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耻奸地狱】(番外二)3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86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老婆的耻奸地狱】(番外二)3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我爱性中性
2021/5/3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372

  3、

  天空飘着鹅毛大雪,一座江边小城笼罩在白茫茫的夜色中,城市中心绚烂的
霓虹穿透夜空,一大片城市光舒展在大地上。城南,昏暗的江滩上,废弃的江阳
造船厂显得破败不堪,混浊的江水冲刷着岸边碎石,到处芦苇丛生。不远处家属
院,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红砖瓦顶三层筒子楼,依然泛着亮光。

  「我天雷,大哥,怎么还没来,也该来了……」

  「嗯~嗯~嗯~喔~嗯~~」

  「下这么大雪,你催他,干嘛」

  「不是今天好不容易,哥几个,到这么齐…」

  「嗯~~嗯嗯~嗯喔~嗯~~」

  「齐什么齐,孙老板,还有那谁,做消防工程的…孟啥?」

  「孟斌~呼~呼,再来~平插」

  「啊~呃~」

  「对对,说来不来,没有诚信,这菜都凉透了,不吃了」

  张科长把一次性筷子往餐桌上一推,站起身,嚼着嘴里的花生米,开始把餐
桌上6个套着塑料袋的盆,一个一个重新系起来。

  隔壁原来我的房间,被改成了卧室,单向玻璃窗则改成了门,搬了四张单人
床,装了台立柜空调,呼呼吹着暖风,吴鹏在被窝里露着脑袋轻声打着呼噜。

  餐桌在中间原来韩玲的卧室,一张老式单人木床仍靠在墙边拐角位置,嘎吱
嘎吱响着,被子掉在地上,黄毛四仰八叉躺在床上,韩玲跪在黄毛腰间,双手按
在黄毛胸口,一前一后耸动着身体,低垂的秀发盖过脸庞,发出一阵阵舒服的呻
吟。

  「你快点,我舔一会」

  张科长仍西服革履,胸戴名牌,站在床边,一边来回抚摸着韩玲白皙的臀瓣
一边说。

  韩玲分开的臀瓣间是张科长每日必舔几回,小女孩般的阴户,光洁白嫩,没
有一根杂毛,鼓胀的大阴唇亮着水光,一张一合的阴道口满是白沫,还有一些锯
齿状鲜嫩肉芽,从中潺潺流出,奇怪的是,戴着狼牙套的粗黑阴茎并没有插入阴
道,而是夹在大阴唇中间,两瓣阴唇有三颗C形开口环连接,上下排开限制着饱
满阴唇,紧紧包裹住棒身,靠着透明淫水的润滑,让狼牙套内硕大的龟头,黝黑
的鸡巴杆,从阴道口一次次撑开阴唇,龟头猛的顶上阴蒂,支愣着的阴蒂被压得
东倒西歪,哦,原来这就是黄毛所谓的平插。

  「我他妈,今天在,游戏厅,玩了一天,都没爽上一把,一进屋,都是他们
,在干,你去看会牌,好了我,喊你」

  黄毛双手捂住韩玲一对酥胸,揉捏,跟着韩玲前后耸动的屁股,屈起腿弯,
挺送鸡巴。

  「呀~啊~啊~啊~」

  韩玲昂着头,微闭眼眸,张着小嘴淫叫着,乳头被男人咬在嘴里裹弄。

  张科长看到黄毛一时半会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索性推开最西边房门。这是最
大一间房间,四周都是健身器械,一圈小沙发上,大山在洗着牌,对面坐着一胖
一瘦两人,三个人全是连内裤都没穿,光着腚。

