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第二十一章 二女双飞

人妻美妇 夏日小说网 34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沉木
  ……

  双飞这种剧情的构思真的困难重重,我查阅了许多的小说,很难找到一段说
有真正意义上双飞的剧情,一般都是女女轮流完事,所以以后应该不会再构思多
女的剧情了,最多女女轮流吧,写起来真的头痛。

  ……

             第二十一章二女双飞

  我此时仍旧趴伏在师娘丰腴软绵的娇躯上,疲软的肉根依旧侵泡在她的蜜穴
裏,身体的肌肤与她温热的肉体紧密相贴,阵阵余韵之味滋润心头。

  女鬼清墨连身体都未翻转过来,扭曲着脑袋便攀爬上了我的后背,措不及防
间我的背部接触到了她冰凉的身体,耳边听到嘎巴嘎巴扭转脖颈的脆响声,吓得
我不禁战战兢兢颤抖,衹觉背脊划过凉飕飕的触觉,原来她正吐出小舌在我后背
丝丝舔滑,阵阵寒意间夹杂着独特的舒爽。

  也不知师娘是否睡着了,对清墨的行为置之不理,我衹得把头紧紧埋在她软
腻肥硕的乳球间,以防清墨吸走我的阳气。

  清墨似乎并没有想伤害我,在细心舔舐我的后背时更是将自己一对舒滑笋乳
在我背上磨蹭,乳肉被她自己的唾液弄得滑不溜秋,两团软绵中略带僵硬的乳球
贴在我的背部上下滑动,与此同时我的屁股也感受到了她冰肌嫩滑的耻丘,一大
片蓬鬆的阴毛正随着肉鼓鼓的耻丘缓缓抚扫在我的臀后,不时有几滴冰凉的淫液
流下。

  我静静享受着清墨无比温柔地侍奉,一时身心尤为舒畅,逐渐地也放鬆了对
她的戒备,不知不觉间我的肉根再次把师娘紧窄的蜜穴给撑开挤满,耳边又响起
了师娘勾魂的媚呼。

  「嗯~ 怎麽这麽快又硬了~ 妳还真不怕被师娘吸干呀~ 」

  师娘如此说着,又发情地扭动了下肥臀,令膣道内的褶皱肉壁酥酥麻麻地刺
激着我的肉根,一时爽得我说不出话来,直想腻死在她怀裏。

  但是人总是想寻求更大的慾望,我正慾挺动屁股肏弄师娘的肉穴,衹不过屁
股先翘到了清墨的腹股间,抵触到了她饱满的耻丘,待我再发力沉下屁股之时,
肉根这才在师娘的蜜穴裏摩擦。如今她俩一上一下将我挤压在中间,二女的肉体
是前拥后抱,一冷一热,不论我如何动弹,身体前后都会触碰到彼此私密的部位,
体会着二女上下相拥接踵而至的重重快感。

  师娘被我插得媚穴频频收缩,肥硕的乳房被我的嘴巴紧紧咬含。而身后的清
墨则不停地在用身体摩擦我的后背及屁股,我能够感觉得到她的小穴裏流出的淫
水愈发多了,粘稠得我的屁股湿哒哒的。

  衹是令我没想到的是竟听到了「啾啾」的亲嘴声,原来由于身高我本就矮她
俩一个头,她俩正好可以毫无阻碍地相互亲嘴,反倒显得我成了个被夹在中间多
余的肉垫子,我恨得牙痒痒,师娘刚才还说衹跟我一个人好的,就算清墨是女人
我也生出几分嫉妒之意,故而顽皮地在师娘的乳房上狠狠咬了一口,师娘疼得哎
哟一声,一巴掌打在了清墨的屁股上,我爽得不住闷笑,把我夹在妳俩中间,我
自然是挨不着打的。

