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夜回魂】(第四章)

性爱技巧 夏日小说网 12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母夜回魂】(第四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皇箫
2021/6/18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1337

  离开后我先是去了一趟公司,找来公司的会计询问他公司账上还有多少能够
动用的现金,然后得到了一千五百万的数字。

  「这么多?」我自己也吃了一惊,「我说的是能动用的,不是指现金流。」

  做实体业,尤其是传统的制造业,现金流都是很大的,不过这些账户上的钱
大部分都并不属于公司,可能过不了几天就会转走打到上游公司去,然后又有新
的资金从下游流入,所以这些钱可不能乱动,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那么除了找
银行贷款周转外,就只能等着被人告到破产了。

  「黄总,这就是公司现在账上的纯利润,完全躺在银行里不动的,我之前跟
您汇报过这件事,您说回去再考虑考虑。」会计说道。

  啊,是这样吗?

  我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虽然公司发展得很快,不过我一直还是小富
心态,也没有想着立马去大幅扩大自身的规模,只是拨款加了几个厂房,要是换
个会做生意的,这会儿早都已经开始成立集团进军房地产了。

  再加上前段时间新婚燕尔,最近又被这些聚会拖着,结果我也忘了这回事,
现在想想这么多钱放银行放着好像是不太合适。

  「行,我知道了,这两天我就给一个方案出来,到时候这笔钱就有用武之地
了。」打发走会计,我还是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和乔大哥一起弄手机,毕竟对这一
块我完全是个新手,就只知道市场确实很大,不过对于方案到底是否可行,利润
能有多大,都没有什么概念。

  我的公司我是完全控股的,倒不如说根本就没有上市,投资人也只有我自己
,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董事会,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就可以完全拍板做决定。

  回到家的时候云烟已经做好饭菜了,子豪也已经放学回到了家中,都在等着
我回来吃饭。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因为我没有打电话说不回来吃饭,所以云烟她们
没有先吃,结果我自己没注意时间,到了六点多才回来。

  「不好意思,今天公司有点事多忙了一会儿,先吃饭吧,都饿了吧?」我一
边说着,一边脱掉了外套挂到衣架上,天气已经转凉了,距离子豪开学都过去两
个月了,现在都已经十一月了。

  子豪听到外边的动静,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的时候正好和我对上了
一眼,然后他立马就把眼睛移开了。

  我也感觉有点尴尬,毕竟前几天才撞见他做那种事,当时还脑子一抽说了一
堆说教的话,现在想起来也太尴尬了,直接假装没看见不就完事了吗,我又不是
他爹,管他这些干什么?

  「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吃吧,不然一会菜该凉了。」云烟已经盛好饭端
出来了,我也回过神来,快步走过去在主位坐了下来。

  「说起来,子豪你是不是快期中考试了?」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上
次月考考得好像还不错吧?」

  「……嗯,下个星期考试……」子豪含糊地应了一下。

  「好好复习,你爸妈知道了肯定也很开心。」r

  然后话题就被聊死了,这个孩子真是话太少了,虽然有问必答,但是不问那
就真是一句话都没有了。

  无趣的我只能转向云烟,和她聊了起来,不过很可惜,云烟基本也是除了买
菜丢垃圾一天到晚不出门的,没事在家的时候就是看电视玩手机,看的那些电视
剧我也不会去看,所以和我并没有什么太多能聊的话题。

  一顿晚饭很快就结束了,子先吃完就回房间学习,我到书房打开电脑,没事
做只好又打开乔大哥给我的项目书,仔细看了起来,不时还去网上查一查是不是
对的。

  晚上云烟向我求欢的时候我提起精神和她做了一次,没能让她到高潮,最后
用手帮她去了一次。

  现在我基本没办法在一次之内让她高潮了,或许是夫妻之间相处太久,彼此
太过熟悉减少了做爱时的刺激感,即便是我最努力的深插云烟也可以轻描淡写地
接下,只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这让我很有些挫败感。

  如果不用手的话起码得来两次,还得依靠第二次自带的延时buff才能勉
强满足云烟,不过连续两次对现在的我来说有些吃力,第二次的勃起和第一次之
间起码得间隔十分钟,这还是云烟不断努力按照我的指示挑逗我的情况下。

