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之只收妖女】第九章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273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唐双龙传之只收妖女】第九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天堂小路
2021/5/2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0115

  第九章

  「嗯~嗯~~嗯~好~舒服~嗯~嗯~公~公子,啊~啊~再大力一点~噢
~噢~」闻采婷张着嘴哼哼唧唧的说,「公子,摸摸下面,更过瘾呢!」单美仙
将头趴在何昊的肩上,小声的说:「还有一个小姑娘呢!」。何昊这才注意到缩
在角落里的芭黛儿,红着脸看着自己两人。

  「过来!」何昊勾勾手指,芭黛儿害羞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围在何昊身边
的单美仙和闻采婷,腼腆的说道:「人……人家害羞嘛!」

  「好吧!你们两个先出去吧!」何昊松开了闻采婷的美乳吩咐道。「是!」
尽管闻采婷脸上春潮涌动,但还是和单美仙一起离开了浴室。

  芭黛儿一改刚刚的羞涩,主动拉起何昊的双手按在自己胸前。芭黛儿的乳房
是桃型的,在同年龄的女孩中已经算是丰满的了。

  「你害怕了?」何昊松开手中的乳房,看着眼前的芭黛儿问道。「你会抛弃
我嘛?」芭黛儿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你还是忘不掉跋锋寒!」何昊听了芭
黛儿的问题,开口说道:「不要急着否认,崇拜强者是生物的本能。跋锋寒能杀
死武尊毕玄的首徒,并能在突利的追缴下全身而退,还抢走了他的未婚妻。这样
的男人确实是世间少有的人杰,虽然他抛弃了你,但你为他而着迷我可以理解。

  不过你现在是我的侍女,也可以说是我的私人财产。我不管你有什么显赫的
身世,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服侍我,明白了吗?」抬手捏住芭黛儿的下巴
:「还有,别管跋锋寒还是毕玄,对于我来说都是动动手指的事!」

  「奴……奴婢…知道了!」芭黛儿颤抖着说道,此时何昊身上的气势,即使
是在武尊身上都不曾感受过的。芭黛儿相信自己如果只要敢违背一点眼前的男人
,那么等待自己的下场都是可怕的。

  「当然,只要你听话,本座也是不会亏待你的。」何昊气势一敛接着说道,
胡萝卜加大棒,恩威并施不过是手段。

  「我能像两位前辈一样吊打宗师吗?」听到能够得到好处,芭黛儿立刻眼光
灼灼的望着何昊。何昊听了芭黛儿的问题忍不住慨叹:果然是高武世界,一切都
以武力的强弱为衡量标准。在低武世界任你武功再高在大军面前依旧不堪一击,
可是在大唐世界里,一个宋缺就能生生阻挡了隋文帝杨坚一统天下的宿命。只能
任由宋家在岭南逍遥,还不得不许以高官厚禄加以安抚。

  「当然可以了!」何昊点了点。「谢主人恩典。」芭黛儿听了高兴的就要给
何昊磕头,「好你个小蹄子,居然敢叫我们前辈。我们才没那么老呢!」单美仙
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没错,哼!」夹杂着闻采婷的附和。

  「居然敢偷听主人谈话,好大的胆子啊!」何昊听了单美仙和闻采婷的声音
立刻开口责备。

  「啊!奴婢知错了,请主人责罚。」两人惊呼一声,随后撅着屁股退了进来
,将自己圆润的翘臀展示给何昊,主动请求处罚。芭黛儿立刻也从水里出来,学
着两女的样子跪伏在地,将自己的翘臀展示给何昊:「奴婢不应该怀疑主人,请
主人一并责罚。」

  看着眼前三个大小不一,但都是圆润的翘臀。由于整条穿在上面的内裤都是
薄纱制成,只有最关键的部位是纯棉布料,但也被水给弄湿了,里面的内容隐约
可见,更增加了一种神秘感,弄得何昊颇为心动。

