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武林沉沦之染衣小传 第一章 弃我去者

人妻美妇 夏日小说网 6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武林沉沦之染衣小传 第一章 弃我去者
作者:碧落星坠
原作者:霸道的温柔
首发地点:q群 春满四合院

PS1:这是我给院子里已有的《武林沉沦》写的同人,发表已经过原作者同意。
PS2:时间线是第一部的情节开始前一年多。
第一章 弃我去者
夜色如墨,恶雨接天连地。
一名蓑衣骑士奔行在青石路上,狂雨中自然不会有巡夜的兵丁拦阻,令得她一路顺畅地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吱吖——”沉重的木门打开半扇,几名候命的家丁手脚麻利地牵马执伞,还有人不顾水洼半伏在地上。
骑士踏肩而下,劈手夺过伞柄,一边走一边甩下斗笠和蓑衣,趋向正堂。
宅院的主人迎在门口,神色焦灼,烛光从他的背后投射出来,照在来客的一张娇靥之上,只见来人一袭青色劲装,妙目灼灼,直透人心,好一位别具一格的英武佳人。
而出迎的花千方显然没有什么欣赏的心思,他一脸急迫地说道:“大小姐,染衣已经闭门月余,我们夫妻实在束手无策,还请你费心相助。”
“世叔见外了。”赵薇施礼,道,“我与染衣自小亲厚,必尽力而为!”
“拜託大小姐了。”花千芳躬身施礼,而赵薇侧了下身,招手唤来花府侍女月季,向着花染衣的绣楼而去。
*******************************************************
“砰!”
木闩发出刺耳的裂响,划出一条弧线,重重撞在对面的屏风上,哗啦啦一阵乱响。赵薇收回脚,向着月季摆摆手,大步绕过屏风向内走去,后者苦笑着拉住门扉退出,留二位主人单独交流。
屏风后面是一间规制乱七八糟的灵堂,一位芊芊佳人正一袭粗布麻衣,跪坐在香炉前,身侧零落十数酒壶,手中持着一个,不紧不慢地喝着,显然,绝非是在品酒。
赵薇劈手夺过酒壶,冷笑:“跪自己的牌位,有点创意啊。”
花染衣看她一眼,上身挣了挣,但是并没有站起来。
“腿麻了?”赵薇嗤笑。
“小骚蹄子,知道还不帮忙。”花染衣咬着牙,苍白的唇齿间吐露“芬芳”。
赵薇面色一正,把住花染衣的臂膀,拉着她换成坐姿,又撩起她裙角,看着充血的膝盖歎口气:“说说吧,你和黄佑隆究竟怎么回事?”
“久而生厌,仅此而已。”花染衣冷漠地说道。
“哼,不说算了,别敷衍我。”赵薇不满,“我还不知道你,既然抱定了一人,哪里会这般轻率。我也不想追着你问,反正迟早你会告诉我,只是,你差不多也该闹够了!”
花染衣远远看了眼自己的牌位,指着说道:“你说得对。劳驾,叫月季拿去劈了。”她顿了顿,歎息着吟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赵薇摇摇头,拈起木头牌位走到窗前向外一扔,“看来是没问题了,这几天我就住在府上,”她绕过屏风,拾起门闩,“今晚先这样,我去叫僕妇把门给你修好,你先休息下吧。”说着便走了出去。
不需要说太多,一则,作为知根知底的青梅竹马,看到对方便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二则,赵薇的态度也已经提醒了一些事,她花染衣不是什么低门小户的无知少女,身上承载花家的颜面,没有太多任性的空间。
花染衣独坐空闺,又想起了那个眼神,至今仍有种荒谬感徘徊难去。
“圣人不仁,以众生为蚁蝼。你离圣人何其遥远,连齐家你都做不到,居然学着别人目空一切了么,可笑至极!”