  更让人难过的是即便我费尽全力满足了她一次,等到晚上她还是会做春梦,
然后在梦中到达高潮。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反正不管我满不满足她,她晚上都要做梦自己满足自己的
,那我干脆只顾自己爽就算了,还不用那么累。

  我还试过晚上熬夜不睡觉,等云烟睡着后一直观察她。

  一般是在晚上一点才开始,云烟会突然开始面色发红,呼吸变得急促,身体
不自然地扭动,手往下试图挡住自己的私处,就好像我在用手玩弄她的小穴时一
样。

  然后过了一会儿,她就会开始全身往里缩,两条腿紧紧合拢,身体崩得紧紧
的,等到自己没力气后又开始放松,两条腿也慢慢打开,之后突然一下,全身又
一次绷紧。

  看着简直就好像在真的做爱一样,这梦太过真实了。

  然后她就会慢慢陷入其中,脸上的表情又是害羞又是陶醉,最后到达高潮。

  我试过在途中叫醒她,不过除非她到达高潮,不然我不论怎么喊她她都没有
回应,而一旦高潮,她就会一喊就醒,然后茫然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回过
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又做梦了。

  最近这个状况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加严重了,有时候一晚上要在梦中高潮
两次,三次甚至四次,五次……

  第二天早上她才会非常疲惫地爬起来,她说在我第一天离开家去参加晚会的
时候她就一晚上去了五次,直到我回来,这种情况才变好一点,一晚上降低到了
一次,但是现在又慢慢多了回来。

  这种情况太不正常了,很明显不是网上所说的欲望积压得不到释放之类的狗
屁话,如果不是身体问题的话,更大概率是因为有鬼闹事,而且我们家还正好有
一个恶鬼。

  云烟说我不在的第一天她就开始出现这个症状,我回来之后得到了缓解,很
显然是因为我的阳气镇压了恶鬼让她不能全力施展,之后我的阳气慢慢泄掉,恶
鬼一下子又变强了……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大师,虽然不知道这鬼是怎么跑出来的,但是我基本已经
可以肯定是她在闹事了。

  第二天联系大师,他却说他最近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要忙,我这边还危及不
到人命,那边都快死人了,让我忍几天。

  可是一想到家里有恶鬼作祟,还害得云烟现在一天到晚深受其害,睡也睡不
好,只能白天在客厅补觉,身子都虚弱了不少,我就急得不行。

  乔大哥又来问我考虑得如何,我也懒得再考虑了,昨天晚上回来后我仔细看
了许久也没发现什么问题,这完全就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反正我账上那些钱都
是我的,躺着也没用,就算全赔了,我也输得起,底子依然还在,于是直接拍板
表示同意了。

  乔大哥自然是高兴得要请我吃饭,我心里有事,便婉拒了他。

  今天是周五,子豪在学校上课,云烟在家补觉,我不想打扰她,便一个人跑
出来走走,然后随便溜达便溜达到了子豪学校边上的一条街道。

  现在还是上午十点,街上没什么人,学生没放学,上班族也还没午休,街上
看着空荡荡的。

  突然我眼尖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是一个穿着打扮很精致的女人,拿
着包有些犹豫地站在一家旅店门口,然后一只手伸出来扯住了她的胳膊,把犹豫
的她一把扯了进去。

  我一下子没有想起那个女人是谁,但是扯她胳膊的那只手我倒是注意到,对
方身上的袖子就是子豪学校的冬季校服。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我也没有细想,直到又往前走出了老远才突然反应过来
,刚才那个女人不就是子豪的班主任曲老师吗?

  虽然没看到脸,但是那件衣服和我第一次送子豪去报名的时候见到的一模一
样,而且打扮得那么精致,很符合曲老师留给我的印象,这是一个很注重自己外
貌的女人。

  大白天的去旅店,除了开房还能是干什么?

  可是那个对象很明显不会是曲老师的老公,也就是我在晚会上看见的赵大哥
,赵大哥因为和我一样内向的表现让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之后加了微信偶尔也
会聊一聊。

  可是那个拉住曲老师胳膊的手穿的可是校服,赵大哥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和自
己老婆在大半天玩这种「师生扮演」的play的。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曲老师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居然还是自己的学生?

