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绿在港娱】(4-5)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61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重生之绿在港娱】(4-5)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Pupulin
2021/10/2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0758

                第四章

  就在李赛凤扑过来的时候,冯宜杰闻到一股腥风迎面而来,格外的刺鼻,他
耸了耸眉毛,但终究还是没有躲开,而是将阿凤紧紧抱在怀里,拍着她后背轻声
哄劝着:「没关系的,阿凤,你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你所作的这一切都是
为了我好,我很感动,真的。阿凤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
因为我而受到了伤害。」

  「可是,可是,我身体已经被弄脏了,我已经没脸再和你在一起了……」李
赛凤情绪显然很不稳定:「可是,如果要让我离开你,还不如死了好……」

  「千万不要这么想,你答应过我要和我白头偕老的。」冯宜杰慌忙抚慰着怀
里这个受惊的姑娘,又说道:「谁说你的身体被弄脏了,别瞎说,没有的事,你
永远是我,最可爱,最干净,最纯洁的阿凤。」

  说着,他忍着那股精臭味,吻向了李赛凤的樱桃小嘴,两人唇舌纠缠了很久,
不免有些情动,就感到阿凤的娇躯在冯宜杰的怀里轻微颤抖着,而她的口里低声
呢喃道:「杰哥,爱我,快爱我……」

  为了不让李赛凤有时间瞎想,冯宜杰很配合地将她放倒在床上,并开始轻柔
地脱下她的衣服。到了这时他才发现此时的阿凤浑身上下只穿着外衣,内衣内裤
都不知道去哪儿了,而将衣服彻底除掉,展露出阿凤被蹂躏过后的躯体时,冯宜
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之前担心像大哥程这样身体素质奇佳的功夫高手做爱时会特别的粗暴生猛,
阿凤那么柔弱很可能身体会受到伤害,但现在看来,对方还是有些分寸的。乍一
看去,除了乳房周围还未消去的几处吻痕,以及阴阜和大阴唇附近轻微的红肿之
外,李赛凤的胴体依旧如以前那样嫩白美好,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伤势。但冯宜杰
看到这一切还是有些心疼,他伸出手指在阿凤下体红肿处轻抚着,说道:「现在
做的话,你会不会很痛?要不你先休息休息,我们过两天再做?」

  李赛凤摇摇头,看着冯宜杰的眼睛,坚定地说道:「不,杰哥,现在就要我,
我现在不敢休息,好怕一睁开眼睛,你就离开我了……」

  冯宜杰此时自然不会再与她辩些什么,而是顺着她的心意,给自己勃起的阴
茎套上安全套,然后轻轻地顶开了女孩的小阴唇,正要往里进,却感到龟头处感
到潮湿,一股液体从阴道口流了出来。冯宜杰低头一看,竟发现是一道白色的精
液如同溪水一般从微张的洞口淌出,很快就在床单上积起了小小的一滩。

  冯宜杰这时才知道那股味道之所以那么浓烈的缘由,大哥程竟然没有带套,
而是生生地中出在里面,而李赛凤的小阴唇合上之后又将那些精液都紧紧锁在了
里面,一直贮藏在体内半点都没有漏出。想到这里,冯宜杰又不觉对大哥程恨地
牙根痒痒,要知道先前为了阿凤的身体着想,他可从来都没有内射过,第一次竟
然就被程龙给夺走了!而且,鬼知道他到底射进去了多少,射完之后还不做清洁,
不让李赛凤把身体给洗干净,简直是太可恶了。

  「射了那么多进去,不会怀孕吧……」冯宜杰有些害怕,然而就在这时一段
尘封已久的记忆忽然解锁,他的脑海中多了一段先前被自己遗忘的记忆。

  幼时那位传授给冯宜杰功法的神秘老人,曾经给自己读过记载着该功法的秘
笈,而他想起来的是秘笈最后描述该功法效果的一段文字,大意是:「练成此功
法后,能够增强本人各方面身体素质,尤其是性能力。同时,修行者的精液会具
有神奇的功效,每次内射后都会对女方的身体进行一定的优化和改造,使其逐渐
成为趋于完美的性爱尤物。另外,内射后的精液具有绝对的避孕效果,持续时间
为一年。女方被修习次功法者内射半年内,无法在体内孕育后代,一年后一切功
能恢复正常,无任何不良后果。另外……」

