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耻奸地狱】(同人番外前篇中)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172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老婆的耻奸地狱】(同人番外前篇中)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处女孕妇,如此描述韩玲一点不为过,莫非灌入的精液已经在子宫内结出个
肉疙瘩?非也

  「我他妈的是不行了~哎呦卧槽~换人换人」

  靳春晓射完精后,软小的鸡巴脱出韩玲菊门,粉色的肛门口吐出一朵通红的
肉花,渗出几缕不知是他妈肠液还是精液的物件。

  张国涛眯起快要睡着的眼睛,看向跪直在床上的韩玲,她嘴唇中叼着一个储
尿袋,胶皮管子连接到下面两腿间,此时储尿袋里约摸半袋的量,黑红黑红的,
泛着泡沫

  「谁接上?你们行不行啊?」

  尤海平环顾了一下哥几个,都没有再来一发的意思,也就自己鸡巴还算给面
子,半软不硬的,从茶几上的玻璃瓶里,注射器抽了一管瓶内绿色胶状物,注射
器抽满后,对准自己马眼开口,缓慢的推进输尿管里。

  「这药打进去好凉啊」

  「废话,不凉还是药吗,贵着呢!捏住马眼,你看都漏了,这药好处体会到
了吧?没骗你们吧?」

  张国涛掀开身上的被单,从床头抽出一根烟,胳膊枕在脑后,边吸边说着。

  「挺好的,一管干到屁眼,药都顶到我屁眼那里了,整个鸡巴杆都凉飕飕的,
特别得劲,天天射得鸡巴酸,灌了这个药,鸡巴一点都不酸了,真好」

  尤海平躺在床上,韩玲胯膝跪在他两腿旁,鸡巴轻车熟路钻进女人肛门里,
外翻的肛肉同时被反卷回体内,新一轮的抽插开始了。

  张国涛看着两人,接着说

  「我们不酸了,可苦了玲奴了,这药本来是延缓男人射精,让女人高潮更强
烈的药,原理是刺激女性宫颈,使宫颈变得柔软,再冷淡的女人,用了这个药,
都会淫水横流,由不得她,谁让玲奴阴道不给我们插呢,只好用在肛门里了,肠
道里没有宫颈,那些肠壁组织吸收了药膏,又得不到刺激,只能哗哗淌淫水,还
不能高潮,酸胀难耐啊,哈哈」

  房顶吊扇钩子上垂下一条细麻绳,拴着韩玲的双腕,迫使她双手举在头顶,
嘴里叼着越来越重的尿袋,承受下身男人的冲撞,屁眼四周磨得发麻,但肠道内
异常火热,肠道深处的跳弹已经除去,四五泡精液连同药膏射在肛道深处,药力
已经使她酸痒难忍,每一记鸡巴插入的位置,离最最酸痒的地方还差点距离,真
想挣脱束缚,整条胳膊插进肛门,把肠子内壁使劲抓一抓,挠一挠;这还不是最
要命的,能让她从奇痒中分神的是充盈起巨大的膀胱,小腹顶起得像孕妇一样罪
魁祸首就是膀胱里灌入的1.25升百事可乐,男人射精冲刺时,韩玲浑身肌肉绷得
很紧,并没有被撞击得花枝乱颤,因为她发现越是摇晃得厉害,小腹隆起得越大,
膀胱撕裂的疼痛感越强,此时已过晚上10点,老公们说,她能在夜里12前,保证
可乐不装满储尿袋,明天的生日就让她回去和尚龙一起过,不然她就挑个合适的
理由给尚龙解释去吧。

  「国涛,你看看满了没,我估计我再插10分钟铁定射了」

  「没有,没有,早着呢,才半袋-不要紧,你过了还有我」

  「这小妮子今天怎么这么经插,平时咱们一通猛插,她都抖得像个兔子似的,
是不是?」

  尤海平说完,曲起大腿,掰开韩玲白臀,来了半分钟猛烈抽插,撞得韩玲呜
呜呻吟着,嘴里尿袋险些掉下来,非砸到尤海平脸上不可。

  不出所料,在尤海平猛的停下来同时,韩玲玉体剧烈颤抖一阵,连鸡巴都从
肛门里喷了出来,尿袋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只是女孩体内的肉尿袋胀得更大了,
小腹上的皮肤被撑得很薄,布满紫色的血管,大阴唇间的透明塑料管却能看到里
面白色的泡沫正一股子一股子朝上方涌动,在涌了七八下之后,戛然而止。