  清墨委屈地说道:「姐姐,妳干嘛打人家的屁股~ 」

  师娘明知打错了人却故意说道:「打妳是给妳提个醒,不许吸这小色鬼的阳
气,不然我吸了妳的道行,明白了吗。」紧接着清墨的屁股又一声脆响。

  「呀~ 姐姐轻点儿~ 妹妹知道了~ 不会吸妳儿子的阳气的。」

  「什麽我儿子?」

  「不是姐姐说的他是妳儿子吗?」

  「哦,刚才见面的时候确是这般说的。」

  「那可不可以~ 让妳的儿子帮帮妹妹~ 妹妹的穴儿实在痒得难受~ 」

  「咯咯~ 看妹妹长得较为清秀,也会说出如此淫秽的话来~ 」

  「衹怪妹妹已有好些年没遇见过生人了,时间久了身子终究是寂寞难挨,还
望姐姐莫要笑话。」

  「这也对,那妳问问我这儿子,看他想不想要妳的身子,啊~ 嗯~ 花心的小
色鬼,一听到可以肏妹妹的身子~ 鸡巴又胀大了一大圈,把人家的穴儿撑得好满
~.」

  清墨柔情似水的凝望着我,当我侧过脸望去,衹见她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边
粉面,终究让人感觉有些阴森,不过当她别过眼眸,再将几缕散乱的发丝撩到耳
后根,一副小家碧玉我见犹怜的模样不禁让人怦然心动。

  她的红唇渐渐离得越来越近,这一回我没再闪躲,四片唇肉刚一交触,她滑
嫩的小舌便已迫不及待地破开我的牙关伸入到我的口腔裏,舌苔与我的舌头相互
交缠斯磨,毫不客气地发情吸吮我口腔裏的唾液。

  我忘情地与清墨缠吻,也吸吮着她的唾液,她的唾液活像是在炎热的夏季裏
吹来一股凉爽的风,沁人心脾,异常舒适。

  一时间挤在师娘蜜穴裏的肉根都忘记了抽插,也不知是不是师娘吃醋了,肉
壶故意用力将我的肉根发狠地紧缠,一时爽得我闷哼一声,「喔~ 」吐出了清墨
的舌头,我这才醒觉般蠕动屁股,再次狠狠地肏弄发情的师娘。

  清墨一时情慾难泄,但她亦不甘寂寞,转而调过头去换了个姿势,趴在我身
上将脸凑到了我与师娘的交媾之处,伸出舌头舔弄我在师娘蜜穴间进进出出充满
污秽之物的肉根,又以常人难以理解的姿势扭动着蛇腰,将自己淫液泛滥的阴部
扭到了我脸边的一侧。

  我自然是不能辜负妾意,脸庞迎上了阴毛浓密的阴部,忍受着又骚又腥的气
味,开始舔她娇嫩的阴唇,舌头绕着她的蛤肉蜜缝仔仔细细地舔了个遍。当舌头
破开肉缝钻入到蜜穴裏头之时,她穴中媚肉颤抖地一缩,溢出一丝咸咸的淫液浸
湿了我的舌头,我学着她刚才舔师娘的模样,捋直了舌头,像男人的阳具一样一
下一下地往她的蜜穴裏啄去,她似乎很是受用,一双精致的白皙玉腿盘缠上了我
的脑袋,蠕蠕而动的胯股迎合着我舌头的抽插而搐动。

  清墨的口技极为娴熟,当舌尖触及我的肉根时总是準确地舔滑到我的输精管,
让我不断回味着前射精的余韵,当含住我的睾丸时就会将其全部嗍入口中,又用
舌头绕着卵袋反复磨转,要命的是她还时不时将舌头触碰到我的后庭,一时冷不
防被她舔得浑身酥软发麻,而师娘也是被她弄得媚呼连连,直呼过瘾。

  「喔~ 妳们俩一个攻前一个攻后,美得人家魂儿都要丢了~ 」

  「那姐姐快些丢了吧,妹妹好想吃一吃大肉棒~ 」

  「咯咯~ 也难为妹妹了~ 不如姐姐陪妳一块吃~ 」

  言罢师娘又将我的肉根子狠狠套弄了几下,这才依依不捨地抽离身子。

  师娘离开我的怀抱后我便翻过身子仰躺在床,清墨和师娘一人一边曲跪在我
两腿左右,目光皆凝视在我高高昂起的肉根之上,狰狞的阳具暴露在空气中弥漫
着一股腥臭味,她俩对眸一笑,彼此的红唇同时吻上了我的肉根,四片柔软的香
唇包夹着肉根紧密地粘贴在了一起。

