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619-620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31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六百一十九、果壳大老闆是我兄弟!
作者:柳岸花又明
新街口国贸中心前面的公交站台是市内交通枢纽,所以每来一辆公交车,黑压压的人群都是“呼啦”一下挤上去。
尤其前往江陵的33路公交,更是满满当当的,边诗诗挤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噘着嘴巴在生气。
王梓博看着心中很自责,其实这事和他一点关係没有,不过男人就是这样,在真正喜欢的女孩面前,总是情不自禁的涌起一股保护欲。
看到她挤不上公交车,会觉得自己应该买辆车;
看到她住出租屋,会觉得自己应该给她一个家;
看到她没有工作,想方设法帮忙找一份适合的岗位;
······
王梓博以前就是这样对黄慧的,又是租房子又是修改简历,还请火箭101收留黄慧,要不是兼职赚的钱都给黄慧花掉了,他肯定会买车的。
又是一辆33路车过来了,这次乘客要少一点,两人好不容易才上去。
“你怎么了?”
边诗诗发现王梓博脸色不太好。
“没有。”
王梓博有些愧疚的说道:“早知道我就应该学车的,小陈和小鱼儿都有车空着。”
陈汉升的路虎,萧容鱼的雪佛兰,以王梓博身份的确是随随便便借出来。
“那你赶紧学啊。”
一提起车,边诗诗就忘记了刚才的不高兴,弯着眼睛说道:“小鱼儿虽然有驾照,但是一直不敢在市里开车,就连挪车都要打电话让陈汉升过去。”
王梓博也听过陈汉升抱怨这件事,笑了笑说道:“她只是想找个理由见小陈。”
以萧容鱼在东大的名声,她如果真想挪车,排队的男同学都能把雪佛兰扛起来绕着操场“121”跑步。
“是啊。”
边诗诗点点头,一脸嚮往的说道:“所以啊,甜甜的恋爱才惹人羡慕嘛。”
公交上像飞机一样在马路上浪蕩,吹的边诗诗长髮一缕缕飘动,发尖偶尔打在王梓博脸上,痒痒的还有一股洗髮水清香。
边诗诗毫无察觉,她正和同学发信息,手上拿着的小灵通虽然有些陈旧,不过外表非常乾净,顶端还挂着一串卡通粉色吊坠,摇摇摆摆的非常可爱。
边诗诗家境比较普通,虽然年前因为“果壳和新世纪的纠纷官司”拿过一笔分红,可是她也没有着急改善所谓的“生活质量”。
依然不紧不慢的用着小灵通,依然有一颗单纯的少女心。
王梓博有些感动,这样的女孩才更应该值得珍惜。
不过,当王梓博仍然沉浸在遐想中的时候,公交车已经到站了,司机还得意洋洋的自夸:“老子这次只用了24分钟,真他妈的快!”
“狗日的,难怪小陈每次搭公交都要破口大駡。”
下车后就不能再闻洗髮水的味道了,王梓博非常不舍,只能心里暗暗腹诽,面上老老实实的跟着走下去。
······
九点左右,两人先来到新世纪电子厂,老熟人申明亮出面接待,他在会议室里把新世纪和果壳的二次纠纷解释清楚。
其实陈汉升早就讲过了,而且更透彻,他直接点出就是因为MP4的原因,两家互相小动作不断。
申明亮还藏着掖着,只阐述果壳过分的地方,丝毫不提郑姑姑先把员工开除的缘故。
王梓博知道果壳是陈汉升的企业,他立场和死党是绝对一致。
“已经快到中午了,你们要不要等食堂开饭。”
申明亮看了看时间说道:“建议你们吃完再去隔壁,果壳那种厂,绝对不可能给你们提供午餐的。”
“不用了申师兄,我们想先去了解情况。

王梓博客气的拒绝了:“时间比较紧,下午还得赶回去整理资料。”
边诗诗有些疑惑,不过她没有当场提出来。
“好吧。”
申明亮也不勉强,甚至忍不住感慨:“汉升真是给我们介绍一家良心律所啊。”
出了新世纪大门以后,边诗诗才问道:“为什么不在新世纪的食堂吃饭啊?”
王梓博总不能说自己讨厌新世纪,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解释:“现在时间还早,也许果壳会给我们提供午餐呢。”
“怎么可能。”
边诗诗歎一口气:“这家企业可霸道可凶了,直接撕毁律师函,作风就跟个流氓一样,咱们是帮着新世纪去调查的,我都担心进不了大门。”
“不会吧。”
王梓博挠挠头,他都不知道“撕律师函”这件事,不过仔细一想,小陈还真干得出来的。
来到果壳的门口,边诗诗向保安表明身份,并且阐述自己的意愿。
保安一听涉及法律纠纷,还有什么“知识产权保护”等神神叨叨一大堆东西,他还真有些紧张,直接向上彙报了。
“请你们在外面稍等。”
果壳保安礼貌的说道。
“好的。”
边诗诗松一口气,还以为会被直接赶出去呢。
其实王梓博心态最轻鬆,他还隔着防盗门,打量厂里的建设进度。
“咯吱吱~”
就在两人等待的时候,门口的监视器突然转动了一下,直愣愣的对着王梓博和边诗诗。
“哼!”
