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鬼留学生住进我家】 (承接绿母文,绿妻文,手枪文,以及现成订阅)

性爱技巧 夏日小说网 66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黑鬼留学生住进我家】 (承接绿母文,绿妻文,手枪文,以及现成订阅)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 daokee
2021/04/30发表于:色中色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074字

  「你怎么又看这种黑人的毛片呀?多恶心呀,能不能换个白人,要不日本的
也行啊,你看黑人黑不拉叽的样子,脸长得跟猩猩一样,傻里傻气的看着都让人
恶心。」

  爸爸在客厅正在观看一部黑人和熟女的A片,妈妈则站在一边不停捞着着,
妈妈非常讨厌黑人,感觉黑人又傻又笨,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尤其五官长得像
没进化完整的类人猿一样。

  「知道了知道了,一会儿就好了,我也讨厌黑人啊,黑人看着是恶心,可没
办法呀,现在这毛片都是黑人演的,找不到几部白人的。」

  「赶快关了吧,看着恶心死了,我最讨厌黑人了,你不知道吗,看这么多黑
人的片子有什么用啊,你还幻想自己跟黑人一样厉害吗还?还不就是个阳痿,1
23,3秒钟就射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在这冷嘲热讽的有意思吗?聊什么都能聊到我的
鸡鸡上,我鸡鸡天生短小,医生说是先天性阳痿,我也没办法呀,不过这黑人看
着是挺恶心的,咱们关了吧。」

  爸爸关掉录像,接着按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频道,接着跳到了体育频道,爸
爸开始看NBA的球赛,爸爸好端端的看着球赛,妈妈居然又唠叨了起来:「黑
人……怎么又是黑人……换个频道吧,有没有什么体育比赛不是黑人在弄的呀。
这NBA的球赛有什么好看的呀?看着一帮猩猩拿着个球跑来跑去,不知道你们
男人喜欢看这些干什么,这些黑人五大三粗的跟黑猩猩一样,拿这个球傻里傻气
的跟马戏团里的动物似的。」

  「我知道你讨厌黑人,我也讨厌黑人啊,实在没东西看了,看会儿球赛还不
行吗?成吧成吧,我换一个频道。」

  紧接着爸爸又把电视按到了新闻频道,新闻联播里美国黑人总统奥巴马正拿
着演讲稿激情洋溢地做着演讲:「我说你今天是跟黑人干上了吗?怎么又是黑人?
这美国也真是的,怎么会选择黑人出来当总统啊,人都死光了吗?选个黑猩猩上
来当总统,你看他这个德行哪有一点总统的样子呀,黑不拉叽的,丑不拉叽的,
看着就恶心,还总统呢,赶快换台,别再让我看到黑人了。」

  「行了行了,我不看了总行了吧,我不看了。」

  爸爸听着妈妈的唠叨,气不打一处来,把遥控器一扔坐在沙发上休息起来,
妈妈穿着肉色丝袜的脚踩在地上走来走去,腿上穿着一件花边的裙子。

  妈妈今年38岁,身高1米68,有一对丰满的乳房和一个又圆又大的屁股,
身材十分性感,散发着强烈的熟女韵味。

  爸爸比妈妈大10岁,早年被诊断出先天性阳痿,性能力差到不能再差,基
本上插入女人小穴以后不到三秒钟就会射精,所以妈妈向来不怎么看得起爸爸,
经常对他冷嘲热讽,就像今天晚上一样,爸爸看着电视都会被妈妈唠叨个不停,
不过妈妈唠叨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妈妈的确讨厌黑人,爸爸也讨厌黑人,就连我
自己也非常讨厌黑人,在我们眼里黑人就像进化未完成的动物,头脑简单,四肢
发达,智商低下,五官丑陋,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臭味,上次有一回去广东旅游,
我们呆了三天就恶心的直接回来了,广东满大街都是黑人,妈妈对黑人的歧视比
爸爸和我还要强烈,她看到黑人就会觉得反胃恶心。

  爸爸坐在沙发上,看着妈妈穿着肉色的丝袜走来走去,爸爸突然内心有了感
觉,鸡巴微微的勃起了,当然只是微微的勃起,基本上也是半软不硬的状态,但
是爸爸看着妈妈的丝袜脚心里产生强烈的冲动,他突然朝地上扑了上去抓住妈妈
的丝袜脚闻个不停,闻着上面淡淡的酸臭味,爸爸紧紧抓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雪
白脚丫子鼻子凑在上面用力的吸了吸,闻着妈妈脚上的味道爸爸非常的兴奋,但
是鸡巴不争气还是半软不硬的状态。

  「你干什么呀?你神经病啊,闻什么闻有什么好闻的?没闻过脚臭味吗?你
闻了又能怎么样闻了,还不是个阳痿。」

  「你忙你的,我就喜欢闻,你让我闻一会儿,就闻一会儿,说不定我就硬起
来了一柱擎天。」

  「就你那龟孙子样还一柱擎天,做梦吧,你行了行了,别玩了,一会儿儿子
回来了。」

  「让我闻一会儿吧,就闻一会儿,我喜欢闻这个味儿啊,太舒服了,太爽了,
我觉得鸡巴已经硬起来了老婆,要不咱们来一次吧。」

  「行了,不要闻了,松开我的脚,你这个死阳痿,一天到晚一副猥琐的样子,
就你那个鸡鸡能硬到哪里去,给我滚一边去。」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的开门声,是儿子张阳回来了。