  「都脱下来,我要打你们的屁股以示惩罚。」何昊突然命令道。

  「不要啊,公子。奴婢知道错了,不要惩罚啦!」三女顿时哀求道,但是却
无比顺从的伸手把小内裤脱了下来,露出自己的小穴来,故意扭动臀部来吸引何
昊的注意。

  芭黛儿的小穴如同一条缝隙般幼嫩,单美仙的小穴因为生育过的关系,就像
一只肥美的鲍鱼的形状,不停的翕动着;闻采婷的两片阴唇肥厚如同一张小嘴般
在何昊的注视下蠕动。

  何昊脱下短裤,将深紫色的龟头抵在单美仙的小穴上,感觉到从龟头上传来
的灼热感,「请……请主人责罚奴婢……」单美仙颤声说道。「好,就如你所愿
先惩罚你!噢~」何昊说着一挺腰,龟头借助爱液的润滑好不费力的插进了阴道
里。

  「啊~啊~好大呀~噢~噢~好舒服~啊~啊~用~用力插~啊~啊~」感
觉到龟头的顶入,每次抽插间龟头和肉壁的剐蹭带来的快感让单美仙忘我的呻吟
出来。

  听到单美仙销魂的呻吟和一脸陶醉的表情,闻采婷和芭黛儿都有些失落感。
尤其是芭黛儿,原本打算趁着可以和何昊独处的机会好好表现一下,跟公子建立
起亲密的关系。现在白白失去了机会,想要在单美仙和闻采婷面前扬眉吐气还不
知道下次机会要等到何时呢!

  闻采婷不甘的扭动着翘臀,希望引起主人的注意。何昊的双手也没有闲着,
用中指和食指插入两人的小穴中搅动。感觉到体内有异物的入侵,闻采婷面露喜
色主动迎合。芭黛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在何昊手指的入侵下面露痴迷。

  「噢~噢~噢~好~好舒服~噢~噢~公~子的~手~手~噢~噢~指~都
~这~样厉害~噢~噢~奴家~要飞起来了~噢~」闻采婷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噢~噢~公子用~力~插暴~仙儿的~小屄,好美~噢~噢~噢~」单美
仙也不甘示弱的看了一眼闻采婷呻吟道。对于两女的暗中较劲何昊并没有注意到
,此时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到破身不久的小少妇芭黛儿身上了。

  芭黛儿只是紧咬着嘴唇,发出嗯~嗯~的哼声。向闻采婷和单美仙一样忘情
的呻吟,还是做不到。尽管只被是两根手指在玩弄,但哪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确实
从未体验过的。

  「啊——!」随着三声整齐的尖叫,三女居然同时达到了高潮。三股热流分
别打在何昊的双手和龟头上,高潮中三女趴在地上忘情的尖叫,享受着高潮带来
的舒爽。高潮过后三女互看了一眼,芭黛儿害羞的把整张脸埋在了双臂间。

  「小蹄子居然还害羞了!刚才叫的那么大声,咯咯~」闻采婷托着下巴看着
芭黛儿打趣道。单美仙听了只是抿嘴一笑,并不做评价。

  「嗯~嗯~」单美仙轻声的哼哼了两声,「啊!?」闻采婷和芭黛儿同时呼
道。不过由于面嫩,芭黛儿依旧低着头,只有单美仙和闻采婷转过头望向身后。
原来何昊在后面用肉棒顶了单美仙一下,又分别打了另外两个人的屁股。

  「公子~」闻采婷一脸妩媚的娇嗔的道,何昊哈哈一笑:「你们三个小妖精
居然敢当着主人面发骚?」听到何昊的调侃两女顿时脸一红,不过因为高潮的缘
故并不显现。

  「请公子责罚!」单美仙和闻采婷不约而同的说道,「怎么罚你们呢?让我
想想啊~」何昊听了准备思考一下。「咦!」何昊感觉到插在单美仙体内的阴茎
周围的媚肉开始蠕动起来,单美仙正趴在地上前后摆动肉臀。

