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第二十二章 初战绿漪

人妻美妇 夏日小说网 4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二十二章 初战绿漪

  深夜子时,我与师娘,蛇妖芯瑶,还有恶童萧都尉,壹同来到壹处绝崖峭壁,
眼下是壹片黑压压的深渊,可视之物不过数尺。

  我朝着漆黑的崖底大唤壹声:「绿漪娘娘~ 」

  夜静得可怕,呼喊声在山谷间钌绕回蕩久久不散,没多时便有壹位如同仙女
下凡的美艳女子陧陧飞升,四周黑暗的景物皆被她浑身所散发的无数荧光照耀,
数缕霓虹绸牵绕着阿娜多姿的曼妙身躯而浮游飘蕩。半透明的淡红薄纱霓裳若隐
若现胸前性感的肚兜,白脂玉肌的香肩欲遮欲掩,青绿色的羽毛短裙勉强罩住挺
翘的臀部,两条白皙修长玉腿尽显在外,赤足踏空转身回眸之际,三千及臀青丝
随风飘洒舞动,壹双桃花美目悠悠视来,樱红俏唇轻抿微张,谈吐之音似水轻柔,
旁若无人般细声轻吟:「徒儿可是想为师了~ 」

  我自然是没有初时相见那般被迷得神魂颠倒,而恶童萧都尉就不壹样,他那
双眼珠子都看直了,虽然双腿立在原地,但他整个身体几乎是向前倾斜的,满脸
猥琐之意观赏着绿漪娘娘的惊鸿倩姿,只恨不得把脸贴在地面去窥视绿漪娘娘的
遮羞裙底了。

  还未等我开口答话,师娘便噗嗤壹笑说道:「这位可是绿漪仙子?」

  绿漪娘娘这才扫视了我身旁几人,壹脸藐视神态说道:「尔等见了本仙怎麽
不跪?」

  师娘见我正欲行跪拜之礼,她连忙伸出纤纤玉手将我壹把拉住,然后施了壹
礼回道:「仙子年长理应为尊,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绿漪娘娘见师娘只是双腿并拢屈膝低头,双手叠掌按压在腰侧,不过是壹般
性见客的礼节,芯瑶和恶童更是无动于衷,她顿时壹脸不悦,瞥了我壹眼说道:
「徒儿可是被这两只小妖胁迫了?不要怕,到为师这儿来,量她们也不敢把妳怎
麽样。」

  芯瑶愤愤说道:「妳说什麽呢,我们还用得着胁迫这小鬼头吗?我们——」

  师娘打断芯瑶的话接道:「我这妹妹性子急,多有冒犯还望仙子见谅,我们
此次前来是为了李二申中咒术壹事,还请仙子大发慈悲,饶了这不懂事的孩子。」

  绿漪娘娘轻蔑壹笑,说道:「尔等还真是多管閑事,本仙既已认他做徒儿,
咒术自然会替他消除,岂需尔等多此壹举。」

  芯瑶说道:「姐姐不要跟她废话了,这个千年老妖婆是不会轻易就範的。」

  「放肆!何处来的迷路小妖,竟敢在本仙足前撒野,看本仙不收了妳。」

  绿漪娘娘话刚说完便指结兰花,指尖壹排萤光绿火疾射飞出,近时才瞧清楚
那绿火是壹个个形色怪异的鬼面人头。

  师娘衣袖壹挥,挡在芯瑶身前将飞来的鬼火尽数化去,恶童亮出银白弯刀摆
出壹副迎敌的架势,芯瑶手中多了壹条白骨长鞭,她冷冷说道:「不就是多活了
几年麽,至于这般张狂?」

  绿漪娘娘脸色骤变,突见狂风大作,吹拂得她的衣裙猎猎作响,数缕霓虹绸
丝漫天飞舞,数不尽的萤光绿火将黑夜染成了墨绿色,眼看绿漪娘娘杀气沖天,
壹场腥风血雨的恶斗壹触即发。

  来这之前本就料到会有此壹幕,而我壹点武功也不会,虽说师娘有芯瑶和恶
童相助,但怕也是难敌这千年神仙,此事又因我而起,怎可能将自己置之度外,
我上前壹步对师娘说道:「师娘妳们走吧,大仙不会伤害我的,大仙也说了会给
我解咒的。」

  师娘白了我壹眼,看来是生气了,怒声说道:「退到壹边去」。

  绿漪娘娘娇叱壹声:「徒儿莫怕,两只小妖而已,为师自会护妳周全。」

  言罢,绿漪娘娘双手大开化作利爪,她身后的鬼火瞬间铺满了整个夜空,将
师娘三人全都笼罩在内,看来绿漪娘娘要出杀招,我也不想成为师娘的累赘,只
好默默退到远处,躲在壹颗巨大怪石后偷偷观望。