  张阳一进门就看到爸爸趴在地上

  「爸爸你趴在地上在找什么呀。」

  「哦……没什么,刚才你妈妈的绣花针掉地上了,我找找看在哪里,一会儿
扎到脚就麻烦了。」

  儿子进了卧室,放下书包开始写作业,妈妈则到厨房去忙活晚饭。

  不过了不一会儿子觉得口渴想喝杯水,他走出卧室来到厨房,看着穿着肉色
丝袜的妈妈正站在厨房做饭。

  他紧紧的盯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小腿,下半身起了一点微微的反应,儿子张
阳跟爸爸一样也有点阳痿,即便遇到最兴奋的场面也只不过是微微勃起,然后自
己手淫,手淫也不是猛烈地射精,而只是从龟头里向流鼻涕一样流出一些惨淡的
精液。

  儿子看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着的小腿,猥琐的内心又在蠢蠢欲动,他居然悄悄
走到妈妈身后,蹲到地上,把鼻子凑了过去,想闻闻妈妈腿上的味道。

  张阳静悄悄的蹲到地上,探出脑袋,把鼻子凑到妈妈的脚后跟,用力吸了吸,
闻到了妈妈脚上传来的阵阵酸臭味,张阳大口吮吸着妈妈的酸臭味,内心感到莫
名的兴奋但他到底还是不敢直接把手伸进裤裆,揉搓自己短小的鸡巴而是大口大
口不停的闻着妈妈丝袜上的臭味张阳越闻越兴奋,越闻越过瘾,都舍不得站起来
了,正当张阳聚精会神吮吸酸臭味的时候,妈妈突然拿着盘子转过身来,看到蹲
在地上的儿子奇怪的问道:「你蹲在地上干什么呀?在找什么。」

  「没……没找什么,爸爸刚才不是说绣花针掉地上了吗?还没找到,我帮着
找找呀,万一踩到脚麻烦了。」

  「行了行了,别找了,饭做好了,准备吃晚饭吧。」

  母子三人坐到餐厅开始吃晚饭,张阳扒拉着碗里的饭菜对爸爸妈妈说道:
「爸爸妈妈,有个事我想跟您商量一下,我不是成绩差吗?就快高考了,估计也
考不上大学,今天班主任老师跟我说,有四个国际学校的美国留学生想到班里做
交换生,在市里找不到寄宿的家庭,班主任说能不能安排他们住到我们家,只要
能让他们住下,老师说就可以获得一个保送大学的名额,虽然不是什么好大学,
但好歹有个大学上,这机会难得呢,爸爸妈妈你们看怎么样啊。」

  「什么交换生啊?怎么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

  「是4个黑人同学,其他家长看他们是黑人都嫌弃,不想让他们住进来。」

  「黑人呀,黑人怎么行,黑人怎么能住到我们家绝对不可以,别说保送你上
垃圾大学,就是保送你上清华北大都不行。」

  妈妈听到4个黑人要住进自己家,连忙瞪大眼睛高声拒绝。

  「妈妈你先别着急呀,他们是美国黑人,不是非洲黑人,素质还挺高的,才
4个人,只要住上一个暑假就行了,住上一个暑假咱们就算完成任务了,这是国
家安排的美国交换生。」

  妈妈瞪着眼睛,眼睛都快瞪出血来,胸前的丰满乳房也随着妈妈的叫喊一阵
阵的颤抖着:「不行就是不行,你不用再说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行,怎么可能让
那些下贱的黑人住到咱们家来,黑人有哪个人是好人呀,一个个就知道偷鸡摸狗
的,这要是让他们住到家里来那还了得。」

  「对呀,儿子你知道咱们家最讨厌黑人,怎么能让黑人住进来呀,这可万万
使不得,还是算了吧。」

  「爸爸他们是美国黑人,不是非洲黑人,都是学历很高的呢,还会中文,虽
然我们家都很讨厌黑人,我本人也很讨厌,但是为了我能上大学,你还是再考虑
一下吧。」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妈跟我都这么讨厌黑人,你看你把你妈气的,我
们平时在电视里看到黑人都会觉得恶心,怎么可能让4只黑猩猩住到咱们家里来,
绝对不行。」

  「那我怎么跟班主任老师说呀?难道公开说咱们一家三口都有种族歧视吗。」

  「就说种族歧视又怎么样,咱们就是种族歧视,就是讨厌黑人,黑人就是低
贱下贱的非人类,连牲口都不如,怎么可能让4个牲口住到咱们家,绝对不行。」

  「我知道呀爸爸妈妈,我也很讨厌黑人黑,人长得那么丑像黑猩猩一样,可
是我上大学就这么一个机会呀,你说高考要让我自己去考,那哪里考得上啊,我
的成绩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吃饭吧吃饭吧,反正我是不可能让黑人住进我们
家的,想都不要想,做梦都不要梦,我宁可牵四头狼狗过来在家里也不会让4个
黑人住进来。」妈妈气哼哼地一口回绝了张阳的要求。

  张阳看着爸爸妈妈如此坚定的回绝,于是不再作声,心想着明天找机会让4
个美国黑人同学来家里做个客,让爸爸妈妈看看他们素质并不低,也许爸爸妈妈
会改变主意,于是张阳第2天到了学校跟4个交换生说了事情的缘由,让他们晚
上来家里做个客。