  妖女就是妖女,单美仙打算趁机榨取自己的精液来提升功力,任何能得到好
处的机会都不会放过。「~啊~就处罚奴婢帮公子发泄出来吧~」单美仙闭着眼
睛娇喘道。一旁的闻采婷自然明白单美仙的打算,原本她也有这个想法,但单美
仙却占有被何昊插入的先机。自己只能干瞅着,却插不上手。

  「不许停,继续。」何昊「啪」的打了一下单美仙的屁股。「主人~主人饶
了奴婢吧!奴婢知错啦~!」香汗淋漓的单美仙忍不住哀求道。原本打算榨取精
液增加功力的单美仙却没想到被何昊封住了修为,彻底成了发泄的工具。

  芭黛儿一脸崇拜的看着何昊后用入式的干着单美仙。已经足足过去了一个多
时辰,何昊依旧生龙活虎。每次和跋锋寒欢好,除过前戏也不过十几分钟而已。
在何昊面前跋锋寒就是个渣渣,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闻采婷只是幸灾乐祸
的泡在水里看着单美仙受罚。

  「修真者的身体素质好着呢!!」闻采婷看了一眼旁边的芭黛儿说道。「什
么?」芭黛儿有些不明白的样子,「你看美仙虽然是在求饶,除了有些累没有任
何事的。她就是欠操,毕竟快二十年没有被男人滋润过了,现在公子是在帮她。
」闻采婷一边解释一边还不忘替何昊开脱,讨好何昊。

  「闻采婷~奴家和你没完!啊~」单美仙听了闻采婷对自己的编排,开口说
道。何昊听了单美仙对闻采婷的威胁只是一笑:「再罚你一刻钟好了。」

  「闻姐姐,单姐姐她坚持的了吗?」芭黛儿看着单美仙有些虚脱的样子担忧
的问道。闻采婷嗤鼻一笑:「别担心,这小蹄子还没被操够呢!还得加时间呢!

  「什么?」芭黛儿听了闻采婷的另类的解释弄的一惊。

  「不要啊!」单美仙听了何昊说要继续惩罚自己一刻钟大叫道。芭黛儿偷偷
看了一眼闻采婷,对方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单美仙又说话了,芭黛儿彻底懵了

  「至少要一个时辰,奴婢~罪孽深重啊~两、两个时辰也行~」单美仙一改
刚刚疲倦的样子,变得精神饱满起来向何昊提出加大对自己的处罚。

  芭黛儿终于相信闻采婷修真者身体素质好的言论了。

  「不行,待会儿还要去看看你们新收的那些女童呢!」何昊听了单美仙的话
摇了摇头说道。「哦!」单美仙只是一脸落寂的应了一声。

  「我们出去吧!」闻采婷拉住芭黛儿对她说道,芭黛儿点了点头和闻采婷一
起从浴池里站起身来出去了。两人换好衣服,又过了一刻钟满面春情的单美仙也
出来了。最后是一脸满足的何昊,三女一同服侍何昊穿衣服。

  闻采婷又出去买了些饭食回来,四个人饱餐一顿后,在单美仙和闻采婷的引
领下来到一处大宅里。此时院落里聚集着一大批女童,虽然都已经换上了干净的
衣服,但这些女童大都是面带菜色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何昊看着周围的女童,大的有十四五岁小的也就三四岁的模样。此时她们都
安安静静的望着自己,眼睛中流露出被选中的渴望。原本天真的年纪却要为生存
而挣扎。

  「公子,您看这些女童还可以吗?」闻采婷小心翼翼的问,因为这是何昊吩
咐她办的第一次任务,生怕办砸了惹恼何昊,影响自己的前途。单美仙也是同样
紧张无比,虽然在沐浴时自己竭尽全力的讨好服侍何昊,就是希望何昊能够开心
,不会在收养女童这件事上太过苛责自己和闻采婷。

  「一共多少人啊?」何昊扫了一圈好奇和渴望的眼神问道。「一百一十二人
,资质都是可以的。」闻采婷小声的说道。

  「我说的是你们安插进来的!」何昊表情微冷的说。单美仙和闻采婷听了同
时色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向何昊哀求:「公子开恩呐!奴婢知道错了。请
不要赶奴婢走。」

