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邻居(一)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333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VT
2006/11/2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一)

  我始终觉得隔壁那对母子很怪异,这是一种直觉,女人的直觉。 

  隔壁姓刘,一个月前搬来这个社区。在乡下地方通常无大事,但只要是鸡毛
蒜皮的新闻通常都会从小道消息变成嗑牙聊天的话题,最后成为家喻户晓的八卦
,而且这个过程出奇的快。

  基于道德问题,我也没兴趣探听他人的隐私,只能告诫儿子小杰出入要多加
注意,最好跟隔壁的孩子保持点距离。虽然我们两家都是单亲家庭,小孩的年龄
也相仿,照理说应该可以很谈得来,但只要一想到隔壁那家人我就感到隐隐的不
安。 

  上个月是我担任这个社区护导妈妈以来的最后一段时间,由于经常需要参加
社区孩童上下课护导的工作,这也使得我在因缘巧合下遇到这对母子。刘妈妈大
约三十出头将近三十五左右,看起来比我小个几岁,小孩跟小杰不仅念同所国中
还是同班同学,听小杰曾提起他妈都叫他小良。

  有一天我如同往常担任护导学童过马路的义工,刘妈妈刚巧在校门口等她儿
子,其实这也是稀鬆平常的事,但当小良步出校门欣喜的扑向她接下来所发生的
事,就令人匪夷所思了。小良毫无忌惮的将头埋在他妈妈的胸前不住的摩擦状似
撒娇,最后还把嘴贴向刘妈妈双唇上,那个样子就像是一对情侣。

  那个当下我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个画面,就算撒娇小杰也从来不是这种方式
,顶多就是亲亲我的脸,儿子毕竟国中二年级了,这个时期的孩子都不大黏妈妈
的,在同侪的面前通常都难为情与父母有亲暱的动作。 

  这对母子的互动固然跟别人不一样,起初我也认为这是教育方式的差异,其
实没什么大不了才是。人家才刚搬到这个环境人生地不熟,站在邻居的立场我好
意登门邀请她们母子俩到我们家来玩,聊聊天或是联络感情都可以。我按下电铃
之后良久刘妈妈才来应门,她看来似乎很疲倦不仅头髮很乱衣服也穿戴不整,我
友善的说明来意,她回以微笑表示晚点会过来拜访。 

  正当我準备功成身退,小良忽然在他妈妈背后冒出头来上下打量着我,视线
最后落在我的胸部上,刘妈妈察觉我的脸色有异,随即推了她儿子一把。 

  「小良,怎么这么没礼貌,这位要叫……」她突然想起不知道我姓什么。

  「没关係,我姓徐。」 

  「还不叫徐阿姨。」小良这才嘟嚷着叫我一声,然后扯着她妈妈的裙子直
嚷:

  「快点啦,不要再说了妳快进来啦!」

  刘妈妈倖倖的向我致歉就关上门,我回到家开始觉得邀请这家人实在是个蠢
主意。想起小良不怀好意盯着我胸脯的眼神,我觉得脸红耳热感觉不舒服极了,
那决不是国中生该有的眼神。但往另一层面想,失去父爱的孩子在言行上难免比
较脱序,幸好我的小杰在这方面就不是这么令人担心,想着想着这件事我也就释
怀了。傍晚小杰放学回来没多久,晚餐时间刘家母子果然来了。

  围在饭桌旁,我跟刘妈妈不自觉聊了起来。原来她本名翁黛华,前夫是个不
务正业的酒鬼,半年前离婚后她就带着小良在外租个房子,自己则在贸易公司当
会计,不料那个酒鬼找上门来假探望小良之名实则来向她借钱,三番两次的纠缠
后,她决定搬离原地所以才来到这个社区。

  「翁小姐,妳想过再婚吗?」

  她摇摇头:「徐姐叫我黛华就可以了。」

  说来也可怜,小良从小就比较黏爸爸,两夫妻结束婚姻关係分开后小孩总是
最无辜,刚离婚那段日子小良经常吵要爸爸,黛华为了弥补这个缺憾,只能母兼
父职更加倍的关爱他。

  就在我跟黛华相谈甚欢之际,我注意到一旁的小良那双滑溜的眼睛不时注视
着我的胸部,我索性假意收拾碗筷躲去厨房,翁黛华随后也端着剩菜进来帮忙。
后来我隐隐听到小良跟小杰在客厅的对话。