  我下意识想跟赵大哥说这事,不过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样不合适,且不说我
一个外人去掺和人家的家事,我跟赵大哥还没熟到这个地步。我如果和赵大哥报
告了这事,这两个闹起来了我肯定会被记恨上,到时候对子豪在学校的生活肯定
也会有影响。

  这件事就假装没看见吧,毕竟跟我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而且我还没看见那
个女人的脸,并不能确定对方一定就是曲老师,虽然我有九成把握那就是,不过
此处还是当做真的不知道吧。

  因为看到了有趣的事情,我就又溜达回了家里,这时候已经到中午了,云烟
也睡醒了,我回家时她正好起床洗漱。

  看着刚刚起床披头散发,面上透露着一股子慵懒诱人表情的云烟,正好子豪
又不在,我忍不住想上去和她来一发,不过念头一下子转到了云烟晚上做梦的事
情,兴趣一下子消了大半。

  再看看云烟现在的表情,虽然刚睡醒,但是眉眼间却带着一股春意,眼睛仿
佛能滴出水来,看到我回来还用娇糯的语气问了一句我去哪了。

  看起来像是刚刚又在梦中得到了极致的满足一般。

  我总有一种自己被绿了的憋屈感觉,可是说到底云烟也并没有出轨,只是做
梦而已。

  我问过她做梦具体是什么样子,她支支吾吾地说不上来,只说一醒过来就全
忘了,只记得好像是在和我做爱。

  我猜她撒了谎,梦里和她做爱的人十有八九不是我。

  可是我记得新婚那晚过去后,早上起来时看见床单上有鲜血的痕迹,云烟腿
脚也有些不便,而且云烟对于做爱态度的转变还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从一开始
的害羞到后面的慢慢沉迷,很显然她在之前也不会有什么前男友一类的。

  至于说子豪……

  我虽然不愿往那方面想,不过这也算是一种可能。

  子豪和云烟独处的机会不多,如果真有发生什么,那也只能是在我去晚会的
那几天了,可是那时候云烟说她晚上睡觉都会锁门,话里话外的语气对子豪还是
有些防备的,她没理由骗我。

  那么果然还是那个女鬼在作祟吗?

  也不知道大师什么时候能够有空。

  而且大师不是说这女鬼天天和子豪待在一个房间会越来越弱吗?我怎么感觉
比以前更强了?而且她到底是怎么从房间里出来的?

  我来到子豪的房间门口,仔细观察起大师贴在上面的符,写的什么我自然是
看不懂的,可是那符贴上去之后确实是立马就见效了,所以应该不会是符本身的
问题。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这符似乎……掉下来过?

  我精神一振,仔细端详起来,这张符我依稀记得当时大师往房门上一拍,也
没用胶布什么的,直接就严丝合缝地紧紧贴在门上了,可是现在它似乎翘起了一
个角,四条边上也没有完全贴住。

  我试探着用手去掀了一下,结果发现这张符现在好像是被双面胶黏上去的。

  啊这……

  我一下子明白了,大概是子豪好奇或者不小心把门上的符弄下来了,然后又
贴不回去,怕被发现所以才自己用双面胶重新黏了回去,结果就导致了门上的符
失效了……

  发现了问题的存在后我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果然是女鬼跑出来了,然后
在云烟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来报复。

  太好了,还好只是女鬼,我还以为是云烟出轨了呢。

  我摇摇头甩开这个荒唐的想法,掏出手机给大师打电话。

  「喂?黄老板啊?有什么事吗?」大师轻佻的声音传来。

  「上回和你说的,我刚刚发现我家次卧门上那张符被小孩弄掉了,然后他自
己拿胶布重新粘回去了。」

  「啊……那难怪……」大师有些无语地说,「可是这符是一次性的,这样就
已经不能用了,我手上现在也没有存货了……」

  「大师啊,你上次不是说有三张吗?」我连忙道:「我可以加钱!」

  「不是钱的问题啊,那三张我早就用了一张,你那用了一张,最近我处理另
一笔生意的时候又用了一张,已经没了啊。」大师为难地说,「只能另想办法了
。」

  「那大师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放心,我不会见死不救的……」大师沉吟了一下,「这样吧,我现在去你
家,你方便来接我一下吗?」