*******************************************************
花染衣是在高潮中苏醒的,她立刻便透过身体的感知知晓了自己赤身裸体的状态,一根巨物碾着花心,绝顶的快感冲击地她自牙缝中漏出呻吟。
胎藏曼陀罗这种功法能够综合性地提升人体对负面状态的抗性,减低蒙汗药的药效是应有之义,但春药却多半不在此列。花染衣不知道的是,这门源自珈蓝的功法,基于天竺宗教生殖崇拜的底色,对象征着生命诞生的交媾反倒会推波助澜一番。
一把嘶哑的声音:“刚刚小骚货叫唤了,是不是要醒。”
“醒有醒的玩法。”另一个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强烈的淫欢令花染衣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凭藉武者的本能压制住自己尖叫的冲动。却听得一个如斯熟悉宛如刻入骨肉的声音问道:“回大长老,这药应是能令她昏睡3个时辰的。”
花染衣霍然睁开了眼!
“看看,”还是那个不紧不慢的声音,响在耳畔,“小子,看在礼品的份上,老祖宗教你点经验。这江湖上卖蒙汗药的自己吹出来的药效是半点也不能信,但这不是药本身的问题,而是江湖儿女大都修炼有或多或少能起克制作用的功法。”
“小子见识短浅,长老教训的是。”
花染衣受到了惊吓,巨大的震惊将她从肉体的桎梏中拔了出来,又丢进一片混沌之中。
“佑郎。。。黄佑隆!!救。。。啊。。。你。。。呃啊!”绳索绑缚的双臂挣脱不得,扭动的腰肢反倒助力了体内阳物的抽送,淫汁淋漓的蜜穴肉洞中毫不掩饰的快感打断了花染衣将要出口的话语。
她是一个少做虚饰的女子,既爱上黄佑隆,又自愿献身,对于情侣欢爱的态度远较寻常女子积极,时至今日,媚肉香躯呈现出了充分开发的反应。
这也是场中老朽们最喜爱的反应。
花染衣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一方面是几乎失控的身体反应,另一方面则是越来越清醒的大脑,自身所处的环境渐渐清晰。
这是一间密室,密室的中央是一樽翡翠雕琢的异兽,异兽有九个蛇首,相互盘绕交错而上,颈、爪、身躯巧妙地结合成一副支架,
美人赤身裸体置身其间,她两条匀称如玉般手臂手背相叠,被高处蛇口垂下的绳索密密缠绕,固定在头顶,细绳延伸到挺翘的胸脯上,在她双乳根部各绑成一个圆圈,微微勒紧,水蜜桃般粉嫩鲜活的美乳受到刺激,显得分外妖娆,玉山上的两颗剔透的葡萄,尖耸屹立,点缀在两驮玉白的乳峰之上,更令人口乾舌燥。
支架镂空的造型形成几个撑点,将美人的香臀玉背容纳其上,美肉受力分开,骚穴菊花微微翕动,一览无余。绳索蜿蜒而下,以绳结压勒裸躯的敏感穴位,或轻或重,令得玉体持续不断自生痕痒,难以安处,急盼舒泄。
这还不算,异兽尾部内折,尖端为一支毛笔,透过缝隙正戳在红嫩细腻的肉菊处,狼毫做成的笔毛蓬鬆着摩挲在她的菊蕊上,在齿轮的带动下,若有若无地刺激着她的嫩肉,那种又痒又酸的电流冲击着她的脑海。强烈的刺激之下,菊肉自然而然的想要闭合,又被外力干扰,只得持续不断地收缩舒张,带动整个下体周围的肌肉群形成连锁反应。花穴淫水不住的滴下,将翡翠润得愈发宝光盈盈,在烛火的照耀下散发着碧色的晕,并向四周散发出奇异的香味。
六个皓首苍髯的身躯错落立在花染衣的身周,一根又热又粗的大鸡巴捅穿花穴口,碾过每一寸软肉,和她光裸的身体摩擦纠缠,又有另一人的大手抚着没有一丝赘肉的健美腰腹,龟头顶在左腋。