  此时的我自然是兴奋不已,痴痴地看着她们吃我的肉根,肉根在她俩的唇间
激动得频频勃动,享受着两张软滑小嘴彼此往复来回舔舐。虽说她俩默契无间,
可人总有贪婪的时候,冷不防硕大的龟头被清墨贪婪的小嘴给霸占含住,舌尖灵
巧地扫拨着我的马眼,大股晶莹剔透的津液从她的唇角流出,都顺着她的下巴滴
到了床上,顿时爽得我绷紧了屁股高高挺起腰部。

  而师娘也不去争,衹是将余下的半截肉根尽情地用红唇紧密爱抚,待清墨稍
一吐出龟头便迎了上去连同她遗留的津液一口吞下,更是将我的肉根深深抵触在
她喉咙娇嫩之处,一时间比插在她的蜜穴裏还要舒服百倍。她在吞含肉根之时一
双迷人杏目始终凝望着我,生怕我有一丁点不满意的地方,更有趣的是她头上一
对毛茸兽耳随着脑袋的摇晃而不停摇摆,无限的妖媚中略带丝俏皮可爱,万种风
情皆集于这充满韵味的美妇身上,实在叫人爱罢不能。

  我看着跪在身前的两位美人,体会着她们唇中冰火两重天冷热交替的快感,
莫名地有种美人在怀,天下我有的自豪成就。我开始坐起身子大胆地去揉捏她们
的乳房,左右手分别抓住她俩的一衹奶子,如捏面团一般尽情蹂躏着,双腿也不
老实地分别伸向她们的胯间,用两个大脚趾轻易地顶触在她们淫液泛滥的玉蛤间。

  还未等我有进一步的动作,她俩便已急不可待地扭转着臀部,将我粗大的脚
趾头当做了肉根含入了蜜穴裏,衹是脚趾头终归太短,难解她们蜜穴的饑渴。

  清墨原本煞白的脸庞竟也泛起了淡淡红晕,我知道她已如一衹发情的母狗,
衹要稍一触摸她的身体便会如饑似渴地向我扑来,我勾起了她的下巴,她便识趣
地坐到了我的身上,与我再次唇齿相融。师娘也不甘冷落地挤了过来,将一条滑
溜香舌钻入我的口中,一时间两条香舌同时侵入我的口腔内,活像两条灵活小蛇
以不同的方式舔扫着我唇齿间各个角落。我内心倍感满足,任由她们争前恐后侵
占我的身体,我则爽得逍遥快活。

  清墨终于忍耐不住,将滴着蜜液的玉壶凑到了我坚硬挺拔的肉根前,屁股缓
缓坐了下来,柳眉高高扬起,一脸极为满足的神情将我的肉棒尽根吞入她的体内。

  「喔~ 总算进来了~ 比想象中还要粗大。」

  我的肉根才一进入她的身体,便感觉到一股冰爽的凉意袭来,冰冷的肉腔冻
得我滚烫的肉棒无比爽快,衹是遇上这种特殊的体质不能让其一直凉爽下去,我
担心冷得过头会熄灭我体内的浴火,当然我的担心也是多余的,因为下一刻她就
开始疯狂地耸动那纤柔的腰肢,淫靡的蜜壶贪婪地套弄着我的肉棒,我亦挺起腰
部迎合着她,冰冷的肉腔经过反复抽插逐渐变得又暖又热。

  「啊~ 身体变得热烘烘的了,仿佛又重塑了血肉。」

  清墨知道自己已经霸占了我的肉根,不能将师娘给冷落了,她掰开师娘一条
白皙大腿,上半身钻入师娘的腿间去舔舐她的小穴,而师娘则双手缠住我的脖子
与我激情热吻,我又卖力地肏弄着清墨的蜜壶,魔爪抓住师娘的乳房肆意揉捏,
彼此间三具白乎乎的胴体相互缠绕得难解难分,互相给予着彼此快感,也同时享
受着彼此带来的快感。

  久逢甘露的女人慾望无比旺盛,清墨仰骑在我身上忘情地扭动着屁股,势要
将我的龟头戳遍她腔膣内的每一个角落,不留余地刮磨她每一寸骚痒媚肉。我配
合着不断挺臀耸动,挤窄的腔膣套弄得我酸麻无比,快感在不住攀升,差点慾阳
精大泄。