  韩玲只觉着眼下这个袋子快要咬不住了,导尿管是卡在尿道口与膀胱之间的
尿道里,封闭膀胱中的液体只有一道关卡,那就是膀胱颈,现在膀胱颈在哪里她
都感觉不到了,只能整个下体所有肌肉一同用力缩紧,然而膀胱以及小肚子的胀
痛感使她缩紧整个下体肌肉很难,马上就要决堤,此时她摇着头,尿袋荡来荡去,
管子里的泡沫又开始原路向下涌去,少量泡沫逆流回膀胱,膀胱颈像针扎的一样
疼,韩玲用嘴角求饶呜呜着

  「要裂开了~行行好~不要再插了~坚持不住了~」

  张国涛看尿袋已经没有多少剩余空间,使劲捏着袋子,让一部分不止是泡沫,
连同液体极速回灌,韩玲痛得眼泪直流,奶子抖得像小兔子一样活蹦乱跳。

  「坚持不住,不光明天不准你回去,连我们送你的生日礼物也没有了哦」

  张国涛拿开韩玲嘴里的尿袋,颠在手里边说道

  韩玲无比可怜哭着乞求,身下的男人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韩玲哭着边说边退
出鸡巴,站起身,压低上身,撅起屁股,由女上位改为后位,最后还不忘将一条
大腿抬起,交到身后男人的手上。

  「大老公,呜呜呜,我不要生日礼物了~呜呜呜~我快要憋炸了~求求你~
真的就要炸了~呜呜呜呜」

  尤海平将韩玲一条大腿扛在肩上,一手摸着韩玲圆滚滚的小腹,有节奏一下
一下抽插着红肿的肛门。

  「嗯……这一袋,你喝掉,重新再装满的话,就算你真的输了」

  「好好好~行行~」

  「可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都行~快~你快说~我真的不行了~」

  张国涛手中的储尿袋嗤的一声胀得鼓鼓的,已经满了,按照先前的条件,韩
玲已经失去和男友尚龙共度节日的机会了,韩玲看到张国涛手中胀得像球一样的
储尿袋,万分惊恐,合不上嘴巴,任由身后男人快速抽插着泛着白沫的菊门,不
知是好。

  「嘻嘻嘻,刚才我说的依然有效,喝掉,选个条件,算你重来」

  韩玲点着头,生怕他反悔,连续答应着

  「好好好~我选~我选不穿衣服在村里跑一圈~行吗」

  「不行」

  张国涛摇摇头

  「那~那~你们还想看屁眼吐玉米~棒?」

  「看腻了」

  「我不知道,你~你要什么条件」

  张国涛索性坐了起来,伸出五个手指头,挨个数

  「九浅一深、上错花轿嫁对郎、东北烧烤、剌三弦、一锅端,选哪个,快选!」

  尤海平停下抽插,赶紧捂住韩玲的嘴,笑嘻嘻的说

  「嘿嘿,我帮她选,选上错花轿嫁对郎,今晚她下半身跟我睡,嘿嘿,我得
慢慢操,操到天亮,嘿嘿」

  「不行,你让她自己选」

  张国涛重新伸开五指,摆摆手

  「不,不是,你看她上次插九根筷子就撑流血了,九浅一深她做不来」

  「慢慢练」

  「那,那东北烧烤也不行啊,没毛烧了,腋窝还有这,屄梆子上一根毛孔都
没有了呀」

  「剌三弦和一锅端你问她选哪个」

  尤海平松开手,韩玲就皱着眉头一脸通红加痛苦焦急说道

  「选一锅端,我选一锅端,快呀,给我,我喝我喝」

  张国涛把手里圆滚滚的尿袋扔给韩玲,她急忙拔开塞子,袋中可乐激射而出,
红润的小嘴赶紧封住,咕咚咕咚吸个没完,喝个没完。

  「好了,他妈的,尿着喝着,还没完了」

  张国涛夺过韩玲手里的尿袋,塞上塞子,重新让韩玲叼住,接着从床头柜抽
屉里拿出阴道扩张器,对尤海平说

  「拿去,给她扩上,有多大给我撑多大!」

  院子里的压水井出水口插着一支手电筒,手电筒射出一道光柱,光柱不偏不
倚照射在一个比鸡蛋还大的肉洞里,肉洞中红红的褶皱层峦叠嶂,泛着亮光,粘
膜上居然还趴着几只蚊子,吸得透胖,不时还有蚊子被光柱吸引,飞进肉洞中。