  随即有八个女孩从人群中越众而出,同样的跪在地上。何昊打量了一下这几
个女孩,年龄最大的不过十二三岁,最小的也就七八岁而已。正是刚刚懂事和已
经有一些心机的年纪,但资质都要高过其他女童。

  「你们两个就在这好好的反省自己吧!其他的人都跟我来。」何昊说着走到
了院子的中央,用早已准备好的传送魔法卷轴将所有女童传送到栖霞山上。跪在
地上的单美仙和闻采婷看着眼前一空荡荡的院落,吃惊的张大的嘴。

  往被收养的女童中安插自己的人,这种私底下的小动作被拆穿的尴尬让两人
羞愤欲死。但是何昊临走前说的话,让她们知道自己不会被赶走,所以只要乖乖
的跪在这儿,等待何昊心软了自然就没事了。

  「这、这是哪里啊?」芭黛儿打量四周参天的大树开口问道,刚刚还是在大
户人家的宅院里,可转眼间就到了这里。这些女童们也都同样用充满好奇的眼睛
四处张望。

  「啊!那是什么!?」有女童注意到一道白光在她们周围来回穿梭。听到她
的声提醒,越来越多的女童注意到了白光。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白光吸引住了,白
光飞快的在树木间穿梭滑动,最后飞到了何昊手中停了下来。

  待光华散去后露出本来面目:那是一把两尺长的宝剑。神奇的是宝剑是漂浮
在何昊的手面上,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何昊手里的飞剑吸引住时。周围的大
树都如同沙子般崩溃滑落,硬是开阔出一片空地来。

  发生在眼前的两件事情都太离奇了,完全超出了这些孩子的认知。「这就是
你们即将掌握的力量,从此以后你们都将不在是平庸的凡人,而是修真者。」何
昊看着周围投来崇拜敬畏的女童们,满意的说道。向她们展示飞剑的巨大威力,
替她们从新塑造认知,让她们对于即将加入的门派产生归属感就是何昊的最终目
的。

  「请问您是神仙吗?」一个小女孩忍不住开口问道,何昊顺着声音看过去发
现问话的就是被闻采婷和单美仙安插进来的女孩中的一个。

  「我不是神仙,真正的神仙要比我强大千万倍。不过我正努力的修炼使自己
能够成为真正的神仙!我是一名修真者。」何昊听了女孩的问题,给出了答案。
「你们也将成为修真者,变得和我一样,甚至更强大。」最后又引导这些女童,
让她们知道自己也会成为一名修真者。

  「芭黛儿,从今天开始由你来负责教导她们。」何昊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小少
妇说道。

  「公子!我……」听到将由自己来教导这些女童,刚刚亲眼目睹何昊所展示
出来的神奇手段。芭黛儿同样无比的兴奋和激动,女人天生崇拜强者的天性让芭
黛儿暗暗后悔为什么不在上午沐浴的时候将自己交给何昊。自己除了会一些不太
高明的武功心法,现在要自己来教导这些女童,芭黛儿本想拒绝的。但是何昊的
手指点在了她的眉心处时,突然感觉自己脑子里多了两套功法出来。

  「你就按照功法按部就班的修炼,并把修炼方法教导她们就行了。」何昊说
道。「奴婢遵命!」芭黛儿点头称是,「你先熟悉一下我传授你的功法吧!有什
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何昊并没有离开而是留了下来。「你们都散开自由活动
,不要离开的太远了。」何昊一挥手对着周围的女童说道。

  听到可以自由活动了,绝大多数的女童都散开四处玩耍,但也有一些有心计
的留了下来。

  「闭上眼睛,慢慢回想一下功法。」芭黛儿按照何昊的引导开始整理起有关
功法的记忆。芭黛儿发现何昊传授自己功法一部是炼体的,一部是吐纳的。看起
来都很平凡,并没有什么太深奥的地方。