  这段记忆并不清晰,信息也不全,但内容毫无疑问是真的,也切实解释了冯
宜杰之前为之困扰的诸多谜团,让他愣了好一会儿。

  「杰哥,怎么了?」李赛凤看冯宜杰半天没有动静,怯生生地问道。冯宜杰
反应过来,悄悄的脱下了安全套,轻笑着说道:「没什么,被阿凤你的身体给迷
住了,我看一辈子都看不厌。」

  「讨厌,就会说好听的。」李赛凤娇嗔了一句,然后鼻腔轻哼一声,感受着
冯宜杰巨剑入鞘的触感。

  「阿凤的小屄还是那么紧。」冯宜杰心想,但这回进入李赛凤的身体要比往
常都要更容易一些,往常由于二人各自体质的原因,每一回刚进入的时候总是要
颇为吃力,必须要小心翼翼的应对,避免对阿凤的身体造成伤害。而现在他第一
次无套插入,又由于阿凤的阴道里还残留着大量大哥程的精液当作润滑,让他阴
茎很快便抽插的更为自如和顺畅,快感也积累的更加迅速。

  「这种感觉其实也不错。」他脑海里下意识的冒出这种念头,但很快被自己
所掐灭,然后认真投入地抽插起来,由于阿凤阴道口还有些红肿的缘故,他的动
作频率比往常更加地缓慢和轻柔。

  而李赛凤逐渐又进入了那种意乱情迷的状态,她在心里下意识比较道:「果
然,果然还是杰哥的鸡巴要更大一些,顶的更深,大哥程完全就是在说大话,下
一回我一定要告诉他,给杰哥证明,啊呸,我在想什么,哪还有什么下一回,我
只要杰哥一个人,跟其他人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可是……可是……」她又忍不住去想:「虽然和杰哥做也很舒服,但是,
和程龙做的时候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他、他更用力一些,进出的速度也很
猛,让我很快就能飞起来,既舒服,又刺激,这种感觉是杰哥没给过我的。我知
道,他是心疼我,可是……可是我也想……」

  她一面享受着冯宜杰温柔的动作带来的舒适和快感,脑子却止不住地回忆其
昨晚大哥程在她身上释放的暴虐冲击力,以及那么多之前闻所未闻的花样。虽然
当时自己只是被胁迫配合着对方的要求和动作,虽然回忆起来自己依然会感觉到
无比的羞耻和抗拒,但那种背德感所带来的刺激是从小到大从未感受过的。

  更何况,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够在任何花样下体验到无与伦比的快感,这让
她在内心深处有些害怕,难道,难道自己真的是龙哥所说的那样淫荡,天生就是
给人操的?李赛凤不想承认,只能控制住自己不往那方面多想。

  「反正,只要杰哥不嫌弃我,只要能永远和杰哥在一起就行了。」抱着这样
的念头,阿凤的身体再一次敏感地达到了高潮。

  「舒服吗?」把李赛凤的两条嫩滑大腿抗在肩上的冯宜杰感到了阿凤的反应,
轻声问道。李赛凤嗯地应了一声,迷迷糊糊地嘟哝道:「我已经到了。」

  「好,我看你已经很累了,该好好休息了。」冯宜杰关切地说着,将自己的
下身从阿凤的阴道中抽出,正准备将她的大腿放下,眼神却无意中发现在自己的
胯下,阿凤股间正对的地方出现了一滩浓稠的精液,这是哪里来的?