  张阳放学以后,就领着4个身材高大接近1米9的黑人同学往自己家里走,
他没有跟爸爸妈妈打招呼,带着4个黑人同学就进了门。

  穿着黑白相间花色裙子的妈妈腿上穿着一双肉色丝袜,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
紧身毛衣,脸上画着精致的浓妆,正在客厅做家务。

  妈妈一开门看着儿子张阳带着4个黑人过来,顿时傻眼了,整个人都懵逼了

  「张阳你怎么带着这4个人过来?这是黑……这是什么人呀。」

  妈妈估计这4个黑人听得懂中文,所以也不敢直呼他们是黑人,只是傻愣愣
的站在那边。

  「妈妈,这就是我们班上的交换生美国来的同学,来家里做个客,你们自我
介绍一下吧。」

  4个黑人笑眯眯的举着大手跟妈妈打着招呼:「你好太太,我是比格。」

  「我是迪克。」

  「我是玛德,你好。」

  「我是法克,你好太太,你真是漂亮呀。」

  4个黑人对张阳不停的夸赞妈妈长得漂亮。

  「张阳同学想不到你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妈妈呀。」

  「是呀,好漂亮的妈妈。」

  「这位太太真是美丽动人呀,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中国女人了。」

  迪克此时还轻轻的凑到张阳耳朵上跟张阳说:「你妈妈身材真好啊,尤其腿
上穿着的丝袜可真漂亮。」

  张阳听着4个黑人同学不停的夸赞妈妈漂亮也是满脸通红,「哪里漂亮,我
妈妈都是黄脸婆了,黄脸婆懂吗?就是中文老女人的意思。」

  张阳听到4个黑人同学的话语,虽然说是夸赞妈妈,但是透着一种不易察觉
的猥琐,此时张扬心里也阵阵犯恶心,心想这黑人确实是没进化完的黑猩猩,性
欲这么强,看到妈妈年纪这么大的女人都会有那方面的想法,都说黑人饥不择食,
尤其喜欢操那些白人或者黄种人的中年妇女,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此时张阳的内
心生出一丝丝莫名的忧虑。

  看着4个黑人同学进来,妈妈忍着恶心做着晚饭,心想人来都来了,也不能
轰他们走,于是妈妈勉强着呕吐做好了一桌子饭菜,招呼顾4个黑人同学坐下吃
饭,吃饭的时候妈妈忍着恶心,看着4个黑人气不打一处来,不小心把手上的筷
子掉了下来,掉到了地上正当妈妈弯下腰捡筷子的时候,却看到对面的黑人比格
和迪克每个人都穿着花色的美式短裤,而此时两个黑人的短裤上居然搭起了高高
的帐篷,明显他们的大黑鸡巴现在已高高勃起了,妈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
硬的肉棒,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鸡巴的坚硬程度,鸡巴高高的朝天翘起在他们的
宽松短裤上撑起了一个非常大的帐篷。

  爸爸是个阳痿,妈妈长期得不到性生活,虽然心里面对黑人非常反感,但是
此时看到比格和迪克如此坚硬挺拔的大鸡巴,心里稍稍起了一丝动容,妈妈的心
跳加快,感觉到自己下半身好像在分泌某种液体。

  妈妈故意停留了片刻,没有迅速捡起筷子,他看到迪克此时竟把手伸到胯下,
捉着自己又粗又大的鸡巴轻轻撸了几下,然后把鸡巴掰到一边,妈妈不知道迪克
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也许是因为大黑鸡巴摩擦的内裤有点瘙痒,妈妈看着迪克粗
大的肉棒被拽到一边,隔着短裤能清晰看到鸡巴隆起的形状,这鸡巴形状就像一
条又粗又大的水蛇一般,龟头有一个乒乓球大小,虽然妈妈此时心里对黑人还是
十分的厌恶,但抛开他们丑陋的五官不提,看到如此硕大的巨型肉棒,妈妈下身
的液体加速了分泌,心跳也变得更快,妈妈把筷子放到桌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妈妈,你怎么了?」

  「没……没有……没什么……今天做家务有点累了。」

  此时爸爸下班回家开门进来了,爸爸一开门看到家里面坐着4个黑人顿时脸
被吓得煞白,开口问道:「怎么来了这4个黑……黑……东西啊……这是谁?」

  「爸爸你说什么呢?这是我的4个美国同学比格迪克和玛德法克。」

  「哦,美国同学就是你上次说的交换生吧……哦……那吃饭是吗……好的…
…好的。」

  爸爸看到4个黑人坐在自己家的餐桌上吃饭,深深感觉到有一种被侵犯的感
觉,爸爸心里也泛着阵阵恶心,看着4个有如黑猩猩一般的物体坐在自己家的椅
子上吃着饭,爸爸气不打一处来,仿佛家里突然多了4头动物正在分享自己的食
物,爸爸不想跟黑人一起吃饭,于是谎称自己有点累,想回屋里先睡一会儿。

