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353-354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34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三百五十三、世界很温柔,做个贪财好色的俗人吧(下)
作者:柳岸花又明
沈幼楚本来以为陈汉升有什么话和自己说,结果听到他想要个女儿,沈幼楚自己先羞红了脸,最后还是担心陈汉升着凉,拿起羽绒服帮陈汉升套上。

“阿甯母亲那边。”

陈汉升伸开手臂,心安理得享受沈幼楚帮自己穿衣服,嘴里也在说着:“乾脆一起接走算了,以后不管做什么,多塞一两个人问题不大,不过这事你心里有数就行了,暂时别说出去。”

“喔,晓得。”

沈幼楚默默点头,体贴的把陈汉升羽绒服拉鍊拉好,然后怔怔的看着陈汉升。

大概在柴灶旁边太久了,她脸颊两侧带着薄薄的红晕,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鼻樑挺直,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桃花眼在摇摇晃晃的炉火映衬下,带着一股扑朔迷离的美感。

“在看什么?”

陈汉升问道。

“谢谢你。”

沈幼楚憨憨的说道,她也知道陈汉升在帮助自己。

“人生很长的,我现在帮你,以后也可能需要你帮我。”

陈汉升摸着沈幼楚光滑的脸蛋:“我这个人特别的浪,哪天说不定又像电子厂那样被隔离了,那时你不会离开我的吧。”

沈幼楚摇摇头,她哪里会呢。

“啪啦,啪啦。”

又是木柴被篝火烧裂的声音,为这个宁静的夜晚增添一点喧嚣,小土狗蹲在旁边,仰着狗头好奇的看着这对男女主人。

“那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不好?”

陈汉升突然说道。

沈幼楚还以为陈汉升要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离开我”,于是轻轻应下了。

“不管发生什么事······”

陈汉升开口了,前半段的确一样,不过后半段来个转折:“你都必须原谅我。”

“嗯?”

沈幼楚抬起头,眼神有点迷茫。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离开我”和“不管什么事,你都必须原谅我”,意思似乎相近,但是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差别。

“答不答应嘛?”

陈汉升问道。

沈幼楚脑袋哪里跟得上陈汉升思维,尤其他说话喜欢埋坑,几岁的小阿宁都能骗,骗骗沈幼楚又怎么了?

“你不答应吗?”

陈汉升又催促了一次,语气开始不耐烦。

“好,好呀。”

沈幼楚赶紧答应,虽然她自己都没搞清楚具体意思。

这要是换了小鱼儿,她是绝对不会答应这个“不平等条约”,陈汉升就是看沈幼楚好欺负,故意这样先定下来。

不过要是换了小鱼儿,陈汉升肯定又换了一种方式。

“呐,现在是北京时间2004年1月30日晚上21点07分。”

陈汉升看了看手錶:“咱们都记住这个时间啊,大家都是老实人,谁都不许撒谎的。”

······

第二天早上5点多,陈汉升和沈幼楚匆匆忙忙吃了早餐离开大凉山,下次再过来很可能就是接婆婆和阿甯出去的时候了。

又是漫长的转车旅程,最后在建邺禄口机场下飞机,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踩在熟悉的土地上,闻着那股清冷又带着惆怅的建邺冷空气,陈汉升骚包的把墨镜带上:“还是大城市舒服啊,也不懂山里有什么值得留念的,阿宁过来以后,我天天带她吃肯德基,保证她爱上这个城市。”

沈幼楚温柔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不过两人来到财院,发现学校门口颇为热闹,挤着好几辆小轿车,有些还是奔驰宝马这一类的。

陈汉升的老熟人团委副书记于跃平在维持秩序,一副忙忙碌碌的样子。

“老于,新年快乐啊。”

陈汉升远远的打个招呼。

“你也来了啊,火箭101明天开业是吧。”

于跃平看到陈汉升也很高兴:“刚才好几个学生都到了,全部是火箭101的兼职大学生呢。”

他们这样一说话,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陈汉升这才发现开车的居然是一些很年轻的男生,有两个还骑着陈汉升也认不出牌子的摩托跑车。

黑色漆麵线条硬朗,金属感十足,骑在上面需要整个身体趴着,跟个皮皮虾似的。

“今天又不是报名时间,怎么这么多人?”

