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五)(本章无肉)

性爱技巧 夏日小说网 92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五)(本章无肉)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三十五章

  李天霸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作为一名毒枭,本来他已经站在人生的巅峰尽
情享受,却不料遭受晴天霹雳,遇到了新的危机。

  遥想当年,自己白手起家,一路摸爬滚打,历经数不清的明枪暗箭枪林弹雨,
终于在苦心经营打拼之下,毒品帝国不断壮大。水涨船高,各种生意也做得风生
水起,自己在黑道的地位也不断攀升,堪称西南地区首屈一指的大毒枭。而李天
霸这个名字也响彻黑道,江湖豪杰每当提起,无不闻风丧胆。

  可惜不管表面如何风光无限,本质上他干的都是刀头舔血的勾当,这一点他
比谁都清楚。随着省城龙哥意外身亡,那繁华的盛世戛然而止了。一切宛如蝴蝶
效应一般,带来连锁的反应,无数的苗头和迹象都在表明,局面正朝着失控的方
向发展。

  首当其冲的就是直接经济损失,和货物短期积压。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毕
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个庞大的毒品帝国应对这种意外自然不在话下。眼下最
严重的情况是龙哥死后,自己的销路也随之断裂: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自己迟迟不能和省城新晋黑道老大建立起合作关系,没
有这个联系就自然没有周边几个省份的分销网络。倘若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
纵使是一座座金山银山也早晚有吃空的一天。

  多年以来,能让李天霸屹立不倒,独树一帜的重要一点就是他拥有一条相对
完整的产业链:从原材料种植采集,到后期产品加工,都有一条完整的流水线。

  这样一来不但减少了对外界的依赖使得利润最大化,更让自己有着无限的话
语权,毕竟这种不求人的境界不是人人都可以达到。

  在鼎盛时期,有数不清的地区的黑道势力都想巴结自己,寻求和自己的长期
合作。但是龙哥的陨灭让自己最大的一块市场网络陷入了瘫痪:最不该出问题的
地方偏偏出了问题,运输金钱的销路断了,货物没了出路!

  工厂的机器需要运转,工厂里的工人需要吃饭,手下养的那些亡命徒得用重
金保障他们的忠诚,省部级的领导上上下下还需要打点,哪个环节出现任何闪失
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虽然身为一名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毒枭,但表面光鲜,但内
心冷暖自知,背地里自己的操心焦虑又有谁能看到。

  没办法,谁让自己干的是刀头舔血的买卖,选择了这条不归路,要么辉煌的
站在巅峰,要么被打入地狱深渊,没有第三条路给他选择。

  这,就是一个毒枭的宿命!

  调查出来凌昭是这件事背后的推手以后,对于这个给自己带来了沉重打击的
缉毒警官,他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毕竟自己就是从尸山血海中拼
杀出来,死在自己手里的缉毒警自然不在少数,再多杀一个也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作为一个雄霸一方的毒枭,他能有今天的成就,靠的绝对不止凶残和狠
辣,最最难能可贵的,对于复杂的局面他有着敏锐的判断力。冷静下来以后,他
派人着重调查了凌昭的背景:

  卧底缉毒警察,隐忍多年,这次行动以前,未有重大立功或突出表现。

  调查的结果寥寥数字,李天霸却读出了不一样的凌昭。

  诚然,作为缉毒警察,任务卧底九死一生,此人能有今天的成就,必有异于
常人的心志和毅力。

  然而直觉偏偏告诉他,这个人,绝对是一个可以争取的对象,为我所用:如
有此人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但是若想将其击破,则必要抓住他的软肋弱点,李天霸当机立断,决定剑走
偏锋:

  一方面敲山震虎,安排绑架凌昭父母双亲,命令手下堂而皇之的进入凌昭家
里,公开威胁,当着他的面公开自己杀害谭雷的事实。目的就是把自己残暴的一
面毫无保留的展示给他,让他对自己产生深深的畏惧,知道自己想要碾死他就像
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果不其然,高压之下,凌昭不堪重负,在现实面前选择
了妥协。

  而另一方面,李天霸也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某种意义上说他在赌,他赌的
就是凌昭这个资深卧底,已经失去了理想和正义这种崇高的品质,相反,他想要
的只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前途。

  赌注就是自己后半生的荣华富贵,赌赢了,自己平安渡过危机;赌输了,直
接下地狱!