  「喂,你妈长得很像电视里的明星,你晚上都跟她睡吗?」

  「没有。」

  「我都跟我妈睡,我妈很香,她以前一上床就睡的都跟猪一样,最近比较会
跟我玩了。你妈睡觉前会不会跟你玩?」

  「不会,我们说完晚安就去房间睡了。」

  「那是因为你都没跟她玩啦!女生都很会玩……以后……保证你……」

  「真的吗?我……道不喜欢……」

  「你没……知道……」

  电视声音太大我无法听清楚他们接下来的对话内容,不过听小良这一番话,
可见黛华也真是够辛苦的了,平时上班工作就不是什么轻鬆的事,晚上两母子还
要藉由玩耍来连络亲子感情,心里不禁欣慰我的小杰懂事多了。

  唉,他爸爸身体不好,等到发现罹患癌症人走得也快,回头想想也幸好如此
,以我们家的经济状况无法让生了重病的人还能够继续拖下去,这点小杰他爸算
是良心了。

  我站在水槽边洗碗边想不经意发现黛华的手臂上有几处咬痕,不禁好奇的问
道:

  「怎么咬成这样?是小良咬的?」

  黛华不好意思的遮遮掩掩,一笑置之也没怎么解释。接着我还发现她的颈子
也有一些指甲抓出来的旧伤,但结痂已经掉了所以不注意的话倒不是这么明显。
男孩子的活动力总是比较大,这年纪使力也不晓得自制,一些不小心碰撞的瘀伤
总在所难免,但用咬用抓的就少见了。

  我暗暗自嘲,那些伤看起来还比较像情侣厮混时留下的。

  晚饭过后,黛华跟小良在客厅聊没几句话,小良就吵着黛华要回家,母子俩
告谢完就匆匆回去了。小杰似乎很高兴多了个年龄相仿的伴,整个晚上不停的说
着小良懂得事情很多,他妈妈跟他玩骑马打仗如何如何等等。看他兴高采烈的模
样我也替他感到高兴。

  自从那个晚上之后,两个男孩子很快就从邻居变成要好的玩伴,小良和小杰
两个经常躲到房里关起门来窃窃私语,连我送个水果敲门都相应不理,听黛华说
小杰去他家时两个小家伙也是这样。起初我以为两人只是玩疯了,直到有一天我
在厨房料理晚餐时,小杰从背后突然抱住我撒娇说道:

  「妈,我晚上想跟妳一起睡。」

  「干嘛?自己睡好好的怎么突然要跟妈妈睡?」

  「小良都跟他妈妈睡,我也要啦!」

  我心想小孩这年龄都好模仿,拿到手的新玩具就马上去向玩伴炫耀,弄得每
个孩子都想要同样的玩具,这也是人之常情,于是我答应让他晚上跟我睡。

  不过这个晚上我却有些不习惯,小杰他爸还在世的时候早在他刚上国小的时
候就要求他自己睡一张床,目的是为了让他养成独立的习惯。这么多年下来我已
经不记得跟儿子同榻是什么感觉,一向冷清的床铺突然多了个人躺实在很奇怪。

  所以当晚我不若往常这么容易入眠。就在我翻覆不定终于感到疲累逐渐泛起
睡意,隐隐感到大腿有些冰凉,时序正值夏秋交错,我以为是天气稍转凉也没什
么在意,转个身换成侧姿背对小杰。没多久我感到有一只手掌贴在我的大腿上,
我想大概是小杰睡姿不雅才搁在那,这么一干扰睡意又浅了。

  不过当我察觉小杰的手正颤抖着,不禁感到有些不对劲。他在背后轻轻的呼
唤:

  「妈……妈……等我……」

  原来是在做恶梦,心情一鬆坦自己都觉得自己疑神疑鬼实在好笑。

  小杰忽地整个抱住我,让我想转过身子也没办法,他一只手刚好又要命的压
在我的胸脯上,下半身还隐约感到鼓胀物紧紧地贴住股沟。我心里虽骇然却也苦
无良策只能闷不作声,不幸中的大幸是小杰还小身高不足,否则贴住的就不是臀
瓣中间了,恐怕……