正面稍远的阴影中则恭谨地坐着一个人,只有一对招子神完气足,透过昏暗,与她的眸光触在一起。
花染衣移开视线,那是令她刻骨铭心的眼神,高高在上,主宰一切,结合现实,实在是有种荒诞的嘲讽。
话语亦殊为违和:“染衣,委屈你了,原谅我!”再对上视线,眼神已然转为恳切,“我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这声音不可谓不情深意切,却令花染衣听之欲呕,只是一根突兀出现在菊穴上的手指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娇躯紧绷起来。“求求你,不要。。。喔喔。。。。我保证,我听话,求求你。”眼泪淹没了她的视线,这是她短短的生命中从未有过的无助,以至于她一时竟忘了自己身后可倚之为靠的强大宗族,仅以一个柔弱女人的本能乞求起来。
当然,另一些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是不会忘了的。只听身上的老者得意一笑,道:“好!那你发誓,今日之事,淫梦一场,你没见过我们,我们也没见过你。”
花染衣眯着眼睛,却在昏暗的火光下难以看清面目,暗歎一声:“向列祖列宗发誓,今日此地,并无染衣!啊~~~~”身边的老人们狂笑起来,数只大手覆盖在她身上,泪眼朦胧中,花染衣的意识向着狂乱的欲望深渊滑落。
翡翠异兽的构造支撑点有意做的不那么舒服,是故香肌玉股不得不在蛇颈构造的有限空间裏蠕动,不断变换受力点,带动臀腿旋磨辗转,无论女子如何抗拒,姦淫者都能得到充分的迎合。
花染衣浑圆肉感的臀瓣迎奉的半举起来,小巧的蜜穴口撑成正圆,两片光润、带着极淡极淡粉色的花瓣紧紧箍在肉柱外面,二十多釐米巨物,让细嫩肉腔的每一寸娇腻都被肆意摩擦,饱满如馒头一样的白嫩阴阜随着全身美肉的收缩而急促的贲起着、迎奉着,紧窄的阴道口上嫣红的肉芽被刺激的如同红樱桃一样闪着亮光。
不过一刻钟,花染衣的身体就僵硬了,玉背全力弓起。柔细腰身挺成拱形,胴体悬扭如蛇,淫词浪语溃堤而出:“啊啊!好棒。。。。嗯啊。。。。大鸡巴好大好热。。。。把人家都塞满了。。。啊啊——用力!啊啊。。。。。”
一根粗硕的黑鸡巴贴近了她雪白的面颊,半是在淫药的控制下,丁香小舌那红嫩诱人的舌尖上下蠕动,从卵蛋,到茎杆,到龟楞,到马眼,全都湿濡舔弄了一番,红润丰盈的双唇开启,将其吞入,上下吮吸、套弄,火热湿滑的肉腔、娇柔灵活的肉壁,将那鸡巴巨细靡遗的唆啜了个遍。
六个生命进入暮年的男人抱着拥着这个白嫩温软的玩具爱不释手,毫不止息的用鸡巴捣着她肥美湿滑的嫩穴和粉嫩的秀口,黄佑隆在后只能看到两条悬在半空的雪白长腿簌簌的震颤紧绷伸展,伴随一声凄豔哀婉的销魂娇啼,十根脚趾舒爽地张开到极限,又听大长老发声喊,一众老鬼齐齐退开,檀口中那根脱出时还能看到香舌恋恋不捨地吐蕊而出打了个勾。
这是一个少见的长高潮,花染衣那张宜喜宜嗔的俏脸浮现出一副忘我而出尘的表情,香喷喷、汗津津的惹火胴体在性具的箝制之下艰难地蠕动着,却远不足以排遣体内炸裂的欲火,滞涩的浪潮催发出一连串的浪吟,低回哀婉,蕩人心魄。此时此刻,花染衣所有的女性矜持都已消失不见,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一双玉腿张到极限,似生怕在场的男人看不见乌黑茂密的阴毛和潮韵翕张的阴唇,一双小腿甩来甩去, “染衣的穴。。。好痒。。。啊。。。要坏了。。。”
一众老鬼面面相觑,发出哄笑:“看来吾等伺候地花小姐不太满意。”“嘿嘿,大哥,不服老不行啊。”。。。。