边诗诗皱着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王梓博尴尬的笑了笑,静姐是不会无聊的,能够有这份闲心的,应该是聂小雨在鼓捣。
“视频”验证以后,保安就收到通知,把他们带进会议室。
“那个,你们无聊不?”
会议室里的保安突然收到一条奇怪命令。
“啥?”
边诗诗没理解。
“上面担心你们无聊,让我找两部碟片放给你们看看。”
保安也是一脸懵逼:“成龙的,李连杰的,周星驰的,你们想看谁的?”
“我们不看节目,我们有正事要商量。”
边诗诗认真的解释。
“呵呵呵~,我先给你们找一部周星驰的吧。”
保安还是很好的执行命令。
“果壳什么意思?”
边诗诗完全糊涂了,可是一转头,发现王梓博真的看起了电影。
湘妹子脾气发作了,走过去“咚”的踢了一脚王梓博凳子:“你怎么好像在自己家里似的?”
“噢,噢,噢······那不看了。”
王梓博赶紧关掉电视。
“谑,您心态可真是放鬆!”
边诗诗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其实也不能怪王梓博,果壳是从小玩到大死党的企业,自己放鬆一点怎么了?
就这样干坐到12点,果壳没有管理层出面接待,连个小秘书都没有。
不过茶水和零食真是一点没少,雪碧可乐芬达直接就是摆上,薯片饼乾也堆了一桌子,有个小姑娘还问道:“姐姐,听说你喜欢吃草莓圣代,需要我安排人去买吗?”
“果壳在做什么?”
边诗诗心想我们是来干架的啊,果壳以前那么的兇悍和目中无人,我宁愿你们拿出撕毁律师函的态度啊!
“噗嗤~”
旁边的王梓博拧开一瓶可乐,“吨吨吨吨吨”的喝起来。
“你猪啊,怎么还真喝!”
边诗诗觉得自己都要疯了,王梓博居然喝得下汽水!
“那我不喝了。”
王梓博讪讪的放下雪碧,吭哧吭哧解释道:“就是有点渴。”
边诗诗转过身子不搭理。
12点10分的时候,几个食堂的阿姨端着几叠小菜进来。
边诗诗定睛一看,这些居然是给特意开小灶炒出来的,不是食堂那种大锅饭。
油焖茄子、青椒回锅肉、麻婆豆腐、剁椒鱼头······我滴妈呀,居然都是湘南的家常菜。
“这是照顾我的口味吗?”
边诗诗傻乎乎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先吃饭啊?”
王梓博肚子早就唱空城计了,不过他吃之前,还是要徵求边诗诗的意见。
边诗诗其实也饿了,尤其这些菜还都是自己的口味,她使劲的咽着口水,最终还是一拍大腿:“吃吧,也不怕他们下毒!”
两人吃完饭,喝完饮料,等到食堂阿姨收拾完毕以后,刚才那个拿零食过来的小姑娘又出现了,不过这次她手上抱着棉被。
“桌面太硬了,你们铺着被子休息吧。”
小姑娘说完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梓博,咱们走吧。”
边诗诗盯着眼前乾净的一次性被褥,沉默半响后突然说道:“说真的,我有点慌。”
“这就走了啊?”
王梓博还打算睡一会呢,张明蓉刚把被褥送过来。
不过既然边诗诗要走,那就走吧,真不知道有啥调研的,来这里就和回家差不多嘛。
王梓博和边诗诗两人刚走出大门,摄像头突然又“咯吱吱”的转动一下,吓得边诗诗赶紧躲开。
“调皮,就知道唬人!”
王梓博趁着边诗诗没注意,沖着摄像头举了举拳头,表达一下自己的“愤怒”。
边诗诗一直跑到工业大道上的公交站,她还有些心有余悸:“果壳怎么跟个鬼一样,他们到底什么意思?”
王梓博心想还能有什么意思,小边啊,咱不是和你吹牛逼。
果壳的大老闆是我发小。
果壳总经理是我以前的领导。
果壳的董秘是我朋友。
果壳一半以上的管理层,其实我都认识的。
······
王梓博正“趾高气昂”的想着,边诗诗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说道:“听说陈汉升的财大就在江陵,咱们去看看吧。”
“啥?”