陈汉升完全没当回事,这里是他的地盘,熟络的递烟给于跃平,当然也没有忘记学校的保安。

这些保安大哥和陈汉升关係那是相当铁,他们也许不知道财院学习成绩最好是哪几个,但是对陈汉升这类学生非常熟悉。

好像从高中开始,陈汉升就和校门口保安玩的溜熟。

“你就不懂了吧。”

老于还挺自豪的:“过几月改院建校,我们準备开一个国际教育学院专业,你知道什么叫国教院不?”

“知道。”

陈汉升点点头:“专门培养出国的学生嘛,其实说白了,就是花钱出国买个文凭,咱学校别的事情不行,坑钱倒是一流。”

“哪有这样说自己母校的,建邺财经学院可以没有国教院,但是建邺财经大学一定要有的。”

于跃平不满的打断:“这些学生都是提前招生的,今年五月份以后就可以入学了,他们方才结伴过来看学校,吵闹着要进去,保安差点拦不住,我就过来安抚一下。”

说到这里,老于还颇为矜持:“汉升,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其他老师还在家里陪伴父母子女,只有我出现在学校里。”

“要不怎么说,你是陆院长着力培养的大将呢。”

陈汉升马上送上于跃平想听的马屁,两人加上门口保安,一边抽烟一边吹牛逼。

看到陈汉升和沈幼楚,这些“未来的国教院学生”也在议论纷纷。

陈汉升带着墨镜,敞着羽绒服,当面和学校老师递烟抽烟的模样痞气十足,不过站在他身边那个女生,可是真够漂亮的。

“我一开始都不想来财院的,就是听说这个学校美女比较多,所以我才来的。”

“这个傻逼是我们的学长吗,连个车都没有,居然也能泡到这么漂亮的妞。”

“这师姐也太好看了吧,我他妈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生,我现在就想和那个KTV认识女朋友分手了。”

“那咱们去打个招呼吧。”

有个骑着摩托跑车的男生突然说道。

“许少你先上,介绍一下自己。”

马上就有同伴哄闹着怂恿。

“许少”听了鼓动,他也不带头盔,一脚踩下发动机,“腾腾腾”的一阵刺耳的响声后,惹得陈汉升和于跃平都看向这边。

“嗖。”

“许少”突然鬆开手刹,摩托跑车像离弦的箭一样猛的沖向陈汉升。

所有人都惊呆了。

于跃平和保安睁大眼睛都没反应过来,陈汉升甩开烟头,一把拉住沈幼楚向旁边移开,老于和保安哥哥就不管了。

不过这机车性能比较好,车头终于在离着于跃平0.5米左右的地方堪堪停住了。

“牛逼”

“许少真帅。”

“这个动作潇洒的一比吊糟。”

后面其他男生大声叫好,于跃平和陈汉升这才明白原来是故意的。

“你们真是······”

于跃平气的话都说不出,白白胖胖的脸上汗都吓出来了。

这个“许少”都没当回事,他还潇洒的歪了歪脖子,沖着陈汉升和沈幼楚说道:“师兄,师姐,新年好,我叫许满平,打个招······”

“啪”

“许少”这句话都没说话,陈汉升一个耳光就抽过去了。

声音脆生生的,好听的不得了。

这个耳光来的太突然,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不仅甩的许满平两眼冒金星,后面哄闹的学生都不吱声了。

只有老于眼里闪过一丝痛快。

操nm的!真以为财院没人治得了你们吧,何畅家里有钱不,还不是一样灰溜溜的走了。

“说,你为什么要撞可敬可爱的于老师。”

陈汉升怒视许满平。

于跃平愣了一下,心想卧槽,这他妈明显不是沖着我来的好吧,怎么把我顶上去了。

“我,我没想撞于老师,我想撞你们······”

许满平一听也有点心慌,没入学就开车撞老师,他再嚣张也不敢这样。

没想到,又是“啪”的一声耳光。

“说,那你为什么要撞可敬可爱的我。”

陈汉升揉揉手腕:“我是财院的学生会副主席,你为什么要撞我!”