  屋内……

  「国涛,韩玲明天回省城,我要不要跟着?」

  「跟她干啥?还怕她不回来?跳蛋也就10个钟头,要是超时了,老子非扒她
一层皮不可」

  「她要是跟她那男友做爱了,我这,我这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呢」

  「呵呵,量她不敢,不过,要是有个什么装置,能检测她高潮指标,漏尿指
标之类的就好了,浩子,别玩你那大话手游了,百度看看有没有这样的设备。」

  「我没玩,哥几个……你们看看这个消息……」

  徐浩递来手里的手机,屏幕上有条短信,内容大概是中央即将开展金融系统
正风肃纪整顿

  韩朗抿着嘴皱着眉,搓着手说

  「第十巡查组已经进驻我们总行了,听我爸那意思,这次总行纪检组可是护
不住了,哥几个,这次中央可是来真的……你们……我们都要有思想准备。」

  「嗨,韩朗,不要心事这么重,天塌了有上面顶着,除了我和国涛这种商业
银行怕银保监局那帮玩意,你们国有银行上面有国家总行,怕啥!」

  「这次是中纪委……」

  「得得,去他妈的中纪委,我们踏上America的土地还怕他个鸟,嗯?你给
韩玲准备的这是什么礼物?我瞧瞧」

  靳春晓勾着头看张国涛捂在手里的物件

  「浩子和韩朗的顾虑不能掉以轻心,还有海平,明天都打电话回家问问情况,
喏,就是这个」

  张国涛把手里的东西扔在茶几上,是一支Sony录音笔,一套情趣内衣被靳春
晓扔到茶几上,内裤是开裆款式,胸罩是蕾丝透明抹胸,尤海平站起来从裤子口
袋中掏出一个皮项圈扔在茶几上

  「韩朗你的呢?」

  韩朗还沉浸在为他爸官位担心的思绪中,愣了一下,从腰间解下一个翡翠貔
貅扔在茶几上

  「呦,韩朗,你这礼物可贵重,你这是要当定情信物啊,平时给我摸一下都
不给,这次真舍得,啧啧」

  靳春晓挖苦道

  「给她带一天,还得还回来」

  韩朗漫不经心的说

  「我这礼物可费了牛劲了,可难找了,你们瞧瞧」

  徐浩不知从哪掏出一根黑褐色干了吧唧树枝一样的东西,小拇指粗细,10厘
米左右长短,盘根错节,显得挺有劲,好一件工艺品。

  「别咬!」

  尤海平接过来,刚想在嘴里用牙咬一下,看看是不是牛肉干,便被徐浩夺回

  「这是努比亚黑山羊头羊发情时的羊鞭,在公羊即将射精时割下,超级大补,
好几千一根呢,比人参补100倍……」

  张国涛拿过来端详着,在鼻子上闻一闻,一股浓烈尿骚的味道,熏得他赶紧
递给尤海平,尤海平接过来又想放嘴里咬

  「这是给韩玲的,又不是给你的!」

  徐浩再次从尤海平口中夺了回来

  「补男人的,又不是补女人,给我尝尝,快」

  尤海平又去抢

  「听我说,你听我说,我有大用,你要是想补,过几天再煮给你吃」

  尤海平停止争抢,坐回小板凳上,听徐浩有什么大作用

  「你们看这粗细,韩玲尿道撑一撑,应该放得下,我想让韩玲那个骚尿洞把
这玩意泡上个七七四十九天,咱们再烩上鲍鱼海参啥的煮一煮,保准让你们一个
个蹿鼻血……」

  屋内的讨论,韩玲依稀可以听个大概,听得她是心惊胆战,可又不敢有任何
动作,一锅端的调教是徐浩在鱼塘边用罐头瓶捉小鱼时想到的,由于他经常被安
排在门口放风,被蚊子咬的最多,他痛恨这些蚊子,现在韩玲的身体就是罐头瓶,
蚊子就像小鱼,等全部进洞,就可以提罐(堵洞)收获了。

  堂屋大门被推开,五人一起涌出来,靳春晓手里提了个擀面杖,嚷嚷着

  「满了没有?满了没?」

  韩玲肛门内已经被蚊子咬得看不出有多少个包,一层层的肠道不由自主的翻
卷蠕动来抵消瘙痒和麻木感,可越是蠕动,血液流通越快,瘙痒越厉害,已经盖
过直肠深处淫药所带来的酸痒感了,此时她趴伏在地上,高举着美臀,双手扒着
臀瓣,额头顶在地上,气若游丝呻吟道