  「怎么样了?都记下了吗?」何昊在一旁问道,「奴婢已经全都记下了。」
芭黛儿点了点头。「那你先把体操动作做一下,让我看看你能做多少个动作。」
何昊吩咐道。芭黛儿虽然疑惑但还是照做了,「哎哟!做不了了,这些动作怎么
越往后越难啊?」芭黛儿做到第二十一个动作时停了下来抱怨的说道,这些看起
来简单的动作几乎都要突破她身体的极限了。

  「好好修炼,等你能把整套体操融汇贯通时,你就入门了。」何昊手背手肃
立的说道。「你们几个在干什么!」一个小姑娘对围在两人周围的女童们问道,
「偷看别人练功可是要被挖眼剁手的!」小姑娘厉声呵斥道。周围的女童听了纷
纷脸色大变,「不要紧,没事!」何昊听了一笑摆手道。

  「公子!」芭黛儿看向何昊,只要得到允许她保证要这些女童都血溅当场。
「反正也是要教给她们的,看了也就看了。都是一些最基础的东西!」何昊摇了
摇头,「都散了吧!」芭黛儿扫了一眼周围已经吓坏的女童们说道。女童们顿时
都纷纷跑远了,包括刚刚开口制止其他女童的小姑娘。

  「芭黛儿,吐纳的方法只能传给能做出十个体操动作的孩子。明白吗?」何
昊又叮嘱道,「是,奴婢记下了。」芭黛儿点头道。「你先在这里练习一下吧!
天黑前我会过来接你们的!」何昊说完转原地身消失不见了。

  就在不远处的山腰上两个背着竹篓的年轻僧人却是疑惑不已。「奇怪了,怎
么又走回来了!」一个小和尚挠着自己的光头说。另一个和尚也是皱着眉:「已
经三回了,咱们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不信你听,还能听到孩子的笑
声呢!」

  「师兄,你可别吓唬我。现在正当午时,哪有什么鬼怪啊?」小和尚听了四
下张望,却说着给自己壮胆子的话。

  「不信你自己听,是不是可以听到笑声!」年轻的和尚有些生气的用手一指
:「就在那边。」小和尚顺着师兄手指的方向侧耳倾听,果然听到了隐隐约约的
笑声。「真的啊!师兄。」小和尚扭过头看着师兄:「真的有女人的笑声。咱们
真的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女人!?」师兄听到小和尚说听到女人的笑声,走到小和尚跟前敲了一下
他的头:「我看你是色又犯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总是偷看上香的女施主。咱们
是三论宗的正牌僧人,不是那些野和尚。要是被师父知道了,罚你去抄经文。」

  「师兄,我说的是真的!真有女人的声音。」小和尚被训斥了感觉很委屈。
师兄并不听小和尚的诉苦,而是低头沉思了一下想到了某种可能,立刻脸色大变
拉起小和尚朝山下走去。

  「师兄,你干嘛呀?我们不是要上山采药吗?就这么回去了会被师父骂的。
」 小和尚喋喋不休的说着。

  「闭嘴,快点跟我走。咱们可能遇到会奇门遁甲的人嘞。这座山被人布下了
阵法,咱们才总是原地打转的。」师兄拉着小和尚说道,「那又怎么样?」小和
尚依旧不明白师兄的意图。

  「可能是有魔门的妖人要对咱们栖霞寺不利,这么重要的事当然要赶紧禀报
给主持了。」师兄脸色严肃的解释给师弟听。

  「魔门的妖人!?」小和尚听了吓了一跳,脚步反而变得比师兄还要快,显
然是听到过一些关于魔门妖人不好的传说。

  「师兄,你说我听到的女人的笑声是不是魔门的妖女啊?我听说那些妖女最
喜欢勾引年轻的男人,把他们吸干了,然后再杀掉。完了,完了。你说我们会不
会被魔门的妖女给盯上了?到时候把我们也抓走吸干呀?」小和尚担忧的问着自
己的师兄。

  「别胡思乱想了,魔门里的妖人虽说大都是残暴不仁之辈,但也有一些奇才
和惊才绝艳之辈。曾经有过一位魔门奇才就拜在嘉祥祖师和道信圣僧门下学习佛
法,而且造诣颇深。被两位圣僧视做衣钵传人。后来被魔门中人通风报信才泄露
了身份!」师兄似乎陷入了回忆,脚下步伐也放慢了下来。

