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461-462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111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四百六十一、破产后的第1个反派居然是亲人
作者:柳岸花又明
郑家的二房代表叫洪仕勇,比较典型的香港名字,因为大陆这边会叫“洪石勇”或者“洪师勇”。

洪仕勇其实和郑观媞还有一点点亲戚关係,他是郑观媞二婶的娘家人,不过在利益面前,这种拐了十八个弯的亲情关係就好像纸一样单薄。

这些信息郑观媞和陈汉升透露过,不过前阵子陈汉升忙着火箭101业务,一直没有和洪仕勇打过照面。

这是第一次相遇,不过很明显,大家的第一印象都不太好。

陈汉升这个突如其来的挑衅举动,不仅郑观媞没看明白,直接被挡在外面的二房代表也有些懵逼,更不要说那些高层管理了。

“你是谁?”

洪仕勇沉声问道,眼前的年轻人,身材高高大大,脸上的表情飞扬跋扈的,关键他故意把人挡在电梯外,还觉得理所当然似的。

“我叫陈汉升,郑总聘请的电子厂顾问,英文名叫handso chen。”

陈汉升直接挑明自己和郑观媞之间的关係。

“天~”

郑观媞忍不住闭上眼睛,自己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果然,洪仕勇眼光绕过桀骜不驯的陈汉升,认真打量两眼郑观媞:“既然郑总不愿意让我搭乘电梯,那我就等下一趟好了。”

洪仕勇这句话说完,脸色很不好看。

他来到新世纪里两个多月了,洪仕勇很清楚自己的任务,所以很早就释放一个重要信号,二房已经拥有30的股份了。

等到明年结束,二房至少拥有70的股份。

那时,电子厂的当家人就是郑二爷了。

如果现在“弃暗投明”,勉强还能算自首,等到明年的时候,你们再过来那可就是“俘虏”了。

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电子厂中高层有了较大波动,再加上洪仕勇也会拉拢,有些副厂长还真的投靠了二房这边。

可郑观媞手腕更高,牢牢把控电子厂的核心资源,所以洪仕勇始终是隔靴搔痒,一直在边缘ob徘徊。

洪仕勇也不着急,自己拥有未来,郑观媞的确很厉害,可也最多再嚣张一年了。

不过这属￿高层矛盾,所以郑观媞和洪仕勇在厂里相遇,虽然心底互相讨厌,面上总之是客客气气的,哪里像今天这样,当着其他管理层的面,郑观媞刻意撕破脸皮来侮辱自己。

洪仕勇根本不相信这是陈汉升自己的意愿,一个小小的顾问而已,肯定是郑观媞指使的。

“你要退,那就赶紧退啊。”

陈汉升不耐烦的说道:“站电梯中间做什么,这里是不是有港币捡啊?”

洪仕勇不和陈汉升一般计较,他压下心中火气,默默的退到外面,看着电梯徐徐而上。

刚才还热闹的排队管理层瞬间安静下来,在周围喧嚣环境的衬托下显得有些诡异。

当然,电梯里的气氛也不正常,郑观媞双手抱胸,身子依靠在电梯内的金属壁面上,眼神複杂的盯着陈汉升后背。

电梯到三楼以后,郑观媞率先走出,经过陈汉升身边的时候,她才幽幽歎一口气:“你也太坏了。”

······

没多久,洪仕勇也上来了,他看了一眼郑观媞和陈汉升的位置,拿起自助餐盘开始夹菜。

平时管理层吃完饭都会闲聊一会的,今天大家却好像收到信号一样,匆匆忙忙填饱肚子,匆匆忙忙的离开,生怕不小心惹怒了任何一方。

很快,自助餐厅里就只剩下陈汉升和郑观媞两个人,郑闺蜜喝着果汁,思考着下一步可能发生的情况。

陈汉升咬着牙籤,一点不真诚的道歉:“我刚才也是太冲动了,主要想到二房老是欺负你,身为一个好闺蜜,实在是忍不住要帮你出头。”

“是吗?”