  「天雷还没来,我来凑个场,四人,打掼蛋打掼蛋」

  房间内空调开的温度比较高,张科长拽开领带,把身上衣服全脱了,扔在跑
步机扶手上说道。

  大山嘴角夹着快烧到过滤嘴的香烟,把洗好的牌放在茶几上,刀了三分之一
,握在手里,转头对张科长说。

  「就一副牌,打屁掼蛋」

  随后欠了一下屁股,扔了张一百纸币在茶几上,对面二人也一人一张从屁股
底下抽出扔在一起。

  大山把烟蒂摁进烟灰缸继续说

  「金花诈不诈?」

  「不赌,不赌,嘻嘻」

  张科长脱着内裤,摆着手笑着说。

  大山把牌伸给左边胖子,「嗤」冷笑了一下。

  胖子伸手犹豫了一秒,随即把大山手掌上,最上面一张搓下,拍在茶几上。

  「好!王胖子,剥头皮!这把起个金花杀你。」

  「我,我起个顺金,杀你!快发牌!」

  王胖子小眼盯着大山手里合回去的牌,左手快速伸到腿间,在耷拉着的龟头
上搓了两把,把手拿在鼻子前闻了闻,催促道。

  「去去,去,你到胖子身后,站着去,别看我牌,把我牌看屎了」

  大山发完牌,把屁股底下散着的一堆钱,往手握一沓整齐的钱中整理着,左
手别过靠背,在张科长肚子上扒拉两下。

  这屋黄毛仍在韩玲身下享受着,只是狼牙套和开口环都不见了,鸡巴挤在阴
道里,皮肉接触的地方泛着水光,异常淫靡,此时韩玲趴在黄毛身上,被紧紧抱
在胸前,韩玲挺着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目光有些呆滞,泪痕干涸。挺直的脖
子上,黄毛伸出舌头,从下而上一下一下舔着,随后把耳垂吸在嘴里,小声问韩
玲。

  「老张,在单位,每天都舔?」

  「嗯~嗯~嗯~嗯~」

  「回答我!」

  「是」

  韩玲回答的依然毫无表情,目光直愣愣的。

  「那~以前月经,也,照样,舔?」

  「是,经血不能浪费~」

  「我滴」

  「咕噜」

  黄毛咽了口巨沫

  「乖乖~外面传的还,真不是,吹牛逼」

  张科长刚才吃花生米的筷子虽然是他先用过的,黄毛此时也觉得有点犯恶心

  「女人经血,大补,小伙子懂什么~」

  张科长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屋,挺着肚子,胸口一小撮护心毛,脸色微微发
红,黄毛看到张科长勃起的鸡巴顶在肚皮上,抱着韩玲的身体往床中间正了正,
放下腿弯,多毛的小腿伸直并在一起。

  「本草纲目中记~哎呦~载~」

  「嘎吱~嘭~嘭」

  随着张科长站上床,小木板床发出两声木板断裂的声音,险些没站稳。

  「又掉了,操!」

  黄毛吓得双手扒着床框。

  「不碍的,不碍的~是我太重了」

  张科长重新跪好,岔在黄毛两腿间,推了一下金丝镜,一手捏着鸡巴杆,对
准韩玲臀缝间,「滋」的一声,插了进去大半截。

  「啊~~~」

  插得女奴惨叫一声,身体直往前拱,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黄毛赶紧扣住韩玲的肩膀,好让自己的鸡巴重新深深插到底。

  「你和大山,操屄!都跟他妈~~狗一样,三层楼都能,震塌!」

  黄毛躺在韩玲面前怪叫

  大山听到黄毛在说他,从里屋传来大声骂人的声音

  「我~操~你妈!」

  紧接着又听见

  「我对子也不小了,操!强奸」

  黄毛没有搭理大山,反而对张科长又叫道:

  「你就不能插屁眼吗!非得,和我挤一个洞」

  「我轻点,我轻点,把孩子插掉就麻烦了」

  张科长挡开韩玲反扣在背后伸手推着自己的手,双手扶臀,落力的抽插起来

  「滋~滋~滋~滋」

  自从跟吴鹏带着韩玲从张晨那回来的路上,黄毛就琢磨出一个歪主意,不是
让韩玲每人给生个孩子么,那就让她生,不过肯定是个死胎,因为只会让她怀上
四个月,可以鉴定出胎儿性别后,大家会整夜深插韩玲的子宫,直到插流产,计
划就是这样。