  我忙道:「方便,方便,我这就来。」

  说完,挂掉电话,跟云烟招呼了一声,就下楼开车去了。

  见到大师的时候我还吃了一惊,大师不知道为什么把那假胡子摘了,还戴着
个墨镜,一副社会人的样子。

  「那胡子是假的,我师父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人家看我年轻不一定会信我
的本事,不过既然已经是熟人了,我也懒得装了,是不是很吃惊?」大师自信一
笑。

  我心中吐槽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那胡子是假的吗,表面上还是装的一副「
原来如此」的表情。

  「那这墨镜……」

  「呵呵……」大师别开脸,不想提这个话题。

  我注意到墨镜没遮住的地方貌似有些乌青,像是被人在眼睛上来了一拳。

  「大师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心理感叹着,我驱车把大师拉回了家。

  因为我提前和云烟打了招呼,没有再发生上次那样云烟只穿一件衬衫出来迎
接的事。

  「阴气有减轻,看来确实有效果。」大师一进门就说,「阳气旺盛了不少。

  我倒是感觉不太出来。

  「可是……」大师皱起眉头,快步来到次卧门口,「不对劲。」

  说完,他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女鬼不见了!」大师回过头宣布。

  「啊?」我一怔。

  「次卧里现在反而是阳气最重的地方。」大师又嗅了嗅,然后表情诡异地说
:「这小伙子阳气还真是旺盛。」

  我联想到那晚上看见子豪自发电的样子,表情也有些微妙,只有云烟有些茫
然。

  「主卧……也没有……」大师又来到主卧,「不过阴气确实还在,就好像…
…」

  「就好像?」我问道。

  「就好像这女鬼平常住在这里,但是现在出门了一样。」大师表情诧异地说

  「出门?」我也一副理解不了的样子,「这大中午的,女鬼出门?去买菜吗
?」

  「呃……」大师也觉得离谱,于是便掏出一个罗盘,嘴里念念有词地算了起
来。

  「没错,确实是出去了,就在东北方向。」大师肯定地说。

  我看向大师指着的方向,那边大概是子豪学校的附近,好像正好是我刚才走
过的那条街道。

  「啊这,那是不是可以在大门上贴一张符,这样那个女鬼就回不来了!」我
突然眼睛一亮,说道。

  「对啊!黄老板你可真聪明!」大师一拍手,「而且让鬼不进门比不出门可
简单多了,根本不需要我那种符,普通的门神都足够挡住普通的鬼怪了,我给你
现画一张,绝对可以把她挡住!」

  我这房子买了还没多久,还没在这里过过年,所以也没有贴过什么对联福字
之类的,不过现在突然贴个门神是不是怪怪的,人家还以为我们提前过年呢……

  不过这种都只是小问题,和女鬼的事比起来那就差太远了。

  于是大师掏出红纸和笔墨,也不知道他那小包里都装的什么,而且这张红纸
感觉质地很不错,掏出来的时候是折起来的,摊开后居然没有出现折痕,像是丝
巾一样。

  大师大笔一挥,然后一通操作,一张门神就出炉了。

  「呃,大师,你确定你画的这是……门神?」我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来这东西
是个门神。

  别说门神了,人形都看不出来。

  「哎呀,样子无所谓的啦,重要的是我的法力,法力懂不懂啊?」大师大概
也觉得自己画的门神有点离谱,面上不太好意思:「贴出去吧!」

  「这东西贴出去……」

  算了,看大师脸色不怎么好看,而且看他这水平让他再画一副估计也好不到
哪里去,比起外边买的好看的,应该还是这大师亲笔绘画的丑的更有用一点。

  于是我便把这玩意贴到门外去了。

  真是辣眼睛。

  我估计这玩意能把晚上回家的邻居们吓到以为见鬼了,不过好在我住顶楼,
除了对门的人也不会跑到这一层来。

  「行,搞定收工!」大师拍拍手,看向我。

  我知道他想要钱了。

  上一次没给钱就让大师帮了个大忙,这一次不给也说不过去了,而且得多给
一点,可是今天这还没见效呢,让我现在就给我又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见我这个样子,大师嘴角一勾,说:「看你这样子,是不是怕没效果?」

  我被拆穿了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修炼法门,可以帮你开天眼,你坚持练上一段时间,
如果有天赋的话你很快就能看到阴气和阳气了,继续练的话看到鬼的影子也不难
,练得越久看得越清楚,像我这个层次的,看清鬼怪的样貌也不难。」大师说,
「这样你就能看到那个女鬼还回不回得来了。」

  还有这种操作?