  这一次,命运之神似乎眷顾了这个近来颇不顺心的毒枭。一切都在李天霸的
计划之中,权衡利弊,凌昭选择了和李天霸合作,自己来到省城,通过职务之便
来调查省城的情况。虽然这种合作是畸形的,充满尔虞我诈的,但是能达到目的,
各取所需,谁还关心手段。

  无毒不丈夫,用来形容李天霸再合适不过。

  然而约定好的三天时间已经邻近,还剩不到几个小时,凌昭依旧没有消息传
来。虽然自己当然没有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凌昭身上,也派出手下多方位多渠道打
探,但出人意料的是,对方的反侦察能力极强,仿佛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有
价值的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本来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但是时间会消耗一个
人的耐心,焦虑的情绪开始在李天霸身上蔓延着,这种不安的情绪越来越强烈。

  终于在某个瞬间,李天霸的电话终于响起,他死死的盯着来电号码,仿佛溺
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成败与否,在此一举了。

  「喂,你好!」李天霸声音低沉。

  「你好,李总,我是凌昭,有消息了!」

  「快说!」

  「情况有点出乎意料,她是个女高中生。她同意和您见面,今晚八点,金海
大厦!」就在李天霸一筹莫展的时候,凌昭的电话在接近最后一刻打来。

  「对了,据她所说,您想要的女警官也在她手上,李总您千万小心。」

  「消息可靠嘛?」

  「李总,我以性命担保,绝对可靠!」

  「我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先挂了,等我有了具体的安排再联系你。」没有任
何语气变化,李天霸挂断电话。他压抑着心中激动而焦急的心情,强迫自己冷静
下来:虽然凌昭的信息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他相信这个时候,这条信息的真实
性毋庸置疑,凌昭没有任何欺骗自己的理由,起码现在没有。

  事实也正如李天霸判断的一样,凌昭没有骗他。

  实际上,这位英雄缉毒警官的日子同样陷入了困局。自己被毒枭威逼胁迫,
女警江秀又在演讲的时候被不明身份的人趁乱带走,事情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

  然而从警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对于自己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于是他找到孙
书记,把现在的局面和自己的判断对他和盘托出,力图争取孙书记的支持,一旦
成功自己的地位会更上一层楼。

  然而这一次孙书记的反应没有想象中的热情,相比于上一次对龙哥行动的杀
伐果断,这一次孙书记明确要求凌昭拿出确凿的证据。

  凌昭并没有气馁,相反他动用了自己能动用的一切力量展开调查,一方面着
手调查李天霸在省城的盘踞地点,兵力部署;另一方面则调查着省城黑道老大。

  一旦自己可以促成双方的交易,局面就会变得对自己有利,到时候肯定能够
得到孙书记的全力支持,也能一箭双雕。

  虽然这个过程可能会失去自己的父母双亲和手下女警江秀,但是在前程和权
利面前,这点牺牲在他眼里显得那般微不足道。

  然而几天的调查下来,一切毫无进展,凌昭陷入了困局,一筹莫展。看着窗
外川流不息车水马龙,他陷入了一种绝望。

  「凌局长嘛?」凌昭的电话响起,对面传来一个女声,伴随着「啪啪……啪
啪」和粗重的呼吸声!

  「你是?」凌昭觉得这个声音耳熟,似曾相识,但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那她的声音你听听看呢。」

  「啊……啊……凌昭……是我……江秀……啊……啊!」

  「江队长?」凌昭的脸色阴晴不定。

  「是……我……嗯嗯……啊啊……轻一点……不要!」

  「不错,是我!」电话的另一边,慧姐重新接起了电话。此时此刻的她,一
面戴着假阳具从后面狠狠的奸淫着警花妈妈,一面给凌昭打电话。

  「啊……舒服……啊!」淫声荡语不断的从电话的另一边传过来。

  「凌局长,现在想起我了吧!」

  「居然是你!」凌昭恍然意识到自己百密一疏,彻彻底底的忘记了这个曾在
舞台上凌虐女警妈妈的小太妹。他懊恼自己的疏忽和大意他不禁咬着牙,恨恨的
说道。

  「这么说,是你绑架了江队长?」

  「哈哈,凌局长说的没错,是我绑架了这个骚警花。怎么,凌局长心疼了?