“招待不周怎行?你们莫不是以为以后还能有机会?”这话提醒了众人,花染衣赤裸的玉体被数只大手举高,顺着一定的角度从翡翠异兽的樊笼中脱离出来,瘫软在脚下的羊毛毡上。她的意识更清醒了一些,低头一边喘息,一边转着念头:如果能够在插入以前醒来,拿家族威胁一番,大概率可以脱身,而如今则已经覆水难收,如果出言威胁,严重的恐怕有生命危险,故只能吃下这个暗亏。自己早先自愿将本元献于黄佑隆,一旦为家族知晓,花家怎样修理黄家且不论,失节之罪,按照这个年代的道理,代价是她所无法承受的。
她咬了咬银牙,忍住不去看黄佑隆,心中对这花言巧语的恶徒更加厌恶,已是将这曾经的良人与身边的六个淫贼等同,转念却又想起赵薇来:自己若是活得如她一般洒脱,必然不会落入如此惨境,而赵薇那样的生活方式。。。。。。她暗歎:“本是抱定从一而终的心意,自今而后,恐怕不得不换种活法才行。”这样想着,心中暗暗定下了主意,见得六根阳具戳在眼前,欲望的腥臭味扑面而言,知多说无益,一双纤纤玉手一左一右随意捉起两根巨物,徐缓来回捋动,又埋头上前,小嘴一张,便已含住大长老紫红的龟头,细细吸吮起来,目光不由自主地从左到右扫了一眼,腹诽道:“什么春药效果这么好,这帮老色鬼个个龙精虎猛,绝对不正常。”
殊不知她自下而上柔媚豔冶的眸光差点把正面的三个淫贼挑逗地射了,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不说场中六个老贼惊诧,几步外的黄佑隆更是表情僵在脸上。
花染衣凭着一种直觉捕捉到了气氛的扰动,她将视线凝在大长老的下巴上,忍着内心真真假假的烦恶,鼓动香腮,粉嫩的口唇包住肥大肉厚的肉棒恣情吞吐,发出扑簌扑簌的淫蕩声音,这黄家大长老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毕竟年齿已高,能力靠着春药已经算超常发挥了,再加之寻常侍女的谄媚,哪及得上花家小姐自内而外散发出的这般混合着贵气与知性的妩媚,顿时嘶吼一声,按住染衣的后颈,放开了精关。
场中的老淫贼个个面色燥红,一看就是吃了虎狼药的样子,射精的时候才露出外强中乾的样子来,染衣舌头一卷,轻鬆接下了大长老稀稀落落的精水,趁着他乏力后退的机会,悄悄吐到一边。
花染衣着意保持着适才的眼神轻转娇躯令视线在余下五人脸上一一略过,在贪婪噬人的视线中从容不迫,在外的黄佑隆见得这身无寸缕的窈窕淑女,白皙坚挺的玉峰随着动作淫蕩蕩地在胸前晃动,从所未见地妖冶动人,双手不为人知地握紧。
光影动了动,花染衣软软地娇叫了一声,原是有个老淫贼实在忍不住,倒躺在她身后,拿鼻子顶开臀缝,毫不避讳地嗅着股间淫香,伸出舌头舔上了幼嫩的菊蕊。
这是寻常女人一生难见的服侍,如果不是处境如此,花染衣都要被感动到了。她贪淫地俯身挺起翘臀,拱起玉背,腰肢款款而舞,声音沙哑地呢喃道,“哦~好舒服。。。。对!就是那裏。。。。舌头扭一下。。。。嗯~好美,好会舔。。。。唔。。。太舒服了!哦哦!进去了。。。。哦喔。。。。求求你,拔出来嘛。。。”
淫语挑动了场中气氛,花染衣温软汗湿的香躯陷入十只大手的肆意抚摸,除了香臀被抓紧难以大动外,全身上下都在发狂的乱颤乱抖,下体双穴不停地痉挛收缩,花穴中的爱液喷洒而出,散发出有如兰花的香味催动着情欲。
花染衣迷蒙的秀眸隐隐见到一张老脸凑近,连忙偏开头面,艰难地看着坐地喘息的大长老,说道:“今晚。。。嗯。。。本小姐。。。。就当陪你们做。。。。。这一场春梦。。。。定服侍。。。。长者满意!啊。。。。不要再进去了!只愿。。。。从今而后。。。。两不相干!”