刚才一直潇洒自若的王梓博,听到这句话,露出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六百二十、修罗场和胖猫
作者:柳岸花又明
“我不建议去财大,那个学校根本不好玩,食堂的饭还难吃,再说小陈也不在财大,我们还是回律所整理资料吧······”
几乎是下意识的,王梓博立刻找了一堆理由来反对。
“梓博,你反应有些过激啊,我就是觉得果壳神经兮兮的,想想有些后怕。”
边诗诗一脸疑惑:“所以打算找个热闹点的地方转移注意力,我又不準备找陈汉升,他在不在的有什么关係?”
“噢,噢,喔,这样啊。”
王梓博连连点头,他脑子很少有转这么快的时候,不过在这个紧急关口,硬是被他想出来的一个办法。
“那个,义乌小商品城有个电影院。”
王梓博结结巴巴的说道:“如果你想转移注意力,看电影也是可以的。”
“看电影吗?”
边诗诗想了想:“好像的确可以,看完正好搭车回律所。”
边诗诗答应的一瞬间,王梓博嗓子眼的心脏才慢慢落下,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触摸到传说中的“修罗场”了。
口乾舌燥、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仿佛一脚踏进了深渊。
“也不知道小陈平时是怎么忍受的。”
王梓博突然有些敬佩发小,他现在都不敢回味刚才的感受,可陈汉升就在这样的“恶劣环境”里挣扎了两三年。
“老话说的对啊,越是艰苦的环境,越是磨炼人的意志和能力。”
王梓博歎一口气。
小陈为什么这么牛逼,当自己还在思考如何追边诗诗的时候,人家早就盘算如何应对这场足以粉身碎骨的修罗场了。
“梓博,你的表情有些怪。”
从工业大道前往义乌小商品城的公交上,边诗诗凝视王梓博片刻,突然开口说道。
“没有没有。”
王梓博赶紧摆摆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看完电影,然后和边诗诗离开这里。
······
义乌商品城这家电影院主要受众就是大学生,所以特点就是价格便宜,爆米花和汽水也是量大管饱的那种。
王梓博脚步轻鬆而愉快,他觉得如果满分100的话,刚才自己的反应能有99分,扣一分是担心滋生骄傲情绪。
“既帮小陈解决了问题,还能带着边诗诗看电影,两全其美啊。”
王梓博笑呵呵的抬头看着今日电影排版,突然愣住了。
《殭尸先生》,主演:林正英。
《一眉道人》,主演:林正英。
《画皮之阴阳法王》,主演:林正英。
······
“不是。”
王梓博走过去问售票员:“今天是九叔专场吗,怎么都是他的片子啊?”
“不不不,我们有很多影厅的,怎么可能只放九叔的。”
售票员笑着解释。
“那就好。”
王梓博呼出一口气,本来边诗诗就是害怕才想转移注意力的,全是殭尸片怎么看。
“你们还有什么电影啊,我买两张票。”
王梓博掏出钱包问道。
“还有《笔仙》、《鬼娃娃》、美国《孤儿怨》和《小丑回魂》······”
售票员态度和蔼的介绍:“不管你要看中国鬼,还是外国鬼,我们都能满足的。”
“你们的确不是九叔专场,合着是鬼片专场啊?!”
王梓博质问道:“为什么啊?”
“清明节快到了嘛。”
售票员眨眨眼,意味深长的说道:“老闆说搞点刺激的增加气氛,女生看了晚上不敢回去,方便你们这些调皮的男生啊。”
要是陈汉升在这里,说不定就要撒泼打滚的口吐芬芳了,王梓博只是沉默了很久,
然后转身走回边诗诗身边。
“要不。”
王梓博吞吞吐吐的试探道:“我们看九叔的《殭尸先生》吧,其实这是一部喜剧片的······”
边诗诗本来是很懂礼貌的女孩,这次却一言不发的走出电影院,直接走向建邺财经大学。
她虽然没去过,但是知道位置,因为对面就是东大的江陵校区。
“完了,我应该怎么办啊?”
王梓博心跳再次加速,他甚至很想逃离,不过又担心边诗诗看到什么和听到什么,自己在旁边还能补救一下。
哎,人算不如天算啊!