  谁还没个中二病呢,是个男的都幻想过自己能拥有超能力吧?

  于是我心甘情愿地交钱了,算上上次的,这次直接给了十万,然后换到了开
天眼的法门。

  大师摆摆手离开了,也没让我送。

  「走了?」听到动静后云烟出了卧室,刚才她怕出现什么鬼怪之类的所以躲
起来了,现在才敢出来。

  「嗯,那个女鬼出去了,大师帮我们画了一张门神贴外边,那女鬼就回不来
了,你再也不用担心女鬼晚上骚扰你了。」我说。

  「啊……」云烟表情复杂,也不知道那是高兴还是担忧,这么感觉还有点不
舍的样子?

  我没去多想,感觉肚子有点饿了,这才发现时间已经到两点了,刚才一直忙
,都没来得及吃饭,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都。

  云烟赶紧去做饭,我则在沙发上看起了开天眼的法门。

  点燃大师留给我的香,然后保持十厘米的距离一直死死盯住香燃烧的地方,
让烟熏自己的眼睛,不能移开,尽量少眨眼,持续到一炷香烧完。

  啊这……听起来感觉好难受的样子……

  吃火锅被烟熏到眼睛都够难受的了,这要直接近距离让香的烟持续熏眼睛,
还要持续一炷香的时间……这会把眼睛烧坏的吧?

  可是这样一个有趣的机会在眼前不去试一试有点可惜了,今天下午试一试吧
,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停住,一次的话应该问题不大,去医院也来得及。

  云烟的饭也做好了,我便来到了桌前飞快吃完了饭,一是肚子饿了,二是等
下有事要做。

  吃完后我和云烟说了声有事要在书房忙,让她不要打扰我,然后看她有些困
便又让她再去休息一下。

  之后我便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拉上窗帘,在书桌前点燃了一炷香。

  还挺香……

  烟也不怎么大,很轻很轻的一缕,而且这烟居然是青色的,怪好看的。

  我把眼睛往前靠,保证了十厘米的距离,同时让烟能够飘到我的眼中。

  稍微有点熏……流眼泪了,不过还能接受。

  我强忍着去擦眼睛的冲动,死死盯着香,只有在实在忍不了的时候才用力眨
眨眼睛,估计我现在都已经泪流满面了,视线也有点模糊,只剩下青色的烟了。

  每次眨眼的时候我都感觉到一股微微的热流被我的眼皮均匀地涂抹在眼球上
,然后慢慢往里渗透,整个眼眶都暖暖的,很舒服。

  一炷香很快就烧完了,我按照大师说的,在等到最后一缕青烟飘完后闭上眼
睛,然后感受热流在眼睛上的流动,直到消失。

  再睁开眼睛,我发现眼前的世界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这炷烧完的香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我移开视线,发现房间里到处都弥漫
着白色和黑色的气流,白色的数量远多于黑色。

  书房里的黑色主要集中在书桌前,在桌面上和椅子上,其他地方很少,只有
一条淡淡的黑色痕迹从门口延伸到书桌前。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阴气?

  然后这些黑色的,是不是就代表那个女鬼从门口进了书房,然后来到了书桌
前待了一会儿?

  我一阵狂喜,居然真的成功了,难道说我非常地有天赋吗!?

  我把其余的香视若珍宝地收起来,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练习开天眼。

  出了书房,发现云烟在卧室休息,这次她睡得很安稳,看来那个女鬼真的不
在了。

  我开始留意房内的阴气,客厅里的阴气比书房多得多,主要集中在沙发,电
视机前和餐桌上,我顺着阴气走,发现厕所里也不少,厨房也有,阳台不多但是
依然有。

  这鬼真是……把这当自己家么?