  「是不是那个石之……呜」小和尚开口就要说出最后一个字,却被师兄捂住
了嘴:「不许说出那个名字。赶紧回去报告方丈才是。」

  「是,师兄。」两个和尚慌慌张张的朝着寺院的方向直奔而去,何昊并不知
道自己的无心之举会给三论宗带来多大的震动,给那位魔门奇才石之轩带来多大
的麻烦。

  「咱们是走还是下来?」此时在山顶上有两伙女童正在讨论着相同的问题,
她们作为阴葵派和东溟派的弟子,被长老(派主)安排进入到这个新成立的无名
门派中,但却还没开始就被迫结束了!按照原来的计划如果被发现就要主动离开
,但在何昊展示出各种神通法术后。这些女童又不甘心就此错过这样一步登天的
机会,如果留下会不会被清理掉。

  *********************************
***********************************
************************

  「清儿姑娘,您看,这就是小人刚弄到的金锭。」慕容冲将一锭金元宝放在
白清儿面前。「这不就是一锭金子吗?」白清儿将手中的金子反复看了几遍疑惑
的问道。

  「这锭金子是从建康分舵中流传出来的。」慕容冲开口解释道:「分舵的财
力属下还是清楚一些的。向这样的金子足有数百锭从分舵中流出换成白银了!估
计得有几十万两的银子流入建康分舵。」

  「什嘛?居然有这么多的银子!」白清儿再也无法保持淡定,吃惊的说道。
一下子拿出几十万两的银子,就是阴葵派也需要一段时间的筹措,而建康分舵居
然如此大气。

  「你是要说那位何公子要有大动作!」白清儿冰雪聪明,立刻明白了慕容冲
想要表达的意思。「你是劝我加紧去建康对吧?」马上就想到慕容冲潜意。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将建康分舵的情报如实按照您的吩咐汇报一下。」慕
容冲急忙开口否认,跟白清儿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对白清儿有了更加全面的认
识,这位阴葵派次席弟子绝不像表面上的柔弱,反而手段狠辣,行事绝不拖泥带
水,笼络人心更是有一套。自己拜在其门下后,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但是白清儿
的办事风格,尤其是对待叛徒的手段让自己都浑身发颤。

  「好了,今晚就在这里住上一晚,明天早上立即赶往建康城,总可以了吧!
」白清儿故意伸了个懒腰,将自己美好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慕容冲只是低着
头,「无聊!没意思。」白清儿发现慕容冲根本不敢看自己,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慕容冲转身就出去了。白清儿望着慕容冲离去的身影,
自言自语道:「路是自己选的,尽头的结果也是自己应得的。爹!娘!女儿一定
会用仇人的命来祭奠你们的。」

  「回来了!」林宇看了一眼推门而入的慕容冲,继续和搂在怀里的妖艳女子
亲热。「赶紧走吧!我们明天还有事情要办!」慕容冲掏出一块碎银子放到桌上
对妖艳女子说道。

  「你干什么呀!」林宇有些不满的质问慕容冲。「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来
的美人,才刚到你就要撵人家走。」

  「公子!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才是呀!奴家敬公子一杯。」妖艳女子主动站起
身向慕容冲敬酒,对于桌上的银子只看了一眼。慕容冲看出女子眼中淫邪的目光
,知道对方打的如意算盘:想要玩一出二龙一凤的打算。

  「拿上银子赶紧走人,否则我不客气了!」慕容冲面露寒意的说道,女子本
就关于察言观色,眼见慕容冲是动了真怒,立马放下酒杯拿起银子扭着腰出去了
。「大哥,你这是要干嘛?」林宇有些不满的埋怨道。

  「小姐吩咐早点休息,明天早上还要赶路呢!」慕容冲对于林宇的表现太失
望了,只是摔下话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只留下林宇占在原地不知所措。

  出来已经一个月了,慕容冲越发的得到白清儿的赏识,自己却被无视了。有
什么事情都是慕容冲去办,自己居然只是个充当侍卫和跑腿的角色。林宇心中越
发的不平衡起来,自己不过是找个女人发泄发泄而已都不成,还拿白大小姐来压
我!