······
进入财大以后,其实一开始还是很平静的,毕竟财大不是陈汉升的财大,还有很多其他学生。
边诗诗也很快被校园里的风景吸引,财大和东大是两个不同的氛围。
东大因为多年的历史沉澱和厚度,就连教学楼外的爬山虎都缠绕着岁月的痕迹。
财大这边是新校区,规划整齐,道路宽敞,人工湖边坐着几对情侣,草坪上还有一群群女生挽着胳膊散步聊天,时不时还有抱着篮球的男生经过。
学术氛围虽然比不上东大,但是比东大更加的活泼。
“以前就听说财大女生很漂亮,没想到是真的。”
边诗诗一路上左顾右盼:“我在东大勉强算个班花吧,可是在财大泯然众人呀。”
“呵呵~”
王梓博乾笑两声,他现在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迎面走来了沈幼楚或者胡林语。
“咦,他们手上都拿着什么奶茶?”
边诗诗眼尖,发现很多财大学生都捧着外形相似的奶茶杯走进图书馆。
“奶,奶茶而已,没什么好喝的。”
王梓博冷汗都要下来了:“走吧,还要回去完成工作呢。”
“瞧把你吓的,我又不要你买。”
边诗诗哼了一声,指着体育场说道:“他们好像都从那边过来的,我请你喝好了。”
“咕咚。”
王梓博喉结滚动,奶茶店就在操场的边上。
从图书馆到操场也就几百米的距离,不过王梓博走的特别艰难,边诗诗都要经常走走停停的等待。
最后,当“遇见”奶茶店的招牌映入眼帘时,王梓博腿肚子已经“突突突”的颤抖了。
“没想到啊,财大里面还有一家奶茶店。”
边诗诗转身问道:“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不是很常来。”
王梓博模模糊糊的回答。
“男生嘛,不喜欢喝也正常。”
边诗诗笑着说道:“可能陈汉升都不知道这里有家奶茶店呢。”
“呵,呵呵,呵呵呵······”
王梓博现在脑袋是一片空白,机械性的跟着边诗诗来到奶茶店外面的籐椅桌。
不过坐下来以后,王梓博就一直低着头,因为他瞄到了沈幼楚和胡林语。
今天运气真的太差啦!
看电影都是鬼片,这就不说了;
沈幼楚有时在学校这边的奶茶店,有时是不在的,没想到下午恰好也在。
儘管,她们目前的注意力都在附近一片空地上。
那里站着一排穿着奶茶店制服的员工,有个乾瘦的年轻人正在前面讲话,普通话里夹杂着重重的川渝口音。
“各位哥哥姐姐,今天小冯得罪了。”
他大声的说道:“我是山里来的,年纪小不懂事,不过阿姐和林语姐既然把‘技能培训’这个工作交给了我,我就不能三心二意。”
“小冯制定了一个标準,谁能两分钟之内製作好一杯奶茶,经过品尝口味过关的,谁以后就能优先去狮子桥的分店工作。”
这个年轻人岁数不大,个子也不高,但是说话一板一眼的很有规矩:“狮子桥分店的工资肯定比较高,但是想去那个分店,必须拿出真本事,我和大学哥保证过,以后一定要把奶茶店开到新街口,所以我们要正,正······正规範运作,恳请各位哥哥姐姐支持小冯。”
他说完以后,居然挨个给奶茶店的员工鞠躬。
有些女员工脸皮薄,跳着躲开了,不过年轻人依然跟过去,认认真真的鞠一个躬。
“这个学弟好厉害啊。”
边诗诗夸奖道:“感觉他身上有一股坚持的力量。”
“什么学弟啊,说不定都结婚了。”
王梓博嘟囔一句。
他自然认出那是冯贵,冯贵和沈如意来建邺的事情,陈汉升闲聊时也提过。
不过王梓博有些瞧不起冯贵,总觉得这小子和沈如意的结合有点像现代版“武大郎和潘金莲”,所以一直没想搭理。
可是看了刚才的场景,王梓博突然骤生压力。
这就好像高中时,一个常年倒数的同学突然获得了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奖状。
大家这才明白,其实他不是成绩不好,他只是偏科太严重了。
冯贵的缺点就是没有知识、没有文凭、就连“正规範运作”这个词都要打结。
他的优点一样明显,精神专注,能够吃苦,脑子比一般大学生更加灵活。
冯贵要是在果壳,那最多就是一个保安的岗位,但是在奶茶店这个门槛极低的平台,反而能够扬长避短的发挥优势。
“结婚?”
边诗诗以为王梓博是开玩笑的:“他好像也就二十岁吧,这个年纪就有媳妇了?”
“他都说是山里来的,那地方结婚早嘛······哎呀,团圆别闹!”
王梓博解释的时候,胖猫团圆一直在他裤腿上扒拉,所以忍不住轻喝一句。
王梓博经常过来,团圆熟悉他身上的味道。
“这只猫猫叫团圆啊,好有爱的名字。”
边诗诗笑吟吟弯下腰,刚摸了几下似乎反应过来,霍然抬起头!
“王梓博,你不是说你不常来吗?”
“为什么知道猫的名字呢?”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619-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