  为了达到避孕的效果,冯宜杰刚刚抵住最里面射了进去,现在阿凤的小阴唇
又紧紧地闭成了一条缝,里面的精液不可能流那么远,另外从喷射的痕迹来看,
这不像是流出来的,而是她射出来的……这么一想,冯宜杰低头一看,发现李赛
凤两片臀肉之间那朵粉嫩的小菊花花蕊处正挂着纯白色的花露,不是精液又是什
么?

  冯宜杰一下子明白了,昨晚大哥程非但将阿凤的阴道给射满了,还将她那朵
粉嫩的小菊花给开了苞,并且在后庭中也留下了自己的种子。而自己刚刚用传教
士体位抽插阿凤的时候,向下的压力挤压了阿凤的肠道,让贮存在里面的精液喷
射而出,这才造成了眼前这种状况。

  冯宜杰心情又沉郁了几分,但依旧没有说什么,而是将睡眼惺忪的阿凤在床
上放好,又帮她盖上被子,自己一个人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调整着自
己的思绪。

  李赛凤确实已经很累了,她昨晚本身就没有睡好,而本来就比常人要强壮很
多的大哥程更是嗑药后超水平发挥,在她体内整整释放了五次,至于阿凤高潮的
次数,更是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纵然她本人体质特殊,但也终究还是会感到疲
劳。在与冯宜杰低声说了会话之后,便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冯宜杰看着她那纯洁又充满稚气地面容,原本心情沉郁的他,稍稍得到了一
些缓解。他突然想通了,其实很多事情并不用太较真,虽然自己也是个穿越者,
但毕竟现实不是网络小说,小说里的主角是位面之子自然可以心想事成,而真正
的生活却难免有不如意之处,其实放开了心胸去看,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能和阿凤在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她开心,我也开心,其他细枝
末节的事情又有什么好去纠结的呢。

  想通后的冯宜杰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起来,他悄咪咪地从床上起身,在洗手间
里端来了一盆温水和毛巾,然后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用毛巾将她的身体擦拭干
净。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走到客厅,将之前收好的那几张纸又翻了出来。

  这薄薄地几张纸是用阿凤的身体换来的,如果梗着脖子硬是不接受这个机会
的话,岂不是将阿凤的牺牲白白辜负?冯宜杰已经想清楚了,之所以需要阿凤做
出这样的牺牲,都是因为自己没用,既没有钱,又不出名,更不用谈什么权势。
而只有拥有了这些,自己才能够真正的有能力保护好阿凤,让她以后永远都不会
再做出类似的牺牲。

  而这几张纸,就是自己追逐那些东西的机会,自己万不能将其浪费。

  接下来的两天,冯宜杰一边在家里照顾李赛凤,一边和她一起认真地研究剧
本,在冯宜杰无微不至地关怀之下,李赛凤从心理阴霾中走了出来,又恢复了之
前开朗乐观的性格,这让他感到一些欣慰和释然。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两天过后,新戏筹备开机,冯宜杰不得不告别阿凤,一个人去往了片场。

  然而就在冯宜杰离开的半小时后,房门被人敲响,阿凤开门后发现来的人是
韦凯。

  「凯哥你来啦?」李赛凤一边给韦凯倒茶,一边惋惜的说道:「怎么那么巧,
阿杰才刚走,你要早来一会儿就好了。」韦凯点了点头,走进屋里说道:「没关
系,我不是来找他的,实际上,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找我什么事?」

  「喏,拿着。」他又掏出几张纸递了过去,李赛凤莫名其妙的结果一看,竟
然发现这也是一页剧本,同样出自于《奇谋妙计五福星》这部即将开拍的电影,
剧本的内容属于一个小配角性质的女角色。

  「这、这是……」

  「程龙大哥很够意思,除了一开始约定好给阿杰的角色之外,也给你安排了
一个角色。」韦凯解释道,「你今天收拾收拾东西,明天也去片场吧。」

  「可是……」

  「可是什么?你也是演员,应该明白能够出演这样的电影角色意味着什么,
对你日后的职业生涯会有着什么样的帮助。」韦凯颇为郑重的劝告道,「你作为
阿杰的女朋友,和他一起发展一起成长不好吗?难道以后等阿杰成了电影大明星,
你还是一个电视剧里的小龙套,你觉得那样的你会配得上阿杰吗?」