  他的小手正巧压在乳头上,我虽穿着轻薄的睡衣仍能感到他的掌心泌出汗水
,僵持在这个姿势下不消一会儿,身体已经有一半发麻。

  「小杰,小杰,你醒醒。」

  儿子并没有应声,我只得奋力推开他,就这么一动之下我发现下体竟渗出少
许黏稠液体,他老爸死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给男人抱住,不-应该说是男孩,
怎么自己的儿子也会有反应?我感到无比的羞愧,赶紧起身到浴室沖洗,那晚我
在那里隐声哭了起来,我不能确定是不是罪恶感作祟,但却是首次为自己寂寞的
守寡岁月感到莫名的凄凉。

  第二天两个小孩相邀一起上学去,黛华闲着没事过来串门子,我们俩个女人
就乾脆喝个下午茶轻鬆轻鬆。聊着聊着话题转到男人然后不自觉又聊到彼此破碎
的婚姻。

  「男人婚前婚后判若两人,到手嚐过的从来不会珍惜,小良从小就把他当英
雄崇拜,但事实上连狗熊都不如。」

  「妳的前夫有到这来找过妳们吗?」

  「没有,我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再看到他。」

  说到前夫,看得出来黛华仍是愤恨不已。不过我就不同了,我很爱小杰他爸
的,这男人什么都好就是身体差,年纪轻轻就撇下我们母子相依为命,这还不悽
惨吗?

  「你们之间的事小孩应该都不清楚吧?」

  「就算知道也不多,说到这个就是令人伤心的地方。毕竟是父子,小良实在
很像他爸,任性起来天不怕地不怕,我能怎样?没有了父爱我只能在各方面尽量
补偿他。」
 
  黛华似乎欲言又止,顿了一会接着又说:

  「徐姐,妳丈夫走多久了?」

  「五年有了,一个女人家独自抚养小孩其中的辛酸实在不足以向外人道之。」

  「这么多年来难道妳都不需要?」

  「呃……妳说什么需要?」

  「那个啊……」

  我不了解她指的是哪方面,她在我耳边脸不红气不喘轻轻吐出『性需求』
三个字,当下我轰然觉得从脸热到胸口。

  「妳都没想过?怎么可能,我们都是正常的人,而且还这么年轻。」

  她说着突然伸出手往我胸部掐一把,我吓一跳整个人愣在那。

  「妳看妳身体还这么有弹性,皮肤又白,如果没有男人,火一来可是会让
人发疯的。妳总不能凡事都自己来吧?徐姐,咱们都是女人,姐妹淘说说这些
秘密话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突然不确定我跟她有这么熟。不过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打中我的心坎,过
去几年不管多么的辛苦,事情过去我就没记性,但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
盼望丈夫能来陪伴我,听我诉诉苦聊聊心事,那种突如其来的寂寞感骗不了自
己的。这当然是癡人说梦了,人死不能复生,这也是身为人妇却没有另一口子
的最大悲哀。

  「我前夫在那方面的需求很旺盛,刚离婚那段时间每个晚上我都睡不安稳
,所以我让小良陪我睡。唉,有时候半醒半梦之间我还以为旁边睡的是他老爸
呢。」

  她看我沉默不语料想我也心有戚戚焉,于是坐近点拍拍我的肩膀:

  「徐姐妳虽然还年轻,但咱们心里都清楚,谁要娶个女人带个拖油瓶回家呢
?时代再不同,这个观念还是不会改变,所以只好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儿子身上
,我们能做的就是这样了。」

  「茶凉了。」

  她啜一口花茶将杯子捧在手心若有所思,不-应该说我们。这番谈话将两个
女人的心事都抖了出来,失败的婚姻对女人的生理及心理都造成了打击。

  「妳看过妳儿子的小鸡鸡吗?跟他爸爸的像不像?」

  「这个嘛……男人的东西还不都那个样,没什么分别的。」

  「呵呵,徐姐妳应该是初恋就结婚的吧?」

  「这妳也能猜中?」

  「当然啊,男人那话儿不是每一只都长相一样的。小良的东西就比较像他外
公的。」

  这句话听得我脸红心跳,要命,小良他外公不就是妳爸爸?