  恶童没有壹丝惧意,摸了摸下巴猥琐地笑道:「大爷我活这麽久还未尝过仙
女的滋味,假若今日赢了我可要拿她做压寨夫人。」

  芯瑶应道:「想得倒美!她来我青楼裏定是个万众瞩目的花魁,那能去伺候
妳小子。」

  两人噗嗤壹声哈哈大笑,眼看强敌当前,竟然还能如此谈笑风生。

  但听历声「落」,鬼火犹如昊瀚星辰划破黑夜疾速坠下。

  师娘从容地挥舞白纱云袖,在她身前形成壹团螺旋状白雾,将疾飞如雨的鬼
火尽数挡去。

  芯瑶舞动白骨长鞭淩空强劈,那长鞭由壹副巨型蛇骨炼制而成,挥舞之际便
会发出壹连串嘎达嘎达刺耳的脆骨声,鞭子末端有壹只狰狞的白骨蛇头,它似乎
有生命壹般会自动锁咬猎物,裂开的可怖巨齿僚牙兇狠狠地疯狂扑咬。

  恶童萧都尉扔出手中的白银弯刀,弯刀在空中壹分为三,由三个不同的方向
化作弧形利刃切向绿漪娘娘,只在眨眼之间,那银白色弧刃消失得无影无蹤,竟
是与夜色融为了壹体,完全看不出壹丝划空轨迹。

  面对袭来的攻势绿漪娘娘冷哼壹声:「不自量力!」漫天霓虹绸丝环绕着她
的身体飞速旋转,任何靠近之物皆被抵挡开来,紧接着她双爪聚合,鬼火燎天不
断聚拢,由数万张人面合成了壹个兇神恶煞的巨型鬼头,鬼头随狂风呼啸而落。

  狠招来势汹汹,师娘不敢硬接,大声喝道:「快躲开」。

  「轰隆」壹声巨响,从天而降的鬼头将地面炸出壹个巨型圆坑,人若是被砸
中定会烟消云散,好在师娘三人都警觉地避开,只是鬼头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
发出无数幽怨的哀嚎之声,只见地面裂开壹道道绿色光芒。

  师娘惊呼:「不好,快离开地面。」

  三人各自飞身而起,就连在远处的我都能感觉到地面在咚,咚,咚的震动,
倏地壹只巨大鬼手从地面破土而出,眼瞧离地面最近的恶童就要被抓住,吓得我
心脏都快蹦了出来,只见鬼爪攥指成拳,势要将恶童的身体给捏个稀碎,也就在
这壹瞬间,芯瑶的白骨蛇鞭牢牢缠住恶童的身体,将他从巨大的掌心裏拽离出来,
亏得出手及时,不然恶童已丧命于此。

  师娘飞在空中娇声喝道:「好歹毒的招式,雾起!看妳还如何施展法术。」

  整片山谷瞬间被白蒙蒙的浓雾所笼罩,虽目不可视物,但打斗之声并未消止,
只是绿漪娘娘的绿光鬼火再也未染绿过夜空,而师娘他们也未曾闪耀出任何的法
术,看来在这白雾之中只能靠硬功夫实战。

  没多久浓雾逐渐稀薄,只不过众人缠斗之处反而更浓,师娘则脱身飞离雾气
所在,她二指闪烁光芒划过夜空,顿时空中浮现壹双怒焰燃烧的貂形兽目。

  师娘大声喝道:「芯瑶,萧都尉快闪开」

  二者闻言皆退出雾中,而师娘的杀招已疾沖而至。

  只听娇呼壹声,「唉——」

  绿漪娘娘的霓虹绸带在空中被蹦得稀碎,片片绿色羽毛飘摇蕩落,本就衣不
遮体的霓裳羽裙此时更加破碎不堪,壹只娇美酥挺的白腻乳房从破裂的肚兜裏滑
脱而出,羽裙之下可直窥她粉腿内侧的窄小撷裤,隆鼓的耻丘将撷裤撑得饱胀欲
裂,壹小撮乌黑耻毛呈扇形暴露在撷裤外。

  绿漪娘娘此时丑态毕露,破绽百出。

  芯瑶瞄準机会,击甩白骨长鞭,将绿漪娘娘壹条修长玉足给牢牢捆住,蛇头
咬住她的大腿嫩肉势不松口,丝丝鲜血顺着白脂玉腿缓缓流下,恶童默契地配合
飞跃入空,手中白刃闪烁锋利光芒砍向她修长的脖颈,势必要壹举得手,直取项
上人头。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绿漪娘娘将被斩首之际,壹道震耳欲聋之音贯彻山谷。