  这番话说得阿凤也有几分意动,但她依旧有些犹豫,纠结了许久才为难地说
道:「可是,这部戏是那个程龙……大哥的戏,我怕在剧组里遇到他。」

  「别人求之不得的事你还躲着,你啊,跟阿杰真是天生一对。」韦凯戳了戳
李赛凤的眉心,改口说道:「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怕的,对方如果真想对你做些
什么,你以为躲的掉吗?」

  李赛凤犹疑的问道:「你是说,他不会再碰我了?」

  「不,他肯定会再碰你!」韦凯斩钉截铁的说道:「要不然为什么会好生生
的送一个角色给你?之前那次交易已经完成了,他多付了报酬,自然想要的也就
更多。」

  不等李赛凤反应,他继续说道:「所以我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要躲?是做
爱让你害怕吗?或许在这方面我可以帮助你,女人其实是可以在性中享受到愉悦
和快感的,对了,那天晚上,程龙大哥有让你享受到吗?」

  韦凯连番的发问让阿凤一时没相应过来,最后一个问题更是让她愣了半晌。
韦凯看到她的神情,轻轻笑了一声,又说道:「看来你当时很享受,那既然如此,
为什么要逃避呢?是因为不想和除阿杰以外的人做?」

  「是……做爱,不是应该发生在两个相爱的人之间的事吗?」

  「傻女仔,那都是言情小说里写着骗人的,现实生活中并非是这样,性和爱,
完全是可以分开的。」韦凯继续自己的花言巧语,「你想想,你和程龙大哥发生
了关系之后,你对阿杰的爱因此而减少了吗?」

  「没有!」李赛凤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更爱他了!」

  「那阿杰有因为这件事嫌弃你,有因为不爱你吗?」

  「也……也没有。」虽然不太肯定,但回忆最近两天两人之间的温存,她依
旧给出了答案。

  「你看,很明显嘛。和别人做爱并不会影响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所以你
根本不应该继续逃避。」韦凯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又说道:「另外,你不会以
为就凭那个小配角,就能让阿杰火起来,成为大明星吧?每年院线里上映那么多
电影,配角不计其数,最后能成为主角、成为明星的,更是百不及一。」

  「你那晚换来的只不过是一次机会而已,但让阿杰完成他的梦想,一次机会
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一个又一个的机会去助推他,而这些机会从哪里来?」韦
凯看着李赛凤的眼睛,严肃地问道:「阿凤,你还不明白嘛?」

  「我……我明白了,我去。」李赛凤的心防彻底被攻破了,她低下头把那几
页剧本紧紧地攥在手里,完全接受了韦凯所灌输的理论。

  韦凯掩饰住内心的窃喜,反倒有些出乎意料,在他的认知里,阿凤虽然平时
开起来天真烂漫不谙世事,但脑子还是很清醒理智的,之前甚至还有一点点公主
病,没想到在涉及到阿杰的问题上,整个人就跟猪油蒙了心一般,如此容易操控。

  不过这样的结果倒也并没有让他多么惊讶,毕竟他在钵兰街混迹那么多年,
也算见多识广。女人嘛,从来就是千姿百态的,其中有一类女人确实是恋爱脑,
平时看着挺聪明,一谈上恋爱,就心甘情愿的奉献自己的一切。女明星为了有妇
之夫抛弃事业到歌厅给人嗦屌,富家大小姐为了古惑烂仔露天站街卖屄,什么样
的女人他没见过。一开始韦凯并不确定李赛凤是否是这样的人,只是随便试试罢
了,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阿凤,你做了很明智的决定,这对你,对阿杰都是最好的选择。」韦凯夸
了一句,然后他忽然话锋一转,出言问道:「对了,能不能跟我讲一下,你那天
晚上,和程龙大哥是如何做爱的?」

  「啊,这、这……」李赛凤小脸顿时羞地彤红,好容易此挤出一句话:「你
问这个做什么?」

  「阿凤,你相信我,一切都是为了阿杰好。还有,我刚才说过,做爱是很正
常的一件事,没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为什么要逃避它呢?来,告诉我,我看看还
有哪些可以帮到阿杰的地方。」

  韦凯一提到阿杰,李赛凤就完全不想拒绝,只得红着脸支支吾吾地把那晚发
生的事简略的说了一遍,但韦凯依旧摇了摇头。

  「不,这不够,我要更详细的内容。」韦凯强势的说道!