  「那是什么表情啦,小时候我爸上厕所门没关好我偷看到的,妳以为……」

  我鬆了一口气:「要死啦,不早说,差点被妳吓死。」

  我们两个当场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下午茶的气氛转眼变得趣味横生。黛华接
着形容男人如厕习惯也各有不同,站在便斗前有的看着贴近的墙壁有的是看着那
话儿,还有的会趁这时候理毛,听的我笑到喘不过气来。

  「男人那东西真的都不太一样?不就……一根棒子那样……」

  「虽然都是棒子,但有的硬起来就弯弯的,有的像黄瓜有的像胡瓜。」

  「真的哟?」

  「徐姐妳不知道对女人来说,弯弯的那种最好,办那事的时候最受用,小良
的就是那种,小小年纪那个地方已经很吓人。」

  我猜想她们俩母子应该都一块洗澡,接着脑袋就出现这样的画面。真没用,
我猜我又脸红了。

  傍晚一到,我们各自回去张罗晚饭,经过下午的相处,我对黛华的印象完全
改观,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许多。

  小杰一放学就跟小良关在房里,想起下午两个女人的话题,我实在很好奇两
个男孩子说的又是什么,于是悄悄的在小杰房间外竖起耳朵,两个小男生的音量
很小,害我得很用心才听得到。

  「真的,结果咧?」

  「呃……她以为我在做梦,不过我真的吓死了。」

  「我第一次也是这样,现在就不会了。这次你就照我刚刚说的做,不要忘记
了。」

  「真的要做吗?我怕……」

  「拜託,不要这么没用很好玩的啦!你都没有觉得很兴奋吗?」

  「有是有啦,可是你都这样跟……」

  「那还用说,她喜欢的要命。」

  这两个小鬼到底在说什么我听的一头雾水。

  「你不是说她都叫的很痛苦?那怎么会喜欢?」

  「唉呦,你很笨耶,女生喜欢就会这样,你以后就知道。」

  该不会是在学校欺负女同学吧?找个机会我得问问小杰是怎么一回事。

  「我要回去了,我妈等我吃饭,明天我拿个东西给你看你就知道,你记得要
告诉我喔!」

  我赶紧蹑手蹑脚回到厨房。

  晚上小杰又跑来跟我睡,这孩子不知是不是看了什么恐怖小说还是怎样,今
天晚上我又要难以入眠了,想起昨晚他做恶梦抱住我的情景,不禁有些捨不得,
只好叫他先去洗澡再上床。

  听着浴室的潺潺流水声,我想起黛华下午提到小良的生殖器形状,却不知我
那宝贝儿子的又是什么德性。我站在浴室门口犹豫半天,掩不住好奇心终于还是
悄悄地把门开出一条缝。里面雾气腾升,小杰光溜溜的正在抹沐浴精,这个情景
让我有些意外,现在的孩子真早熟,国中二年级的身材就像个小大人。

  我的目光停留在他的下体,想尽快找到答案,而小杰刚巧洗涤到这个部位,
他的手从搓洗慢慢变成套弄,那话儿很快就翘起来,眼前的画面一会功夫就超脱
我的想像之外,我简直可以听到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我不是第一次看到阴茎硬起来的样子,不过儿子的却是头一遭,我想赶紧閤
上门结束偷窥但偏偏两只脚动弹不得,我的目光就是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一番挣
扎后我艰难的下定决心,忽然瞥见小杰在满是雾气的镜子上写下『妈妈』两个字
,我只感觉脑海『轰』的巨响,再也顾不得什么匆匆的逃离那裏。

  奔回房间躺在床上,脑海仍迴荡着小杰胯下男人的象徵,这孩子幼年花生米
大小的生殖器居然产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身为母亲的我一下子还是无法将长年的
印象与刚才的画面做串连。

  心跳快的让我的情绪无法平息,我的脸发烫身体在颤抖,甚至已经记不得他
那里到底是什么形状,他手部猥亵的动作仍久久挥之不去。他在镜子上写那两个
字意味着什么?难道小杰把我当成性幻想的对象了?我实在不敢想像下去。

  儘管难以抚平心中的忐忑不安,小杰轻巧的脚步声已由远而近,片刻功夫他
已经躺在身旁,空气中飘来他身上淡淡的沐浴精香味,我紧闭双眼装睡脑袋里是
一片空白。

  「妈,妳睡了吗?」

  他的手搭在我腰上轻摇,我几乎要停止呼吸哪敢应声,希望他没发现我在发
抖。

  过一会儿,小杰搭在腰上的手缓慢的往我胸脯摸上来,整个手掌贴在乳房上
一会捏一会摸,动作显得相当生硬,我虽然觉得不对劲,但又想弄清楚他到底想
做什么。

  惊魂未定之际他抽回手接着掀起我的睡裙,手掌开始在我的臀部上不老实起
来。我暗自猜想他这个年龄难免会对异性的身体产生兴趣,现在他只是好奇而已
,所以我只好沉住气但又祈祷他不要碰到「那里」。