  「那什么……迪克,你是美国人吗。」

  为了避免尴尬,妈妈强忍着恶心问了迪克一句话,实际上他也记不住哪个是
哪个,只是眼睛盯着饭菜不敢看四个黑人,嘴里胡乱叫的。

  「是的太太,我们都是美国人,不过我们不是原生的美国黑人,我们是从肯
尼亚移民过来的,我们是第1代新移民。」

  「哦哦,原来是这样。」

  餐桌上妈妈强忍着内心的反感和恶心,勉强的吃完了这顿饭,接着妈妈就到
厨房去洗刷碗筷了。

  而此时玛德看着穿着肉色丝袜和花色裙子在厨房洗碗的妈妈,鸡巴硬的像铁
棍一样,龟头高高朝天翘起在短裤上搭着帐篷,他故意走到妈妈身后,用自己的
大黑鸡巴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妈妈的屁股,然后开口问道:「太太在洗碗吗?要不
要我帮你啊。」

  「不用谢谢你,我一个人洗就可以了。」妈妈端着碗,用力白了黑人一眼对
黑人还是表现出10分的不屑与看不起,在妈妈的眼里黑人就是低等生物,甚至
根本称不上是人类。

  妈妈感觉到屁股被黑人的大黑鸡巴碰了一下,顿时有种被侵犯的感觉,心里
感觉阵阵恶心,但是刚才臀部的那一丝触感,却让妈妈非常的舒爽,想不到世界
上还有这么大的鸡巴,比爸爸的那个小虫子简直大了10倍,想不到黑人的鸡巴
真的跟毛片里拍的一样又粗又长,想到这里,妈妈心里的恶心感渐渐淡去,取而
代之的是骚穴里分泌出的大量淫水。

  玛德看到妈妈没有激烈的反应,把身体挨得更近,挺着自己的大黑肉棒轻轻
摩擦着妈妈的屁股,坚硬的鸡巴在妈妈穿着丝袜的屁股上轻轻摩擦着,发出了一
阵阵沙沙声,此时妈妈已经满脸通红,心嘣嘣直跳,嘴里大口喘着粗气:「那什
么玛德同学,要不你先去跟张阳看电视吧,我还要忙一会儿,这也挺乱的,小心
把你弄脏了。」

  听到妈妈这么说玛德才依依不舍的挺着自己的大黑鸡巴离开妈妈的屁股,坐
到了沙发上看电视,玛德的鸡巴仍旧高高隆起,在裤子里搭着一个巨大的帐篷,
此时爸爸刚好睡醒,打开房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玛德鸡巴如此坚硬朝天高高翘起,
心想玛德一定是看到了妈妈穿着的丝袜和大屁股有了生理反应,果然黑人的生理
机制跟黄种人不一样,特别容易性冲动,而且鸡巴也跟毛片里的一样又粗又长,
爸爸看着玛德高高隆起的鸡巴没有做声,假装自己没看到一样转身进了厨房,看
着厨房亭亭玉立站在那里洗碗的妈妈,爸爸直勾勾的盯着妈妈的丝袜腿看个不停,
接着居然不由自主地蹲了下去开始闻了起来,妈妈一转身看到爸爸又在吻自己的
丝袜,顿时厉声喝道:「你有病啊,你没看儿子的同学在外面吗?被他看到了像
什么样子,快点走开。」

  爸爸被妈妈一顿呵斥扫兴的出了厨房,又回到卧室继续睡觉。

  妈妈洗完碗想去卫生间上个厕所,她来到卫生间就看到比格正在撒尿,比格
看到妈妈进来,他抖了抖嗯龟头上的尿液,故意不提上裤子侧身冲着妈妈不停抖
动自己的大黑肉棒,比格又黑又粗又长的大黑鸡巴顿时展露在妈妈眼前,被妈妈
看了个清清楚楚。

  「哦,对不起太太,我在上厕所呢。」

  妈妈顿时一声尖叫,捂着眼睛说对不起,但是捂着眼睛的手却打开一道手指
缝仔细的观瞧着比格的大黑鸡巴,只见比格的鸡巴足有20来公分长,此时已经
坚硬的像一根铁棍一样高高竖起,又黑又亮的龟头,仿佛一条会喷火的火蛇青筋
暴露张牙舞爪,妈妈看到比格如此黑粗油亮的鸡巴,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
骚穴里淫水的不停地分泌淫水,大量的淫水噗呲噗呲的往外奔涌着。

  妈妈甚至都能听到自己淫水喷溅的声音,妈妈骚穴里流出的淫水顺着妈妈的
丝袜流了下来,流到了脚背上。

  比格看到妈妈丝袜上有一条长长的水渍,以为妈妈是尿急失禁了,连忙提上
裤子走出卫生间。

  「实在太对不起了太太,我刚才没注意,您是要上厕所吧。」

  十几年了, 妈妈每天面对着阳痿爸爸的短小如虫的小鸡巴,何曾见过如此
黑粗油亮的大肉棒。

  妈妈关上卫生间的门,竟然在卫生间里面手淫起来,妈妈一手揉搓的自己粉
红色的乳头,一手揉搓着自己骚穴上的肉芽阴盒,比格那又黑又粗的大肉棒在妈
妈脑子里挥之不去。

  这条会喷火的火蛇仿佛随时都会从地上蹦起来钻入自己的骚穴里,妈妈此时
恨不得能一口吞下比格的肉棒,大口吞吐吮吸,虽然内心对黑人还是十分的反感,
再加上这4个黑人是自己儿子的同学,所以妈妈尽量克制自己天马行空的思绪,
尽量压制内心的欲望。