大长老狂欢一场,手指都懒得再动,只眼珠子转了转,道,“花小姐真乃豪杰,唉。。。谈什么服侍,只愿姑娘玩得高兴,哈哈哈。。。。。”
花染衣得了保证,便也不再理会这欲震乏力的老贼,眼睛轻蔑地瞟了一眼黄佑隆,仰面娇喘欢叫:“啊、啊、啊。。嗯~嗯~哼。。。。。噢、噢。。。哥!亲哥哥。。。。哦~出。。。出来啦~嗯嗯嗯。。。。” 身子突然僵住,接着连番抽搐,香臀下坐挤压,毫不遮掩地高潮了。
一众老贼倒也知情识趣,欣赏着花染衣娇躯绝美的本能舞姿,以及那白皙无暇身体被情欲刺激泛出的可爱红晕,也不忘抚玩耳、乳、腹、臀等处,纾解美人高扬的欲火。
花染衣喘息片刻,为了儘快脱身,再次作出行动,只见她盈盈站起,双手举高,让自己羊脂般细腻的绝美胴体大敞四开,双腿却并紧,水光莹莹的小嫩穴藏进淩乱湿濡的漆黑阴毛下,令人忍不住寻胜探幽的欲望。
便有一名身高合适的老贼站出来,抱紧纤巧的躯干,低头含住秀气的锁骨,乾枯的胸膛压住温软的美乳,挺立的乳头磨在粗糙的表皮上令得美人发出一声低吟,双腿分出空隙,腿心软肉夹住稍显粗短的肉棒。
“唔。。。。。站着?”花染衣感到翘臀被一双大手分开,臀眼上戳着一个热热的龟头,慌忙阻止道,“后面不行!”身后那人遂将整根阳物埋入火热潮湿的肉缝裏,上下摩擦,同时,探手捞起染衣膝弯,将她架了起来。正面那人失了“腿穴”,便伸手进入湿淋淋的黑森林中捉住花穴抠挖。花染衣臀肉一紧,同时摇动她的屁股,夹得身后老贼抽了口凉气。
“啊啊。。。啊哈。。。嗯嗯。。。啊哈。。。”几根手指灵活地洞开她的阴道口,粗鲁的挑逗令下体又麻又痒,爱液逐渐氾滥,粘稠的淫液湿润了整个阴部和手指。身前的老淫贼忍不住激动地向她的红唇吻去,花染衣嘴裏发出“呜呜”的声音,身子僵了僵,竟用放下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微挺起身体,迎接起亲吻来。
舌头和舌头绞缠在一起,花染衣双目紧闭,全身发抖,,娇喘吁吁地像蛇一样的不停地扭动着,高雅清丽的面容更满是欲火和妖野,身前老贼运起腰身,向前一刺,大龟头垦开
紧窄曲折的肉穴,刺入这花样少女体内,花染衣嘴巴被堵着出不了声,只能从鼻孔裏发出阵阵的闷哼娇吟。
