这码子事情有过无限幻想,但戴翩泰哪里能想像到人生中的第一
次口交竟是交付给自己的亲妈!看着俯首于其身下吞吐着阳具的妈妈,逼使他再一次逃避
!而当下除了绝望无助的逃避现实之外,他束手无策。毕竟对魔王的愤恨,对妈妈的愧疚
感,对自己弱小无力的恼怒,也在这个横蛮霸道的口交下变得虚无飘渺。

  『这感觉超棒的,对吧?你要是还不喜欢的话,本座还有更多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
能的有趣玩法呢——』

  「啧啧,啧啧,啧啧——」随着妈妈吞吐的动作加快,这个附带衍生的啧啧声也变得
急速起来「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呜呜呜呜呜!」极限了——不管是心灵上还是身体上也好,面对魔王施加的报复性
惩罚,戴翩泰也都忍耐到了极限。事到如今他已经无法顾理太多,唯一只想在铸成大错之
前悬崖勒马。他奋力大喊道「我投降了!魔王,我投降了!我会遵守协议,我会跟随你的
指示!总之,现在先把我妈——」还没有把话说完,那个汹涌澎湃的高潮已急速杀至。

  『喔噢~原来是这个投降的意思呢~』

  猝不及防的喷发后,妈妈的脸蛋一点一点的膨胀起来,直至嘴巴满了,乳白色的精液
便从她的嘴角流下来。

  「咕噜~咕噜~嗯啊~」仰首吞下了后,妈妈一边轻拭嘴角一边温柔的道「小泰射了
很多出来呢~现在有没有舒服多了?这样应该没有赖床的理由了吧?」

  ——  分隔线  ——

  『人类,你还想逃避吗?』

  「不。」沉沉的脸色下,戴翩泰屏息静气的说「我要跟你立下契约。」和暖的房间里
,只剩他一人……或者说只有他和魔王二人而已。完事了后,妈妈的行为举止仍旧如常,
一边催促戴翩泰下床上学,一边为他準备早饭餐点,忙个不停。

  『契约?不,你还不具备能够跟本座立约的客观条件。』

  「那我要怎样做,你才会……」

  『就像昨晚谈好的协议一样,各取所需便行。』

  「不行!」戴翩泰斩钉截铁的回绝了后,气急败坏的道「你那是肆意使用我的身体!
我……至少,你得尊重我的意愿!不能肆意摆弄我的身体!尤其像刚才和昨晚般,不能对
我使用奇怪的什么鬼法术!以后都不可以!要不然我们的协议就此拉倒!」经历刚才的事
情后,面对魔王有如开外挂般的压倒性力量,除了屈服,他知道自己根本别无选项。

  『……这个条件的话,我接受。但作为对等条件,你也得主动积极协助本座儘快回复
魔力。』

  「行!但……」

  『又怎样?』魔王语带不屑的问道。

  「帮助你回复魔力这事情就是不断找女生干那回事,是吧?那,选择对象的决定权要
由我作主!」

  『可以是可以……但你不会给我找个丑八怪、老太婆之类的吧?』魔王语带踌躇的问
道。

  「啧!当然不会。」直至这个笑声,戴翩泰才觉得自己应该放鬆下来。他笑叹道「我
也无法接受如此重口味的玩意呢。」

  『很好!那,从今开始,我们就是对等关係的同伴了。』

  ——  分隔线  ——

  妈妈一边哼着曲调,一边端上早饭,脸上表情是轻鬆写意的,没有惶惑不安,更没有
像站在原地离远观望的戴翩泰般表露无遗的尴尬神情。

  「换好校服了吗?那你快点过来吃早餐吧,不然上学要迟到了。」她的脸上仍旧挂着
微笑。

  「……嗯。」默默坐在餐桌前,沉沉盯着妈妈一如往常的神情举止,戴翩泰不得不以
自身经验推断,虽然也只是寥寥无几的经验而已。定身术消失了,他的身体才能回复正常
。但换上妈妈的情况,他根本搞不清楚魅惑术是否已经失效,更不清楚她是否把刚才那个
糟糕事情忘掉了。

  『你有很多疑问……』魔王蓦地说道。

  「不是说好了不能随便说话吗?」戴翩泰立刻把声音压下来,深怕被妈妈听见一样。

  『呵~你放心好了,现在她应该不会听见我的说话……或者应该说,在她眼里我们已
是二人一体了。』

  「为何?难道那个法术的力量还没消退吗?」

  『不是,而是因为她吞下了我的精液,成了一个对我唯命是从的奴僕罢了。』

  「……这又是什么鬼玩法?」

  『就像之前所说的,我的精液是带有魔力的。所以,只要我把精液留在女人体内,她
们就会受到我的魔力支配。而跟阴道内射精的情况不同的是,吃下精液的效果比较弱,对
性的慾求也不会太强,这让她们能够保有部份自主意志。』说罢,魔王忙不迭的补充道『
我通常是让那些很会做家务、做饭的女生来担当这个部份,毕竟城堡太大,维持日常保养
的苦活太繁重,所以需要很多人手就是了。』

  听得眉头起皱了,戴翩泰也不知道消化得了多少「……所以我妈的情况是?」

  『你尝试给她发命令吧,那就知道效果了。』

  「那……」看着妈妈做饭的身影,戴翩泰壮着胆子说「妈,我今天不上学了。」

  话毕,妈妈切菜的动作停了,然后一脸严肃的拿着刀子转过来说「为何?刚才不是说
好了要上学去吗?而且你校服都换上了,为何又突然说不上学了?」

  「不不不!我只是说笑罢了!吃完早餐就会上学的了!」那个拿刀的样子,确实把他
吓得快要尿了。

  『咳咳咳咳咳!』这个情况魔王也看尴尬了,猛的以咳声遮丑。末了,他才急忙解释
道『我真的能感应到她跟我有魔力联繫的!对了,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差错!不然你再试
一次!对了,跟性爱肉慾相关的指令!只有这个一定不会出问题!』