  自打韩玲有妊娠反应开始,经常目光呆滞,愣着那里,呕吐物都不知道去擦

  因为大山干韩玲最为卖力,床板都能乾断两根,这么大的动静没第二个人整
的出来,大家都比较服他,这第一胎就让给大山先来。那一夜,筒子楼简直就是
山呼海啸,地动山摇,大家插入时,都是有意放浅,或者平插射精,留给大山过
夜时,锁紧的宫颈,宫颈口内可编程电磁入珠向四周扩开,方便大山的鸡巴和精
液进入子宫,与卵子结合,床板就是那天乾断的,虽然黄毛钉了几根破钉子,可
依然不结实。

  「放过我的孩子~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孩子~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孩
子」

  韩玲哭得梨花带雨,左手反在身后尽可能的推离张科长,张科长的鸡巴本来
就比黄毛长上一截,毫不怜香惜玉,每一计都插到鸡巴根部,撞上子宫。

  「啊~主人~啊~求你~轻一点~啊~啊~啊啊」

  张科长听到韩玲求饶,越是求饶他越是加快抽插速度,越用力插,并且对身
下的女奴说道。

  「嗯~嗯~不碍的~嗯~两个月而已~不会小产~嗯~嗯~嗯嗯嗯!

  」

  「啪~啪~啪~啪」

  「滋~滋~滋~滋」

  「吱~呀」

  「嘭」

  随着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张天雷带进一股寒风走了进来。

  警用大衣立着领,胳肢窝夹着一只黑皮包。

  「我,日,她妈,真逼冷」

  张天雷抖着身上的雪,一边磕着手里的蓝色警帽,一边说道。

  「天雷哥,来了」

  黄毛马屁精,打着招呼,欲势坐起,鸡巴「嘭」的一声离开阴道,只剩张科
长独自留在里面抽插着。

  张天雷把皮包和警帽放在鞋柜上,黄毛已经套上棉拖鞋,睾丸下还滴着淫水
,紫红龟头水光发亮,一跳一跳的,光腚站在地上,笑嘻嘻的说「大哥,快到玲
奴身上,暖和暖和」

  张天雷把警用大衣脱掉扔在黄毛怀里,朝着张科长问道:「吴鹏呢?」

  「还在睡觉」

  张科长脑袋上一层薄汗,整齐的背头,更显得油光发亮,朝吴鹏那屋指了指
,随后双跪换成单跪,仍旧快速挺动着屁股。

  张天雷走进东屋,用冰冷的手拍了拍吴鹏的脸,随后把手背贴在他脸上

  「嘿!醒醒了」

  吴鹏慢慢睁开眼睛,躲着摸贴在他脸上冰凉的手

  「凉!真是的,啊~呜~」

  吴鹏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继续说

  「几点了?」

  「才10点14」

  张天雷收回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

  「才~10点14,啊~呜~我都睡醒一觉了」

  吴鹏又打了个哈欠,重新把被子在脖子边掖好,只露个脑袋。

  「局里临时有个会,我又回家一趟,我从家拿了两瓶酒,你看~」

  张天雷快步走到鞋柜前,拉开皮包拉锁,掏出两瓶没有包装外盒的酒

  「阳江大曲,老酒,我家还有~没有了,最后两瓶」

  黄毛接过酒瓶,把一瓶放在餐桌上,一瓶对着灯举在眼前

  「喔靠,九六年的」

  「随你什么酒,我又不爱喝酒,韩玲~韩玲!」

  吴鹏嘟囔一句,随后扯着脖子朝外屋喊

  张科长双手一边一只,抓着韩玲反过来的手腕,啪啪抽插着,猛的朝前用力
一顶,韩玲「啊」的一声被顶开,趴在床上,两条腿猛烈抖动着,小腹鼓鼓的,
后背一拱一拱,喉管发出「呃~呃」的声音。