  时时刻刻提醒自己黑人是下贱的生物,是低等种族,自然不自己不能对黑人
有什么动物性的想法。

  但是比格那巨大的鸡巴仿佛在妈妈脑子里烙了一个印子,如何无论如何也挥
之不去,妈妈不停的幻想着自己坐在沙发上张口吞吐比格的大黑鸡巴,把比格的
大黑鸡巴插进自己喉咙里,再张大嘴含住比格像鸡蛋一样大的睾丸,此时妈妈的
骚穴上大量的淫水喷溅而出,恨不得4个黑人现在就能冲进来把自己的大黑鸡巴
插在自己的骚穴里狠狠的抽插。

  妈妈做出卫生间,儿子张阳明显看到妈妈丝袜上有水渍,他心里大概有点数
了,一定是妈妈刚才在卫生间看到了比格的大黑肉棒骚穴里分泌出来的淫水,妈
妈看着儿子盯着自己的丝袜大腿看个不停,心里惴惴不安,仿佛自己的心事被儿
子看穿,于是当着儿子的面就脱下了丝袜扔在了卫生间里。

  4个黑人走后,儿子偷偷到卫生间捡起妈妈的丝袜凑在逼自己鼻子上仔细的
闻了起来,儿子闻着丝袜上妈妈的汗味和酸臭味,还有淫水的骚味,脑子里也在
幻想黑人比格迪克和马德法克,4个人把妈妈围在当中,4个大黑肉棒一起让妈
妈口交,他甚至都幻想两个黑人同学一个插进妈妈的骚穴,一个插在妈妈的肛门
里,上下双管齐下,双穴齐入,跟妈妈玩三明治的场景,黑人的油亮的大黑鸡巴
疯狂的在妈妈的屁眼和骚穴里抽插着,张阳想到这里,短小的鸡巴上精液居然就
这样流了出来。

  张阳遗传了爸爸的阳痿,只要闻着妈妈的丝袜幻想着妈妈被人操,精液就会
不由自主的流出来,当然也仅仅是流出来,而不是射出来。

  三个黑人走后,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讨论了起来,妈妈一反常态的说到了:
「我想过了,这4个黑人看起来品德也不错,虽然我们很讨厌黑人,但是为了张
阳能够上大学,还是让这4个黑猩猩住进来吧,咱们就当喂牲口一样,喂他两个
月,也就是两个月,忍忍就过去了,为了张阳上大学,咱们就忍受忍受一下屈辱
吧。」

  此时爸爸也态度大变开口道:「行吧,既然你妈就这么说,那我也同意,就
让那4个黑人什么玛德法克和比格迪克,4个人过来住吧,反正也就两个月,我
们就强忍着恶心跟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吧,两个月很快就过去的,你明天就去回
复班主任老师吧。」

  张阳听到爸爸妈妈这么说也是喜出望外,「是吗?爸爸妈妈那太好了,这下
我有大学上了,我明天就去跟班主任老师说,明天就让4个黑人同学住进来。」

  第2天一大早张阳就去跟班主任说了这个事情,同意4个黑人同学住到自己
家,当天晚上4个黑人拉着行李箱就来到了张阳的家,爸爸还没回家,妈妈正做
好饭菜端到餐桌上,见4个黑人过来,妈妈看到他们黑黑丑陋的脸庞,又有点阵
阵犯恶心,仿佛已经忘了昨天大黑鸡巴是如何的诱人。

  「哦,比哥迪克玛德法克都来了吗,行,进来吧,房间已经安排好了,你们
两个人住一个房间,就在那里,我跟爸爸住一个房间,张阳还是住自己的卧室。」

  「好的太太,太谢谢您了,能跟您这么美丽的夫人住在一个房子里,真是我
的荣幸啊。」

  「是啊是啊,真是太谢谢夫人了,总算有人肯收留我们了,看来中国人民还
是热情友好的。」

  4个黑人很自然的坐在了餐桌前准备吃晚饭,张阳则背的书包进了自己卧室,
想先写一下作业,爸爸此时还没有回家。

  妈妈假装热情的端着饭菜,一个不留神撞到了旁边的法克,盘子里的汤汁不
小心溅到了法克的裤子上,妈妈吓了一跳,连声对法克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把你弄脏了,阿姨来帮你擦擦吧。」

  说着妈妈拿起抹布在法克的短裤上擦了擦,紧接着法克居然色眯眯的开口说
道:「呵呵太太,这汤汁已经渗进去了,把我内裤都弄脏了呢,太太把我内裤也
擦一下吧。」

  「内裤吗?好的……好的阿姨帮你……擦一下。」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法克的短裤,拿着抹布轻轻的擦拭着法克的内裤法
克的内裤,妈妈清楚地看到法克的内裤已经鼓起一个大包,肉棒早已勃起,又粗
又长的肉棒坚硬的像铁棍一样,黑色的龟头都有一点点露在了内裤外面。

  此时法克嘻嘻淫笑着对妈妈说道:「太太呀,我内裤里面的鸡巴都脏了呢,
要不你帮我把鸡巴也弄干净吧。」

  妈妈听到法克这么说,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不合适
吧……当着这么多人呢……一会儿我老公也会回来……让我帮你清理那个东西…
…要是……被我儿子看到怎么办呀。」