  我无语地又走了走,发现主卧里反而不多,只有一点点淡淡的黑气,这让我
有些奇怪,难道女鬼不是跑到我们房间来骚扰云烟的么?

  云烟身上似乎也有淡淡的黑气,这或许是女鬼骚扰她留下的痕迹。

  我又来到次卧,一进门就吓了一跳。

  难怪当初大师反应那么大,这整个次卧的黑气比外边全部加起来都多。

  而且根据大师所说,这还是已经减弱很多了的情况。

  同时房间里的白气也很多,这一应该都是子豪留下的阳气。

  黑气主要集中在子豪的床上,书桌前和书桌下也有不少,然后是四面墙上,
尤其是墙角,我不由自主想象出一副一个女鬼被子豪身上的阳气吓得缩在墙角瑟
瑟发抖的样子。

  话说这女鬼是每晚和子豪同床共枕吗?这床上的阴气也太多了吧?

  不过女鬼应该是惧怕子豪的阳气的才对,也许是白天等子豪去上学了,她才
来到子豪床上补觉……话说鬼需要睡觉吗?

  这时候我眼前的黑白气流开始变淡了,我感到眼前有点花,脑袋也有点晕,
然后就看不见这些气流了。

  这是不是法力耗尽了啊……

  看来还是要努力练习才行啊。

  不过在知道确实有效果后,我现在已经是干劲十足了,要不是每天只能用一
炷香,我直接24小时除了吃饭睡觉都可以在这看香!

  因为有点晕,我来到了卧室里,躺在云烟边上,很快就陷入了梦乡,而且睡
得很香,就好像是干了很累的活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一样爽的不行。

  醒来的时候已经五点了,云烟已经起床在准备晚饭,我起身来到屋外,发现
自己又能看见阴气了,大概是休息好了恢复了,蓝回满了。

  这天眼难道只能被动开启,不能主动关闭吗?

  我有点纳闷,要是一直开着,那我岂不是很快就又会很累然后犯困?这样以
后岂不是会动不动就想睡觉,好像不太行啊。

  刚诞生这个想法,我就发现自己看不见阴气了。

  诶?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然后在脑子里想道:「开天眼!」

  又看得见了。

  「关掉!」

  又看不见了。

  哈哈,真好用!

  我高兴地来到阳台前,往下一瞥,正好看见了放学回家的子豪来到了楼下,
应该马上就到家了。

  可是回客厅等了十几分钟还没见子豪开门进来。

  怎么回事?

  我来到门前,打开了家门,正好看见子豪站在门口一脸懵逼的样子。

  我突然开门没有心理准备地一下子看见子豪,子豪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开门,
我俩都被吓了一跳。

  「你站在门口干什么?」我纳闷地问。

  「啊,叔叔,这门上贴的是什么?」子豪指了指那副门神。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哦,就是个门神,别人送我的,我一看家门口对联
也没有,空荡荡的,正好贴点什么装饰一下。」

  「装饰……」子豪有些无语,不过还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便进门了。

  我有些尴尬,这门神真是丑的可以,难怪子豪在门口站那么久,估计是怕自
己走错了吧。

  我回客厅前似乎瞥到子豪回头和谁说了句什么,不过没有在意,因为门外除
了子豪也没有其他人了,只当是自己看错了。

  等到子豪进屋,我拿我的天眼看了一眼,发现子豪全身都是闪亮的白色阳气
,跟我自己身上淡淡的白气一比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尼玛,小伙子阳气够旺啊。

  然后晚上,我特意没有睡觉,一直等着云烟,结果一直等到四点多,她也没
有再出现做梦的症状了。

  真的有效!

  那个女鬼进不来了!

  太好了!