  不过该死的是好的不準坏的偏偏又灵验,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的肉缝上游
上游下,不过经验生疏有时错把肛门当成阴户搓揉,但有几下还是命中,那部位
敏感的神经马上把那种羞耻感传遍全身,我身体大概是颤动了一下,小杰受到惊
吓很快收回不规矩的手。

  我趁这个时候把身体转为仰上,心想这样他大概就不会造次。

  不过没一会,他的手又摸上胸脯,这孩子到底在做什么,我在心里不住暗骂
就算好奇也该适可而止。这次他大胆的探进衣襟,手指揉着乳头不放,乳头不堪
玩弄很快就硬起来,不断袭来的搔痒让我就快叫出声来,情慾几乎就要失守。

  幸好在这个节骨眼他终于停下来,我才庆幸得以鬆一口气,谁知道他热呼呼
的身体直接贴过来,下体顶着我裸露的大腿扭动的越来越快,我当然知道他在做
什么,心里也清楚这个时候只要牙一咬就可以挺过去,一方面又不忍……我实在
不知道别的妈妈是怎么应付这个情况,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装睡。

  小杰兴奋的发出呻吟,半夜三更这是多么撩人的声音,我併住呼吸大气不敢
喘一下,好在他没有维持多久就缴械,我的大腿早已黏不拉达。

  喘息平顺后他慢慢擦拭我腿上的精液,但之后并没有马上躺平,手在我胸部
摸几把呆坐半刻才决定好好睡觉。很快的,小杰鼾声大作,我悄悄溜下床躲到浴
室脱下内裤,那个地方早已留下黏稠的污渍。这一夜,我望着镜子上的「妈妈」
心想我要失眠了。

  隔天,小杰直到出门上学前都不敢跟我说话,这孩子心思单纯应该感到心虚
吧?我决定问问黛华,她的状况跟我差不多,应该也有类似的经验,我想知道她
有什么好方法应付发育中的男孩子这种偏差的行为。

  不过真的面对她的时候,我又羞于启齿了,这种事要我说出来那才真要命。

  「徐姐,妳脸色不太好,昨晚没睡好吗?」

  能睡好才怪,直到天微亮我才稍微閤一下眼。

  「是……是啊,整个晚上都睡不沉。」

  「睡眠对我们女人来说很重要的,睡不好容易老,妳没听过「美容觉」吗?
不管白天怎么劳累,晚上一定要睡好,不然……」

  「黛华,有件事我想问问妳。」我打断她。

  「呃……好,什么事?」

  「妳家小良……晚上都跟妳一起睡?」

  「是啊。」

  「睡到天亮?呃……我是说,他的睡姿怎么样?唉,这要怎么说。」
  
  她一脸狐疑盯着我看,我整个脸又烫起来了。

  「徐姐,我听不懂妳的意思,什么睡姿怎么样?这个年纪的男生哪有笔直到
天亮的?」

  「他半夜会不会……手……手乱放……?」

  她先是一征,然后吃吃的笑:

  「哎呦,妳是不是要问小良晚上睡觉手会不会碰到我身体?呵呵,瞧妳紧张
的,这也没什么,睡着的人哪有什么知道不知道的。」

  「那……那如果是故意的呢?」

  「妳说小杰故意去碰妳?」

  我巴不得当场有个洞让我钻进去,她的用字一定要这么露骨吗?她看我如坐
针毡心里大概也猜出什么了,这绝对是我这辈子最想死的时候。

  「其实我也碰过这种情形。」

  「真的?小良也会故意去碰……」

  「準确的说不是碰是摸。」

  接下来的几秒钟好像一世纪那么长,黛华显然也有过这种尴尬问题,差别在
于她是怎么处理这件事。

  「男生到了青春期就是这个样子了,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孩
子没有爸爸,作妈妈的怎么教都很尴尬,所以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是男
孩子发育过程的过渡期。」

  「万一……万一……呃……我是说……」

  「男孩子……尤其是这年纪的男孩子,对这种事都一知半解,摸完就发洩出
来,人家说女人独力养小孩最难的我想大概就是这件事。妳慢慢会发现小杰会偷
偷看一些A片或是书,妈妈又是他身边最亲近的异性,不好奇才有问题。」

  她这么说也不无道理,但我怕的是性冲动,万一……我该说我怕的是自己吗?