  「憋回去」

  张科长拍了一下韩玲的屁股,下床找着鞋。

  约摸10秒左右,在吴鹏第二次喊她名字的时候,韩玲微颤着双肩,缓慢挪
着绵软的双腿,扶着门套,在左耳垂上捏了一下,走了进去。

  吴鹏撩开被子一边,韩玲面朝下钻进被窝,骑跨在吴鹏身上,被子被顶起半
人高,被子边缘闪着缝,漏着风,被吴鹏从里面用力按住。

  「嗯~哼」

  半人高的被窝抖动了一下

  过了许久

  「嗯~~哼」

  被窝里传来一声女人压抑的呻吟

  吴鹏猛的一下掀开被子,只见韩玲赤裸着玉体跪跨在吴鹏身体两侧,生殖器
接触在一起,低着头,捂着小嘴,强忍着泪水,突然手一松,发出一声干呕。

  吴鹏赶紧把韩玲推下床,摸起床头棉睡衣穿了起来。

  韩玲被吴鹏掀翻在地,侧躺在地上呕吐着,大量的淡黄色胃液在脸前积了一
滩。

  站在餐桌前逐个打开菜盆塑料袋的张天雷见状,马上对着韩玲喊到

  「去去去,卫生间吐去,天天吐个没完,真脏!」

  「呕~呕~」

  韩玲又吐了两口,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右手护着阴部,左手捂着嘴,抖着
乳房跑向东屋卫生间。

  经过餐桌时,张天雷头也没抬又说道

  「尿撒完,洗干净!」

  「是的,主人~」

  韩玲轻轻关上卫生间的门,黄毛朝里屋喊了一句

  「三位大哥,吃饭了」

  三个人结束牌局,瘦子垂头丧气,大山拿着一厚沓百元钞在手里摔着,对着
卫生间门喊到

  「老婆,赢钱了,出来看,孩子的奶粉钱,给你」

  两分钟后,韩玲从卫生间门口出来,用湿毛巾擦着下巴和脖子,来到大山脸
前,踮起脚在大山嘴唇上亲了一下,眼神中带有少有的光泽,温柔的说了一声:
「老公」

  大山一手搂过韩玲的腰,贴向自己,韩玲高耸光洁的阴阜顶在耷拉的粗黑鸡
巴上,一沓钱在韩玲脸上轻轻拍着说

  「要多少夹多少,用大阴唇夹住,都夹住不掉,我给他们说说,让你生下来
,好不好?」

  「好,好的,老公~」

  韩玲清洗过的阴部白白嫩嫩,叉开大腿中间,两片大阴唇肥软滑腻,灯光下
,清晰看到两侧大阴唇,左右对称各3个,圆形的细小孔洞,骆驼趾间,一条微
微发红的细缝紧紧夹着。