                第五章

  冯宜杰所不知道的是,在自己和李赛凤确定关系之前,韦凯其实已经先行了
一步。这其实是理所当然的,当身边出现可以沟的美女时,韦凯这种多年马夫训
练出来的嗅觉和行动力,自然远强于还是个初哥的阿杰。而纯洁天真的李赛凤在
韦凯的手段面前也毫无抵抗之力,很快便与韦凯男女朋友相称。

  那时韦凯同时踩着好几条船,后来因为某次不小心翻船,让李赛凤看到自己
勾搭其他女生的事实而愤然分手。韦凯原本想晾她一晾,反正自己不缺女人,过
段时间再去道歉,把她给追回来,后来却获知自己那个有点憨憨的小兄弟冯宜杰
竟然也看上了李赛凤。他韦凯自认风流不下流,好色但是讲义气,因此便断了对
李赛凤的念想,甚至还帮阿杰出谋划策,帮他追上了阿凤。

  但现在时过境迁,情况又有不同。之前放弃阿凤是为了兄弟义气,现在重新
接近阿凤还是为了兄弟义气。对此韦凯毫无心理压力,在他看来,冯宜杰的天真
无邪是阻拦他向上攀爬的障碍,而他作为阿杰的好兄弟,必须在这个时候用自己
的专长帮他一把,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未必不能捞到一些好处。

  「你需要告诉我,他那天是怎么操你的,先用什么姿势,后换成了什么姿势,
每个姿势用了多长的时间,你被操时是什么样的感受什么样的表现,他又是什么
反应,说了什么样的话。你们总共做了多久,各高潮了多少次……」韦凯连珠炮
似问题讲李赛凤问的有些恍惚。

  不知是因为那一次的屈辱和痛苦过于刻骨铭心,又或者是程龙大哥那疯狂猛
烈操干所带来的快感让李赛凤念念不忘,她终究还是一点点将那夜所发生的事情
详细的叙述了出来。看着有如此可爱纯真面庞的阿凤,将那些淫邪的过程用笨拙
的词汇表述,这种反差实在是太刺激了,让韦凯的裤子下的鸡巴坚硬如刚。

  但他却没有将涌动的情欲体现出来,而是做出一幅深思了模样,过了很久才
说道,「不,这样不行,也完全不够。整个做爱过程中你是完全被动的,你并没
有给程龙大哥带来该有的服务,你那天晚上扮演的角色换成一个日本产的高级充
气娃娃也可以完美的替代。」

  「可是大哥他夸了我。」李赛凤听了有些委屈,「说,说很舒服……」

  「阿凤,你不懂男人,男人在性爱中最看重的是新鲜感,只要是新鲜的,不
管如何都是好的,他夸你,也无非是这个理由罢了。」韦凯语重心长的教导道:
「可是新鲜感是会流失的,一次新鲜两次新鲜,十次之后,再怎么好的胴体都不
会新鲜了。如果你不努力在性爱上精进自己,在新鲜感流失之后,对方自然不会
再需要你。相应的,也不会再给阿杰机会了。」

  「可,可是我不会啊……」听了这番话,李赛凤有点着急,一双水灵灵的大
眼睛盯着韦凯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教你。」韦凯一点不避讳地将自己的想法提了
出来,「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瞒着你我的身世,其实我是在钵兰街长
大的,从小就当马夫龟公。那些花魁红牌卖屄的时候,我就蹲在床边观摩,后来
那些姑娘也愿意手把手的教我,所以我在这方面的造诣在全港不说第一,也敢自
夸在前十。那些红倌人的手段,阿凤如果你全都学会学精了,肯定能把程龙大哥
给栓的死死的,到时候随便说两句话,肯定一堆人抢着把阿杰捧成大明星。」