郑观媞反问一句,陈汉升这理由够肤浅的,很明显他就是故意想挑起战争的,两方势力斗的越厉害,新世纪关门的越快,陈汉升离自己的计划越近。

陈汉升什么计划,郑观媞心知肚明,无非是怂恿自己拉着新世纪的核心资源建立一个新厂,最后扔一个空壳子给二房。

原来计划有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本金不足,开设一个新厂至少要几千万成本,因为洪仕勇的原因,郑观媞动用大笔资金很容易被发现。

不过陈汉升卖掉火箭101以后,这个问题突然迎刃而解了,郑观媞现在有一种感觉,陈汉升早早就準备卖掉火箭101,然后把目光对準新世纪电子厂。

如果这样就太可怕了,这个时间跨度至少在两年半以前,陈汉升就好像一只狡猾的狐狸,耐心的布局两年多,只是为了新世纪电子厂这块兔子肉。

想到兔子肉,郑观媞突然莫名其妙想到了兔女郎装扮,自己穿着这套兔女郎sy装扮,瑟瑟发抖躲在树屋下。

门外,老狐狸陈汉升在唱着“小兔子乖乖,快把门开开······”

想着想着,郑观媞突然笑了起来。

郑闺蜜这个反应倒是让陈汉升愣了一下,他讪讪的说道:“要不你把我开了吧,我不再是新世纪的顾问了,就当是冲动的惩罚。”

“又在给我下套!”

郑观媞瞪了一眼陈汉升,她虽然不如沈幼楚和萧容鱼漂亮,不过也有独特的魅力,那就是潇洒和聪慧,偶尔还有不修边幅的邋遢。

刚才陈汉升提的意见肯定是不能採取的,郑观媞现在正和洪仕勇扳手腕,真的把陈汉升从顾问的位置上辞掉,下面人以为郑观媞这是服软的意思。

厂里管理层都晓得陈汉升和郑观媞关係好,如果陈汉升都保不住,小弟们会怎么想?

所以,郑观媞不仅不会辞掉陈汉升,还会死死保住,稳住整个大局。

“你也不用白费心思了,渣男同志。”

郑观媞离开前,认真对陈汉升说道:“我不到最后时刻,不会走那一步的。”

陈汉升无所谓的笑了笑,吐出已经咬烂的牙籤,準备搭公交回学校。

不过走出食堂后,陈汉升发现自己的表哥梁小海,还有他的女朋友唐萍在等着自己。

“听说火箭101亏本破产了?”

梁小海急促的问道,他脸上担心的表情倒是真的。

“昂。”

陈汉升点点头。

听到本人亲口确认这个消息,梁小海才死了心,拍拍表弟的肩膀说道:“没事,做生意有亏有赚,大不了重头再来吧。”

“谢谢表哥表嫂。”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虽然这两人还没结婚,不过陈汉升总是捡好听的说。

“哎呀,你也年轻,又是大学生,成功是失败之母嘛。”

唐萍也敷衍的安慰两句,说反了都不知道,她没和陈汉升相处过,不清楚陈汉升的性格特点。

自以为气氛熟络后,唐萍突然话锋一转:“汉升,你和郑总关係应该很好吧,能不能和领导们说一声,帮我转个车间啊,我们车间主任就是个混蛋,经常克扣我的绩效······”

唐萍安慰“破产”的陈汉升,也就草率的应付三两句,不过讲起自己的事情一大堆,唾沫星子满天飞。

陈汉升都忍不住吃惊了,心想还好老子是假破产,要是真破产的话,你这么不识抬举,我这大耳刮子可能就上脸了。

“说一声是小事,我是郑总特别的熟悉。”

陈汉升乾脆的应下来,不过他随之就说道:“表嫂,其实我这边也有个困难,小弟刚破产了经济有点紧张,还欠了不少外债,你们能不能资助一点啊。”

“啊?”

唐萍正说得兴起呢,突然听到陈汉升打算借钱,她马上就停住嘴巴了,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汉升,我和你表哥刚刚工作不久,前一家制衣厂倒闭了还欠了我们很多工资,手里实在不富裕,你要是缺两口饭吃呢,就来厂里坐一坐,嫂子可以请你去食堂解决一顿两顿的。”

唐萍还觉得自己做的不错,毕竟救急不救穷嘛。

中间梁小海几次想开口,全部被唐萍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哈哈~”

陈汉升哂笑一声:“合着我成了要饭的了。”

他说完就径直离开,梁小海刚要追上去,唐萍立刻拦在前面,压低声音说道:“我们这点钱是彩礼,你还想不想把我娶回家了?”

