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仙志后传(自娱自乐手枪文,乱伦,轻绿,全家桶,随缘更新)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43浏览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许仙志后传(自娱自乐手枪文,乱伦,轻绿,全家桶,随缘更新)

第一章 少年欲魔
  在无数的时空中,有一个名为许仙志的异世界,这个世界曾经神佛临凡,天仙无数,然而自从世界的主角许仙在天仙的谋划中拯救了妻子白素贞,天魔波旬便愿赌服输,以自身修为为代价打开了通往外界的大门,无数仙佛因此在许仙的带领下离开了这个世界寻找新的可能。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打开这座星门之前,来自一个遥远上位世界的灵魂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降临了这个世界,这个灵魂遗留的气息正是太上道祖和如来佛祖能够发现星路的关键。
  然而这灵魂降临时却因为伤势过重,只能短暂的夺舍了一个凡人的躯体,那是主角许仙刚刚诞生之时,为了之后的重生,这个灵魂进行了一番邪恶的布置,便隐藏在了世界帷幕之下。
  二十余年过去了,在许仙离开的瞬间,这个灵魂终于得到了解放,借助二十余年前留下的伏笔,重新投胎为人,并同天魔波旬的残魂融合在了一起。
  在这一刻,原本平淡的许仙志世界被这个灵魂携带的上位法则所扭曲,在这法则的改造下,这个世界的女人都延缓了衰老,而这个世界的男人都产生了额外的欲念。
 在许仙离开十二年后,曾经被许仙战胜的反派角色们集合了所有的力量,重新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权势,曾经许仙的妻子们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便销声匿迹,有人听闻,那些许仙曾经的敌人正在深宅大院中分享着这些难得的美眷。
  而这正是故事的开始。
  ················
  杭州城,金府。
  许仙昔日的好友金圣杰通过父亲的财力运作了杭州知府的位置,在这之后便斥巨资置办了这座府邸,无论外界对许仙如何的反攻倒算,他的宅院仍然保留着对许仙的些许维护之意。
  据传,许仙的独子许士林便被保护在这座府邸之中。
  当然,这并非谣言。
  十二年来,许士林孤身寄住在父亲昔日友人的府中,金圣杰告诉过他,当日无数人魔围攻白素贞在青城山的洞府,在混乱中,只有一名仆妇带着他的幼子逃脱。
  这十二年金府挡住了不知多少窥探之意,许士林自然也是对这位叔父万分感激。
  然而,这一切都在这一日改变了。
  这日,许士林像往常一样跟先生读着论语,然而这日先生却并没等到他背完几篇便抛下一句自己温习匆匆离去,许士林稍微跟府中的家丁打听了一番,原来是先生今日有好友自临省前来办事,着急喝酒去了。
  半日无事,许士林便离开了书斋,想要回自己的院子探望自己的义母。
  他的这位义母便是当年救出他的那名许府仆妇,名为庄慧君,她的夫婿正是曾经摆了许仙一道的知府陈伦,只是阴差阳错之下,陈伦不仅自身命丧,还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位知府夫人同他便恩断义绝,恢复了出家前的闺字,带着自己的女儿在许仙府中做些杂务。
  许士林顺着回廊行进着,不远处却看到几个家丁守在小院的门口不知道做些什么,少年心性乍起,许士林顺着院墙向东摸索了一阵,只见花圃之后一个隐蔽的角落露出了一个洞口,也不知道当年金圣杰开府之际请的什么英雄好汉,竟然敢在金府的工程里偷奸耍滑,当然,许士林发现这个洞口之后也没声张,只想着自己偷偷溜进去吓唬看门的家丁一番。
  然而在他钻进屋子之后,却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从义母庄慧君的屋中传来。
  听着这声响,许士林脑海中不由浮现了义母庄慧君的容貌,虽说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恩怨,但庄慧君十四岁便嫁给了陈伦,与许仙相见时也才十六岁,此时刚刚三十出头,正是一个女人最丰腴诱人的年纪。
  虽然听上去是自己义母的声音,但那声音却跟平日里义母慈祥的嗓音截然不同,似乎存着几分苦楚,又带着一两分快意,还含着三分抗拒。
  这靡靡之音兜兜转转,直在他耳畔徘徊,许士林只觉得胸口发热,胯下一阵奇怪的触感,竟是把长裤撑了起来,带着一丝奇怪的意味,许士林偷偷摸到了房间的窗外,用手站着唾沫捅了个漏洞,向里面看去、
  眼前的一切另许士林不由得惊呆了,只见平日里端庄贤淑的义母此时正双手撑在窗台上,一对浑圆粉嫩的巨乳正对着许士林的视线,两点殷红随着奇怪的节奏前后摇摆着,繁复的纱裙被扯断了系带,上身的小褂半搭在庄慧君的一双藕臂上,整个胸前的风光一览无余。
  许士林脑海一片混乱,胯下越发紧了,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陈夫人,我道你之前还跟个贞洁列妇一般,谁知才奸了你两回,便顺从的跟个淫娃一样。早知道你这么好上手,当年你入府之时,就该强行奸污了你,这十几年可让我好忍。”
  许士林听到的声音正是他的那位叔父金圣杰,只是不同往日的和蔼可亲,此时的金圣杰声音中充满着乖戾之气。
  “你····啊···你这无耻淫贼,若不是····啊····为了恩公的独子····啊···我岂能任你摆布!”