  「好,我学!」李赛凤终于彻底放开了心扉,无比认真地说道:「凯哥,请
你教我吧。」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话,明天你就有进组,只有半天的时间,我会倾囊
而授,最后能学会多少就凭你自己的造化了。」韦凯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先把衣服脱了吧,让我看看你的身体。」

  尽管李赛凤还有些扭捏,但她终于没再迟疑了,很快便除掉了浑身上下所以
的布料,将那如同珍宝般的胴体赤裸裸地展现在自己男朋友的兄弟面前,而认为
自己对此早就见怪不怪的韦凯却在这一刹那被震撼地愣在了原地。

  是真的震撼,韦凯自认为见多识广,女人赤裸的胴体上到九十九下到刚出生,
几乎每个年龄段的他都有幸目睹、甚至把玩过。包括李赛凤,实际上当时和她相
处时,若不是对方家教过严,两人相处的时间又过短,他早就把李赛凤给破瓜了,
那还有冯宜杰的份。

  就算如此,两人的关系其实也就只是差那最后一捅罢了,当时少女那初绽的
娇躯,他哪个地方没有细细品味过?

  实际上,那时的李赛凤胸脯才刚刚发育,皮肤也并不太好,私处的毛发有些
杂乱也不知道整理。当时在韦凯眼里,这个女孩除了脸长的可爱之外,身材方面
并不出众,性子还有点小骄纵,并不是马子的好人选。

  但现在不过半年多的时间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李赛凤的肉体似
乎是所有最美好的集合体,给韦凯一种不现实的感觉。

  首先,童颜巨乳除了在日本动漫里经常出现,现实生活中往往凤毛麟角,而
且很多情况下质量都很堪忧,童颜是童颜,却是个丑八怪,巨乳是巨乳,但却八
字下垂又或一大一小。但李赛凤的童颜巨乳却远比日本动漫中还要美好,世间罕
有的清纯可爱面容加上绝佳的乳形和恰到好处的乳量,没有一个男人面对这一切
的时候,能够让自己的小弟弟不站起来,哪怕是多年阳痿都能一瞬间治好了。

  还有就是白虎馒头,真正真正的白虎馒头,没有一丝碍眼的毛发,也没有半
点污染此处纯净的异色。尽管在香港曾经把黄片叫做毛片,有人说男人爱看的就
是毛,但这其实只是在缺乏干净便捷除毛手段情况下的聊以自慰罢了。韦凯可以
肯定的的说,除了少部分迷信的人士之外,没有男人不爱白虎,而像李赛凤这样
的白虎更是极品中的极品。

  可韦凯明明记得半年多前李赛凤的胯下是有毛的,毛还不少呢,现在女人们
普遍用的那些脱毛的技术他可以一一道来,但没有一种能够达到眼前这样的效果。
这让韦凯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记忆了,难道阿凤真的是天生白虎,自己之前记错了?
不可能啊!

  韦凯可以不信自己的记忆,但不能否定自己的专业。18岁的少女,仅仅用
半年的时间,让奶子从A发育到C,有可能吗?从满屄的杂毛变成天生白虎,有
可能吗?甚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原本骄纵傲气的大小姐,变成了恋爱脑,有可
能吗?多年的马夫经验告诉韦凯,这样的变化太突兀,太不合理了。

  所以韦凯进一步思索一个问题,「这半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造成了这样鬼斧
神工般的变化?」他自然而然的发散思维,往超现实的方向去想,然后回忆起之
前闲聊的时候,冯宜杰曾经跟他说过的一些话。