女朋友这样一说,梁小海就迟疑一下,唐萍老家的彩礼真的很高,10万块也不知道要攒到什么时候呢。

“汉升。”

唐萍拦住梁小海,他还沖着陈汉升背影喊道:“千万别忘记嫂子的事啊。”

陈汉升转过头,笑眯眯的挥挥手:“好的,等你死了,老子上坟时候告诉你。”

“啥?”

唐萍还以为听错了:“他这是在骂我吗?”

“嗯。”

梁小海默默点头。

“为什么啊?”

唐萍一脸诧异:“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嘛。”

“他从小翻脸就很快的。

梁小海总觉得这事没完。

果然,当天晚上11点多,港城的农村已经一片漆黑,梁美娟和丈夫陈兆军敲开外公外婆家的大门。

两位老人已经睡下了,不过女儿女婿这个点回家,肯定是有事的。

“妈,我打算和大哥大嫂一家断绝关係了。”

梁太后刚过来就放大招:“梁小海的女朋友诅咒陈汉升要饭。”

“我和老陈虽然没出息,不过也就这么一个儿子,平时我们也打也骂,可一个婊子凭什么说我儿子?”

梁美娟眼睛红彤彤的,很明显是气哭过了:“这件事大哥大嫂不给出一个说法,我以后保证不沾他们家一脚。”

四百六十二、奔跑吧,梁太后!
作者:柳岸花又明
“有什么事情你慢慢说,不至于一上来就闹着要断绝关係。”

现在还是晚夏,港城的天气不冷不热,外婆起身后打开堂屋的白炽灯,端起水壶开始泡茶,外公“吧嗒,吧嗒”的点着旱烟,了解女儿深夜拜访的实际情况。

梁美娟摇摇头:“我现在不想说,大哥大嫂他们一会过来。”

“你也叫了他们啊?”外公问道。

“我本来想直接去他们家理论的,不过老陈担心出事,他就建议在这里谈,你们当裁判评理。”

梁美娟生硬的说道。

外公点点头,自家闺女的脾气他自然知道,好在女婿性格比较温和,遇事还知道讲究个策略。

“不过,到底什么原因让老三这么生气呢?”

外公心里在揣测。

这时,外婆端着两杯茶过来,她也默默的坐在旁边,一会瞧瞧女儿,一会瞧瞧女婿。

没多久,门外就有走路声传来,大舅和大舅母他们也住在乡下,离着外公家也就5分钟的走路距离。

乡下的夜晚很宁静,所以还能听到大舅母抱怨的声音:“梁美娟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嘛······”

不过两人进门后,发现冷着脸的梁美娟,大舅母马上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现在人齐了,梁美娟终于开始讲述缘由。

“我今天晚上,打了个电话给陈汉升,其实本意是问一问小海的情况。”

梁美娟看了一眼大舅母:“陈汉升总之在大学里,有食堂有宿舍,其实也不用我太操心,反倒是梁小海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又不进火箭101。”

这倒是没人怀疑,梁小海是梁美娟的亲侄子,姑姑关心侄子也很正常。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和老陈才知道原来火箭101前几天破产了。”

梁美娟脸上充斥着难过的情绪:“汉升小时候独立意识太强,火箭101创立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倒闭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总之他就一个人折腾。”

外公外婆,大舅和大舅母听了面面相觑。

火箭101的影响力一直在国内高校里,日常生活里反而并不多见,更不要说乡下了,所他们只知道陈汉升做了个企业,电视上报道的效益还不错,一度成为家族的骄傲呢。

没想到这么快就倒闭了,可大舅母也在纳闷,这事和自己有什么关係呢。

“我听说企业破产了,就问问他有没有欠债什么的,其实站在我的角度,好好学习比创业什么的踏实多了,如果有外债我和老陈就帮忙还掉,他也能收心学习。”

梁美娟继续讲道:“陈汉升说没有什么困难,还夸奖梁小海和他女朋友非常的热情。”

梁美娟说到这里停顿一下,大舅母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梁小海不是应该单身嘛,后来转念一想,这个女朋友应该就是“10万块”彩礼的外省姑娘。

“然后呢,他们怎么热情?”

大舅完全当成故事听呢,还催促妹妹继续说下去。

“他们说。”

梁美娟几乎是咬着牙齿崩出来的:“汉升如果想借钱没有,可是没饭吃饿肚子了,倒是可以去厂里找一下他们,施捨几顿还是没问题的。”

堂屋里瞬间安静下来,大家瞬间明白怎么回事,这话说的太刻薄了。

“我和老陈还没死呢。”

梁美娟情绪激动起来:“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但凡我和老陈有一口气在,能让陈汉升去要饭?”