许满平愣愣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是彻底懵逼了,脸都跟着肿起来了。

“不学无术,撞我就算了,还想撞我们的于书记。”

陈汉升马上就要来第三巴掌,于跃平赶紧拉住:“算了算了,年轻人太冲动,我原谅他们了。”

“喂,你们,赶紧回家不许在门口逗留,现在你们没有学生证,不能随意进出学校。”

于跃平摆出老师架子沖着这帮富二代吼了一句,然后拉着陈汉升走进学校:“你这么冲动做什么啊,汉升。”

“我不是冲动,你想想咱们敬爱的团委副书记给人撞了,我能不着急嘛。”

陈汉升振振有词的辩解。

于跃平一阵无语,傻子都看出来人家想在你面前耍帅,你避开就算了,还把我挡在前面。

这两巴掌你小子甩的是痛快了,我他妈背一个黑锅。

“我现在不是副书记了。”

老于闷闷的说道:“陆院长当副校长去了,这个团委现在我说了算。”

“是吗,提了半级啊?”

陈汉升有些惊讶:“本来还想请你吃午饭的,那这顿你请了。”

“啊,这个~”

老于咳嗽一声:“虽然级别提高了,但我工资还是没变的。”

“那行,还是我请吧。”

陈汉升笑嘻嘻的搂住于跃平肩膀:“再拉上保卫科的孙科,搞点酒喝喝。”

“嘿嘿,就知道你小子赚到钱了。”

于跃平转头看了看门口的一群学生:“说真的,我以为你会先警告呢,没想到直接就动手了。”

“警告那是文化人的装逼方式。”

陈汉升有些不满:“老于你再把我当成文化人,我可不高兴了啊,咱就是个俗人。”

······

陈汉升他们离开后,挨了两个耳光的许满平才反应过来。

“他知道我是谁吗?”

许满平沖着学校保安问道。
财院保安早就烦这些傻逼了,一个个装作自己很有钱的样子,一根烟都不知道分出去。

哪像陈汉升见面就掏烟,不时还请出去搓一顿。

“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保安反问一句。

“他是谁?”

有人还真的傻乎乎问起来了。

“等你们入学就知道了。”

保安卖个关子,还假装关怀的提醒许满平:“其实啊,刚才你真的想撞于老师,这事就简单多了······”

三百五十四、财院六百零二的鬼故事
作者:柳岸花又明
傍晚的时候,陈汉升果真约着财院的团高官于跃平,保卫科科长孙辉在食堂二楼吃饭。

一般来说,大学食堂即使在春节期间都不会完全关门的,因为有些清真口味的大学生不过春节,他们自然也不会回老家,所以食堂至少都会留一个清真窗口。

现在已经初十,已经陆续有少量学生回来了,一食堂和二食堂已经开了好几个窗口了。

聂小雨、李圳南他们也是今天到达的,并且直接投入工作,就连王梓博都给陈汉升发信息已经回到建邺理工了。

沈幼楚独自回宿舍,胡林语在等着她。

小胡是个负责任的性子,“遇见”奶茶店的收入让她过了一个丰厚的春节,在金钱的激励下,她早早约了叶学兰回财院,商量如何在新学期里开展活动,争取在保质保量情况下卖掉更多奶茶。

现在陈汉升已经不用事无巨细的过问了,奶茶店有胡林语,火箭101有聂小雨,她会挨个打电话给王梓博这些总代理,还会每个点进行实地探访。

陈汉升就和老于还有孙辉吃着财院食堂的小炒,大冷天喝着雪花啤酒,胡乱的吹牛逼。

这两人也没把陈汉升当一个纯粹的学生看,说话也没有拿捏老师或者学校领导的俯视姿态,一边喝酒一边聊着改院建校后可能产生的变化,也谈到了国际教育学院的成立。

“你今天扇了别人,这个仇就算是结下了啊。”

于跃平看着陈汉升说道。

陈汉升和孙辉碰了一杯,混不在意的说道:“孙哥可以罩我,再说老于我是帮你出头的,这个仇也是为你结的。”

“你们在说什么?”