  冯宜杰说他小时候曾经得异人传授一部神功,至于这神功有什么作用他记不
清了,只知道练了强身健体。

  韦凯当时就问他,「你那么大的屌是不是就是练这神功练的啊?真这么有用,
你把这神功教给我啊,我给你磕头拜师都行啊!」

  冯宜杰却摇头笑着说不知道两者之间是否有关系,至于那门神功,由于幼时
的记忆模糊,他已经记不清了,不知道该怎么教,另外,这门功夫也是门童子功,
就算他会教,韦凯也过了练功的时间了。

  「难道真的是这门神功的功效?」这样的猜测过于异想天开,但韦凯本来就
是脑洞大开的人,在想不到其他解释的情况下,一下子就找到了真正的因由。

  「如果真的是这样……」韦凯在心底默默琢磨道,「阿杰,我的好兄弟,我
们俩配合,说不定能在这个演艺圈里,干出一番大事业呢。」

  「阿凤,来,你过来,接下来的半天我会教你一些东西,能学到多少就看你
自己了。」从思索中清醒过来的韦凯将注意力放回李赛凤那诱人的娇躯之上,信
心满满的说道:「而阿杰和我的未来,也都要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冯宜杰进组的第二天,竟然惊讶地发现李赛凤竟然也来到了组里,两人简短
的交流过后才知道原来是《奇谋妙计五福星》剧组给她也提供了一个小配角的戏
约。对此冯宜杰没想太多,只有惊喜。

  由于这部电影有段较长时间的外景,为了便于安排和管理,便在拍摄地附近
一家酒店租了整整两层楼提供给剧组人员居住,所有人通过酒店内部电话联系。
冯宜杰本想跟阿凤同住一间,但入组之后才发现每个人居住的房间早就提前安排
好了,幸运的是,剧组安排男女分层居住,而阿凤竟然被安排到与电影的女主演,
亦即是后世被称为「霞玉芳红」中的钟楚红同住在一间套房,这让他一下子放心
了不少。

  与名声仅限于打女的李赛凤不同,钟楚红作为这个时代港星中最顶尖的人物,
另一个世界的冯宜杰对她自然更加的了解,同时也曾被她那超越时代的美丽所吸
引过。刚穿越那会儿,还没有被现实所打击,自以为自己是位面之子的冯宜杰也
曾经意淫过等发达之后,与红姑也进行一些或远或近的接触,但现在的他早已绝
了开后宫的妄想,只想守着李赛凤一生一世一双人。

  冯宜杰在剧组的戏份本身并不多,又集中在拍摄后期,但他同时兼职着武师
的工作,和之后赶来的韦凯一起,在片场颇为繁忙。这样一来,与李赛凤相处的
时间也就少了许多,很多时候只能在片场相遇时短暂的嘘寒问暖几声,聊以慰藉。

  而李赛凤跟钟楚红成了好朋友,每天到片场除了趁冯宜杰空闲时过来跟他咬
咬耳朵之外,其他时间都跟在红姑身边,充当助理一般的角色,倒也不用担心被
其他人骚扰。

  这个电影的正式导演是程龙的师兄洪三毛,程龙虽然也挂名导演,但除了在
开机时漏了个面之外,其他时间并没有出现在片场了。而冯宜杰既是演员,还是
武师,又由于刚开机时万事繁忙,人手不够,他又主动的承担了一部分剧务方面
的工作,这种积极性和主动性让洪三毛对他颇为赞赏,经常在傍晚下班的时候拉
着他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喝酒闲聊,已经立志要向上爬的冯宜杰自然不会放过这
样的机会,对他巴结的非常殷勤。

  这一忙就没日没夜地忙了五六天,初期的拍摄终于告一段落,洪三毛宣布今
天不用熬夜赶工,大家可以早点回酒店休息的时候,大家都欢呼了起来。而冯宜
杰在回房吃完晚餐后,也忍不住拨打了李赛凤房间的电话,他们差不多有一星期
没有好好亲近过了,每天在片场间隙见缝插针地互述衷肠并不能减轻两人的相思
之情。

  然而奇怪的是,那边竟然没有人接电话,在尝试了好几次之后,冯宜杰看了
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快十点了,这个时间李赛凤没有呆在酒店房间里还会
去哪儿呢?