  法克笑眯眯的,一脸猥琐的对妈妈说道:「没关系的太太,你老公应该没这
么早回来吧,你儿子还在屋子里认真的写功课呢,哈哈是你把我的鸡巴弄脏的,
就应该你负责清理呀。」

  妈妈漂亮的脸蛋此时已经变得通红,心怦怦直跳雪白的大奶子,随着心跳一
上一下的起伏着妈妈支支吾吾的回答道:「那……好……好吧。」

  说着,妈妈居然真的脱下了法克的内裤,法克又粗又长的大黑肉棒仿佛一根
大鞭子「啪」的一声就弹到了妈妈的脸上,妈妈雪白的脸上被法克这么一抽打,
居然感觉到生疼,法克的大黑鸡巴上此时有一点点白色的痕迹,居然是妈妈的脸
上化妆品的粉底。

  「那你要我怎么清理啊?法克用抹布擦会不卫生吧。」

  「太太……要不你就帮我含在嘴里面亲你吧,用你的舌头清理我的鸡巴,你
看怎么样。」

  「那……好吧,毕竟是……阿姨不小心,把你的肉棒弄脏的,阿姨……就担
起责任……帮你清理干净吧。」

  说着妈妈伸出纤细的玉手,一把就握住了法克有如黑水蛇一般的大黑肉棒,
然后张开嘴一口就含住了法克黑亮的龟头,法克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哇哇大
叫:「啊……舒服……太舒服了……太太含住我的龟头了……啊……中国女人的
嘴巴好舒服呀。」

  接着妈妈把嘴巴张的更大,大口吞吐着法克的大黑肉棒,法克的肉棒实在太
过庞大,妈妈用了用力也只能把法克的鸡巴吞下去一半,此时法克伸出双手摁住
妈妈的脑袋,让自己的大黑肉棒在妈妈的嘴巴里进进出出,妈妈越吞吐越有味道,
越吸越有感觉,接着她握着法克的大黑肉棒热情的吞吐起来,左一口右一口,还
把嘴巴伸到法克的鸡巴下面含住了法克如鸡蛋大小的睾丸。

  接着妈妈用尽全力张大嘴巴,大口含住了法克的肉棒,法克的龟头抵到了妈
妈的喉咙,碰到了妈妈的扁桃腺,妈妈张大嘴巴含住法克的鸡巴,还不停的左右
摇晃脑袋,让法克的肉棒在自己嘴里面横冲直撞,紧接着法克用力拽住妈妈的头
发,把妈妈的头往自己的鸡巴处用力压,法克的整根肉棒插一点就全部插进了妈
妈嘴里,只剩下一小截留在外面,妈妈大口吞吐着法克的肉棒,又吸又舔,用尽
全力把法克的大黑龟头插进自己喉咙,在左右摇摆,用扁桃腺扫动法克的龟头,
法克的龟头法克敏感的龟头被妈妈的扁桃腺扫动着舒适无比。

  「舒服舒服……太舒服了……我碰到一个软软乎乎的东西……应该是太太的
扁桃腺吧……扁桃腺用中文怎么说来着。」

  妈妈被法克又长又粗的大鸡巴插的一直干呕,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
仍旧乐此不疲地用尽全力把法克的鸡巴推进自己的喉咙大口地吞吐着。

  「呜呜呜……咯咯咯……这鸡巴太好吃了……好大的鸡巴……比我老公的大
10倍……好粗的鸡巴……好长的鸡巴……啊,啊……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
大黑鸡巴……好粗……好长啊……简直比我老公的手臂还要粗……太粗了……真
好吃……好好吃……味道好好……上面还有猩猩鸡巴的骚臭味呢……我好喜欢…
…阿姨帮你清理汤汁……再顺便帮你清理上面的精垢……阿姨把你的包皮垢全都
吃下去……好粗……好长……嗯……好好吃啊。」

  法克被妈妈舔弄的舒服的连连大叫:「太舒服了……啊……太舒服了……太
太的口交好厉害呀……鸡巴被你们清理的干干净净……行了……太太……要不咱
们试一下吧……让你试试黑人大肉棒的厉害……看你那个老公也像一个废物的样
子……估计是个阳痿吧……今天就让你尝尝大黑鸡巴的味道。」

  说完法克就坐在了椅子上,鸡巴高高的向上竖起,又黑又亮的龟头闪着耀眼
的黑光,妈妈直接跨到了法克上面,伸手刺啦一声就撕开了自己的丝袜,把内裤
拽到一边,然后握着法克的大黑鸡巴就坐了进去。

  爸爸常年阳痿,这十几年来妈妈跟独守空房守活寡没什么区别,空虚的骚穴
被法克又粗又长的大鸡长驱直入,淫水犹如潮喷般渗出骚穴,妈妈被突如其来的
刺激舒服的忘情的呻吟着:「噢……插进去了……插进去了……大黑鸡巴插进去
了……好舒服呀……好粗好长的黑鸡巴……啊……舒服死我了……啊……舒服死
我了……操死我……啊……好舒服……好舒服。」

  妈妈抱住法克黝黑强壮的肩膀,腰部用力疯狂的在法克的大黑肉棒上扭动起
来,法克的大黑鸡巴在妈妈骚穴里噗呲噗呲的横冲直撞,妈妈空虚的骚穴有生以
来第1次尝到这种滋味,妈妈正对着法克,坐在法克健壮的大腿上,像鲤鱼打挺
般疯狂扭动自己的腰身,穿着肉色丝袜的腿绷得笔直。