身后架着美肉的黄家长老低头看去,一个花儿般的肉穴蕊开蕊合,紧咬着粗黑的肉柱,粉红色的贝肉时隐时现,不由得嘲笑道:“花小姐竟如此风骚淫蕩,我那侄孙真是三生有幸。。。。呼呼。。。。今天,定让美人儿永生难忘。”
花染衣闻言偏开口舌,道:“啊嗯。。。哈啊,他算个屁,哪比得上长老您。。。。啊啊。。。。顶到了。。。好舒服。。。”
这老贼内心有数,嘿然道:“看来,我那侄孙日后是无福啦。”
“嗯~~您话真多。。。”花染衣扭回头白了他一眼,口中咿咿呀呀不停,哪知自己身前的老贼见美人注意力转移,深感受辱,用吃奶的力气运起腰臀,将那粗黑肉棍在她的蜜穴裏迅猛的抽动,不过几下,便带的阴唇翻飞、汁水四溅,花染衣峨眉紧锁,发出嘶嘶的吸气声和呻吟,腻腻浪声道:“我要来了。。。。嘤。。。。嗯,嗯嗯。。。。。好厉害。。。唔。。。顶坏了。。。快啊。。。。再快点。。。。啊!”
“啪!”却是身后人受不了这淫语刺激,挥起手重重的抽打在花染衣那丰满的俏臀上,白皙的臀肉被打得颤抖不止,那知她非但不呼痛,反而又回首淫蕩的低语道:“对啦。。啊。。。。用力啊。。。快。。。。。哦。。。。再几下!”
“啪!啪!啪!”“啊啊啊啊。。。。。。。”花染衣发出舒畅的长长的娇吟,阴唇内缘处的嫩肉紧缩,吸得身前的淫贼嗷嗷大叫,肉茎鼓胀跳动,“射死你,小骚货。。。啊。。爽!”话音未落居然缴了械!人也跌坐下去,好在身后等候多时的那根肉棒顺着尚未闭合的穴口顶沖而上,速度之快,令得花染衣几乎没察觉到换了“玩具”。
“第三个。”她只在心裏默默念了句。
“啪啪啪,”,年老鬆弛的肚皮撞击少女的臀儿上,一根噁心的舌头从她的耳垂舔到脸颊,此贼的肉棒是场中最大号的,毫无花俏单刀直入的撞击,每一下都有力击中她的花蕊深处,让她也无暇思考。臀肉在脆响声中生出淫媚的肉浪,滚动而上传导全身,单调亢奋的淫叫声中,娇美的双乳上下翻飞,乳尖通红挺立,诱人之极,于是毫无意外地被另外两个淫贼一左一右吮入口中。
花染衣三点受袭,顿时醉眼如丝、朱唇半张,舒服得把前胸一挺一抬,伴随着间歇性的抖颤,曲线优美的身体也泛起了桃红色,她不停地呜咽着,声音如诉如泣,喘息的频率愈来愈快,身体如风中摆柳,无意识地摆动着,浑身肌肉紧绷,双手死死抱住胸口的两个脑袋,脊背在半空中拱成了虾米,“。。。。哦哦哦,要泻了。。。。”猛地,她尖叫起来,身体一阵阵抽搐,“干死我。。。啊。。。用力!”花穴重重一缩!