  在狠抽猛耸近百下后清墨娇啼一声,她的臀部大幅扭动,蜜穴紧紧咬住我的
肉根转圈一样拖拽,就差没把我的肉根子给弄断了。

  师娘见清墨高潮后也没有推开她的身体,而是像一衹发春的紫貂伏趴在清墨
的身上,臀后一条长长的尾巴随性摇动,这样一来她俩的身体交叠在一起,彼此
的耻丘相互紧贴,淫汁四溢的蛤口紧密相连,合在一起的大片乌黑阴毛遮掩其中,
一大一小的肉臀堆叠在一块。原本这一幕就看得我血脉喷张,没想到师娘竟然将
她自己股间蜜穴和清墨的蜜穴同时用纤细玉指扒开,两个幽深粉嫩的肉洞一同展
现在我眼前,旦听师娘柔声唤道:「想要哪一个?」

  我紧张得颤声回应:「两……两个……我都要!」

  充满兽慾的我迫不及待地寻着师娘的肉穴插了进去,师娘媚呼一声:「嗯~
太贪心了可不好~ 」

  我美美地细品一番后又将肉棒从师娘的蜜穴裏抽离出来,说道:「是妳让我
选的」。言罢又对準清墨的肉穴插了进去,没想到清墨娇嫩的肉腔裏缠住我的肉
棒微微紧缩起来,她竟然没有因为泄了身子昏睡过去,而是接话说道:「小公子
选得好~ 喔……有野心的人才能成大事~ 」

  当我再次插入师娘的肉穴时师娘才回道:「呀……轻点儿……小小年纪就想
三妻四妾了~ 日后还不知会糟蹋多少良家妇女~ 」

  清墨回道:「怎麽就糟蹋良家妇女了,嗯~ 又来~ 衹要不是强迫所逼,彼此
妳情我愿的,女人不也舒服得要死要活麽~ 喔……我看姐姐就是想肥水不流外人
田,给自己儿子肏得这般快活~ 」

  「他不是我儿子~ 是我相公……啊~ 相公……明白吗~ 妳这妹子~ 姐姐看错
了妳~ 」

  「嘻嘻!哪有这麽小的相公~ ,姐姐就是想藏起来吃独食~ 这麽大的鸡巴~
嗯……谁不喜欢呀~ 」

  她俩妳一言我一语,而我便来来回回在她俩蜜穴中反复抽插,大起大落间肏
得她俩的娇躯此起彼伏,娇喘声不绝于耳,就算是这样她俩也不忘各抒己见唇舌
相争。

  当我插了数十记后师娘似乎生气了,衹听唰地一声,她的紫色长尾绕到我的
屁股后面,由下而上快而準地插入到了清墨的蜜穴裏,清墨冷不防呀地一声绷直
了身体,衹得紧张地瞧向我,生出怯意柔声唤道:「小公子救我~ 」

  而我当然不会去惹师娘生气,自顾自地将肉根肏入师娘紧窄的蜜穴裏,再将
龟头摩擦着子宫媚肉狠狠搅动一番。

  师娘柔声颤道:「啊啊啊……好舒服……看妳还敢不敢跟姐姐贫嘴了~ 怎麽
样~ 这毛茸茸的尾巴插在小穴裏也很是受用吧~ 咯咯~ 」

  清墨娇喘道:「不要,不要动了,小穴被越插越痒,好生难受,姐姐莫要再
捉弄人家了~ 」

  师娘嗔道:「呵呵~ 这回知道求饶了,害怕了~ 可我偏不放过妹妹~ 」

  师娘将她的耻丘像磨磨盘一样斯磨着清墨的耻丘,紫色的长尾绕在我臀后扑
哧扑哧地抽插着清墨的蜜穴,清墨的四肢已被师娘缠得死死的,连嘴巴都被师娘
的红唇给堵住,衹能够从琼鼻中发出似痛非痛的闷哼声。