  「休要伤我家主人!」

  漆黑的夜幕中壹具虚幻嫔缪的天神异象凭空浮现,足有数十丈之高,他手持
壹柄金光耀眼的巨锤,身披异彩鳞甲,猛然间巨锤向芯瑶与恶童横扫而去。

  手起锤落只在眨眼之间,芯瑶与恶童已避无可避,硬生生挨了突如其来的猛
袭,身体被锤飞数丈之远,落地之时皆已口鼻吐血,卧地不起,只怕伤得不轻。

  虚幻天神在挥锤之后身体便逐渐淡化,只见他在消失的最后壹刻将绿漪娘娘
捧在掌心之中,目露悲悯之色,颤声说道:「永别了,我的主人……」

  绿漪娘娘恼羞成怒,眼冒绿光,狂风更甚初时,四周风沙不断撞击崖壁,她
恶狠狠地厉声怒叱:「竟敢废了本仙的天神护体!今日定要将妳们碎尸万段!」

  无数的绿光鬼火再次凝聚在上空,形成壹个比之前更为壮观的巨型圆球。

  师娘见状连忙飞身去救助受伤的芯瑶,她在抱起芯瑶身体的同时,裙下飞伸
出长长的尾巴捆住恶童,身形犹如鬼魅野兽,壹顿疾驰猛跃,不断变幻着落地的
方位,让绿漪娘娘的法术壹时无法对準自己,在逐渐拉远距离后只见凝聚在上空
的鬼火愈发巨大,整片夜空如同被火海燃烧壹般。

  眼看大事不妙,只怕绿漪娘娘已经走火入魔,这法术要是施展下来只怕方圆
数裏尽成焦土,吓得我连忙拔腿就跑。

  在我狂奔近百丈后师娘才追上了我,她喘气说道:「申伢子,别跑了,绿漪
她追不出来。」

  我这才想起,原来绿漪娘娘她被禁术所困,是出不了哪山谷的,不然今天所
有人的性命都得交代在这裏。

  远远望去,夜空中的鬼火在渐渐消散,只是依稀还能听到绿漪娘娘的咒骂之
声。

  而师娘放下芯瑶后立马帮她运功疗伤,约莫过了有半个多时辰,他俩的气色
才渐渐好转起来,当师娘收功后便关切地问道:「怎样?」

  芯瑶没有答话,而是先擦掉口鼻间的汙迹,再从腰间抽出壹根白玉烟桿,但
见她檀口轻吹,烟口处无火自燃,烟嘴缓缓放到唇边,红唇轻抿,呼出淡淡白雾,
神情忧郁间乏力地说道:「我没事,修养几日便好。」

  恶童捂着胸口吃力的站了起来,壹边笑着说道:「哎哟,这娘们可真把大爷
给打疼了,这仇迟早得报,非得把她收做压寨夫人才能消了此恨。」

  我说道:「妳们都受了伤,要不就先回去吧,反正我壹时半会还死不了。」

  师娘说道:「也罢,待修养几日再来。」

  恶童这时提议道:「不如壹同去我的山寨吧,下回我把弟兄们都带上,我看
这神仙也伤得不轻,可以让我的他们先去轮番进攻,待她精疲力乏之时我们再去
围攻。」

  师娘说道:「呵呵,这麽说妳兄弟们的命就这麽低贱。」

  「都是些亡命之徒罢了,过的就是有今朝没明日的日子,哪怕是上战场杀敌
不也照样如此,没什麽好顾虑的。」

  芯瑶接话道:「就这麽办,走吧,到时给我姐俩安排些美食补补身子。」

  恶童诡异地笑道:「明白,明白。」

  我大概能猜到芯瑶所说的美食是指什麽,反正那些土匪个个都是恶贯满盈之
徒,就算死了也是为民除害。

  众人做好决定后就趁着夜色下了山,在途中经过壹个小山村,恶童将村裏仅
有的两马给买了下来,本来我想和师娘共乘壹骑,可恶童却说他和芯瑶都受了伤,
不便驾马远行,只得辛苦我和师娘了。

  我是个山野之人,对于骑马自然不在话下。师娘刚跨坐上马背,恶童便兴沖
沖地去踩师娘的那匹马镫子,他脚都还没站稳,就被芯瑶壹脚给踹了屁股,芯瑶
瞥了他壹眼,冷冷说道:「去那边」。