  「满了~主人~早就满了~」

  粉色的菊肛被扩张器撑得泛白,一波波血红肉浪尽头一堆数不清的蚊子死尸,
好好的肛门口不咬,非得飞到最里边,直肠受到刺激猛的一收缩,嗝屁了,但肛
门口这一圈,正趴着十多只黑蚊子,尾巴吸得又红又粗,估计是吃撑了,飞不起
来,两只花蚊子就是警惕性高,刚有人到跟前,就飞出洞口,其中有一只,轻车
熟路,叮在徐浩屁股上,还是熟人吸得惯。

  靳春晓把擀面杖慢慢堵在韩玲肛门口,确认没有漏网之鱼,徐浩把扩张器松
了几圈螺丝,轻轻退出扩张器,在扩张器即将退出洞口时,擀面杖噗嗤插了进去,
很深,韩玲右边肋骨下都被顶出了一个小凸起。

  「真过瘾!」

  「下回让我过过瘾」

  「唔呜~老公~主人~还痒~好痒~唔~呜~」

  韩玲摇晃着美臀,让深入体内的擀面杖搅动起布满蚊子包和被淫药浸透痉挛
不已的整条直肠,时而打着圈,时而快速吞吐杖身,前后吞吐擀面杖很是受用,
很解痒,以至于每一记韩玲都尽可能前伏退出杖身,再狠狠一坐到底,杖头顶到
肋骨发出咯嘣一声,再快速退出,再次发出咯嘣一声。

  「呜呜~呜呜~好老公~好主人~让我解解痒~求求你们~」

  「也没让你不解痒啊,快点解,我胳膊累了就不给你解痒了」

  除了解痒,得不到任何快感,韩玲的尿道一酸,导尿管被抽了出来,突如其
来的解放让她来不及控制括约肌,一股可乐激射而出,把光滑的泥土地面都射出
了一个小坑,紧接着就是大量气体和泡沫从尿道口排出,尿道口像吹喇叭一样噗
噗噗发出很大的响声。

  「你慢慢解痒啊,顺带着别忘把这个小玩意吞尿道里去」

  张国涛把羊鞭对准韩玲尿道口,韩玲在肛门吞入擀面杖的同时,尿道口一阵
刺痛,令她赶紧前伏身体躲避,可持续解痒的舒爽又让她习惯性的向后坐,去吞
入杖身,尿道口又是更扎心的刺痛,韩玲停住不敢动了,张国涛吐了一口唾沫在
手上,抹在羊鞭剩余的部分说

  「给你润滑一下,慢点来,不要急,这是浩子送你的生日礼物,好几千呢,
收好啊」

  韩玲看不到插入尿道是什么东西,什么形状,只能试探性的小幅度再套入几
毫米,尿道很胀,疼痛感倒在她忍耐范围之内,但肠道内酸痒感一浪接着一浪涌
来,肛门内持续的奇痒使她迫切地想快速摩擦擀面杖,而尿道里的冤家又阻止她
这样做,焦急地不知是该动还是不动。

  「快动啊」

  靳春晓旋转着拧动手里的擀面杖

  「唔~呜呜~对~老公~不要停~就是这样~对~痒死我了~啊!疼疼~」

  张国涛在韩玲舒服的同时,一股脑将剩余的部分顶了进去,尿道口只露出一
个小黑点。

  「第一个礼物,收好了啊,要是掉出来,那你可就完蛋啦,来,上第二个礼
物」

  「这个皮项圈可是我精心挑选的,费了不少脑细胞,怎么样?喜欢吗」

  尤海平亲自给韩玲带上项圈,尺寸买小了,扣上卡扣之后,韩玲感觉脖子上
的皮圈勒得呼吸有些困难,更可怕的是带上这不伦不类的东西,如何跟尚龙解释

  「呃~主人~太紧了~我喘不过气~而且~而且~男友看到~我真的没脸带
带上这个去见男友~」

  张国涛握住擀面杖,猛的一下整根拔出,在肉花还没绽出肉洞之时,韩朗的
貔貅被扔了进去,系带被肉花推出洞边,马上命令道

  「收紧,这是韩朗宝贝貔貅,保管好了啊,别掉出来摔坏了,你赔不起……」

  说完,又拿出一段鱼线,一头拴住貔貅系带,一头拴在韩玲脖子后面的皮带
上,拉的紧紧的,至使韩玲不得不尽量向下弯曲脊椎

  「站起来看看」

  张国涛扶起韩玲,她膀胱已经排空,又恢复了杨柳腰,但反弓的后腰令韩玲
保持着挺胸后仰的姿势,张国涛将貔貅系带往外拔了拔,鱼线让出少许,但还不
至于菊肛内的貔貅脱出,目前韩玲挺胸站立的姿势还算正常,只是她不能弯腰,
不然垂下的脖子拉动鱼线,貔貅非窜出体外不可。