  也难怪,你们公安系统,被捧为女神的江秀队长,居然被我一个女高中生操,
这事要是传出去,凌局长脸上也不光彩吧。「慧姐口气依旧戏谑,同时不忘狠狠
的用假阳具强奸着妈妈,警花妈妈那淫荡凄惨的叫声不时在电话的那一端响起。

  「你……你!」虽然警花妈妈在自己心中早已不是女神般的存在,然而慧姐
这番赤裸裸的羞辱,还是让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要不要再听一听这个骚警花的浪叫呀!」慧姐说完,故意把听筒贴近妈妈,
同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还不忘在雪白浑圆的丰臀上狠狠的拍打几下。

  「骚警花,叫几声给凌局长听听!」

  「啊……不要……主人……姐姐……操我……操我……啊!」

  「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凌昭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他强压心头的怒火,
反复告诫自己对方绝对不会毫无来由的打这样一通电话,她既然敢告诉自己警花
妈妈的下落,就一定还有进一步的目的。他隐隐觉得,慧姐的目的和自己多天来
的目标有着密切的关联!

  「骚逼,把你欠干的大屁股给我好好撅着,一会主人姐姐再收拾你!」电话
的另一边,「啪啪」的抽插声戛然而止。

  「凌局长这几天辛苦了呀,为了找我花了不少力气吧,小妹在这说声抱歉啦
!」

  「什么,难道你……就是?」凌昭本就处于震惊之中,现在这种情绪变得无
以复加。

  「不……这不是真的!」凌昭拼命给自己心理暗示,但是事实摆在面前,一
件看似毫无可能的事情就这么在自己眼前发生着:

  这个女高中生,小太妹,调教警花妈妈的SM女王,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新
任省城黑道老大!

  「不错,就是我,你们不是一直想找我吗?你告诉姓李的,我知道他想干什
么,今晚八点金海大厦,我这里恭候他李总大驾!」

  「好……好!」凌昭的头脑此刻一片空白,还沉浸在无比的震惊当中,以至
于自己都未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对方已经洞悉了自己和李天霸的勾结。

  「知道就好,先不和你说了,我还得接着操这个骚警花的浪逼呢!」慧姐挂
断电话,继续狠狠的在妈妈骚逼里抽插着!

  伴随着「嘟……嘟」挂断电话的声音和妈妈的淫叫,凌昭终于相信,这一切
不是梦,而是赤裸裸的现实。

  凌昭迅速整理着脑海里的信息,如果自己先前的推测是真的,女警妈妈被黑
道老大掳走,那么这个小太妹就是货真价实的新晋老大,毕竟妈妈淫叫的声音他
印象深刻。

  「这个女孩,真是深不可测!」凌昭叹道,但是转念一想,这通电话不正是
自己所需要的嘛,于是他果断的给李天霸打了电话,通风报信,告诉了对方的背
景和今晚的安排。这样一来,算是成功的把二人牵上了线。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凌昭又觉得,一切重新回到自己的掌控之中,嘴
角扬起一丝笑意,随即又播通了一个电话。

  「喂,您好,孙书记,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有个情况和您汇报一下。」

  「先前答应您的事情我调查清楚了,咱们省城这边是一个叫郭慧女高中生,
现在好像是涉黑集团的头目,还有就是西南的毒贩李天霸,他们今晚要交易,这
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把他们都一网打尽。」

  「找田秘书汇报详情,部署下一步计划,对吧。好嘞,我记一下,建设路1
8号。我离那不远,很快就到了,谢谢您了,孙书记!」

  「李天霸,郭慧,今晚就是你们的末日!」仿佛如释重负一般,凌昭觉得一
切尽在掌握中,脑海里不由得憧憬起自己晋升的场景。至于自己父母的死活,早
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如果不在李天霸面前表现得那么痛哭流涕,他是无论如何都
不会相信自己的。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就在省城一个不为人知的别墅里,一个染着酒红色头发
的小太妹正在床上用后入式狠狠的强奸凌虐着一个浑身赤裸跪倒在床上的熟女警
花。

  房屋里春光荡漾,淫声四起!

  一旁的手机上,赫然出现了一条消息提醒:「凌昭,建设路,18号!」

  晚上八点,省城还是一片歌舞祥和,金海大厦位于市中心,来往行人车辆川
流不息,车水马龙。从金海大厦顶楼,可以俯瞰万家灯火。

  「又是一个新的挑战!」望着这高入云端的摩天大楼,李天霸踌躇满志,他
相信他的人生是充满挑战的,而今晚不过是众多挑战中的一个,毕竟自己有着充
足的底气和自信,最终那个站在绝顶之巅的人,非自己莫属。

  十五分钟后,金海大厦顶层,金海集团主会议室,主客双方分列会议桌两边,
身后各有十名训练有素的安保严阵以待。双方势均力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
触即发!