孙辉不知道下午发生在财院门楼的事。

“别乱说,他们明显是在你面前装逼的。”

于跃平一边推卸责任,一边和孙辉解释原因。

“嗨,我说多大点事呢。”

孙辉拍拍大腿:“你家里再牛逼,来学校也得守规矩是吧,再说陈汉升不是陆校长点名扶持的学生创业代表吗,还怕啥?”

“我又没说怕。”

于跃平嘀咕一声:“学校里一直闹纠纷的,总归不太好。”

“不会的。”

陈汉升一副很好说话的语气:“他们只要不装逼,或者不踩着我装逼,我也没功夫搭理,到时找两个嘴皮子利索的,宣传一下何畅在财院的前世今生,谁再故意找事那就真是犯贱了。”

“这话说的,好像财院你最大一样。”

孙辉开个玩笑。

“我不是老大,蔡校长和陆院长才是老大,不过······”

陈汉升“咕嘟嘟”灌下一杯啤酒,建邺现在估摸着也是零度左右了,这种感觉是从嗓子眼一直冰爽到肺里。

“呼。”

陈汉升呼出一口浓烈的啤酒味,笑嘻嘻说道:“不过财院乱不乱,汉升说了算!”

“操,你把老子这个保卫科科长放在哪里了。”

“还有我这个即将上任的团高官。”

于跃平和孙辉马上不干了,嚷嚷着要给陈汉升一点颜色瞧瞧。

其实每个学校都有陈汉升这样的学生,他们学习成绩可能很一般,但是和学校老师感情很不错,介于“师友”之间的一种关係。

何谓“师友”,就是老师和朋友。

所以一般学校里有点什么好事,往往先从他们开始,有什么最新信息,他们也是最先知道的。

在学校评优的奖项中,除了那些成绩牛逼的尖子生以外,往往还混了一两个成绩中等甚至中等偏下,不过在学校里很出名的学生。

有人就觉得这是黑幕,其实外人只看到了“陈汉升们”获奖的那一刻,哪里晓得背后的付出呢。

比如说今晚吃完饭,于跃平和孙辉準备回去的时候,陈汉升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红包:“我知道老于有个读小学的女儿,孙科也有个幼儿园的儿子,这个就请你们代为转达了。”

“哎,汉升你干嘛,我们哪里能要你的红包呢。”

“就是,赶紧收起来,再这样我生气了啊。”

两个老师马上推辞起来,甚至还皱着眉头装作生气的样子。

陈汉升哪里会真的收回去:“这钱又不是给你们的,转达的意思知道吗,就是你们先代替别人收下,一定要还给别人的。”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陈汉升今年拜年的时候也遇到过。

他跟着父母去一户亲戚家,那个长辈也掏出红包要给压岁钱,陈兆军和梁美娟当然拦着不要:“他都上大学了,20岁的人哪里还能要压岁钱呢?”

陈汉升其实挺想要的,可惜长辈的意志不够坚定,听到老陈和梁太后这么一说,也就犹犹豫豫把红包收起来了,嘴里一定还说着:“一转眼他就20岁了啊,还记得小时候在XXX地方,做了XXX事情,得到了XXX结果······”

这就好像固定句式,一边说一边把红包收回去了。

其实,这就是心里不想给的一种表现。

但凡真的想把红包给出去,那是根本拦不住的,至少别人也要收一点意思意思。

所以于跃平和孙辉虽然不想要,但陈汉升还是强行塞进他们口袋里,最后两个老师也只能“苦笑”着收下了。

钱是真的不多,每个红包只有200,老于和老孙也不是缺这点钱的人,主要想表达一种感情。

财院成千上万个学生,能够想到给自家子女压岁钱的,并且诚心诚意做到的,又能有几个呢?