  「妳不害怕吗?」

  「我们家小良刚开始只会偷瞄我的臀部不然就是在晚上偷偷摸我的胸部,刚
开始我也很困扰,直到我发现他偷藏的A片跟成人杂誌,我猜想他只是对异性身
体好奇……徐姐,小杰摸妳的时候,妳会不会兴奋?」

  「这……乱来,怎么可能……」

  「我们都是正常的女人,怎么可能不会有感觉?如果妳没有阻止他,他照常
摸下去,有感觉很正常吧!」

  我突然很后悔问她这个问题,这个话题已经触碰我多年来内心的禁忌,没有
性生活的正常女人怎么能称作正常?我也有需要,每次手淫之后换来的是更加空
虚的懊恼,这种苦闷会直到下一次再发生时。

  「算了算了,不要说这个。」

  我匆匆做完结论,但这一席话事实上已经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我不能让
小杰对我做出什么不合乎常理的事,虽然我明明知道这种不合乎常理通常有两个
字统称,但我没有勇气说出来,也不想去碰触。

  「徐姐啊,小杰现在才国二,问题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呢,妳有没有想过如果
直接纠正他会怎么样?会不会造成他往后在这方面的障碍啊?」她脸色一沉悠悠
的说:「这也算是单亲家庭特有的苦恼问题吧,唉,有些事实在无法对外人说,
单亲就已经是不正常了,妳又怎能希望什么都正常呢?」

  看着她,我深深觉得她语重心长,暗暗猜想她跟小良应该有着我不知道的一
面。想到这里我背脊一凉,昨天晚上小良跟小杰的对话乍听下没什么异常,但隐
约之间却似乎大有问题。

  依稀记得那时候小杰说:「她以为我在做梦,不过我真的吓死了」前晚小杰
不是睡在我旁边说梦话吗?后来小良对小杰说:「我第一次也是这样,现在就不
会了。这次你就照我刚刚说的做……」

  我忽然懂了,黛华跟小良之间一定有什么问题,这绝错不了,不然小良怎么
说「我第一次也是这样……」,难道她们母子俩早就已经……已经……

  不会不会,这太可怕了,我想到哪去了,什么时代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但是万一恰巧就是,那……小良在教小杰什么?片刻间,我的心整个沉下去
,思绪陷入一片紊乱。接下来的几分钟,我不断推翻自己的想法,在我釐清什么
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之前,我草草的打发黛华回家去,一个人在客厅坐整个下午。

  傍晚之前,我来到小杰房间,儿子身上熟悉的汗味满满的迴荡在这里,我在
他的枕头下发现一本阁楼杂誌,接着陆续在抽屉里找到几根香烟、几本过期的花
花公子,还有几封对象是小女生的情书,这些收穫使我不得不承认,孩子总是长
大了。最令我错愕的是,他的确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花生米了。

  小杰放学回来后只有简单一句「我回来了!」就一个人躲进房间,会不会是
急着去翻翻那几本成人杂誌呢?发育中男孩子的精力真有这么旺盛,上课都不会
累的吗?

  我在厨房胡思乱想,小良走进来我丝毫都没有察觉,直到他一手拍在我臀部
上。

  「徐阿姨!」

  我猛回头一看是这小鬼心里就有气,毛手毛脚一点规矩都没有,我也懒得理
睬他。

  「徐阿姨妳有心事喔?怎么都没听到我叫妳?」

  「你要找小杰?」

  「不是,我妈叫我来跟妳说,她煮了晚餐要妳跟小杰一块过来吃。」

  也好,我现在也没準备晚饭的心情。

  「跟你妈说,我们马上就过去。」

  他点点头两只眼睛还瞄着我臀部,我直想一巴掌挥过去。他发现我怒气腾腾
也不敢招惹随即离开厨房。

  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禁苦恼这顿饭怎么嚥得下去呀。

               (待 续)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要命的邻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