  庄慧君含羞带怨,恨声骂道,然而紧接着便被一阵阵啪啪的响音弄的话不成声。
  “还嘴硬呢,昨天你给我含着那话儿的时候可软的很。”
  金圣杰淫笑着,一只大手伸到了庄慧君身前,攥住了一只丰乳用力的抓揉了起来,只见那豪乳在许士林面前仿佛豆腐一般被揉圆抓扁,而自己的义母也被这突然地动作吓了一跳,软糯的嗓音惊呼着。
  “啊!不要这么用力···外边····啊····还有人呢···”
  “怕什么,这府中谁不知道你是我的囊中之物?”听着声音,金圣杰好像加快了动作,那淫乱的水声已经连成了一片。
  “只恨我只是一介凡人,又在朝中无人,最后只分得你这么个没跟脚的娘们,还搭上一个拖油瓶,不说那些云里来雾里去的仙人,就是京中的呈兄,那才是神仙日子。”
  “啊···你····啊····你无耻···当年恩公与你交情至深,你竟然伙同他人瓜分他的妻眷····”
  义母的控诉在许士林耳边碎成一片娇喘,听不到几分怨愤,反而平添了一些情趣。
  “哈哈哈,别人做的我为什么做不得,这世上美人难道合该他许仙独享吗?”金圣杰邪笑道,又转而在胯下娇娘的耳边柔声道,”不过你也别怨我,若不是我,哪有那小子的活路?这就当是给我的报酬吧,而且,反正你也应该是让许仙操过了,装什么贞洁烈女?”
  “你···啊···你不得好···”义母的话还没说完,便只剩了呜呜的声音,许士林大着胆子把眼前的小洞扩大了几分,只见留着山羊胡子的金圣杰一脸享受的用另一只手抓着自己义母的下颌,含着庄慧君那红润的双唇吃的啧啧有声,虽然看不清楚义母的表情,但顺着双颊不断滑下的清泪却说明了一切,雪白的腮边不断的起伏着,许士林无师自通的便知道那是金圣杰的厚舌在义母口中搅动着香津。
  金圣杰的气脉颇为悠长,很是深吻了一阵子,直到庄慧君快要喘不过气来才放开了她的臻首,那大嘴离开庄慧君的樱唇时竟然发出了啵的一声,只见义母的双眼朦胧着氤氲,不住喘息着,也已经没有余力去斥责这个奸淫自己的淫贼什么。
  “好了,算时间那小子也要上完早课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金圣杰在怀中娇娥的粉颊上又嘬了两大口,很是回味了一番,便收回了身子,两只大手剥开挂在庄慧君丰腴腰身上的裙摆,扶在了美妇人那令人眼红耳热的玉臀上。
  “不···不要在里面···”
  庄慧君连忙回身用一只手推搡着金圣杰把住自己跨上的双手,然而又怎敌得过对方的力气。
  “多少发也射过了,要怀孕早怀了,你就接着吧!”
  金圣杰笑着。
  “别···啊··别··太快了··要··坏··啊啊啊·”
  庄慧君抗拒的话根本说不出口,连续快速的草干仿佛操进了她的脑海中,推搡着身后男人的手也变成了抓握,不知是在拒绝还是迎合。
  “要射了!”金圣杰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啊啊啊···快····不····啊··”
  在义母庄慧君的悲鸣中,那连成一片的啪啪声终于一滞。
  贞淑的美妇人昂起骄傲的脖颈,曾经只被已故的夫君占有的膛室内注满了仇人的浓精。
  许士林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也知道自己应该赶快离开,免得被屋中的男女发现端倪。
  他怯手怯脚的顺着来时的路往外退去,重新穿过了那个小洞。整理了下衣服,便重新回到了正门,假装好奇的看着守门的家丁问道“三哥,五哥,你们两个怎么有闲心来给我娘看门呢?”