  「一次这么,多」

  大山把一沓钱分成两半,手里捏着一半,看厚度应该有800-1000张
,韩玲双手掰开大阴唇,露出里面红肉,夹住这沓钱的一角。

  「别玩了,菜都凉西屁了!」

  随着张天雷不耐烦的声音传来,韩玲松开手指的同时,钱掉在了地上,只有
几张还留在唇缝中间荡漾着。

  张天雷把空酒瓶放在地上,两瓶酒倒了一满盆,手中拿着注射器,朝韩玲勾
了勾手指。

  「尿道冲干净没有?」

  韩玲站在张天雷身前,低着头

  「洗了,主人」

  「膀胱里,都尿空了?」

  「是的,主人」

  「叉开」

  黑皮靴在韩玲光脚丫子上踢了一下,两条大腿分开一米距离。

  张天雷抽了满满一针管微黄的老酒,对坐在桌边的几人说

  「吃凉菜,再喝凉酒,我怕拉肚子,温一温」

  蹲在地上,手里捏着没有针头的针管,一手拨开阴唇,露出尿道口,针管前
端插入尿道口,一管白酒推了进去。

  「啊~啊~烧~烧~辣辣~」

  韩玲扶着桌子,一手捂着阴部,痛的直跺脚,银牙咬得咯咯直响。

  张天雷让韩玲平息了一下,让她双手伏在桌子上,背对着他,腿叉开,又抽
了一管,掰开阴唇,推了进去,赶紧站起来捏了一下韩玲右耳垂。

  「~嗯~哼哼哼~哼」

  韩玲揉着子宫位置,两腿直打晃,全身白皙的皮肤开始发红发热,额头冒着
冷汗。

  「你瞧她疼的~」

  张科长把眼镜推在脑门上,揉着眼睛说

  「不能够吧~」

  黄毛坐在凳子上伸着脖子,小眼上下扫视着韩玲的胴体,接着又对着张科长

  「哎,老张,这骚屄的尿眼子,我灌老干妈,把她给辣得,在地上直打滚,
求我让她尿尿,脑袋瓜都磕破了」

  张科长坐在黄毛旁边,照黄毛肩膀上锤了一下

  「我买的一瓶,我就没吃几次,都让你给糟蹋了」

  黄毛看着张科长又想锤一下,乱忙多开,把他的拳头握在手里,摁在桌子上
,说

  「我,我给她灌,老干妈,是不想让她,淌淫水,她淫水这么多,磨个把小
时,床上全是,都没法睡觉!」

  韩玲最恨的就是黄毛,他整天想着各种点子折磨自己,而且他出的主意往往
使韩玲痛苦到极限的边缘,就像注射辣椒酱,大家闲来无事时,总让韩玲骑跨在
自己身上,用她湿热的阴唇夹住棒身,前后摩擦,长则一两个小时,短则十几分
钟,期间不能让鸡巴软下来,更不允许让鸡巴射出来,保持兴奋舒服就不会受罚
,为了保持润滑,韩玲没控制好淫水,流了一些在黄毛床单上,就被黄毛想出灌
辣椒酱的主意。

  初次灌入,就和今天的感觉一天,整个下半身火辣辣的,没有一点知觉,两
条腿在哪都不知道,黄毛使劲抽她的脸,不让她淌出淫水,尿道管中含着辣椒酱
,不要说淌出来,就连阴道中分泌淫水都停止了,可阴唇磨肉棒还要继续,没有
润滑,肉唇中的鸡巴就会软掉,黄毛开始刺激女奴的乳头,挺立如龟头般的乳头
捏弄少顷后,淫贱的身体就会带来个小高潮,子宫下垂,宫颈顶开肉缝,吐出一
小股阴精,随着抽插涂满整个棒身。

  润滑,只可以用阴精。

  一盆阳江大曲已经见底

  张天雷一手离开韩玲掰开的屁股蛋,一手推完针管,摇晃着站起身。

  「哎呦~嗬嗬,腿蹲麻了~好了!」

  再看韩玲,一手捂着阴户,一手抚着小腹,弓着腰,哆嗦着要随时跪下去。

  「转过来」

  张天雷捏着韩玲的手肘,别过身来,面对着他。

  「站直了!立正~!」

  松开手,喊了一声口令

  韩玲满脸通红,鼻孔和微张的小嘴一起喘着粗气,额头渗出大颗的汗珠,从
精巧的翘鼻尖滴落,站直的上身,两团挺拔的美肉上,小樱桃凹陷在粉色乳晕里
,由乳房下沿看去,光滑白嫩的皮肤上,从上到下依次隆起三个凸起,大小不一
,大家都知道,最上面肚脐中间最大的凸起,那是大山和韩玲两个多月的孩子,
紧靠在小丘一起靠下的位置,几乎一般大小的隆起,是膀胱内的二斤酒,再向下
,就是张科长最爱舔,大家每天用鸡巴撞击的阴阜了,上面短短竖着一个小裂缝

  「你就给我立正在这里,谁没酒了,你给他,倒上,能不能完成任务?!!