  而此时张阳却走出了房间,看到妈妈裙子放下来正坐在法克身上扭动着,顿
时惊呼道:「妈妈你在干什么呀?你怎么坐在法克身上呀。」

  此时法克停止了操动,任由妈妈的骚穴坐在自己鸡巴上,妈妈裙子放在下面,
看不到里面正在进行着活塞运动。

  「哦……没……没什么……法克说了……这是他们国家的特殊仪式……第1
次见面都要做这种仪式……是他们肯尼亚当地的一种表示热情友好的民俗习惯…
…法克邀请我一起体验他们国家的民俗呢……挺好玩的……你吃饭吧……不要管
妈妈……妈妈就这样坐在法克身上挺好的。」

  张阳也不是白痴,他看到妈妈坐在法克的大腿上,心里已经预料到了有些不
对头,张阳坐到椅子上拿起饭碗,低着头往嘴里扒着饭菜,看着妈妈坐在法克的
大腿上微微扭动着自己的身躯,看着妈妈腿上的肉色丝袜,还有妈妈卷曲的脚趾,
丝袜包裹着妈妈卷曲的脚丫子,看着说不出的性感,张阳此时仿佛都能闻到妈妈
脚纸上散发出来的酸臭味,张阳放下碗筷假装筷子掉到地上,然后就弯下腰去捡
筷子捡筷子的时候,张阳凑到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小丫子上,用力吸气大口的闻着
妈妈脚趾上的味道,张阳故意慢慢捡起筷子,尽量靠近妈妈的丝袜脚尖大口吸着
粗气,他闻到妈妈丝袜脚趾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汗味,还有酸臭味,妈妈此时坐在
法克身上不停的颤抖扭动腰身,身体的抖动越发明显起来。

  张阳看到妈妈忘情的扭动的身体,知道妈妈此时无暇顾自己缓慢捡筷子的动
作,所以在妈妈的臭脚旁边停留了很久,乐此不疲的大口喘气,闻着妈妈脚上散
发出来的酸臭,味张阳就这样手里拿着筷子,鼻子用力地吸气,贪婪的嗅入妈妈
的丝袜脚臭味。

  张阳看着在法克身上不停扭动的妈妈,妈妈的脸微微潮红,额头都渗出了丝
丝汗珠,嘴里头小声喘着气,仿佛在强力压制着兴奋,张阳清楚的知道妈妈现在
跟法克的行为肯定不正常,但是张阳内心却生出一种莫名的刺激和冲动,这种刺
激冲动再搭配上妈妈丝袜脚上散发出来的酸臭味,让张阳内心产生一种莫名的快
感,张阳大口吸入妈妈脚趾上散发出来的酸臭味,不时的还抬头看了双手握着这
妈妈腰身双腿不停往上顶的法克,内心的刺激越发强烈,恨不得上去就把妈妈的
丝袜脚趾一口含在嘴里。

  张阳坐上饭桌继续吃饭,张阳急急忙忙的吃完饭就跑到厕所里去了,因为张
阳此时的精液已经流出来了,大量的精液从他疲软阳痿小鸡巴里流了出来,张阳
去厕所擦拭自己的鸡巴。

  而迪克和玛德两个人则走到了妈妈的两边蹲了下来,他们居然抓起妈妈的丝
袜脚踝,把妈妈的丝袜脚趾放进自己嘴里吸吮着,两个黑人的大黑嘴包裹着妈妈
穿着肉色丝袜的脚趾,黑人一边舔弄妈妈的丝袜脚趾一边说道:「太太呀,想不
到你这么漂亮的夫人脚居然这么臭啊,好酸好臭啊,臭死我了,不过这丝袜包着
的脚趾还真漂亮呀,好漂亮的脚,好漂亮的丝袜呀,我第1次来你们家看到你的
丝袜脚我的大黑鸡巴就硬了,我亲爱的太太,你的脚的味道真好闻,酸酸臭臭的,
你别以为我们中文不好听不懂,其实你心里面就是看不起我们黑人吧,现在怎么
被我们的大黑鸡巴操的这么爽啊?法克的鸡巴大不大长不长啊,是不是操着你很
爽?我的鸡巴更长更粗,以后就用我们的黑人大鸡巴操死你吧,哈哈哈。」

  玛德和迪克张着大嘴,黑人的厚厚嘴唇把妈妈的整个脚丫子包裹在嘴里舔弄
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脚趾顿时被两个人弄得湿透了,上面沾满了黑人的口水。

  「法克不要停……继续操我呀……法克操我……法克不要停……你的鸡巴好
粗好长……操得我好舒服呀。」

  张阳去厕所以后,法克继续停动腰杆子用力向上操着妈妈的骚穴,妈妈则抱
着法克的脖子用力的扭动自己的腰身,法克的大黑鸡巴在妈妈的骚穴里噗呲噗呲
的抽插者,而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了开门声,是爸爸回来了,爸爸一推门妈妈吓了
一跳,惊的跳起身子,扑哧一声抽出法克的肉棒坐到一边梳理着自己的裙子。