  一位是久经沙场,威名赫赫的大毒枭。

  一位是初出茅庐,手段狠辣的小太妹。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想必这位就是郭慧郭小姐,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这名震一方的省城黑道第一
人,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看来我们这些老人是时候该让路咯。」李天霸用着一
套标准的江湖说辞开场,但是他故意把年纪轻轻几个字咬的很重,目的就是要在
气势上压倒对方,让对方在无形中感到如山的压力。

  「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阴差阳错当上了省城老大,居然还和我平起平
坐,今天就让你看看真正毒枭的风采!」

  「岂敢岂敢,小女子不才,和李总比起来我什么都不是,如有招待不周之处
还万望李总海涵。」相对于李天霸的霸气以及眉宇之间流露出的藐视和不屑,慧
姐的开场则选择了客客气气。

  她深深的知道,博弈才刚刚开始,自己背负着血海深仇,眼下不是逞口舌之
快的时候,但是面对这位杀父仇人,这个强大的敌手,她的内心已经涌起滔天杀
意。但越是这个时候是表面上却带着礼节性的微笑。

  「来人,把最好的酒拿上来,给李总倒上!」

  手下立刻会意,从办公室的酒柜中取出一瓶名贵的红酒,当着李天霸的面打
开,倒了两杯,一杯递给了慧姐,一杯递给了李天霸,一股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

  「李总,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慧姐主动起身,向李天霸敬酒。

  「郭小姐且慢。」李天霸漠然回绝了了慧姐的敬酒行为。而他的手下在没有
任何明确的指示下,主动递上一枚银针,看来早已训练有素。

  「看来李总还是信不过我呀!」慧姐幽幽的说。

  「没办法,人在江湖,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李某这也是无奈之举。」李天霸
说着,一面把银针探入红酒杯中,仔细观察了着银针,确定酒里没有任何问题以
后方才把银针小心翼翼的收回,这才举起酒杯,抿了一口。

  「嗯,好酒,产地是波尔多吧,这年头这么醇香的红酒不多见了!」李天霸
说道。

  「可惜郭小姐的酒是不错,但是为人处世方面李某就不敢恭维了。」李天霸
放下酒杯,饶有兴致的盯着慧姐。

  「李总这话从何说起,小妹倒是糊涂了?凭您李总的大名和江湖地位,小妹
想高攀都来不及,哪里敢怠慢李总。」

  「李某人向来心直口快,既然说到这了,也就不绕圈子了。据我所知,郭小
姐在赵睿龙死后,迅速的统一了他的残余势力,按道理不应该拖这么久都不和李
某人见面吧。要不是李某人还算有点手段,恐怕今天我还不知道这个神秘的老大,
居然是个未成年的女孩。」李天霸反客为主,气势咄咄逼人,一方面他发泄着心
中的不满,另一方面意图在道上规矩方面压制着慧姐,这样不论未来走向如何,
是合作谈判还是剑拔弩张,道义上自己都占据着制高点。

  所谓师出有名,正是此意。

  「李总您太抬举小女子我了,我能当上这个所谓的老大,纯粹是靠运气。没
错,我是统一了黑道,但是我们这里鱼龙混杂,不服我的人也比比皆是,这段时
间一直在忙于收拢打压各种蠢蠢欲动的势力。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没有一个
安定的局面,我是万万不敢请您来做客。万一到时候时候,有哪个不开眼的不服
小妹打上门来和小妹火拼,伤了我也就算了,烂命一条,可要是不小心误伤了李
总,小妹九条命也不够赔的呀!」

  慧姐的回答柔中带刚,表面上不断示弱,实则不卑不亢,滴水不漏,李天霸
没有讨到便宜。

  「您看,在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以后,我这不就第一时间请您来做客吗?」

  「这么说来,倒是李某人错怪你了?」李天霸自诩在谈判桌上游刃有余,却
不料面对着这个不论年龄资历实力都远逊于自己的少女,却无法讨得半点便宜。

  「不敢不敢,归根结底还是在小妹的地盘上让李总久等了。这样,小妹自罚
三杯,不知李总意下如何!」

  「自罚就免了,只是希望接下来郭小姐能按照规矩办事!」李天霸摆摆手。

  「既然今晚能和李总成功牵线搭桥,又见识到李总如此宽宏大量,这都是小
妹的荣幸和福分,在此敬您一杯!」慧姐说完站起身,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李天霸再没有拒绝的理由,同样干了这杯酒,对这个女孩,他开始刮目相看
了。