  张天雷学着女人站着撒尿的姿势,两手扒在自己腿根对韩玲喝到。

  韩玲两手背在身后,低着头,两个膝盖轻轻互相搓在一起,回答道

  「是的~主人」

  「别说,是,能不能完成任务?!」

  「能~」

  「大声点,能不能!」

  「呜~」

  韩玲欲势要哭

  「嗨~张队,你这酒还让人等到,什么时候,开始吧」

  大山打着圆场,把几个人的白瓷小碗收集起来,放在张天雷面前。

  「喝二两?」

  张天雷知道吴鹏平时不沾酒,也不爱喝酒,劝着酒。

  「一两,就喝一两」

  吴鹏光着膀子套着一件花棉睡衣,敞着怀,伸出一根手指对张天雷说

  张天雷指着桌边一排酒杯对韩玲说道

  「这杯倒,一半,其余倒满」

  说完从裤兜掏出一张对折了两次的A4纸,放在桌上,对大山说

  「山子,想不想看,小蝌蚪长多大了?」

  「上次孕检报告?拿来,我看看」

  大山弯腰伸出胳膊,隔着餐桌把纸够了过来。

  随着纸片的转移,韩玲一直把目光停留在纸片上,当大山打开A4纸,韩玲
轻咬下唇,显得很焦急。

  「服!务员!倒~酒」

  韩玲被张天雷的喝声吓到一惊,匆忙拿过一只酒杯,捏在怀里,慢慢蹲下,
像蹲便小解的姿势。

  屁股上的肌肉痉挛了一下

  「呃~嗯~哼」

  「呲~呲呲」

  韩玲的头在腿弯之间垂得很低,雪白的胳膊捏着酒杯伸在胯下。

  「哈哈,女人撒尿,都是嗤嗤嗤的,咱们玲奴,呲呲像个爷么,呵呵,呵呵

  张科长打趣道,见没人应声,夹了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

  一满杯二两白酒的小瓷碗,颤抖着放在桌上

  「倒半杯」

  张天雷把一只空杯递给韩玲

  「呜~~呲呲~呲」

  一只小白色瓷碗,颤抖着放在桌上,杯里大半杯泛黄的白酒

  「呲~」

  「呲~」

  ……

  桌边一字排开7满杯一半杯白酒

  「呃~啊~呀」

  韩玲一手扶着凳子,一颗乳头被张天雷捏在手里,连同身体被提了起来。

  「快,趁热乎,自己酒自己领过去」

  张天雷招呼大家,自己领了一杯酒,小心翼翼送到嘴边,咂了一小口,左手
拿筷,夹了块猪头肉扔进嘴里,张天雷是个左撇子,可右手也没闲着,韩玲坐在
他右边大腿上,张天雷挽过腰间,手掌盖在光洁的阴户上。

  无名指和食指分别穿透两旁大阴唇上的孔洞,别在两边,使肉缝刺啦啦的敞
开着,中指时快时慢,来回撩拨这微微勃起的阴蒂。

  张天雷接过大山递过来的A4纸,在韩玲低着头的面前晃了一晃,随即一双
玉手捧过颤抖的纸,上面写到

  阳江县人民医院

  彩超医学影像报告单

  姓名:韩玲 性别:女 年龄:22岁 检查设备:PHILIPS03

  检查部位:胎儿四维超声

  两张四维截图

  超声描述:

  胎方位:L0A,胎儿双顶径32,头围102mm,腹围101mm,肱
骨长21mm,股骨长20mm,胎盘位于子宫前壁,厚12mm,成熟度1级
。胎心率154次/分,律齐,脐动脉两根,脐血管S/D:2.1,羊水最大
池深37mm。

  头颅光环完整,脑中线居中,脑室轻微扩张,小脑横径19mm。胎儿上唇
线连续,眼鼻存在。脊柱连续完整。胸腹壁连续,心轴指向正常,四腔心十字交
叉存在,大动脉交叉存在。股骨、胫骨存在,胃泡膀胱双肾存在。胎儿颈后见U
形脐带压迹。

  超声提示:宫内妊娠,单活胎,膀胱上穹未有输尿管造影

  医生提示:宫颈涂片和阴道镜检查,患者子宫内膜重度炎症,盆腔II级积
液,输卵管炎,阴道炎,宫颈I度糜烂,尿道炎,尿道粘膜破损,阴道壁水肿并
伴有摩擦性挫伤,外阴穿孔。

  立即住院,临床随访

  检查医生:朱亚伟

  未完待续………………..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什么叫:平插

  小弟在黄毛平插的时候,请他配合一下,空出肚子,抓拍了一张,角度刁钻
,着实不好拍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附件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老婆的耻奸地狱】(番外二)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