  妈妈的骚穴离开法克的龟头的时候,还牵出了一条长长的丝线,妈妈连好妈
妈连忙放下裙子在旁边位子上坐好,生怕被自己被爸爸看到自己跟法克的勾当。

  法克看到爸爸进来不慌不忙的穿上自己的内裤和短裤,笑眯眯的看着爸爸,
「到家了,过来吃饭吧,今天开始张阳的4个同学就住在咱们家了,咱们就像一
家人一样要和睦相处。」

  「好的好的……来了就好……嗯……你们慢慢吃……我先到里面收拾一下。」

  四个黑人看着爸爸不屑一顾的表情,知道爸爸心里面就是看不起黑人,觉得
黑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智商低下,身上除了一个大鸡巴,其他什么也没有,4
个黑人甚至心想爸爸是不是嫉妒黑人们都拥有一条又黑又粗的大肉棒,而自己却
是个阳痿。

  爸爸进卧室后,两个黑人继续蹲下来舔弄着妈妈的丝袜脚趾,妈妈的脚趾被
他们舔弄的浑身酥麻,淫水不断的从骚穴里流淌出来,可惜现在法克不能再继续
操妈妈的,妈妈内心愤愤不平,生着闷气刚刚要高潮,怎么碰巧那个阳痿老公这
个时候进来,他要是再晚一点到自己就能被法克操到高潮了。

  张阳此时正躲在厕所收拾自己一塌糊涂的内裤,看着自己短小的鸡巴张阳又
想起妈妈脚趾上散发出来的酸臭味,他居然在浴室里手淫了起来,说是手淫,但
称不上是撸管,因为张阳的鸡巴仍旧瘫软着了,通过手指的揉搓能给自己带来强
烈的快感,但却怎么也硬不起来,而此时爸爸在卧室已经传出了打呼声,看来爸
爸已经在卧室内的睡着了。

  此时,4个黑人也听到了爸爸的打呼声,妈妈听到爸爸的呼噜声,知道爸爸
睡着了,妈妈高兴的顿时跳了起来,他继续跨在了法克身上,握着法克的大黑鸡
巴,噗嗤一声就插进了自己的小穴里,而此时玛德也把持不住,她走到妈妈身后
掀起妈妈的裙子,嘶啦一声,把妈妈的肉色丝袜撕得更大,玛德把妈妈屁股上的
丝袜撕开一个大洞,紧接着对着妈妈的大白屁股啪啪啪啪抽了好几个大巴掌,抽
的非常有节奏感,非常响亮,清脆,看来黑人的音乐天分和节奏感果然是与生俱
来的,妈妈的大白屁股背玛德抽得荡起阵阵臀浪。

  接着玛格德就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自己比法克还要大一号的巨型大黑肉
棒,这肉棒又黑又粗,简直比爸爸和张阳的手臂还要粗,青筋暴露张牙舞爪,龟
头油光锃亮,仿佛不是肉做的,而是金属制品。

  玛德握着自己的肉棒对着妈妈的屁眼就一点一点挤了进去,跟法克玩起了双
管齐下,双龙出海。

  「啊……插进来了……插进来了……大黑鸡巴操进我的屁眼了……屁眼好舒
服……呀……啊……好舒服……爽死我了……太爽了……啊……大黑肉棒好厉害
……插得我好爽……用力进来……再进去一点……我不怕痛……你尽管插……插
进来……插进我的屁眼里。」

  「夫人真是太骚了,刚才舔你的丝袜臭脚可把我熏坏了,想不到这么漂亮的
夫人丝袜居然这么臭啊,你的脚太臭了,不知道你的屁眼是不是跟你的脚一样臭
啊,我先操几下再说。」

  「哈哈哈……是呀,我也闻到了,想不到这个中国贵夫人的脚丫子居然这么
臭,比我们部落里的老妇女的脚还要臭,臭死我了,酸臭酸臭的,熏得我只想打
喷嚏。」

  两个黑人一上一下的同时操起了妈妈的屁眼和骚穴,两个黑人非常默契,非
常协调,很有节奏感的,一上一下跟妈妈玩着双枪,常年守活寡面对阳痿爸爸的
妈妈,第1次感受到如此的刺激,居然自己的屁眼跟骚穴里同时插入两根如此巨
大的黑肉棒,妈妈这辈子都没有享受过高潮,想不到第1次体验大鸡巴居然就是
两个如此硕大的黑人大鸡巴。

  两个黑人加快了抽插妈妈屁眼和骚穴的速度,啪啪啪啪的声音差点把爸爸吵
醒,而张阳此时躲在厕所里他不敢出来,只是推开门缝小心地往外张望,看这两
个黑人在椅子上用自己的大黑鸡巴狠狠的操着自己的妈妈。

  张阳眼睁睁的看着两个黑人在抽插自己妈妈的骚穴和屁眼儿,此时他的鸡巴
居然不争气的传来一阵酥麻感,张阳连忙抓起厕所里妈妈换下来的肉色丝袜,把
肉色丝袜卷成一团,放在自己鼻子上大口的闻着上面的酸臭味,张阳闻着妈妈丝
袜上传穿出来的骚臭味,再结合着眼前两个黑人挺着大鸡巴在妈妈的屁眼和骚穴
里进进出出,张阳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难以言喻的快感,紧接着鸡巴的酥麻感
越发强烈,张阳的龟头上再次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精液慢慢的流出龟头,滴答
滴答的滴在地上。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黑鬼留学生住进我家】 (承接绿母文,绿妻文,手枪文,以及现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