  「系上你宝贝丝巾,就能遮住皮圈,早就给你想到了,大老公疼不疼你?」

  「谢谢大~老公」

  韩玲由于气喘不顺,只能深呼吸,白嫩圆润的双乳起伏着,笔挺的光滑细颈
子,显得分外有气质

  「洗完澡,穿上屋里的情趣内衣,就去睡觉吧,养足精神,不要显得蔫不拉
塌的,让你男友以为我们欺负你了一样,来,最后把我送你的礼物,挂在尿道棒
棒上,记得下了车之后,就打开录音,嘿嘿,我们要听听你们说些什么情话呢,
用力夹紧羊鞭,别坠掉了」

  韩玲脖子没动,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财经学院到了,请从前门上车后门下车」

  韩玲下了公交车已是晌午,也不知道尚龙望眼欲穿地等了一上午,有没有等
着急,韩玲从公交站台向校门口走去,加快了脚步,白色长裙里的两腿根部,录
音笔甩动的很厉害,带动羊鞭有一些抽出少许,韩玲停住脚步,在周围没有路人
的时候,用手快速隔着裙布在阴阜下方摸到凸出体内寸许的梗硬羊鞭,一下推入
体内,粗糙的羊鞭磨着尿道内壁,一阵刺痛,膀胱颈由于羊鞭的通过,更是疼得
她两腿打颤,险些站不稳,韩玲连忙扶着路边的梧桐树,目光扫视着不远处学校
大门,有没有心爱男友尚龙的身影。

  突然间韩玲目光停留在大门一侧的一个老头身上,老头提着一个编织袋,无
聊的摆弄着手机。

  没等韩玲转身要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正想给男友打电话,现在尚龙电话
来的正是时候,可手机屏幕上是一行陌生号码,韩玲犹豫着接听电话。

  「喂,小韩老师,是俺……」

  「呃~杨~杨爸爸?」

  「对对对,是俺,俺听说你一早来省城,这么巧,俺今天也来省城,带点土
鸡蛋给俺儿送来,俺特地还给你留了不少,你下车了吧?你在哪?俺去找你」

  韩玲一跺脚,偏偏这个节骨眼上被杨村长纠缠,她转回头,确认大门口站着
的没有尚龙,却是太阳底下等候多时的杨村长,四目遥对,韩玲的倩影被杨村长
发现

  「嘿!小韩老师,俺看到你了,嘿!可让俺久等了,你别动,俺过来」

  杨村长把编织袋抱在胸前,笑嘻嘻的跑过来,乐得像个孩子一样

  「杨爸爸~你~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嗨!别提了,村里人说,你天不亮就上了来省城的班车,俺紧赶慢赶还是
没赶上,从镇里俺打车来的,怕在学校门口等不到你,这不,打10点多等到现在,
可热死俺了」

  「杨爸爸~您大老远来,给我送鸡蛋,真是谢谢您了,可我今天不是回学校,
而是……」

  没等韩玲把话说完,杨村长用袖子抹着下巴上的汗水打断道

  「哎呀,俺头回在省城见到你,还有你这学校,下回,下回俺就知道地方了,
俺经常来看你,给你带点土特产,来来,拿着,晌午饭还没吃呢吧?说,想吃啥,
俺请你!」

  「杨爸爸,谢谢您的馈赠,不过我今天真有急事,确实没时间一起吃饭了,
而且希望您,您以后不要再给我带东西,我这里什么都不缺」

  「这孩子,瞧你说的,你有那是你的,俺这农村笨鸡蛋城里也不好买呀不是,
那,那,饭就不吃了,俺看你这学校附近旅馆不少,俺俩拉会呱,管不管?」

  杨村长色欲熏心,直奔主题,裤裆里的鸡巴已经从内裤脚硬挺出来,他往一
旁掰了掰,渴望地看着韩玲俊俏的面庞。

  「您~您~今天不行~回村~回村我找时间去你家~不行吗?」

  韩玲委屈的想哭,杨村长见状,心一横,大街上韩玲在自己面前哭鼻子,别
人还以为他把这闺女怎么样了呢,拽住韩玲的胳膊就朝马路对面走。

  单薄的旅馆房间门外,一阵阵皮肉啪啪声从屋内传来。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老婆的耻奸地狱】(同人番外前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