身后老贼龟头一阵酸麻,哆嗦着喷出了阳精,软倒在地,吮乳的两人合力接过花染衣软绵绵的裸躯,将她四肢着地摆在地毯上,然而美人实在乏力,双臂一歪,娇靥不轻不重地砸在地上,却远不足以唤回她神游天外的意识,这两个人加上春药药效,能力也只能算一般,花染衣下意识地数到“五”,却是难以达到高潮,只有身体还惯性地保持着兴奋状态,当她终于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人推躺在地,身体被阴影笼罩。
她眨了眨眼睛,认出这竟是方才为她舔肛之人,也当是今日最后一人,心裏居然生出几分放鬆来,眸光向下一瞥,见得一个稍大的肉棒正顶弄自己股间的软肉,汁水淋漓,便扭腰挺臀,主动将阳物吞入体内。
事到如今,众淫贼已不会惊讶于花染衣的主动,这最后一人也未辜负美人青眼,甫一进入便连续几下重击,次次击中花心,花染衣媚骨酥酥,娇声淫叫道:“啊。。。啊啊。。。肏穿我了。。。”她双肘抵住地面,将腰肢撑起拱桥,两腿挂上对方臂弯,正是一个最最经典的“炮架”姿态。
花染衣体内春药的药效早已在胎藏曼陀罗的辅助下排出,而躯壳中的欲火依然熊熊燃烧,在有心配合下,很快就与双双奔向了今夜最后一次高潮,深心中竟有几分意犹未尽。
这是花染衣生命中的转捩点,她结束了自己最初的爱情,又被迫放弃了自小秉持的贞操观,可以说幸好有赵薇这样的珠玉在前,否则,今夜她可能只有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正可谓时也运也。
*************************************************
黄佑隆远远看着花染衣蹒跚走出了自家庭院,目光古井无波,他反身带上房门,站在一片昏暗的曦光中。
窗扉响动,一个蒙面人自顾自地找了张椅子。
“你的计策效果很好,交易算是达成了。”
“呵,废话!”蒙面人甩过去一副卷轴,“记下来,然后烧了。”
“这是?”
“《潜欲心经》,算是预支给你的好处吧,”蒙面人摆着手,“毕竟,太弱会误事。”
“哼!”
“棋局已经开始布子,接下来便是等待,看看这一次究竟能钓上些什么。”蒙面人无所谓地说着,“给我搞个身份,行事方便!”
**********************************************
花染衣睁开了眼睛。
“早呀!”一把豪爽的女声响起,花染衣挑了挑眉,发现一只鹹猪手出现在自己胸口:“滚!”
赵薇哂笑着走开几步,招呼月季来为花染衣梳洗更衣。
月季近前,却察觉有异,惊道:“小姐的衣衫都湿了!”
“多嘴!”赵薇呵斥。
月季腿一软,谎忙道:“大小姐,奴。。奴婢。。。”
“好了。”花染衣摇摇头,“去準备浴桶,我先沐浴,下去吧!”
“是!”
少倾,屋内布置停当,花染衣自有自家侍婢帮手,赵薇不耐潮热,扇着风走到廊下,却听得身后闷响,回首,见月季拜俯于地,露出一个微笑:“你倒是忠心。”
月季啜泣的声音传来:“求大小姐帮帮我家小姐,小婢看得出,她现下只是外表平复了。”
赵薇附身抓住她肩膀,使了个巧劲儿将小女侍拽起来, 凝视着她梨花带雨的俏脸,道:“放心,染衣与我什么交情?这事儿姑娘我心中有数,用不了多久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主子。”她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探出舌头在月季的粉唇上舔了一口,嘻嘻笑道:“小奴儿,赵家主子喜欢你,嗣后把你从染衣那裏讨来。”
月季小脸儿发白,张了张嘴,挣脱这魔女的手臂,嗒嗒嗒地跑走了。赵薇神色微沉,抓了几下腰上的香袋,假惺惺地嘀咕起来:“水到渠成,不得不尔,染衣,别怪姐姐,嘿嘿,玩具喜不喜欢,要你体会过才知道。”
赵薇陪着花染衣吃了早饭,见诸事平顺,便暂且告辞回府。花染衣在庭院裏将《百花录》的起式一板一眼地打完,逕自去了马廄,打马来到自家在开封城裏的总柜。账簿、签押,还有闻询赶来问安的族中管事,撂下的事务繁多,花染衣一刻不得閑,进食也是草草,一日的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已暮色四合。
花染衣晃在马背上,心思有些飘。
她是花染衣,四大族八小家的花家之女,亦添列是武林十青之末位,既名满天下,于族中自有权势在握,绝非花瓶一枚。
黄佑隆的行为,以她的见识不至于想不通,她既爱他爱到能够无视礼教,若牺牲贞节的价码够高,也不是不能为他去做。世家大族自有行止,何至于如此狼狈。
那么,出卖一个倾心于己、予取予求的女子,价码如何呢?那密室中听闻的只言片语,足够花染衣推论出结果。
“在黄家得到重用。。。”她有点想笑,亦觉自己前半生宛如一个大大的讽刺,名满天下的武林十青、花家的话事人之一,价码居然这么贱!