  恶童自然是壹脸的不愿意,可他也不敢多说什麽,老老实实地跨上我这匹马,
只不过他很定在心裏把芯瑶痛骂了壹顿,他那点小算盘我都能猜得到,之前就色
瞇瞇的盯着师娘看,现在还想偷吃师娘豆腐。

  我们壹路策马扬鞭,迎面的劲风吹拂得二女长发飘逸,云袖罗裙飞连数尺。

  芯瑶从身后紧紧抱住师娘,脸颊贴在她的香肩上,双眸紧闭,静静享受着师
娘的气息与体香,似乎她对师娘的情感已经超出了友情之上,这女人之间还能如
此暧昧不清,我实在不明所以。

  两个时辰之后,大约骑行跑了近百裏地,天色已经大亮,我们穿入壹处杳无
人烟的深山密林之中,放缓速度后又行了数裏地,这才远远地瞧见壹座依山傍水
的寨子,寨前设有数道拒马,几名土匪正在木制的城墻上放哨,还未待我们靠近,
只听数声铜钟的响起,没壹会城墻上布满土匪,个个拈弓搭箭,几欲随时射击,
土匪们训练有素,这恶童不愧是带过兵的都尉。

  壹名土匪大声喝道:「来者何人,所为何事,不得上前,否则杀无赦!」

  我们停了下来,由于恶童坐在我身后,他本就个子矮小,再被我的身形壹挡,
土匪们几乎都瞧不见他。恶童也不下马,他大声骂道:「没瞧见妳家大王回来了
吗,还不给老子过来牵马,壹群混账东西。」

  土匪们听到恶童的骂喊声后立刻开启了城门,几个人将城门前的拒马给移走,
然后我和师娘骑着马慢悠悠地踏入寨子裏,这群土匪见着师娘和芯瑶的美貌都给
看傻了眼,无数双眼珠子直碌碌的盯着她俩美艳性感的身材不住打量,顿时有壹
种小绵羊进入狼窝的错觉。

  我们下马后便跟着恶童步入寨子中壹所最大的房屋,恶童坐上屋内正上方的
虎皮太师椅,壹改谦恭的常态,单腿踩凳,壹手捏椅,十分霸气的询问侧旁几名
土匪「我走这几日寨子裏可有事发生?」

  管事的土匪恭谨地回道:「也没什麽大事,只是有些兄弟觉得上回抢来的财
物分少了些,不免抱怨了几句。」

  「妈的,把上回抢来的女人分给弟兄们耍耍,再有人抱怨我非割了他们的舌
头不可。」

  「好的,多谢都尉!」

  「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妳赶紧去安排几间好点的房间,备些好酒好肉。」

  「属下明白,这就去办。」

  当领命的土匪出去后,另壹名管事的土匪打量了我壹眼,他对恶童说道:
「要不要给这位小兄弟安排个女人?」

  恶童不耐烦地回道:「废话!这还用问吗?找个没开苞的雏,洗干凈了在房
裏候着。」

  我连忙摇头摆手:「不用,不用,我年纪还小,女人还是留给妳们自己吧。」

  恶童不顾我的言语,指着几名管事的土匪说道:「还怵着干啥,若是没有别
的事只管下去安排便是。」

  土匪们应了壹声后就都出去了,大厅裏只剩下我们四人。

  「这,这,这……不太好吧……」

  眼看人都走了,我只得哑口无言,我偷瞄了师娘壹眼,见她也没说什麽,不
过这事稍后还得再做推迟,我可不想惹她生气。

  芯瑶呵呵笑道:「妳这山大王还当得蛮舒服的嘛,像个土皇帝壹样,比我那
青楼可强多了,时常还要受人家的气,弄得我也想过把山大王的茔。」

  恶童立马让开座位,示意请芯瑶上座,壹边还陪笑说道:「姐姐说笑了,我
这穷山僻壤的,哪能和姐姐的青楼相比,也就是不受人约束罢了,但不论黑道还
是白道,寻我们麻烦的人总是不在少数。」

  芯瑶回道:「说得也是,哎~ 累了壹天了,我想与姐姐先去洗个澡,妳赶紧
叫人安排壹下吧。」

  「这简单,我这后屋有壹处天然的温泉,不如我领二位姐姐前去吧。」

  「不必了,这麽丁点大的地方我还寻不着麽,只是妳可要把我俩的晚饭给安
排妥当了,昨夜壹战精气大损,不补补身子的话可是会被拖垮的。」

  恶童连连回道:「放心,放心,小弟明白的。」

  师娘望了我壹眼,知道我能听明白他们说的是何意,她特意嘱咐恶童说道:
「妳不用管我了,给芯瑶安排好便是。」

  芯瑶强硬地说道:「不行,妳必须给我俩都安排妥当了,还有那边的小鬼,
侍候的女人得长得水灵的,若是有半点怠慢我唯妳是问。」

  恶童在芯瑶面前卑微得像个听话的奴才,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着满声应
承。

  估计师娘也是怕我吃醋,又连忙说道:「我昨晚吸了那女鬼的精元,修为已
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再说与绿漪交手我也没受伤,还是不要——啊~ 」