大舅表情讪讪的,大舅母狠狠瞪他一眼,人家就是来找茬的,你还傻乎乎的询问。

就这么安静了半响,外公“当当当”的敲了敲旱烟管,慢慢的说道:“可能小海也是想帮忙的,只是表达出来的意思有了偏差,他初中毕业就不读书了,性格也直,远远不如汉升会说话的。”

“对啊对啊,可能是小孩子说错话了。”

外公没说话,大舅母自知理亏也没吱声,外公开口了,她才赶紧附和:“再说那个女朋友我们也没承认啊,梁小海铁定不会和她结婚的。”

“就这样吗?”

梁美娟听到外公的解释,整个人突然安静下来,直愣愣的瞧着父亲。

陈兆军心想不好,妻子这是要发怒的徵兆,他刚要安慰两句,没想到梁美娟突然哭了。

老陈又慌又心疼,赶紧帮妻子擦拭眼泪,梁美娟推开丈夫的双手,自己随意抹干说道:“我从小就不受疼爱,不过这也认了,谁让我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么妹,中不溜的最不受关注,这些我都明白。”

“以前家里穷,过年好不容易杀一次鸡,两个腿给哥哥吃,鸡翅给老四吃,我只能吃个鸡爪,你们还故意说吃鸡爪站得直,以后走的远······”

陈兆军觉得梁美娟越说越远,担心事情越说越大,忍不住提醒道:“你说这些做什么,以前的事情没必要再提了。”

“不行,我必须要提。”

梁美娟索性也破罐子破摔了:“我自己受点气就算了,可我儿子凭什么也要被不公平对待?”

其实这种情况也常见,苏北这种越是贫穷的家庭越是重男轻女,梁美娟还是处于中间位置的女孩,自然不受到关注。

以后随着国民平均素质的提高,这种传统才会改过来。

比如萧宏伟和吕玉清这两个正规大学生,他们就完全没有这种思想,老萧是真的把萧容鱼放在心口暖着,“萧公主”可是实打实的称号。

“好啊,你们说吃鸡爪跑得远,那我就闷着头使劲跑吧。”

梁美娟陷入回忆之中:“我高中毕业后,一边在国企的棉纺厂工作,一边坚持去读夜校,拿到文凭以后恰好人事局招人,我就去报名,负责的孙姐看我比较勤快,就把关係户挑剩下的岗位给我一个。”

“于是,我从乡下跑到了市区,也就是在人事局里,我认识了老陈。”

梁美娟看了一眼陈兆军,脸上的神情才温柔一点:“后来也生了个儿子,虽然他一点点都不听话,也经常气的我胸闷,可是我也就这么一个儿子。”

“那些以前的事情我自己想明白就行,可是凭什么陈汉升还要受这种窝囊气?”

梁美娟质问道:“我和老陈结婚后,虽然从乡下跑到了市区,可是家里的事情一点没拉下。”

“逢年过节的买烟给钱,我梁美娟缺过吗?”

“这么多年了,家里亲戚哪个需要帮忙的,我和老陈有推过的?”

“梁小海相亲,陈汉升从几百公里外的学校回来,中华烟就散了几条,我们计较过吗?”

······

梁美娟每说一条,屋里其他人头就底一分,梁美娟和老陈属￿中后期发力家庭。

他们年轻时条件也很一般,不过当陈汉升初中以后,他们物质条件就越来越宽鬆了,有些亲戚去市区办事,也能够给予援手了。

说到最后,梁美娟“啪”的一下拍了桌子:“陈汉升的狗脾气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换了别人这样讲,梁小海不被扇几个耳光,这事能过得去?”

“梁美娟你说话注意点,什么叫梁小海要被扇耳光,谁敢动一下试试?”

大舅母虽然恼怒儿子太蠢,不过她也不能容忍这样说自己儿子。

下面,姑嫂两个习惯性的开始针尖对麦芒了,陈兆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他都有点怀疑自家老婆的动机了。

陈汉升的事情只是一个引子,梁美娟似乎更想把这些年的委屈都讲出来。

“不过,我还是支持的!”

陈兆军一脸老实的抽着烟,心里却想儿子受委屈,我就帮儿子出声,老婆有委屈我就帮老婆站台。

咱老陈谁也不怂!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461-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