  我半蹲着身子,就像扎马步一样从后面环抱住师娘的肥臀,衹不过她扭来扭
去的臀部弄得我的肉根在抽插之际几次三番从她的蜜穴裏滑脱。

  师娘的尾巴不像人体的肉根这麽容易滑润,我明显看到清墨隆鼓的阴阜被插
得红肿,两片充血的阴唇已是向外翻开,原本泛滥的淫汁被毛绒的尾巴黏得干凈,
如这般玩法怕是终究会要了清墨的性命。

  虽说看起来有些残忍,但也用不着去同情,毕竟她是个女鬼,我能做的衹有
卖力地去肏弄师娘,也许待师娘泄了身子后会停止对清墨肉体的摧残。

  可师娘此刻已像是妖气散发,任我如何去肏弄她细窄炙热的蜜穴,肆意揉搓
她丰满软绵的乳肉,大力撞击她肥硕挺翘的后臀,甚至拉住她的尾巴来拖拽肉臀
的迎击,她依旧不依不饶地用尾巴前端在肏弄清墨的蜜穴。

  唯一的变化是随着我愈发加速的狠抽猛耸,她才渐渐鬆开了清墨的嘴唇,大
声淫蕩的呻呤起来。

  「啊~ 好美~ 弄的我好舒服~ 快被睿儿的肉棒子干死了~ 继续肏我~ 再狠一
点~ 啊~ 使劲肏~ 就快来了~ 啊啊~ 」

  没想到师娘一时爽得过头,竟把睿儿的名字随口说了出来,不过我也不怪她,
衹是心裏头难免有些难过,毕竟此时是我李二申在玩弄她的身体,而她心裏却想
着别的男人,我一时兴起将错就错地说道:「没想到小鸾这麽喜欢睿儿的大肉棒,
以后睿儿要天天肏妳的肉穴,肏得小鸾下不了床。」

  师娘听到我称她为小鸾后激动得媚穴频频收缩,皱壁上密密麻麻的肉粒阵阵
蠕动,层层缠磨得我的肉根酥酥麻麻,柔柔的声音颤道:「我的好睿儿……好相
公……小鸾每天都要……都要妳肏……我都是妳的……喔……」

  我发觉师娘已经到达了高潮的边缘,肉乎乎的臀部正在不住颤抖,衹是她还
在强行忍耐着,为的是让我这个假冒的睿儿多肏弄几记她发情的肉体。

  我抚摸着师娘如丝缎般滑腻的肉臀说道:「小鸾的屁股实在太大了~ 」

  「嗯……睿儿难道不喜欢屁股大的女人麽~ 」

  「喜欢~ 喜欢得紧,摸起来又软又滑,肏穴时这臀肉更是挤压得睿儿的鸡巴
紧密严实。」

  「啊……睿儿喜欢就好……我……我真的快不行了……啊……啊……啊……
睿儿!睿儿!睿儿!」

  辛亏这方圆数裏没有人家,否则定会被她的淫叫浪嚎之声给吸引了过来,随
着师娘多次高声呼喊睿儿的名字,臀肉是一浪一浪的抖得厉害,之后颤抖的臀肉
如滑嫩的豆腐一般阵阵出搐抖动,总算是泄了身子,夹住我肉根的鸡肠腔膣如小
嘴一般在吸吮我的龟头,一股滚烫的热液浇灌在我的龟头上,慾仙慾死的快感令
我冷不防与她一同达到了高潮的巅峰。

  在射精的同时我感觉到师娘的小穴有股强大的吸力,而她此刻浑身冒着黑色
浓雾,这黑雾比之前的更为浓郁,几乎充释了整个屋子,肉穴的吸劲也尤为凶猛,
好似整个身体都要被她吸噬殆尽。

  师娘银牙紧咬,字字吃力地说道:「啊~ 申伢子快走~ 快走~ 师娘要控制不
住自己的身体了~ 」

  我瞬间想起了之前师娘把男人吸成干尸的情景,吓得额头直冒冷汗,奈何我
哪能挣脱得掉,,过于粗胖的肉根密实地插在狭隘的腔膣内难以分离,而她穴内
那股强劲的吸力始终不减。