  冯宜杰有些不放心,因此他在踌躇了一阵之后,决定自己去她房间里看看。
来到房间门口,他先是敲了敲门,等了会儿没反应,正要离开,却看见门突然被
人从里面打开,而从里面走出来的并不是李赛凤,而是睡眼惺忪的钟楚红。

  「谁呀,大半夜的干什么呢?」钟楚红揉着眼睛不耐烦的嘟哝道,似乎还有
些起床气,此时的钟楚红虽然还不是日后那个风情万种的红姑,但巨星的气场已
经有了雏形,让冯宜杰顿时有些紧张,低着头不敢直视她,只是慌忙地答道:
「啊,我,我是李赛凤的朋友,刚刚打你们房间的电话找她,可是没有人接,我
担心出了什么事,所以就过来看看。」

  「哦,是你啊。你叫阿杰,对不对?」钟楚红挑了挑眉毛,露出些许促狭的
笑意,饶有兴致地看了冯宜杰一会儿,说道:「阿凤这几天经常跟我聊起你,原
来你长这样啊,确实还挺帅的,怪不得阿凤那么爱你。」

  「哈哈。」冯宜杰腼腆地笑了笑,自谦道:「钟小姐您开玩笑了。」

  钟楚红却不准备跟他多寒暄几句,转身走回了房间里面,伸手往后摆了摆说
道:「没什么事要忙的话,就进来坐坐吧。」

  这句话说的很随意,但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像是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冯宜杰
下意识跟了进去,就听见钟楚红一边摇曳生姿地走到沙发边坐下,嘴里一边说道:
「把门给带上,然后在那边坐下。」

  冯宜杰回头关门,然后如她所说的坐下之后,就见钟楚红懒洋洋地躺坐在沙
发上,身上的薄纱蕾丝睡袍在胸口处不经意地弯折了起来,露出里面半抹酥嫩的
春光。他赶紧避开目光,就听到钟楚红说道:「听说你跟阿凤相识有一年多了,
当初是怎么认识的?」

  「是,快两年了,当年我刚才大陆游过来,除了会点儿功夫一无所有,只能
去亚视片场当龙虎武师,阿凤那个时候也在那儿拍大地恩情,我经常给她们剧组
当替身,一来二去就熟了。」冯宜杰回忆往事,傻笑了起来。

  「这样啊。」钟楚红笑了笑,「看来你这个人肯定很有魅力,还一无所有呢,
就让阿凤这么一个大美人爱上了你。」

  「哈哈,什么魅力,我就是死缠烂打……」

  「不管怎么说,阿凤现在这一颗心全都放在你身上了,你可不能亏待了她。」
钟楚红神色稍稍严肃了一些,又补充道:「我跟她挺投缘的,所以认了个干妹妹,
你要欺负了她,我可不答应。」

  听她话语里没有调侃的意思,冯宜杰也认真了起来,他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说道:「我会的,无论之后发生什么,只要她不愿意离开我,我永远都不会放手
的。」

  钟楚红轻笑一声道:「这样最好。」冯宜杰想起此行的目的,出言问道:
「对了,钟小姐,我刚刚……」

  「叫我红姐吧。」钟楚红打断道:「阿凤就是这么叫我的。」

  「好的,红姐,对了,我刚刚打电话到这个房间找阿凤,没有人接,所以我
想问问,阿凤现在到哪儿去了啊?」

  钟楚红一拍脑门,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床边坐下,俯下身子凑到床头柜的电
话旁摸索着什么,嘴里说道:「我今天睡得早,怕有人打扰,就把电话线给拔了
。」

  很快,她将电话线插好之后,拿起话筒,叹了口气,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
望着我,问道:「你真的想知道阿凤现在在哪里吗?」

  冯宜杰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点了点头。钟楚红拍了拍自己左手边的床,说
道:「你过来,坐这儿,听我打完这个电话,你就知道了。」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重生之绿在港娱】(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