很明显,作为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庶子,黄佑隆不仅仅是地位低下,教育以及相应的见识统统受到了负面影响,而深受传统教育的大家闺秀花染衣,并不会主动在自己认定的夫君面前展现强势,这本是一个嚮往传统贤妻良母生活的聪慧女子主动做出的牺牲,又怎会想到他人竟是如此负心薄幸?偏偏,他苦心孤诣换取的那一点点可怜的报偿,本是二人结俪后唾手可得的东西。
“也好。”花染衣垂目,“既非良人,早知道永远要比晚知道好得多,仅仅这么点代价便得脱身,兴许反倒是上苍庇佑。”
视线放平,却见不远处有两个人钻出街角。
   花染衣呼吸一窒。出现在她眼前的正是带着一个侍女的黄佑隆!
而她终究是已在心底下定决心同此人分道扬镳,银牙暗咬,扯着缰绳便要绕开去。
"染衣!"却不想那把温润如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少女忍着烦恶转回头,看到的是黄佑隆风仪俊朗的样子,正是那年上元节,刻在她心底的样子。
“染衣,委。。。。”
“闭嘴!”花染衣迎上对方乞求的眼神,“多余的话不必说,事已至此,自今而后,你我恩断义绝!”
黄有隆抢住花染衣坐骑的笼头,急切道:“染衣,你冷静点!你我已私定终身,我自当护你一世周全!”
花染衣一哂:“你的意思,拿了我的本元,便拿了我的命、我的灵,而我,不仅要口称奴婢,还要在心裏自贱为奴!”
“我不是这么想的,染衣,”黄佑隆指着身后的侍女,飞快地说道,“这是我的贴身丫鬟,今日带她来见未来的主母,从今以后她便叫做彩衣,布上染了花,便是‘彩’!”
“呕!”花染衣实在忍不住了,在马上飞起一脚踹在对方肩膀上(想踹脸被躲掉),双脚重击马腹,不管不顾的在闹市狂奔起来,留下一地狼籍。
“这反应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低眉顺目的侍女嘲弄道。
“哼!至少你的身份解决了。”黄佑隆冷下脸。
“看情况,会有后患哟。”侍女瞥着他。
“她能耐我何?!迟早还是要落在我的手心裏。”黄佑隆不在意地说着,拂袖而去。
*******************************************
花染衣回到府上,神色如常的进了晚餐,期间还与向着素来紧密的美丽母亲撒娇,又习惯性的教训了一下下性子温吞的弟弟花泽雨,饭后去了武室,一番修炼下来,便到了沐浴休憩的时间。
花染衣心情不错,早早使唤月季、杜鹃叫上人收拾好家中的大浴房,打算洗个温泉浴。夜色渐深,花染衣在两个贴身女婢的服侍下清洁好身体,正啜饮着流盘上的美酒,打算小坐一刻即就寝,哪想外头一阵混乱嘈杂,还没反应过来,浴房的大门“轰”地被人打烂,赵薇衣衫不整地闯进来,风风火火地喊到:“染衣,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同人)武林沉沦之染衣小传 第一章 弃我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