  眼看着师娘的妖气愈发强盛,视觉几乎被黑色雾气遮蔽,衹觉我的肩头一记
吃痛,身体猛地被击飞离床,屁股重重摔在地上,总算是有惊无险躲过一劫。

  在黑色雾气之中我已看不清床上的情形,但听清墨一声低鸣惨叫,一道白色
光雾融入黑雾中飞升化开,且留下简短的语句「谢谢妳」,之后所有雾气尽数消
散,床上衹剩下师娘一人慵懒地酣睡着,好似今晚的一切从未发生过。

  我拍了拍屁股,擦掉粘在身上的尘土,卧在床上抱着师娘一同睡去。

  当我第二天醒来时发现师娘已不在屋裏,我大声呼喊了几声,本就破碎不堪
的木门吱呀响起,师娘步入了屋内,而让我始料不及的是蛇妖芯瑶竟然跟随其后,
更令人吃惊的是那十恶不赦的恶童土匪也跟了进来,他人虽不大,可一双贼溜溜
的眼睛正盯在师娘的屁股后面看。

  顿时我不明所以然,衹见芯瑶一脸嫌弃的神情说道:「快点穿衣服,带我们
去见绿漪。」

  「谁」

  「听不懂吗?就是妳所谓的绿漪娘娘!」

  我这才恍然大悟,他们这是要帮我去讨解药,我望了望师娘,见她也没说什
麽,看来他们早已商量好了一切,衹等我睡醒了带路。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这大白天的她不会现身的,要等
到夜裏子时才行。」

  芯瑶不满的说道:「什麽!妳怎麽不早说!」

  我一脸茫然地回道:「妳也没有问过我呀。」

  恶童接话说道:「姐姐不要急,再过两个时辰天就黑了,不如咋们在此地游
山玩水一番,妳看……」

  「滚!」

  「好嘞,我这就滚!」

  被芯瑶呵斥后恶童就出去了,等我穿妥衣物师娘便拿了衹烤熟的野兔给我吃,
我看师娘对昨晚的事衹字不提,也许是芯瑶和恶童土匪在这裏的缘故,我也不便
开口去问。

  当夜已入半,我们四人一同走上了去绿漪娘娘的山路,走路时我根本与师娘
走不到一块,芯瑶总是形影不离地护在她身旁,倒是这恶童土匪有意无意与我拉
近关係。

  恶童矮我一个头,与我并排走路时就像看大哥哥一般望着我说道:「喂!妳
怎麽称呼?」

  我瞥了他一眼,对他毫无好感,也不想结交这种草菅人命之徒,冷冷说道:
「李二申」。

  恶童说道:「妳可以叫我萧都尉。」

  我充满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就妳?萧都尉!」

  「就是爷爷我!」

  「切~ 一个土匪头子。」

  「我以前本来就是都尉,别觉得我看起来很年幼,其实我年岁已近百了,想
当年也是在官场叱 诧风云的人物。」

  「那妳怎麽当了土匪?」

  「改朝换代了呗,爷爷我带着一批手下落草为寇,自得逍遥快活。」

  「那妳近百岁了怎麽还这麽点大?」

  「那是因为我修炼的一种长生功法,这个自然不能和妳细说,反正我的厉害
妳也是见识过的。」

  我叹道:「如今这世道,真是妖魔鬼怪各显神通。」

  「此乃道法自然,无为而治。顺应天命,随心所慾。」

  「被妳这麽一说,搞得当土匪的都成了好人。」

  「这个当土匪并没有好坏之分,人这一生嘛,怎麽逍遥便怎麽活,小兄弟,
要不要与我一同快活?」

  我靠!搞了半天他是想拉我入伙,我白了他一眼,不再搭理他。

  恶童又说道:「怎麽?瞧不上我萧都尉?」

  我也不去瞧他,管他有没有生气,反正师娘就走在前头,量他也不敢把我怎
麽地。

  「妳若是愿意上山,就让妳做我的二把手,怎麽样,这待遇不错吧。」

  我回了一句「滚蛋!」

  「好小子,那不如这样,以后抢了女人先让妳挑,妳看成不?这回真的不能
再让步了。」

  我如果会武功真想现在就宰了他,搞不明白他是年迈的老糊涂还是年幼无知
的小屁孩,衹能够脚步生风,不与他同流合污。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妖色媚鬼】第二十一章 二女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