所以不要觉得那些评优奖存在黑幕,不夸张的讲,没准老师更愿意把这些奖颁给陈汉升他们呢。

“那个,今年学校支持大学生创业扶持政策更优惠。”

于跃平离开时,顺便提醒陈汉升一句:“你有空写个申请书过来,我这边给你通过,别的不敢说,至少几台电脑是没问题的。”

“知道了,谢谢老于。”

陈汉升挥挥手离开。

这样一想,陈汉升根本没亏啊,一台电脑是多少个200块钱,可学校电脑于跃平是没办法装进口袋的,不过200块钱是实实在在进入自己兜里的。

孰轻孰重,孰真孰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的。

······

从食堂出来后,陈汉升又给沈幼楚打了个电话,询问她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和林语在食堂一楼吃了晚饭,然后在操场散了会步,把养在宿管阿姨那里的团圆抱了回来······”

沈幼楚老老实实的回答,不过没说完就被胡林语抢过去了:“陈汉升,陈总,我等你发红包呢。”

“没钱发红包,把人抵押给你怎么样啊?”

“太嫌弃了,也就沈幼楚会要你。”

“我好歹有人要,胡林语你都大二下学期了,还是个单身狗。”

陈汉升打击起来一点不留情面:“就连金洋明都看不上你,小胡你要找找自己的原因啊。”

他说完马上就挂了电话,就让胡林语一个人对着沈幼楚抱怨吧。

学校里人很少,这种感觉陈汉升并不陌生,校园兼职就是这样,离开学校最迟,回到学校最早,有时候整层宿舍只有自己一个人。

晚上楼道外面大概是风的声音或者其他的动静,听起来就好像人走路一样。

这个时候,平时那些流言“当初这里是一片坟地啊、铲平之后才给当学校用的、因为学生多阳气足,镇得住阴邪的东西······”拦不住的往脑袋里窜,再想起点鬼故事情节,连他妈厕所都不敢去了。

所以很多学生提早到宿舍,晚上都是计划去网吧的。

“哗啦!”

陈汉升大步推开宿舍的门,李圳南一个激灵转过身:“吓死我了,陈哥。”

“咋了?”

陈汉升看着李圳南眼镜下的惊恐小眼神,大概能猜到他是一个人在宿舍有点怕。

没办法,整层楼只有一个人。

“瞧你那胆小的样子。”

陈汉升嗤笑一声。

“嘿嘿。”

李圳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四哥来了就好了。”

“当然好了,四哥多体贴啊。”

陈汉升咳嗽一声:“给你讲个小故事,让你忘记刚才的胡思乱想。”

李圳南看到有故事听,马上集中精神起来。

陈汉升懂得多,又会说话,他讲的故事一定很有趣。

“我们就两个人,先别开两盏灯。”

陈汉升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站起来关掉了一盏灯。

宿舍本来有两根白炽灯管,李圳南也知道自己只要开一个就足够,不过他有些害怕就开了全部,现在陈汉升指出来,李圳南还挺愧疚的。

不过关了灯以后,宿舍马上昏暗了很多,陈汉升的故事也开始了。

“有对情侣跟团去雪山攀爬,不过考虑到登山条件艰苦,于是就把情侣中的女孩留在营地,其他人向上攀登。”

“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回来了,除了女孩的男朋友,他们说遇到雪崩你男朋友死了,女孩非常的伤心。”

“晚上,他们围着篝火坐着的时候,女孩的男朋友突然满身是血的沖过来,拉住女孩就跑,边跑边告诉女孩,除了自己其他登山队员都在雪崩中丧生了,他们都不是人。”

“问,女孩到底是相信自己的男朋友,还是其他人?”

陈汉升缓缓的问道。

李圳南本来还很有兴致,不过听到最后脸色一片煞白,这才明白陈汉升给自己讲了一个鬼故事。

“我擦,陈哥你也太坏了。”

李圳南抱怨一句,不过他也贱,明明很害怕,还要多问一句。

“陈哥,那故事的结尾是什么,女孩的男朋友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那个不重要。”

陈汉升幽幽的看着李圳南,少了一盏灯的房间里昏昏暗暗,阳台外面的风呼呼的刮着,走廊上外面似乎又有人走动了。

“阿南,你先猜猜我是真的,还是假的。”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35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