  终于摆脱了春梦困扰的云烟也终于睡了一个好觉,早上起来精气神都好了许
多。

  不过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一丝丝的空虚感。

  过了几晚后,一天晚上云烟突然向我求欢,穿得非常得大胆,透明的纱衣底
下什么也没有。

  看到那诱人的打扮,我忍不住化身饿狼扑了过去,也不管子豪听不听得见了
,用尽浑身解数死命折腾云烟。

  云烟几天没和我做,而且也没有做春梦让自己达到高潮得到满足,今晚上和
我做的时候格外的敏感,我轻轻碰一下她就水流个不停,很轻易就被我送上了高
潮。

  我还是第一次在只射一次的情况下让云烟高潮,后面还用手和口帮她去了整
整三次,最后雄风重振,又跟她来了一次。

  夫妻生活满足度直线上升,我感觉好像自己的新婚快乐又回来了。

  过了大概半个月,刚进入十二月的时候,乔大哥来联系我了,说是想和我去
非洲实地考察一下,调研一下他们的需求。

  我之前给乔大哥投资之后,手机公司已经成立起来了,公司名叫皇桥科技,
手机型号还没定,不过概念版已经出来了,主打非洲市场,目前打算额外开发的
功能包括黑人专用美颜相机等,现在市面上的手机给黑人拍照都是一团黑,除了
牙和眼睛啥都看不见,我都可以想得到我们这款手机要是投入非洲市场会有多受
欢迎。

  而且以非洲的需求来看,他们对于手机性能要求反而不高,那些什么人工智
能ai和各种辅助功能对他们的智商和受教育程度来说根本没必要,这样我们就
能把成本压到一个很低的程度,到时候投入市场时售价就会比其他手机低一截,
而且还会「更还用」,想不爆红都难。

  不过这些毕竟还是纸上谈兵,不去实地调查一番还是可能出现纰漏,毕竟都
已经打算非洲特供了,去调查一番是完全有必要的。

  我也没出过国,虽然不知道非洲有什么好玩的,不过去一趟也不亏。

  「好的,我去。」给了乔大哥回复后,我和云烟说了这事。

  对于我又要离家很长一段时间这件事,云烟非常不满,因为她必须留在家照
顾子豪,不可能和我一起去,不过知道这是工作上的事,所以她还是体贴地答应
了。

  临走前我跟她死死缠绵了一整晚,约好半个月后就回来,之前三个月都忍了
,不差这几天。

  次日,我揉着酸痛的腰打着哈欠坐上了乔大哥的车,前往了飞机场。

  「我说黄老弟啊,是不是弟妹怕你在外面干坏事,所以特意榨干你啊?」一
上路乔大哥就展现出他那老司机的性格了。

  上一次就是被他坑的,做出了对不起云烟的事,所以我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现在别睡啊,一会儿飞机上有的是时间睡,而且到时候要倒时差,你这样
会很难倒的。」乔大哥说。

  「非洲那边现在是几点?」我问。

  「比我们晚七个小时吧,现在才十点,那边现在正好是下午五点,过几个小
时正好睡觉。」乔大哥说。

  「那行吧……」我强打起精神,说:「这次的行程安排好了吧?」

  「嗯,我请了专人安排的,到时候一定让你好好品尝一下非洲的特色滋味。
」乔大哥一脸猥琐的表情。

  我嘴角一抽,他说的绝逼不是食物而是其他东西。

  「听说黑妹的身材都贼好,就是长得不行,不过反正关上灯都一样,到时间
咱们试试……」

  「我就不必了……我怕关了灯看不见,以为自己在操鬼。」我连忙摆手。

  「哈哈哈你可真幽默,这世上哪来的鬼啊!」乔大哥被我逗得哈哈大笑。

  有的啊……

  我笑了笑,没跟他深究。

  这段时间我一直坚持练习开天眼,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更清晰的东西了,用更
具体的话来说,那就是……

  我已经可以看见依稀的人影了。

  虽然有点吓人,不过只要不开天眼也看不见,而且这世上的孤魂野鬼也很少
,不是所有的鬼都像我家当初那个女鬼一样,是什么九世处女转世的,大部分都
是刚死就被地府收走,所以我到现在也就见过一次,就在一处建筑工地上,据说
那里不久前发生了一起很惨的命案,当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不过那个鬼貌似感
受到了我在看她,吓得我立马把天眼关了。

  不过我也只能看见很模糊的影子,甚至连那个鬼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

  这次去非洲我也把最后十几炷香带上了,刚好在回来前可以练成。

  不过现在家里也没有鬼了,这练成之后该怎么用呢……

  (未完待续)

  (母夜回魂和伊甸园是写完了的,掌控是更新中的)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母夜回魂】(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