  林宇越想越气,拿起桌子上的酒壶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直到两坛子就都被
喝光了。林宇才走出房间站在院子里,徐徐的夜风吹过让他舒服了一点。借着醉
意林宇偷偷离开了客店,来到一片小树林里大声的嘶吼发泄心中的不满。

  「你对我有意见?」一位白衣少女突然出现在林宇面前,少女抬起手臂露出
洁白的玉手轻轻拍在林宇胸前。林宇反应过来时已经躲不开了,整个人如同断了
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随着一口血的喷出,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惊恐的看着眼前
如同幽灵般的白衣少女——白清儿。

  「小、小姐……你、我……」林宇吓得浑身颤抖,有些语无伦次的说。「怎
么了?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害怕什么?」白清儿露出少女顽皮的笑容,走近
到林宇面前。

  白清儿伸手抬起林宇的下巴,看着眼前这张英俊的面容,白清儿露出痴迷的
表情:「好帅呀!清儿的小姐妹们曾经都喜欢偷看你。希望能和说话和你交朋友
。」

  「小姐……」林宇看着白清儿露出痴迷的模样,心头一紧,担心对方会杀了
自己。「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仿佛能够看透人心的想法一样,白清儿开口说
道,「你们是第一个投到我麾下的人,无缘无故的杀了你,以后还有谁敢投靠我
呢?」

  「不愧是闻师叔挑选的人,」白清儿轻轻抚摸着林宇的脸:「都是一表人才
的俊杰,但是也都和她一个样子,只会想着床上那点事!」白清儿说着给了林宇
一巴掌,「啪」的一声林宇的脸上肿的老高。

  「你也想上我的床,服侍我对吧!」白清儿露出嘲讽的笑容:「一个靠讨好
女人上位男人,有什么值得我拉拢的?一个有能力的男人是女人需要讨好的!」

  「我……」林宇听了白清儿的话,感到又羞又气但却无力反驳。因为他骨子
里就是个吃软饭的。

  「哼!」白清儿见林宇一副哑口无言的样子,只是冷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
了。林宇跪伏在地,等了好久也不见白清儿发话,抬起头才发现白清儿早已离开
了。

  林宇犹豫了一下也原路返回了,寂静的树林里站着一个黑影。刚刚发生的一
切都被他看在眼里了,但是两个当事人却并没有发现他。「有意思,看来我也应
该出来走走了!免得世人把老夫遗忘了。」黑影笑呵呵的说道,说完转身不见了

  「你这脸是怎么弄的?」第二天早上,慕容冲出来看到林宇半边脸肿的老高
。「夜里喝高了,出去让人打的。」林宇看了慕容冲一眼,揉着脸说道。

  「林宇,你的脸怎么了!」白清儿进到两人的房间,看到林宇的脸惊奇的问
道。「昨晚喝高了,出去让人打的。」林宇小心翼翼的看了白清儿一眼又重复了
一遍!

  「我不是说了,让你们早点休息,今天还要赶路嘛!」白清儿听了林宇的话
不悦的说道。

  「是!是!属下知错了!」林宇急忙向白清儿赔礼。「二位爷,马车给您备
好了!」店小二进来朝慕容冲和林宇恭敬的说道,又有些贪婪的看了一眼白清儿

  「怎么看着有些眼熟?」白清儿又偷偷看了一眼林宇脸上的伤,不知道为什
么对于林宇的伤白清儿感觉似乎见过,但是就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了!

  「没有什么奇怪的呀?」不知何时屋子里多出一个人来,看着眼前白清儿说
道,但在场的几个人都对此人视而不见。仿佛他不存在一般!

  见白清儿坐进了马车里,林宇骑上一匹马,而慕容冲充当车夫,一行三人朝
建康而去。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大唐双龙传之只收妖女】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