  「唉~呀~」戴翩泰不屑的叹气。

  『真的!拜託再试一次吧!』

  「好吧。」没好气的应允后,戴翩泰默默的喊了一声「妈。」

  「怎么了?」她没回头的应答道。

  「帮我……吹一下。」要亲口跟妈妈说出这个,已够让他紧张冒汗了。

  「吹一下?」

  「嗯,吹一下。」

  「吹一下喔?好吧。」说着,妈妈满脸疑惑的抹乾了手,徐徐走到他的面前,深吸了
一口气,然后对着戴翩泰的脸吹下去「呼~~~」

  『噗~哈哈哈哈哈哈~白痴!白痴呀~』无缘无故被吹了一脸气,本来期盼蠢动的身
心一下子掉到冰点,加上魔王失心疯似的笑声,戴翩泰恨不得找个地洞活埋自己。笑到快
要断气了,魔王才乾喘着道『拜託!你要说便说清楚一点好不好~什么吹一下?笑死本座
了~』

  「这样吹吗?」吹完了后,妈妈一脸好奇的问道。

  「呃……」尴尬的当下,戴翩泰已被魔王的笑声烦死了,以致他无心快语的说「啐!
我是说帮我口交。」

  「喔,好的。」妈妈微笑答道。

  爽快答允了后,她神色如常的在戴翩泰的跟前蹲了下去,二话不说为他解开裤头。那
个动作之乾脆流畅,没有半分迟疑,彷彿这才是母子关係里应有该有的日常般。

  到此,如果只为了测试的话,那魔力的部份真的奏效了,效果更非常显着。但当看着
妈妈逗弄他软呼呼的阴茎,好让它回复雄风的时候,翩泰总觉得自己中了魔王的计,诱使
他和母亲再发生一次关係。不过这些都只是心里想法而已,毕竟,当阳具再一次被妈妈温
热湿润的嘴巴包覆起来后,他也没空想别的,只能任由自己再一次被这个横蛮霸道的温柔
乡主宰了。

  ——  分隔线  ——

  对于一大清早就被抠了两泡精液出来这事,戴翩泰是觉得很爽,但也累得要死。放在
以前的日子,他这个毒男死宅只是试过一次连打两次飞机的效果,也只是好奇试验一下罢
了。毕竟射精后再次勃起的疼痛感,已够让他这个怕痛的撸蛇却步。

  『只是两次便累成这样,你这个人类真的很没用呢~』没人的电梯里,魔王终于忍不
住吐槽『我就算状态最差的时候,也能同时跟百多个女人来一发呢~』

  「行了行了,你最厉害你最威武你最赛雷……」他挨在墙上没好气的回敬道。电梯门
开了,他仍是完全提不起劲,一脸垂头丧气的走着。虽然在魔王附身的加持下,阳具的敏
感度提升了,再次勃起的疼痛感也没了,但也不等于不消耗他的体力。

  走到大厦正门上了,迎面站着一个女生,对戴翩泰这个没精打采的样子投来了嫌弃神
色。

  「早~晨~」虽然很累,但他还是跟对方打了招呼。

  「你迟到了。要是再迟一点的话,连上学也会跟着迟到。」女生白他一眼,语调冷淡
的调侃道「你昨晚很晚回家是跑去做小偷了吗?今天还像个僵尸般的。」她是小海晴,留
一头短髮,明眸皓齿,活泼开朗,是个很惹人喜爱的女生,也是住在戴翩泰隔壁家的邻居
。小海晴跟他同年纪,上同一家学校,也是同班同学。

  「嗯嗯嗯。」

  「别敷衍我!我是在问你昨晚跑哪去了?为何这么晚才回来?」

  「跟妳无关吧。」

  聊天到此,小海晴明显在生气了,因此渐渐加快步伐走在前头。直至走到过路处等候
,她和他还是隔得老远的。而在这个晨曦洒照的时刻,一阵清风刮起来了,吹起了落在地
上的枯叶,也吹起了小海晴的校裙,让她浑圆浑圆的屁股和小熊图案的内裤一併暴露出来。

  戴翩泰当然看到了这个明媚春光,也看到灯号转绿之后小海晴头也不回的急步离开。

  『这个女生!这个女生!这个女生!』趁着四周没人,魔王竟兴奋不已的叫话起来。

  「啐~怎么了?」

  『跟她!跟她!跟她干干干!』

  「鬼才要。」

  『你这是什么话?那个穿小熊内裤的女生超级可爱的!完全对了本座的胃口呢!』

  「啐~但本人对男生完全没兴趣呢~」

  他跟小海晴不只现在是邻居、同学的关係,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或该说是青梅竹
马。自小开始,他们两家人已经毗邻左右,一家搬了,另一家也在神推鬼使之下搬到对方
的隔壁去。而他们俩更是从幼儿园开始已成为同学,然后是小学,现在是中学,难保将来
也会上同一所大学。

  他们俩小时候的关係非常要好,两小无猜的他们,不管是上下学做功课玩游戏打打闹
闹都是形影不离。但人长大了,处在各自的反叛期中,加上男女之间固有的天性使然,让
他们俩的关係在不知不觉间渐渐疏远。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关于大魔王转生到阴茎上的这档事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