  「李总,小妹一直仰慕您,今天终于得见。有些话本来根本说不出口,但是
小妹侥幸当上了老大,就斗胆和李总提个请求,还希望李总给个面子。」

  「不知道郭小姐有什么指教!」李天霸心理暗暗得意,他知道,距离成功他
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李总,小妹刚刚接盘,一切都百废待兴,迫切需要一些自己的产业。早就
听说龙哥的生意市场很大,和李总常年保持着合作关系。不知道小妹有没有在这
份殊荣,能有一天和李总合作一起赚钱。但李总您家大业大,不知道看不看得上
小妹,愿意提携一把!」慧姐终于提到了李天霸最关心的环节了。

  「哼,我还以为有什么手段,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罢了。到头来
不还是要过来低三下四的求我!」李天霸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心中
说道,不过嘴上却换了另外一副说辞:「合作嘛,自然是可以的,不过最终能不
能成,还得看郭小姐的诚意了。」

  他知道,一旦开启这个话题,自己就有能力把主动权牢牢把握在手中,他经
过无数次类似的场合,结果无一例外都是自己完胜。

  「先前赵睿龙的合同我看过了,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如果李总也没有异议的
话,那我们就延续您和赵总的合作交易方式,每次的交易量和交易价格都保持不
变。」慧姐试探着。

  李天霸如沐春风,面带微笑,但是他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郭小姐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赵睿龙是周边几个省份的分销网络的
中心,和我多年的交情,这个价格他拿的到,别人可就不行了。我看郭小姐刚刚
入行,也不想趁火打劫,就多加五个点吧。」慧姐既然有谈判的诚意,那么对自
己而言,这就是一个多赚一笔的好机会。另一方面他心理也在打着小算盘,正如
慧姐自己所说,她刚刚入行,对这一行的了解有限,因此自己在各个方面都占据
着绝对的优势。

  此时不欺负你,什么时候欺负你。李天霸有些飘飘然,觉得自己稳操胜券。

  「哎,李总这就点让小妹为难了!」慧姐面露难色,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李天霸隐隐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他开始意识到,眼前这个
小姑娘还有后手。

  「实话和您说吧,在您来以前,也有别人找过我,价格比您和赵老板的成交
价还要低。」

  「不过呢,我一口回绝了他,毕竟李总货的质量在业界那是数一数二,他虽
然价格开的低,但是质量肯定比不上。」

  「那是自然。」李天霸对自己的产品的竞争力一向信心十足。

  「不过呢,小女子刚刚当上所谓的老大,根基还不稳,上上下下各种地方都
需要打点,李总您一上来就给小女子这么一个下马威,凭小女子这单薄的实力,
恐怕有点吃不消。」

  「李总的货固然是上品,但再是上品,价格也要合理,不然小女子只能退而
求其次,我相信现在如果再联系先前那个公司,他们是不介意吃回头草的。」

  「只是可惜省城的瘾君子们了,短时间内恐怕是拿不上李总的货了。」慧姐
幽幽的叹道,也亮出了最后的底牌。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李天霸这才意识到,这个对手,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的多,对于这个小姑
娘的能力和背景,他确实了解的不够,也没有机会进行深入详细的调查。

  「不过李总,如果您的价格还能保持不变,我还是更倾向于和您合作的。」

  李天霸的心理预期本来就是按照和龙哥原来的合作方式,只不过看到有机可
乘,便坐地起价。虽然无法多赚一笔,但是能稳固住先前的协议也是一笔对自己
相当有利的买卖。况且自己现在形势也没那么乐观,打开销路才是眼前的重中之
重。

  「哎,郭小姐伶牙俐齿,李某人佩服。既然如此,那么就按先前的合同办。」

  「李总果然爽快!那么就这么成交了。来预祝我们合作愉快!」慧姐和李天
霸再度举杯,两个人各怀心思,表面上却是如此和谐融洽。

  「还不清楚李总想如何完成第一笔交易。」慧姐漫不经心的问道。

  「嗯,这个嘛,考虑到双方第一次合作,我还是觉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比较
稳妥。不过呢这次我们出门,行迹匆忙,没来得及准备大宗货物,只准备了少量
货物,现在存放在一个安全的仓库里。」