  两个家丁互相交换了个眼色,却也没什么不安,反而颇有几分戏谑,只是这不恭的神情若非今日经历了这挡事由,许士林是绝对看不出的。
  “哟,许少爷,我家老爷这不是来看望一下老夫人吗。”
  被他叫做三哥的家丁有意无意的挡在许士林身前,不让他往院子里去,大着嗓门陪着笑说道。
  许士林也不急,便在门口跟他寒暄了起来,不一会,只见金圣杰那道貌岸然的臭脸出现在了门后。
  “是士林啊,我也是忙里偷闲,想来看看你们娘仨,只是没想到你今天还有课业,真是太可惜了,莫要怪叔父我仓促啊。”
  “叔父不必多礼,来日小侄应当上门拜访叔父才是。”许士林皮笑肉不笑的行着礼,“叔父与我许家有大恩,小侄答谢您还来不及呢,怎敢怪罪?”
  “嗯。”
  金圣杰满意于自己营造的长幼谦恭的氛围,抖了抖袍子,告了个罪,便带着两名家丁转身离开了院子。
  许士林冷笑几声,只觉得只是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自己便成熟了很多,心中转过无数念头,此时也只能踏步入屋。
  “士林啊,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义母庄慧君仍然是刚才的那身襦裙打扮,扯断的衣带大概是来不及束上,美妇人只能将双手环在腰间遮掩着,只是这动作更衬得一双巨乳的坚挺,透过那裸露出来的沟壑,许士林脑海里全是义母在金圣杰胯下婉转承欢时跳个不停的殷红。
  心中难受,许士林也不答话,只是行了个礼,便转身去了自己房间。
  虽然心里痛恨叔父的虚伪,但自身身无长技,读的几本书别说科举,连挣上几文银钱都欠奉,只是长此以往,义母只怕还要每日被那金圣杰淫玩,甚是不甘。
  心里纠缠着纷乱的事由,耳中仿佛又回响起义母庄慧君的婉转娇啼,许士林无师自通的握住了自己的阳具,在房中自行娱乐了起来,自己爱戴的母亲被人干到内射,自己却只能在屋里撸,越想越是不平,不一会便射了一墙。
  只是不曾想,这一发十二年的陈年老精辅以射出竟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阀门,许士林双眼一黑,就这么保持着撸管的姿势昏了过去。
  ·············
  黑暗之中,许士林迷茫着在无形的道路上前行,只觉得心神电转,眼前竟浮现出了一座宏伟的宫室,抬头一张鎏金匾额,上书三个大字“淫魔窟”。
  许士林一额头黑线,心想这是哪个天才干的蠢事,不会取名字可以不取,这么壮丽的宫殿,怎么搞的跟土匪山寨似的,还是淫贼的山寨。
  只是刚想吐槽一番,那匾额上竟然射下一道黑烟,直钻许士林的脑海。
  无数记忆瞬间涌了上来,那是一个来自三千大世界的魔道巨擎的记忆,在那个世界,实力高超的修行者能在自身灵魂深处开辟一方世界,更能把自身世界化育的法则作为武器对敌。
  只是这位魔头是个天生淫棍,小世界诞生的规则无一不是为了更好地玩女人,在几番生死经历后,最终成长为了那个世界魔道至尊,奸淫了不知道多少正魔女侠,而因为修行世界人们的寿命悠长,这被他奸淫的女侠们不知道多少都是母女,祖孙,师徒,更是有一个门派从创派祖师到新入门的幼徒,连着七代都被他草了个遍。
  最终,这魔头的法力登峰造极,便生出了更大的野心,竟想着用自身的法则取代整个三千大世界的法则,把那一方天地变成只属于他的世界,然而在施法的关键时刻,那正道被牛头人的大侠们合力将世界本身孕育的天生道胎唤醒,给与了他致命一击,这一击让他的肉体彻底灰飞烟灭,但作为天下第一的大魔头,他竟然勉强逃出了那个世界,并顺着一条初现的星路来到了许士林所在的世界。
  本已油尽灯枯的灵魂深藏在世界之后,并在十二年前吸收了来自天魔波旬的神念,竟然让他得以投胎转世,重生成了许士林、而这座宫殿,正是他灵魂内的小世界。
  许士林闭目接纳着自己前世的记忆,不知过了多久才重新睁开了双眼。
  看着面前陌生又熟悉的大门,许士林长出一口气,低声吟到,“淫魔窟前黑烟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吟完,许士林被自己恶心的甩了甩脑袋,双目重新清明起来,迈步向宫殿中走去,他“记得”,在这宫殿中,自己的前世可给自己准备了份大礼。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许仙志后传(自娱自乐手枪文,乱伦,轻绿,全家桶,随缘更新)