  未等师娘说完,芯瑶强拽着她的手步入了后厅,我心知师娘怕我多想,顿时
心裏暖暖地,就算她真想吸男人的精元补充功力我也不会多说什麽。

  现如今就剩我和恶童单独相处,我也不跟他客气,找了把椅子坐下,拿起桌
上的凉茶便自个倒了喝。

  恶童走至我跟前,满脸猥琐地笑道:「后院满屋子的春色,难道小兄弟不想
去瞧瞧?」

  我回道:「不去,芯瑶正愁找不到机会杀我呢,去了铁定送死。」

  「怎麽?妳与她有过节?」

  「这个说来话长,反正我可不想招惹她。」

  「那女人是妳师娘麽?」

  「对呀,有什麽问题?」

  「她怎会对妳如此千依百顺,那可是只大妖啊,想必妳这小鬼定有过人之处,
不如和大哥说说呗。」

  「要我说也可以,妳别给我安排女人就是了,免得惹她不高兴。」

  「哟,没想到妳这小鬼还是个癡情种,但是大姐交代的事,我可是壹万个都
不敢违背的。」

  「那我便没话说了,妳该干嘛干嘛去,我就在这儿坐会。」

  「怎麽,我在自家的地盘妳还想赶我走不成?妳这小鬼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我命就剩半条了,当然不怕。」

  「呵呵,妳小子有种,是块当土匪的料。」

  恶童笑着说完话后便鬼鬼祟祟地往后厅走去,说实话,我并不怕芯瑶,怕的
是师娘会怎麽看我,当知道的事情越多,顾虑也就越多,我也更在意她对我的看
法,不能像以前那般肆无忌惮了。

  由于昨晚壹宿没有合眼,我现在有些犯困,等着等着便趴在桌上小憩了壹会,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感觉是被饿醒的,此时大厅裏依旧空蕩蕩的,我便喊了师娘
几声,这时屋外走进壹个男人,正是之前与恶童对话的土匪,他说道:「她们都
回屋歇息去了,要不要我带妳去住处?」

  我回道:「也好,顺便弄些吃的给我。」

  「早已安排好了,跟我走吧。」

  这山寨也不小,估摸住了好几百号人,我被安置在壹处较为偏僻的小木屋裏,
这也正合我意,不想与那些土匪有太多的交集,只是不知师娘住在何处,我便询
问了土匪。

  土匪遥指山下不远处的小湖泊,「在哪湖边有座楼阁,没有都尉的命令我们
都不能靠近,妳若想去便自己去吧。」

  土匪走后我欲推门入屋,这时又想起了恶童说要给我安排女人,不免心裏壹
阵紧张,又退了回去,寻思着还是先去找师娘吧,说不定能跟她住壹块。

  下坡的山道上壹个土匪也没见着,看来果真是恶童的吩咐,底下碧绿的湖泊
令人心旷神怡,湖心中还搭建了座乘凉的亭子。当我从远处走近时,隐隐约约发
现有人端坐在亭中,不时还传出阵阵欢声笑语,在细细观望过后,这才发现除了
师娘和芯瑶外还另有他人。

  约莫五六名青年男子也在亭内,他们个个身穿儒雅袖袍,面容俊秀,肤色白
皙,或手持折扇吟诗作对,或舞文弄墨信笔挥洒,撩发得佳人情醉迷离,只恨相
逢太晚,几欲迎拥入怀,欢愉之声更胜风月之事。

  无酒无色亦醉人,萦萦燕燕男儿郎。

  我止住脚步,不想再往前去,我这山野之人不屑与这等小白脸驷混,气急之
下便折返回屋。

  当我推门入屋之时,映入眼帘的是满满壹桌好酒好肉,屋内也并无他人,怎
的我心裏更气,撕下壹只鸡腿便往嘴裏大口嚼咬,撬掉酒壶的盖子就往口中豪饮,
在酒足饭饱之后晃晃悠悠的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醒来时夜已入半,窗外残月高挂,此时正精神饱满,閑来无事发慌,不知这
壹宿该如何度过,正欲下床之际,突然间发现月光下的窗门映现壹个女人的身姿,
我惊呼壹声:「是谁在屋内?」Sample Text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妖色媚鬼】第二十二章 初战绿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