  「郭小姐如果不介意多等上一会的话,我们大概需要四个小时准备好,到时
候我指定一个地址交易,郭小姐意下如何?」李天霸故意这么说,毕竟双方第一
次见面,彼此还缺乏深度的信任,自己两手空空的过来谈判,即使对方有什么黑
吃黑的想法,也得不到什么实际的利益。而自己指定时间指定地点,一手交钱一
手交货的交易方式,则让自己有着极大的主动权和回旋的余地。

  「没问题!我等李总电话。」

  「郭小姐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嘛?」谈判完成,但是李天霸并没有要离去的迹
象,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对了,李总,光顾着谈合作了,小妹差点忘了一件事。这次李总来我们这,
小妹招待不周已然是过错,李总大人大量不和小妹计较,但是小妹如果不表示表
示,良心上恐怕很难过得去。这里特意准备一件薄礼,还望李总笑纳。」慧姐一
面说着,一面朝空中拍了三声巴掌。

  会议室的侧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熟女女警,上身穿着
天蓝色的衬衣,下面穿着及膝警裙,修长的双腿上包裹着一双黑色的丝袜,玉足
上踩着一双黑色警靴,嘴上戴着红色口球,口里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正被慧姐的两个手下押解进来。

  「郭小姐,这是?」李天霸的注意力瞬间被这个身材玲珑曼妙的熟女警花所
吸引,饶是阅女无数有的他也不由得心跳加速,裤裆上不知不觉间支起了帐篷。

  他知道,这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

  「想必李总也有所耳闻,这是我们市里,乃至省里威名赫赫的缉毒女警队长,
名叫江秀。本来呢,她和小妹有些过节,小妹用了些手段把她抓起来。」

  「李总不要小瞧了这个女警花,她可是个极品尤物。小妹不才,平时爱好不
算多,但是调教女奴母狗还算在行,现在这个警花已经被小妹调教的成果显着了。

  她也是我非常喜欢和得意的成果之一,听闻李总也对这个女警有兴趣,小妹
今天忍痛割爱,今天就把她献给李总,区区薄礼不成敬意,权当是招待不周的赔
罪了。「

  「呜呜……呜呜。」妈妈拼命的摇着头,眼泪几乎都要从眼眶里流出来,慧
姐已经把自己的身份揭露,一旦落入毒枭手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郭小姐如此客气,李某人就却之不恭了。」李天霸淫笑着,隔着警服在妈
妈的大奶子上狠狠的掐捏了一下。

  「呜呜。」妈妈吃痛,拼命摇摆着,但是浑身都被绑缚,没有半点挣脱的可
能。

  「放心吧,我会温柔的。」此刻在李天霸口中,妈妈仿佛就是一个待宰的羔
羊。

  「李总,就这么众目睽睽之下就把一个女警官带走了,影响可不好,不如放
在这个旅行箱里,方便掩人耳目。」慧姐说着,从会议室里推出一个大行李箱。

  「哈哈,还是郭小姐想的周到。来来,你们几个,把江队长放进箱子里。」

  李天霸的心情得以舒缓,虽然自己知道这个女警就在郭慧手上,但是通过前
面和慧姐的几次交锋下来,自己并未讨到半点便宜。权衡利弊之下,还是决定此
事按住不提,待到时机成熟再做定夺。却不曾想慧姐竟然如此主动的把这个美女
警花献给自己,先前的一些不悦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李天霸手下的动作迅速,女警妈妈很快就被蜷缩着,放入行李箱中,只能传
来可怜微弱的「呜呜」声。

  「李总,我给这个骚警花吃了烈性春药,您可要小心哦?」慧姐坏笑着。

  「哈哈,既然人已经归了我,那就不劳郭小姐费心了!」李天霸意气风发的,
仿佛一个得胜归来的将军。

  「李总慢走!」慧姐说道,她盯着众人逐渐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已经不
复存在,眼睛里闪过恶毒和怨念。

  「姓李的,姑且让你嚣张一会,杀我的爸爸,夺走我的女人,看你还能活到
几时!」

              (未完待续)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五)(本章无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